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玑苦笑一下,看着怀中安静睡去的女子,慢慢的不禁出了神,玉蛮流很少安静下来,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她的表情才完全的放松下来,苍白的脸颊是那么的恬静自然,细眉朱唇之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却足以让人怦然心动的气质,呼吸匀称,轻细绵长。

    透过月光,幻天玑望着玉蛮流颈脖处露出的那白如冬雪的肌肤,处子的体香丝丝的散发出来,搅乱他的心境,不由得觉得口感舌燥,急忙默念星空决,压抑了缓缓躁动的心灵,随后看天色已经不早,有独角兽在树下守着应该很安全,他便开始按照夜刹仙子教导他的引导调息之开始吸收体内星帝皓海天的真气。星帝传给他的真气实在太过于磅礴巨大,而他只是前天晚上调息引导了一些,昨天晚上没有修炼,整晚都是在背诵夜刹仙子传给他的那些苦涩神秘的口诀。

    这套调息导气之也是星夜族一种辅助之一,叫做星海归源,乃是受伤岔气之后极佳的调息之,也能吸收纯净强大的星空决的本源力量。幻天玑有了前夜的经验,加上星光月芒悬于头顶,所以今日入定非常快,以本源的那股子星空真气为主,缓缓的从经络中一丝丝的将挤压的星空真气调动起来,然后透过口诀上说的吐纳之缓缓的吸收到了小腹丹田之中,成为自己的力量。

    时间在修炼中流逝的很快,当幻天玑睁开双眼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玉蛮流正趴在怀中眨着她灵动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修炼丝毫不觉得疲倦,反而精神飞扬,丹田内的真气有强大了许多,力气也大了不少,心中很满意。

    玉蛮流轻骂道:“呆子,我看了你半天,你咋不和我说话”

    幻天玑心中苦笑一下,道:“噢,玉蛮,你的伤怎么样了,看起来气色不错”

    玉蛮流大气,爬起身子,用右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没好气的道:“死不了”

    独角兽在下面不乐意了,吼了几声,两人从树上下来,见到独角兽身边不知道何时死了一条腰粗的大莽蛇,莽蛇的七寸蛇胆处已经血肉模糊,像是用外力强行撕开它的皮肉的,幻天玑吓了一跳:“怎么多了一条死蛇?还被人挖了内胆!”

    玉蛮流耸肩,无所谓的道:“昨夜子时,这条大虫子要上树吃我们,幸亏大兔子发现了及时,你这个呆子修炼起来跟死猪一样,难道就没听到一点动静?”

    幻天玑脸色微微一红,拍着独角兽的脑袋,道:“兽兽,还好有你在”

    玉蛮流不高兴了,拉着个脸,不过经过一夜的修养,精神却是好了很多,脸色也渐渐起了血色。踢了死蛇一脚,道:“得多抓一些妖兽才行,他们的内丹对我的伤很有好处”

    幻天玑闻言,心中微微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巨蛇血肉模糊的地方,知道这蛇丹肯定是被玉蛮流给吃了,本来还奇怪她昨天流了那么多血,为什么一夜就神采奕奕的了,原来原因在此。他知道大部分凶兽体内都会自动的生出一颗内胆,称为妖丹。这妖丹对人非常有好处,这条巨蛇起码有七八丈长,肯定是生存多年的妖蛇,体内妖丹必定不小,玉蛮流昨夜乘着自己修炼时候让独角兽咬死这妖蛇,然后自己挖了内丹吃了。

    想到玉蛮流这样一个水灵灵娇滴滴的小丫头生吃妖丹,心中一阵发毛。

    玉蛮流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嘿嘿一笑,道:“如果我们再不走的话,就会变成妖兽腹中的内丹了”

    两人对照着《大荒图志》,找到了大路的方向,便骑着独角兽赶了过去,到了午时他们才上了南归的大路,大路的危险性要小的多了,一般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一些小妖小兽完全不是独角兽的对手,到此两人才算长长是呼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大石。抓了一些小动物烤食,补充体内极度匮乏的体力。

    幻天玑一边吃着烤肉一边看向北方千里之外星空城的方向,心中想着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夜刹圣女会不会有危险,玉蛮流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猜出了他的心思,将手中被幻天玑烤焦的獐子肉丢给了独角兽,抹了一下嘴角的油脂,道:“放心吧,夜刹仙子不会有危险的,难道你没看到昨天的几万大军吗?”

