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玉一上台来,便从苗成龙的手中救下了苗牧云,苗成龙与之交手,心中一凛,道:“好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居然有这等身后的内力,看来那郭孙雄说的不错,这小子的确是个很茬,不好对付。”

    陆谦玉将苗牧云搀扶到这一边,来到苗成龙面前,说道:“擂台之上,下此毒手,苗成龙,你这是要做什么?”

    苗成龙呵呵笑道:“陆谦玉,这里是云顶山,云顶三十六洞的事情,只怕与你无关,你休要插手。”

    陆谦玉道:“插手又能怎样,对付你这种伤天害理的人渣,可分不得我是不是云顶三十六洞的人,你诈死与我,苟活了一天,为的就是现在这个局面,果然是会算计。”

    苗成龙道:“你们几个小子,密谋暗杀我,也很会算计,只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们几个小娃娃,想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陆谦玉道:“这次,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苗成龙冷哼一声:“我的地盘,我为什么要跑,该跑的我想应该是你们。”

    场下,认出陆谦玉的人不少,十二门派之中,百结帮的人第一个站出来,好几十个弟子往台子上冲,口中喊道:“陆谦玉,你好大的狗胆,居然还在出现在云顶山,不想活了,我们拿了你,给程柏浩,穆三江两位长老报仇。”

    申屠烈看着陆谦玉,按兵不动,心想:“此地危险,陆谦玉怎么还敢到这来?”

    场下,众人跃跃欲试,说道“莫跑了武林盟的叛徒。”

    “陆谦玉,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竟敢视天下群雄于无物,你再厉害,这次也逃不掉了。”

    陆谦玉不以为然,他既然敢站出来,就不怕受天下群雄的围攻,何况他不是一个人。

    上官清扬从台子上用轻功窜上来,说道:“陆公子,你何时来的?”

    书剑山庄的人也一起冲过来找他们的公子许来风,许来风看见台子下方混战一片,不少人正在往台子上攻来,便说道:“书剑山庄的弟子都给我听着,陆谦玉是我的朋友,也是书剑山庄的朋友,谁敢伤他,就是跟我书剑山庄作对,不听话的,就地格杀勿论,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去找爹爹说去。”

    书剑山庄的人不得不听许来风的话,调转了方向,阻拦冲上来的人,首先是百结帮的人,看见书剑山庄的人反水,一时间不知如何

    是好,同属十二大门派,双方若是因此发生了战斗,牵连甚大,书剑山庄这边,许来风能够担负这个责任,可百结帮这边,谁能担负?

    场下的群雄,大声喊道:“陆谦玉本来就是武林盟的叛徒,你书剑山庄是什么意思,保护一个叛徒,难道也背叛武林盟了吗?”

    “书剑山庄,好大的排面,即便你们阻拦,还能挡住天下群雄的围攻不成?”

    “许来风,你给我下来,爷爷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许来风怒道:“我懒得你们说,谁敢上来领教书剑山庄的厉害,尽管过来试试吧。”

    这时,上官清扬也说:“诸位,陆公子,实乃是被冤枉的,百结帮的诸位朋友,程柏浩,穆三江两位长老,并非是陆谦玉所杀的,你们怎可轻信于人,做下悔恨之事,今日,有我金乌谷在, 保证陆谦玉想安无事,谁敢不听,就是跟我金乌谷作对,若要理论,尽管去金乌谷找我母亲。”

    一个书剑山庄还不够,又来一个金乌谷,十二大门派,有两个站在了陆谦玉一边,这更加让局面扑朔迷离起来。

    众人不敢妄动,金乌谷和书剑山庄,均是武林之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何况联手,谁敢招惹?

    众人一齐看向连横派,申屠烈觉得自己再不出面是不行了,便站起来,说道:“诸位,且听我一言,陆公子的事情,的确还有许多疑点,现在就判断他是武林盟的叛徒,还为时过早,何况今日是云顶大会,不是我们武林盟的刑场公堂,我看这件事情,容后再议,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书剑山庄,金乌谷,大家都是武林盟的同道,不可自相残杀,两位后生,让你们的人退下吧。”

    申屠烈发话足够分量,武林盟主的命令,谁敢不听,那才是公然反叛,上官清扬和许来风,点点头,让自己的人退下了。

    最为激动的百结帮弟子也下了台子,守在一边,目光始终不离开陆谦玉。

    陆谦玉回头道谢,说道:“感谢申屠掌门为我解释,稍后我自有话说,来解除我的嫌疑,不过,此刻,作为云顶洞的朋友,我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云顶三十六洞给贼人占了去,一世英名,尽数毁在今日?”

    申屠烈笑了笑,说道:“陆贤侄,那是你的事情了,与我连横派没有关系,我很期待接下来你给我的解释是什么,不过,我可劝贤侄一声,云顶三十六洞,是南疆大派,是我

    武林盟的主力之一,事情可不要闹的太大,否则不好收场,导致我武林盟的实力大大受损,那可不好了。”

    陆谦玉拱手道:“往往罪魁祸首只有一人,待我杀了这始作俑者,便可以天下太平了。”

    申屠烈不答,坐下去了,且看局面如何发展。

    天下群雄私底下讨论着,“这个陆谦玉,好大的口气,公然要说杀了苗成龙,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申屠掌门都发话了,谁还能把陆谦玉怎样,会嵇派的掌门人呢,他们的人在哪里?”

    “我看,苗成龙对自己的侄女动手,心狠手辣,只怕事情,真如苗牧凤说的那样,老东西要鸠占鹊巢。”

    回到台子上,陆谦玉转身,问道:“苗成龙,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遭吧,你准备了这么多年,一定心有不甘,不过我劝你,还是伏法认罪,免得大动刀柄,造成云顶三十六洞元气大伤,多留下一点阴德,这样死后,到了地府去也好少收一点痛苦。”

    苗成龙见申屠烈表态,不参与此事,心里暗想:“正合我意也,云顶山这么多门派,这么多人,我最怕就是申屠烈,他撒手不管,我这里有上万人手,还对付不了你一个黄毛小子,郭孙雄说你厉害,我就看看,你有多厉害?”苗成龙大喝一声:“呔,你这个杀人凶手,武林叛徒,还敢在我面前叫嚣,今日就让你领教一下我的雌雄双刀。”

    陆谦玉冷哼一声,说道:“见你岁数大了,我先让你三招。”

    正在这时,苗牧云赶来,说道:“陆兄,切莫动手!”

    陆谦玉微微一愣,问道:“温兄,你待怎样,有何话要说?”

    苗牧云握着拳头,狠狠的道:“陆兄,这人害我姐姐性命,我苗牧云留他不得,你虽然是我朋友,可我还是想要亲手杀了他,为我爹爹和姐姐报仇。”

    苗牧凤纵有林杏在一边照顾疗伤,仍然是伤势过重,刚刚咽气了,大家伙面对强敌,来不及心伤,陆谦玉叹了一口气,来到苗牧云身边,小声道:“这狗贼武功很高,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交给我来。”

    苗牧云道:“不,陆兄,即便我死了,也要拉着他垫背,如果我真的不行了,你在帮我杀他,这云顶三十六洞的洞主,就由你来当,我欠你的,总要还你,云顶三十六洞,自古以来,从无外人执掌,我既然说要改变,这就是变,大变。”

章节目录

东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江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丘并收藏东丘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