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玑一直没有动作,虽然空中两位神级高手狗咬狗斗的不可开交,而他的心思却基本放在了夏雪与冷愫仙的关系上,冷愫仙若不是极度信任夏雪,绝不会将足以绊倒君子神与青帝的重要证据流光石给夏雪,他的心中没由来的有些失落,失落着仙子姐姐相信夏雪比相信自己多,不然这重要的证据就会交给我了,因为她交给夏雪,那就说明夏雪她自己对别人说了当夜她出手缠住了青帝。

    就在幻天玑如此纠结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目光锁定自己,他转头一看,是夜刹。她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如圣洁的女神高高在上,和蔼,慈祥。

    幻天玑看到夜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的洒脱与欣慰,他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暗道:“不好,夜刹仙子抱着必死之心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夜刹仙子似乎看懂了他心中的话,传音道:“天玑,你很优秀,星帝果然没有选错人”

    幻天玑传音道:“前辈,你,我来帮你”

    夜刹摇头,传音道:“你还不够资格参与神级高手的斗法,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多帮助一下星夜族”

    幻天玑那种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烈,传音道:“前辈,你不会有事的”

    他还没有说完,只见夜刹腰间的那根水晶腰带忽然霞光大作,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其中了。

    箫神花满楼动容道:“玲珑束果然不简单”

    幻天玑知道玲珑束就是那根水晶腰带,当初玉蛮就是凭借着夜刹仙子腰间的玲珑束认出她的身份,天下只此一条,绝做不了假的。此刻他也觉得这玲珑束很厉害,上面的霞光仙气极为浑厚,如磅礴汹涌的大海,取之不尽。火神炕灵卒淡淡的道:“三十多年前在火族我曾经有幸见过夜刹与赤云之间切磋,她手中神器玲珑束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震撼,不知道这件神器到底是从何而来,其威力之高,氙气之纯,已经不在阴阳轮之下了,只是玲珑束似乎不是星夜族的,以星空真气操控它,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威力罢了”

    箫神点头,沉吟道:“上古之神女娲,据传身上有一件水晶腰带,一直不得证实,看来就是这根了吧”

    火神与屠神都认同的点点头,而龙神却是呵呵笑了几声,道:“不是的,箫神,你错了,玲珑束不是女娲大神的那根水晶腰带,那根腰带是以七彩神石精魄七彩水晶炼制的,夜刹手中的这条,是为星空真气量身打造的绝世圣器,出自巫煞之手”

    一听到巫煞这个名字,几位神级高手脸色都变了,十分的凝重,似乎还有一丝的崇拜与恐惧。以前他们不知道巫煞的名头,可是近来木族内据传出现了第一神器开天混沌斧,这个老怪物就出现了,和水族号称第一高手的蛊神桑玉秀在一起,所向披靡,而且他的坐骑更加拉风,是水族千年前被封印的大荒十大凶兽之一的蓝乌八角龙。

    开天混沌斧的出世,让大荒最后的高手都乱了起来。只有神位之上的高人才有资格去争夺这件绝世神器。箫神他们都参与过,可是看到巫煞与几个从未见过的老怪物的实力,他们都选择了退却,因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那是传说之中的天级。

    此刻听龙神说,玲珑束竟然是出自巫煞那怪物之手,箫神等人就算修为强大心智坚定,也不禁微微的变了脸色。

    拜月族的月帝乃是九帝之一,在场的除了青帝之外没人比他的身份更加尊贵,就算他的实力也许比箫神花满楼略低一筹,但花满楼的身份决不是和他一个档次的。

    拜月族素来与星夜族交好,所以月帝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开口道:“当年星帝皓海天曾和我说过这么句话,星空之下的大地上唯有玲珑束才能勉强借助星辰之力,连阴阳轮都做不到。你们看到夜刹手中的玲珑束这么强大,可正如火神说的那般,夜刹仙子只能发挥出玲珑束一半的威力”

    幻天玑就站在几位神级高手的左近,此刻才算明白在乎玲珑束的威力,举目看去,空去已经斗成一团,夜刹仙子似乎很有脑筋,并未以一挑二,而是与青帝二人围攻君子神,在化羽簪与玲珑束这两件神器的围攻下,君子神手中的碧霄神剑就显得形单影只了,况且他的武功对付一个青帝保一个不胜不败已经难得了,再加上大荒最为低调的圣女夜刹,他根本不是对手。

    夜刹为人虽然低调,可是武功法术那是一点也不差,星空真气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那霞光异彩的玲珑束更是以闪电般的速度缠向君子神,这神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炼制的,碧霄神剑砍在上面一点痕迹也没有。