    幻天玑还是忧虑,道:“四大部落的大军我们只是猜测是帮助圣女的,也许不是呢?夜刹前辈对我有恩,天神庇佑她顺利的渡过此劫吧,也希望星夜族这次内乱能的平定下来”

    玉蛮流对他的话丝毫不感冒,撇嘴道:“平定下来哪有那么容易,历来九族大帝之位争夺都是一场残酷的血雨腥风,我看没个四五年,星夜族很难平静的,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了,还是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幻天玑知道她说的不错,九大帝位的争夺比昆仑山神位争夺要残酷的多,毕竟神位争夺只是少数仙级幻高手之间的斗,而帝位相争,那是牵扯全族的动乱,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家破人亡了。黯然了叹息一声,良久没有说话。

    独角兽脚程快极,两日后他们出了星空森林,进入水族西北领地。

    水族乃是中原五族之一,实力仅次与金族,不过它的领地却是最大的,不仅在繁茂的中原大地占据大片疆土,就连东海、北海之上的许多岛国都是以他们马首是瞻,对星夜族形成了三面合围之势。

    连日来,玉蛮流左肩上的上几乎完全恢复了,一是火族天火神咒的无穷奥妙,二是独角兽在这两日中抓了不少凶兽,玉蛮流吃了不少妖丹。

    这一日他们进入了水族最靠近黑森林的洛河城,城名取自从一条大河洛河,当今天下九族共立,中原五族内各有一湖,蛮夷四族皆接壤一海,固有九州之称,通常也说不同种族的朋友称为五湖四海的朋友,这洛河就是从五湖之中的鄱阳湖中的一条支流,从南到北有两千里,进入黑森林大约三百里转到向东流进东海与北海的交界海域渤海。

    幻天玑与玉蛮流并没有进城,毕竟是携带阴阳月牙还骑着独角兽,要是有高人窥视,他们两个人的小命就难保了,两人绕过洛河城,顺着洛河一直南下,到了午时才停下,距离洛河城已经两三百里了,前面是一片矮山。洛河从两山中间流过,河床变窄,水流很湍急。

    幻天玑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下,准备弄点果子河鱼之类的来果腹。独角兽见走在河滩上似乎很兴奋,大尾巴来回的摆动,都快翘上天了,铜铃大的双眼东张西望的,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样子。

    玉蛮流跳了下来,道:“大兔子,去河中抓几条鱼!”

    独角兽兴奋的点点头,还没动幻天玑跳下就凌空一跳扑向洛河,幻天玑大骂了一声,急忙翻身下来,还好他这几日坚持修炼星空决,身手比以前敏捷多,没被独角兽带下水去。

    提着紫狱剑在岸上骂道:“要死啦,要死啦,小心我不给你饭吃!”

    独角兽此刻哪里还有时间反击,噗通一声就扑进了水中,泛起高达数丈的水浪。

    幻天玑傻傻在站在河边,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怒道:“你是故意的,绝对是!”

    玉蛮流格格大笑,指着幻天玑上气不接下气,道:“幻天玑变成了落汤鸡!哈哈哈!”

    幻天玑跟玉蛮流在一起久了,脸皮免疫力也与日俱增,要是在以前必定会面红耳赤,小小的尴尬一下,现在却是无所谓,走了过来,恨恨的道:“最好让兽兽在水底遇到一条恶龙,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两人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岩石上,玉蛮流见幻天玑身上被溅了一身水,也不取笑了,取出布巾轻轻的替他擦拭着,幻天玑还在咒骂最近独角兽越来越不听话了,本来兽兽和玉蛮乃是水火不容的生死大敌,不知道玉蛮流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将兽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尤其是最近两日,玉蛮流说一兽兽就不敢说啊,还和自己作对,瞪着眼睛,忽然,他眼神一凝,看向远处,见两个黑衣人抓住一个少女往袋子里装,那少女挣扎反抗着,愕然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强抢民女,反了天了!”

    紫狱神剑发出一声蜣螂龙吟,紫色光芒流淌剑身,幻天玑一个跃身就奔了过去,玉蛮流也发现了远处的状况,也是皱了下眉,怕幻天玑有什么危险,也急忙跟了过去。

    那两个黑衣人蒙面人也看到提着紫色神剑怒冲过来的幻天玑,急忙扛起装着少女的袋子向南面飞奔而去,速度竟然不慢,显然伸手不俗。

    幻天玑此刻虽然没有到达星空决中所说的一气化三分的境界,可是气息悠长,身轻如燕,怒叱一声,紫狱神剑掷出,喝道:“淫贼,放下那女孩!”

