克雷看着辰伟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只不过辰伟对此却是显得格外的平静。

    “行吧!那我就当辰少爷你是到这里来旅游的好了。不过辰少爷,最近人鱼岛上不太平静,出海的话,还是尽量减免一些的好。不然很容易会有意外情况发生。”克雷对着辰伟奉劝道。

    “意外吗?这个我倒是不见得,我对我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把握的。”辰伟笑了笑的对着克雷回应道。

    “也是,毕竟之前辰少爷在玉兰帝都的表现,可是声名远播啊!现在谁不知道?辰伟少爷您的实力啊!”克雷对着辰伟继续说道。

    “是吗?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我的消息竟然会传到国外来了。”辰伟说道。

    对此,克雷倒是很自然的说道:“这个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人鱼岛地方不大,又临近玉兰帝国。这玉兰帝国如果有什么大事发生,这里要是再不关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呢?”

    辰伟听着克雷的话,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辰伟很清楚,克雷这是在向自己暗示,玉兰帝国想要攻占人鱼岛,将人鱼岛变成玉兰帝国的领地。毕竟人鱼岛的位置复杂,它位于岛之王国南部边境处,与玉兰帝国东部隔海相望,如果可以把人鱼岛纳入帝国,帝国的外海领土面积将大幅度的递增。

    人鱼岛的战略意义也是十分重要,这里易守难攻。如果可以把它纳入版图,在人鱼岛这里设立海军分布,即可统辖这方圆数百海里的海域,与东海海军支部形成一个锚点,互相帮助。玉兰帝国海外的海盗团伙之所以那么难以清缴,主要是由于海上航线过长,没有什么支点做补给。每次接到通报有海盗在海上行凶,支部的船只还没到现场,那些海盗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玉兰帝国是想把人鱼岛划入领土,只不过因为人鱼岛内圣阶强者与岛外人鱼族的原因,一直受到阻挠。

    不过对于这些,辰伟是不会承认的。辰伟对着克雷道:“克雷队长这话说得就有些难听了。什么没了啊?”

    “呵呵呵,难听,好吧!辰少爷你就当我说的难听好了。不过,这毕竟是事实。难听又如何?不过辰少爷,我倒是希望你到这来真的是旅游的,而不是配合你们玉兰帝国的军部,图谋人鱼岛来的。”克雷冷嘲热讽道。

    辰伟对此说道:“好了,克雷队长,如果你这是打算激怒我的话,我想你现在是做到了。不过,如果你只有这些的话,那我也就恕不奉陪了。”

    辰伟说完这话,就此站起身来,做出即将离场的准备。

    不过,此时的克雷却是喊住了辰伟:“辰少爷,我还想说一句,今天早上我们在海边找到了一具尸体,死者是斯特盗贼团成员尤金,此前刚从团内盗窃了船长斯威夫特的东西,被该盗贼团所通缉。”

    辰伟停住自己的脚步,对着克雷回应道:“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吗?现在我们并没有找到,也希望辰少爷您和此事没有任何关系。”克雷继续说道。

    辰伟对着克雷摇了摇头,自古自的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克雷对于辰伟的离去并

    不感到意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克雷心里有个直觉,这事和辰伟逃不开干系。只不过到底是什么?克雷不清楚。

    辰伟在离开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克雷虽然没有直说尤金的死和自己有关,但他也是看出了什么。只不过他没有证据。

    更何况,辰伟发觉克雷似乎是想把自己往探子那边去扯。毕竟辰伟的父亲雷蒙可是帝国海军本部上将,想要将人鱼岛纳入到玉兰帝国,海军本部也没少出力。

    雷蒙二十多年前出征海外,可是扫除了当时在东海上最大的海盗团伙,其团伙的兵力,可不小于一支海军舰队。当时的战斗虽然大获全胜,但终究因为后勤拖住了进攻,还是有着一些漏网之鱼逃离在外。发展到今天,更是形成了一个个大型盗贼团,侵扰东部海岸。

    辰伟这时出现在人鱼岛,给了克雷一种错觉。玉兰帝国要对人鱼岛动兵了。

    克雷在辰伟离开后,也返回了巡逻队。

    只是在他刚踏入巡逻队的大门,沃德尔就急急忙忙的朝着他跑了过来。

    沃德尔对着克雷说道:“队长,尤金的尸体,现在已经被斯特盗贼团的波克与劳森两人带走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继续查吗?”

