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幻天玑终于将一些强大的深奥的辅助功法都记在脑海中,知道此地已成了是非之地,那些神秘的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出现,必须与玉蛮尽快离开,一夜过去,夜刹仙子一字不提那些刺客的身份,只是反复的背诵着功法口诀已经修炼时时常遇到的危险。

    她之所以如此看重幻天玑,资质是其一,其二是幻天玑乃是星帝唯一传人,她与星帝的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亲如父女。自然不会不管他的传人,如今星帝已将阴阳月牙传给幻天玑,这可是星夜族第一神器,在大荒兵器谱上排在第八,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保护着,这第一神器多半要落在别人的手上,加上她觉得幻天玑资质奇高,也许不出几年,就能成为星夜族一大臂力。本来她以为自己还有起码半个月的时间,这样自己就能更好的将自己的所学传授给幻天玑。直到昨天晚上幻天玑被当成“雷族少帝”遭到刺杀,她知道,暗黑中的敌人已经在开始行动了。必须尽快将幻天玑送出黑森林。

    见幻天玑准确无误的又从头背诵了一遍自己所传授的口诀,点头道:“能在一夜之间记住这十几篇苦涩难懂的文字,你也算是百年来第一人了,时间已经不早,最近我很忙,此处非常凶险,你与玉蛮速离开这里吧,至于我传授给你的这些功法口诀,你能不能修得大乘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幻天玑心中感激,知道夜刹仙子的好,忍不住道:“多谢前辈教导传授,我知道眼下星夜族内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有效劳的地方,天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夜刹仙子失笑道:“你小小年纪有此心肠也算难得,不过你留下来真的帮不上什么忙,还是速速离开吧”忽然,她顿了一下,道:“这次回星空城,你帮我把振奋信转交给一个叫巫煞的老者,你到城里一打听就知道他的下落,一定要当面交给给,切记切记”

    幻天玑刚想解释自己昨天在巫煞那里做客来着,就在此刻,外面狂风大振,夜刹仙子道:“有人来找我,我让天地龙鸭送你回去,这阴阳月牙你也带走吧,记住,千万别让你知道”

    幻天玑点头,揣着用火漆封上的一卷羊皮信件,背着用红布包裹的阴阳月牙就就骑着天地龙鸭离开了。

    飞掠天地,傲视苍穹,天地龙鸭从大蛮树直冲而下,如坠落的星辰,快的不可思议,幻天玑紧紧抓住龙鸭的脖子,飞旋的气流让他睁不开双眼,只能感觉到耳中狂风呼呼而过,脑袋中一片轰鸣,想起昨夜夜刹仙子教导自己的咒语中,有一篇叫做清心咒。乃是让人保持清醒的一种手段。急忙念动口诀,体内真气在念力的左右下快速流走在心脉以及脑袋上,顿时感觉精神一阵,一夜未眠的困乏也随之减弱,双目已经能睁开了,只见大地在快速后退,一道道光影交错闪过,那是一栋栋的房屋。

    朝阳下,幻天玑的半面身子仿佛都变成了红色,稚嫩的脸颊上泛起了一阵阵与他的年纪绝不相符的成熟。

    龙鸭直接将幻天玑送到了颂府,刚落下来,玉蛮流就从房间中奔出,死死的搂在幻天玑,呜咽道:“呆子,你吓死我了”

    幻天玑心中感动,多年来自己烂命一条,就算是死了恐怕连个替自己收尸的人都没有,此刻感受到怀中玉蛮流那澎湃如潮的担心与挂念,心中泛起从未有过的温馨,还有一种愧疚,轻轻的安慰着:“玉蛮,是我不好,我又让你担心了,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玉蛮流抬起头,晶莹剔透的泪珠如珍珠一般在她精致的脸颊上滑过,残留两道淡淡的泪痕,娇羞美艳中带着一股子让人难以割舍的楚楚可怜,看的幻天玑心中难免一慌。

    玉蛮流破涕为笑,拉着幻天玑进入了房间,在他们消失后不久,轻舒就带着一个男仆走了过来,拍了拍趴在门前呼呼大睡的独角兽,道:“前面为你准备了一整只烤野猪,你还是快去,不然都被少主的龙狮吃光了”

    独角兽大怒,低吼了两声后急忙向外跑去,与轻舒一起过来的那个男仆急忙跟上,轻舒却是没有离开,左右看了一眼,就悄声走到了幻天玑房间的窗户前,侧耳倾听。

    玉蛮流给幻天玑洗漱了一番,将昨夜留下的血迹擦去,道:“早上颂崖已经来过了,在距离大蛮树不远的地方一共发现了二十三个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尸体,我看此地已经成为了凶险之地,我们还是赶紧回中原吧”

    幻天玑也是此意,不过想到自己还要去找巫煞送信,当下道:“等一下我们去巫煞老爷爷那里,圣女前辈让我将一卷羊皮信件带给他”