    紫狱神剑在念力的控制下化为一道寒光射上一个黑衣人,那黑衣人也是厉害,反手就是一刀,震飞紫狱神剑,虽然幻天玑念力比以前强大了不少,可是还是抵挡不了黑衣人一刀的轰击,想要收回紫狱神剑已经不及,落在了身后十几丈之外,他并不气恼,而是喝道:“月牙!”

    身后被红布包裹的阴阳月牙呼的一声飞旋起来,强大的波动从它的锋芒上闪烁不定,红包瞬间化为碎片,幻天玑手指一一指,月牙盘旋着朝持刀黑衣人飞去。

    “星帝的月牙精轮,不好!走!”那黑衣也知道其中的厉害,长刀砍在月牙上,咔嚓一声长刀折断,同时那黑衣人身子一震,扔掉断刀招呼一声同伴丢下袋子一头扎进了洛河中,不过他们实在是太小看了阴阳月牙的厉害,虽然他们逃的快,可月牙精轮的锋芒却是伤着了他们,片刻之后洛河中泛起了一股股血水,幻天玑想要跳河追击,玉蛮流拽住了他说:“别追了,他们已经逃远了”

    幻天玑失望,看到地上的袋子不住的扭动,心中想起那少女还在袋子中装着呢,急忙上前解开布袋。,身子簌簌发抖,惊恐的看着幻天玑。

    幻天玑见她吓的厉害,赶忙解释自己是好人,坏人被自己打跑了,玉蛮流只是看了一眼,就走过去将紫狱神剑捡了回来,打了一声口哨,独角兽从洛河中钻出,口中还拖着一物,正是刚刚逃走的两个黑衣人之一。独角兽将那个人拖到地上,用它的大蹄子翻.了两下,那个黑衣人吐了两口河水幽幽转醒,见到独角兽,惊恐的向后爬,玉蛮流紫狱神剑往地下一插,冷笑道:“你若再动一下,我保证让你去见远古噬心魔神”

    那黑衣男子果真不敢在动一下,求饶说:“仙子饶命,仙子饶命”

    玉蛮流冷冷一笑,对独角兽道:“大兔子,看着他,如果他敢耍什么花样直接吃了他”

    独角兽似乎很喜欢吃人,顿时张开血盆大口,对着黑衣人吼叫两声,黑衣人吓的瘫在地上,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独角兽的凶狠。

    玉蛮流见幻天玑将布袋中黄衣少女抱了出来,黑着脸,道:“呆子,现在你倒不呆了”

    幻天玑将黄衣少女放下,道:“玉蛮,你想那去了,只是这姑娘被吓的不清”

    玉蛮流哼了一声,将紫狱神剑丢给了他,说:“独角兽抓了一个活的,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幻天玑准备过去,而那个黄衣少女却是抓住了他的手,死死的不肯放开,看的玉蛮流脸色更黑了。幻天玑无奈,只能拉着她一起走了过去。

    独角兽见他们过来,吼了几声,大为得意,仿佛是在说:看吧看吧,关键时刻还是我兽兽最厉害。你们仨人类都让这两个黑衣人跑了,我立刻抓了一个活的回来。

    那黄衣女子见到那黑衣人,立刻又惊恐起来,瑟瑟的躲在幻天玑的身后,样子害怕,喉咙中发出“啊啊”的尖叫声。幻天玑急忙安慰她,说:“姑娘别怕,有我在,他不会再伤害你的”

    黑衣男子见到幻天玑脸色变了,颤声说:“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星帝月牙精轮”

    幻天玑对他无一丝好感,一身黑衣,在朗朗乾坤之下掳劫少女,必定是无恶不作的大淫贼。当下冷笑道:“我是谁你别管,现在说说你的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是你敢说一句假说,下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那黑衣男子也是一个极有头脑的人,眼珠急转,见幻天玑样貌堂堂还有星夜族第一神器在身,玉蛮流一身红衣,模样俊俏,世间罕见,加上大荒有名凶兽独角兽,知道这两人绝非凡人,急忙跪地求饶,道:“少侠饶命,不管我的事,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幻天玑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看玉蛮流,玉蛮流正好也看着他,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幻天玑道:“难道……近年来水族少女连环失踪和你们有关?”

    那黑衣人仿佛认定了幻天玑与玉蛮流不是凡人,也许是水族秘密派遣出来追查水族少女失踪的年轻高手,不敢隐瞒,急忙道:“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负责掳劫少女送到指定地方,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玉蛮流冷笑,手指一闪,一根森白的骨刺出现在手指间,冷笑道:“骗谁呢,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挖了你的双眼,刺聋你的双耳,再割掉你的舌头”g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