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府门前,一片相对开阔的区域内,站着两人,一人身着宫装,抬首顿足间都透着一股风情万种;而在其身侧则是一位长相平常,但却眼中流露着精光的老者。

    “文老,刚刚你还在感慨咱们的院墙,可眨眼之间,人家就给咱们补上了!看来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是啊!想来,还是咱们想的不远啊!这个魏宇不简单,将来必定成绩斐然!”说话间,这二位也是将靳府的大门开了几次,看看是不是合适。尔后又从墙的里侧看到了外侧,直到不住的点头满意才算作罢。

    虽然已然是日上高竿,但靳府的睡意却还在延续着。直到某一刻,甄九凤终于忍受不住才算打破了这里的平衡。

    “那个,你们都不起来是吧!难不成准备睡上一天吗!还说要普及庆典呢!如果真都变成了你们这般模样,还怎么生活!”

    “那个,对不住了,其实,其实我们早就想起来了!只是怕影响到别人睡觉吗!”

    “丫头,这话你也能够说出口!恐怕是反了吧!也许二楼的怕影响你们才没有起来!”

    “这,这样啊!那,那咱们就一起起来吧!”这一回,就在甄九凤的催促下,最终靳府的众人也算是来了一个集体起床。

    约莫也就是半个时辰过后,靳府的小院也是变得热闹起来。

    “不是,那个,我说姐姐,这,这也太神奇了吧!刚刚到是听到了一些响声,还以为谁过送东东呢!再在想想竟然是搞起了建设!”

    “是啊!真是厉害啊!昨日还是平平如也,转眼间就有了墙和门!”

    “好啦,你们不必再发感慨了!还是听听靳大公子有什么高见吧!”某一刻,就在诸女看到自家的南院墙已然被修缮一新,心情之好已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不过此刻的靳商钰到是没有众人想像中的惊奇。但见他稍稍的伸了伸胳膊,尔后轻声说道:“各位,其实你们只是看到了表象!要让本公子来说,这个魏宇只是干了一半的活儿!”

    “哦,臭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姐,还有文老,你们想啊!这样做是有了墙,还有了漂亮的大门!可说到底只是解决了有的问题!”

    “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咱们的府院怎么可能只是一道风景线,说到底还是要有砖石结构的大墙!当然了,在没有工具的前提下,能够做到这些,已然是不容易了!”虽然还想说上几句,但最后靳某人还表扬了魏宇。

    听了靳商钰的高谈大论之后,包括文硕、甄九凤在内的众人也是很满意。

    毕竟靳商钰说的都是对的,甚至是以后必须这样做的。

    就这样,因为迎新庆典之事,也因为魏宇的组装墙,使得靳府的气氛更加的和谐起来。

    某一刻,就在午后的阳光暖阳阳的照在大地上的时候,靳商钰已然起身向一个地方行去。

    “靳商钰,你是不是想去作战室!”

    “你怎么知道!”

    “猜的!不过,也算是有迹可寻吧!毕竟靳府的庆典也算是结束了,你靳大公子怎么可能不研究一些正事儿!而要研究那些大事,就必须去靳军的作战指挥中心!”

    “罢了,还是被你个丫头给看穿了!其实,这一回,我是准备研究如果应对金不凡的!至于北方之事,相信我大哥段匹磾他们应该可以处理好的!”说话间,其实靳商钰与慕容语嫣的身影已然并肩而行,虽然距离不是太远,但二人还是走了一刻钟有余。

    “靳大公子,你,你打算怎么对付北营军!不会是双管其下吧!”

    “双管其下!什么意思!要知道,本公子还没有研究过这个问题呢!到是你这丫头,还想在了前面!说说看,如果管用,本公子就采纳!”

    “哦,什么时候你靳大公子也这么愿意听别人的意见了!”

    “不是,那个,美女,本公子听你的意见,你说本公子立场不坚定;不听吧,你又说老子是固执己见!看来这做男人真是难上加难啊!”

    “你,你这是算什么!发感慨,还是准备来一首‘男人哭吧不是罪’!”说话间,此刻的靳某人已然被慕容语嫣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踏着午后少有的暖阳之色,一男一女也是一前一后的进入到了靳军的作战指挥中心。

    “我等见过主公,见过慕容姑娘!”

    “兄弟们快快请起!不知道今儿是谁的当值!”

    “怎么,是想找兄弟我吗!”

    “洛云,你,你出门回来了!瞧瞧,都把大事儿误了!”

    “谁说误了大事!这一回的情报搜集还真是收获不少!只是没有想到北营军竟然真的下手了!”

    “哦,此话怎讲!快快说来!”这一回,当听到北营军已然有所行动,所以靳商钰的表情也是变得异常严肃起来。

    毕竟北营军的神秘与强大还是摆在那里的!别说是靳军,就算是再多几方势力,想要清除北营军都是难上加难!毕竟对方的防御力量太过于强大了。

    当然了,这只是说北营军固守不出的情况下!如果他们被调动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面对严肃认真起来的靳商钰,即便是兄弟相称的逢洛云也是不敢怠慢。

    “大哥,这一回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北营军动手了,而且他们出手的目标不是咱们的靳城周边!也不是死亡森林那边,而是更远的北方!”

    “你,你是说咱们的运粮车队被他们劫了去!还是发生了更为严重的事情!”

    “只能说差一点出了大事!要不是追风在那里镇守,恐怕就真的失了粮食!据传,当时,北营军派出了三百高手,个个都有死士级别的战力!而他们的目标正是咱们赶往段部与慕容鲜卑部的车队!那一战,因为来的太过于突然,所以一开始咱们的损失比较大!可后来,追风突然间暴发出强悍的战力,一人便斩杀了五十余名死士!”

    “竟然是这样的结果!那,那追风有没有受伤啊!毕竟对方的死士数量太大了!累也累死追风了!”

    “大哥分析的极是!就在追风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段部的死士军团赶到,一举歼灭了北营军派出的三百死士!说来,咱们还是应该感谢段王爷的!要不是他派人前来接应,后果将不堪设想!”说到最后,即便是战力极强的逢洛云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章节目录

乱晋我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是三道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三道河并收藏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