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师颤颤巍巍的跟着牛小强走到大树底下,压低声音道:“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小人不该开罪了大人,还请大人务必宽恕小人的冒失之举,同时也请大人在我的客户面前给我留点面子,让我有口饭吃。”

    张大师说话间表情很是惶恐,一副敬畏牛小强到极点的模样。

    牛小强一脸好奇的问道:“张大师,不知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大师很是诚恳地回答道:“我刚才给大人算了一下命格,发现大人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豪杰,像我这样的小人物,自然是需要规避的,否则大人要是冲冠一怒,只怕我立即就要血溅当场。”

    牛小强听到这话不由得一呆,随即追问道:“你确定你没有算错?万一我并非什么大人物,你岂不是会很尴尬吗?”

    张大师很是认真的摇摇头:“大人,小的干别的可能不行,但要说到风水算命,还是很有自信的,不是我吹牛,自打我学成出师以来,我还从未出过错呢。”

    牛小强本来是不相信风水算命的,此刻听了张大师的话,他不由得暗想:难不成是我错了?风水算命还真的有着我不知道的门道?

    牛小强觉得这个想法有点荒谬,为了进行验证,他随手把吴萍叫了过来,对张大师吩咐道:“我不太相信你说的话,为了表明你没有骗我,你还是按照赌约,给这位小姐卜算一下吧,算过之后我们再谈其他。”

    张大师恭恭敬敬的点头,按照规矩给吴萍也算了一下。

    算完之后他开口道:“这位小姐的命理本来是不大好的,很容易就蹉跎了岁月,一事无成,但由于受到了一位强力人物的加持,这位小姐的事业自然是顺风顺水,十分的红火,不过她是个孤女命,这辈子只怕很难跟男人组成家庭,最好的结果也就是给男人做小,不过她这辈子应该会儿女双全,晚年有儿女服侍在身侧,也算是比较幸福的结局了。”

    牛小强和吴萍听到这话全都目瞪口呆,截止到目前,吴萍除了儿女这一项,其他的方面全都被张大师给算中了。

    吴萍跟牛小强一样,本来也是不相信风水命格这一说的。此刻听了张大师卜算出来的结果,她原本坚定地唯物主义思想不由得发生了动摇,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牛小强对于这个结果再次感到吃惊,愣怔了好一会儿他才伸手指向了站在一旁的谢军:“你再帮他算算,如果这一次你算对了? 我就对你既往不咎。”

    张大师闻言振作精神道:“多谢大人给我这个机会? 我保证会全力以赴的。”

    张大师说完话开始给谢军算命,算完之后他开口道:“这位先生是个主杀戮的命格,这辈子注定要杀很多人? 此外他在五年之内应该会遇到一场比较厉害的劫数? 只要能够安然度过这场劫数,他下半辈子就会顺风顺水? 再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张大师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大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牛小强点点头:“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不管你说了什么? 我都不会责怪你。”

    张大师这才答应一声? 说道:“大人的命格跟这位先生有些犯冲,如果大人继续把他留在身边,只怕是会妨害了自己,搞不好甚至有可能会折戟沉沙,因此还请大人慎重的考虑考虑。”

    在没有说出这句话之前? 牛小强对于张大师的话已经信了五六分,等到张大师把这句话说出口,牛小强立马就哈哈一笑,推翻了刚刚对张大师建立起来的全部信任感:“狐狸终于还是露出尾巴来了,铁锤,把他带走,好好的审问一下,看看他究竟是谁派来的人。”

    谢军立马点头,伸手抓住了张大师右手的脉门。张大师挣扎不得,嘴里连声叫屈。谢军根本就不听他啰嗦,直接把他拉扯到了车上,然后安排了四名保镖,把张大师带到无人处进行细致的审问。

    刘化铵见状立马上前几步,厉声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还不快点放了张大师?!!”

    牛小强扭头盯着刘化铵,面无表情的对他说道:“我叫牛小强,如果你不明白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含义,你可以给你认识的最厉害的朋友打电话询问一下,相信你搞清楚了情况之后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在这里等你五分钟,还请你抓紧时间,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刘化铵见牛小强气势十足,不由暗想:这个年轻人只怕不会简单,否则他应该先询问一下我的身份再做打算,可他却表现出了对我不屑一顾得态度,既然如此,我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免得真的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吃了大亏。

    刘化铵想到这里立马掏出卫星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李佳善的,李佳善在港港富豪圈子里的排名要比刘化铵高不少,隐隐有成为众多富豪首领的气势。刘化铵觉得如果牛小强没有说大话,李佳善应该会能给与自己一些明确的答案。

    电话很快接通,刘化铵跟李佳善寒暄了两句后就直奔主题,向对方打听关于牛小强的事情。

    李佳善听到牛小强这个名字后态度立马就变得谨慎起来,他打断了刘化铵的话,反问道:“刘老板,你突然向我打听牛先生的情况干嘛?”

    刘化铵没有隐瞒,把情况跟李佳善讲述了一下。李佳善听完之后立即规劝道:“刘老板,如果你相信我,就请你立刻向牛先生道歉,否则人家只要发句话,你的刘氏集团只怕撑不过三天啊,这个人太厉害了,根本不是我们这样的小角色可以开罪的。”

    李佳善的话把刘化铵吓了一大跳,尤其李佳善说出的“我们这样的小角色”这个形容词,让刘化铵有种不敢置信的错觉,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章节目录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未语浅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语浅笑并收藏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