    玉蛮流显然很想快点离开,撅着小嘴道:“那得快才行,你遇到刺客说明现在星夜族已经暗流涌动了,而且有人相信了你是雷族少帝的身份,留在这里形势会越来越危险”

    幻天玑现在也终于明白权贵之间为了名誉地位之间的斗争有多激烈,心中黯然,道:“星帝爷爷在天有灵,要是知道星夜族此时的境况,不知道会不会怪我没把事情办好”

    “呆子,星帝怎么会怪你。星帝死前既然将第一神器阴阳月牙传给你,收你为唯一传人,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呢。放心吧,你这件事情办的很好,星帝要是知道也会大加赞扬的”玉蛮流知道幻天玑极重感情,当下便开导着。

    幻天玑叹息一声,说:“但愿如此吧,圣女已经把阴阳月牙还给了我,让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窗户外的轻舒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到耳中,脸色惊骇无比,捂着嘴巴下意识的朝向后退去。掌管星夜族一百余年的星帝皓海天真的羽化了,这件事实在是太恐怖了,大荒九帝,每一位帝君的陨落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自古以来不论是中原五族或者蛮夷四族,老帝君一旦羽化,都有一连串的动乱。各方势力为了窃取帝君之位而大动干戈。

    轻舒虽然早就猜测幻天玑体内的星空真气乃是星帝皓海天传给他的,可是她心中也是不相信,有谁能将皓海天逼到如此地步,就算是中原五帝想要战胜星帝也是五五之数。惊骇的她绊倒了靠在一边的一根木头,发出一阵响声。

    玉蛮流脸色大变:“门外是谁!”同时抢身上前开门。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轻舒身上寒光闪烁,脚尖一踩地面,身子快捷无比的飘到了十丈之外,落在了墙外。这份轻功身法干净利落至极,不在玉蛮流之下。

    玉蛮流奔出门根本就没有看到身影,见独角兽也不在这里心中暗道不好,本来独角兽守在外面他们才敢在屋子里谈这些话题,可是不知道何时独角兽已经不在了,自己与幻天玑的谈话已经让被人听到。这可是震惊大荒的大事件,一旦让颂筛知道绝对非同小可,两人的性命堪虞。

    急忙关上门,道:“现在就得走了,必须走了,有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幻天玑心中一惊,道:“那我先去将羊皮信件送给巫煞爷爷,我答应夜刹前辈的,不能言而无信!”

    玉蛮流也知道劝不住他,吹了一声口哨召唤独角兽,道:“你骑独角兽先去!我在这里拖住颂崖”

    不在多说,将刚刚接下来的阴阳月牙又重新系在了幻天玑的背上,幻天玑心中诧异,说:“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去?这里很危险”

    玉蛮流脸色极为凝重,道:“早上大长老就去星空塔找夜刹圣女了调查昨夜刺客的身份,府中只有颂崖。我们现在在人间的老巢,想要逃出去是千难万难,我必须留下来稳住颂崖,记住,千万别慌张,和平常一样就好”

    幻天玑哪里放心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大摇其头:“不行,要走一起走,这里太危险了”

    玉蛮流忽然嫣然一笑:“呆子,我没事的,放心吧。你速去速回,以独角兽的脚程,不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回来,到时候你回来接我,我们远走高飞!”

    独角兽已经到了门前,郁闷至极,本来正在美美的大吃着,这个时候玉蛮流让它回来,心中很是不满。

    幻天玑见玉蛮流心意已决,知道拖一刻便危险一分,颂筛一旦知道自己不是雷族少帝,而是星帝羽化前的传人,绝对会杀人灭口,低声道:“你小心一下,我片刻就回”

    骑上独角兽向外奔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视线之中。玉蛮流奔进房间,一掀床头,枕头下一张暗黄色皮革,皮革上插着几十根长短不一的骨刺,她急忙取过皮革掀开自己洁白如玉的小腿,将皮革扣在上面,裤腿拉下,一点也看不出来她贴身的小腿的藏着这般用来杀人的利器。

    然后从床头抱过骨瑟,双目冷若寒霜,一股股杀气从瞳孔中散发出来,着实吓人。

    轻舒慌慌张张的跑进颂崖的房间,只听颂崖在骂手下:“都是饭桶,饭桶,星空城混进那么多刺客你们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养你们何用,全给我出去找,不弄清楚那些杀手的来历,你们都别回来了”

    四个汉子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轻舒急忙闪身进来,叫道:“少主,不好了……”

    幻天玑骑着独角兽飞奔出去,朝着东北方奔去,不过早上街道上的人实在很多,独角兽拉不开蹄子,根本就不能尽情狂奔,幻天玑心中大急,担心留在颂府稳住颂崖的玉蛮流,不时的用手拍打着独角兽。