    一听这话的克雷直接用手拍了拍沃德尔的脑袋骂道:“查,查什么查?既然尸体已经被他们盗贼团的人给带走了,我们还用查什么?还有,你也别忘了,在这人鱼岛的规矩是什么?我们可是不能干涉各大势力的内务啊!尤金,他是什么人?是岛上的游客吗?有人报案吗?没人报案,我们还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呢?不然为什么要让别人把尸体给领回去啊!”

    沃尔德被克雷骂的不敢再出声,整个人吱吱呜呜的。

    只不过,克雷不想牵扯到里面去,可是别人却不肯放过他。

    卢克在克雷骂人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对方的身旁。卢克打断克雷的叫骂声道:“克雷队长,话别这么说吗?这个案我们还是要报的。”

    克雷听着身后传来的话语,转过头去看着对方。克雷开口道:“原来是卢克大副啊!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给我吹来了。”

    卢克笑眯眯的对着克雷说道:“克雷队长,我也不想来麻烦你,但我这不是没办法吗?团里的成员死得不明不白的,我终归要给人家和兄弟们一个交待。”

    克雷双眼向着卢克透出冰冷的眼神。卢克对于克雷的眼神并不在意,以一副笑脸回应了对方。

    “那么,你又想怎么样呢?卢克大副,而且我还记得,似乎你们斯特盗贼团里的事情并不归我们管吧!”克雷缓慢的说道。

    “克雷队长,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没错,我们团里的事情是不归巡捕队管。但是,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因为我们团里的是。团里的内务我们自会处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希望你帮我们找出杀害尤金的凶手。即便尤金被我们团内通缉了,但他始终是我们的人。我们怎么处置是我们自己的事,但别人动手,就是不行。”卢克对着克雷说道。

    “所以,你们的目的是让我查出他的真相吗?”克雷双

    眼盯着卢克道。

    “是的。”卢克虽然很想跟他较真说是凶手,让他把人给找出来。只不过很快的,卢克也就顺着克雷的话说了下去。凶手也好,真相也罢,到最后来目的都只是同一个。为了寻找那件东西的下落。

    “那还有其它的事情吗?卢克大副。”克雷说道。

    “没有了,我到这来的目的就这一个。”卢克回应道。

    “好,事情我就接下了。过几天等有了答案后,我会给你一个答复。”克雷说道。

    克雷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卢克也就笑了笑,转身就离开了巡逻队。

    刚离开不就,站在卢克的身后的劳森就对着卢克说道:“大副,即便克雷是巡逻队的队长,可他这样,未免太不给你面子了吧!要不要?”

    “你可别给我添乱啊!他不给我面子,那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本。你都说了,他可是巡逻队队长,地位不比旁人。更何况,现在我还需要他帮我查出,尤金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到这里的卢克瞪了瞪劳森一眼,带着凝重的语气继续道:“所以,这段时间内,你给我吩咐下去,到时候不管克雷他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只要不是牵扯到一些机密,其它的都给我让路。他想怎么查,就怎么查?我要的是结果,明白了吗?”

    劳森听出了卢克话里的意思,对此直接回复道:“我明白了,我会让团里的兄弟,给克雷让路,让他查清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好了,既然说到这了,我也不瞒你了。虽然你觉得,为了一个叛徒或许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但是我在这里告诉你。我们有这个必要,而且像是这样的举动,其实还算少的呢?具体的原因,你就自己去想,我也不多说,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你再来告诉我好了。”卢克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劳森的肩膀。

    关于尤金的事情,是有必要查清楚,只不过,那些理由在现在没有找回东西之前不能明说。因此卢克也只能糊弄劳森,给劳森一个错误的诱导,让他自己去填补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为自己卖命,完成任务。

    克雷在卢克等人离开后,带着无比铁青的脸色,对着沃德尔开口道:“走吧!跟我到城西走一趟吧!”

    “城西,去城西干嘛?”沃德尔疑惑的问道。

    “找线索,还能干什么?别废话了,赶紧跟我走一趟吧!”说完这话的克雷直接就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我啊!”看着远去的克雷,沃德尔在后方一边追赶一边大喊着。

    两人到了城西,尤金原先的藏身之处,四处的搜寻起来。

    地面上的尘土,桌椅上的灰尘,干净的卧室床铺,墙壁上的小洞,以及最后尤金逃跑的窗户,一处处的地方逐一的被印在克雷的脑海里。

    尤金在此处生活的画面,仿佛影像一般,在克雷的脑海之中不停的重演着。

    克雷又朝着外面走去,绕着房子周边的小巷转了一圈。

    对于克雷的举动,沃尔德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在一旁看着,因为这种情况,他已经见得多了。

章节目录

蛇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树心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心灯并收藏蛇术士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