    独角兽感觉出小主人焦急的心情,也是大急,兽吼连连,惊走街道上的星夜族人,这才快了不少。

    好不容易幻天玑终于到了巫煞的住所,只见院门打开,像是一直在等他一样,幻天玑跳下下来奔了进去,只见巫煞还是坐在昨天的石凳上饮茶,大喜道:“前辈,见到你实在太好了”

    巫煞不急不缓的道:“万事莫急,你来的正好,我刚煮了一壶茶,你尝尝”

    幻天玑哪里有心思去品茶,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从怀中掏出夜刹仙子交给他的羊皮卷,道:“这是夜刹前辈让晚辈交给你我,我马上就要和玉蛮离开了,告辞”

    话音未落就转身离开,巫煞淡淡的道:“难道你以为你们这么轻易就能走出这无边的森林,年轻人还是急躁啊”

    幻天玑停下了脚步,知道巫煞是活神仙,当下急道:“前辈的意思是?”

    巫煞缓缓的解开羊皮卷的火漆,道:“让我先看看夜刹说什么”

    他展开羊皮卷扫了几眼,手指一撮,羊皮卷忽然着起火来,瞬间化为灰烬,幻天玑大吃一惊,道:“前辈,您这是?”

    巫煞双眼微眯,睿智的光芒缓缓射出,淡淡的道:“看来我猜的不错,新一代星帝的人选陛下与圣女早就在培养了,呼呼儿!”

    他叫了一声,身后的屋子中呼呼儿打着哈欠走了出来,道:“师傅,叫徒儿何事”

    巫煞苦笑道:“现在都火烧屁股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圣女刚才传话与我,全力相助你当上星帝之位,陛下羽化的消息会在今日太阳落山前公布出来,时间不多了,你立刻选二十死士送天玑与玉蛮离开这里,走那条路……”

    呼呼儿脸色大变,失声道:“走那条路?”

    巫煞点头道:“现在恐怕只有那条路才能送人出去,快!”

    呼呼儿不敢怠慢,手指一弹,一道寒光射到天空上,一闪而隐,片刻之后,一个少年快速进门,道:“何事?”

    呼呼儿道:“老七,立刻钦点二十兄弟护送天玑少侠与玉蛮姑娘离开黑森林,不论前途有多凶险,你必须保证两个人一根头发也别掉。走那条路!”

    那个俊朗的年轻人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应了一声,道:“是!”

    幻天玑急道:“玉蛮还在颂府,我必须回去接她出来”

    老七皱眉,思索了一下,道:“星空城东南面有一条河,河下游有座河神庙,我们在哪里等你”

    幻天玑记了下来,抱拳道:“多谢”

    他离开后,呼呼儿道:“师傅,我们为什么要送走天玑,他可是陛下唯一传人啊,我们辅佐他登上帝位岂不是名正言顺吗?”

    巫煞迷着眼睛道:“这都是你的好妹妹干的好事,你可知道昨夜天玑在去寻圣女的路上遭到了刺杀,她糊涂啊,幻天玑这个人物是现在维持平衡的一个关键人物,她以为幻天玑死了,颂筛就一定怀疑是狂施番吗?双方拼个两败俱伤,你在渔翁得利?幻天玑一死,狂施番自然免不得被人怀疑,可是他父亲乃是北部森林的大首领,有挽弓持剑的三万战士,不出两日,北部森林必狗急跳墙发起叛乱。现在圣女已经控制了南部森林四大部落的五万战士,颂筛以为他很强大,其实他的实力早就被这些年来星帝与圣女掏空了,今日圣女一旦宣布陛下羽化,颂筛必方寸大乱,虽然颂筛没有了四大部落的支持了,可是他本族的实力也不小,足有两万战士,你妹妹根本不知道现在最弱小的就是颂筛一方,哎,失算啊失算。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只能在今晚之前定出新一代的星帝,先发致人”

    呼呼儿脸色都绿了,忍不住道:“真的是我妹妹派人刺杀天玑兄弟的?她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巫煞叹息道:“不论刺杀成不成功她的目的都会达到,天玑的生死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挑起颂筛与北部森林的矛盾,然后浑水摸鱼,早知道她这么沉不住性子,我昨天就不该将事情告诉你们,现在反倒弄巧成拙,圣女信中说,四大部落的士兵已经在两日前开始秘密向星空城集结了,今天就到,兵马一到就是宣布你是星帝的时刻。现在你哪也别去。哎,你闪铃的性格绝对会杀人灭口,肯定秘密封锁了出去的各大道路。但愿那条奇险之路她还忘记了。皓海天是我一手带大的,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孩子,我决不能看到他物色的传人就这么夭折”

    (èμ?????????????è??????¨è??????????????)

    ?????oè??è???±??1|???????′è?£????????????????????g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