    渐渐的,君子神有些手忙脚乱了,破口大骂青帝与夜刹无耻,尤其是感觉到夜刹竟然能依靠玲珑束发挥出神级境界的法术,他知道自己再不想对策,那就在劫难逃了。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厚土真气,两条由厚土真气形成的黄色巨龙呼啸出现,分别攻向了青帝与夜刹。

    同时,碧霄神剑光芒闪烁,一声凤鸣,被封在剑中的青羽栾鸟凌空出现,君子神再也顾不得什么了面子尊严了,骑上青羽栾鸟就朝东面飞去。

    青帝见他要走,大喝一声,化羽簪化为一道青光从背面激射而去,君子神反手一剑想要震开,可是他的速度还没有没有化羽簪快,化羽簪透体而过。君子闷哼一声,显然受伤了。在乎化羽簪专破羽化高手的气罩,当年星帝皓海天就是被他破去气罩才被破施展众星陨落的。

    于此同时,玲珑束快速的包裹向君子神与座下青羽栾鸟,这个神秘的水晶腰带忽然御风变大,真不知道变的有几十丈几百丈大小,直接将君子神与巨大的青羽栾鸟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观战的人都不耻君子神的所作所为,妄称君子二字,对他心中甚为鄙夷,此刻见夜刹仙子大展神威困住君子神小~说就来纷纷高声叫好。

    人群中,火族少帝炎龙对身边的土族少帝黄尧淡淡的道:“恭喜你啦”

    黄尧面无表情,凝视着天空,道:“恭喜我什么?是我们土族失去了一位神位高手?”

    炎龙道:“黄帝陛下出关在即,不论陛下他这次闭关有没有参悟传说中天级,以他的性格都不会在掌控一族,不然他也不会将土族内的事情都交给绍淮阳这个伪君子,现在他没了……”

    黄尧截住了他的话,道:“三十年来,我父王一共闭关十三次,每一次的时间都比上次的长,可参悟天级何尝容易,我父王年轻时,不论资质还是修为都没有当年的星帝皓海天高,连皓海天都没有突破那个坎,我父王……哎”

    他叹息了一声,似乎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落寞与悲哀。炎龙眼中闪烁过一丝的光芒,沉默了片刻,道:“黄尧,你看幻天玑,多得意,现在君子神的死换取了他的青白,大荒中的他的名字不出七天就会盖过你我,不得不防啊”

    黄尧收回目光凝视着炎龙,后者坦然相对,并未有什么不对,黄尧英俊的面庞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没人知道这位城府极深的土族少当家的在想着什么。凝视了片刻,黄尧只是叹息了一声便收回了目光。

    幻天玑凝视着从扩大到压缩的玲珑束,道:“君子神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花满楼凝重的声音响起:“他躲不掉的,连元神都跑不掉,这玲珑束上有一种吞噬人元神与灵魂的能量波动,好厉害”

    幻天玑便了脸色,急忙看去,只见玲珑束越缩越小,开始里面还传来君子神凄厉的惨叫与奋力的抵抗,可渐渐的,里面的动静渐渐的消失了,玲珑束最后缩小成为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体,君子神与他的青羽栾鸟都消失不见了。

    碧霄神剑从空落下,插在了大理石板上,黄尧走上前拔出,这件土族神器自然要带回去的。君子神一死,土族必定会发生一场暴风雨。君子神这些年党羽众多,想要一一收拢或者铲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黄尧此刻竟然有点喜欢幻天玑了,这个不懂世事的小伙子三言两语就让君子神身败名裂,从而落下一个元神尽灭、**消陨的下场。

    黄尧今年二十八岁,他本是土族少帝,黄帝闭关其间本由他代理掌管土族,可是君子神却是牢牢把持着,现在君子神死了,他能不感激幻天玑吗?

    数千人都亲眼目睹了一代神位高手陨落天地的惊险画面,那离奇神秘的玲珑束给他们带来了太多了印象与震撼,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法宝神器?为何如此厉害。

    就在君子神陨落后,夜刹冷漠的看向了青帝,每个人都看出了那浓烈的杀机。

    屠神愕然道:“好家伙,刚才还和老青一起斩杀君子神呢,现在君子神刚死夜刹就翻脸了”

    箫神道:“夜刹圣女在大荒九大圣中最为低调,几十年也未曾在中原出现过,别人根本不了解她,包括的她的性格与武功。不过听说她为人和善,从不与人争斗,她今天抱着必死之心来的,星帝之死事关重大,她又是星夜族圣女,不能不报这个仇,老屠,你还记得数十年前纵横大荒的三大奇女吗?”

    屠神道:“你是雷女、雅女与神女?”

    箫神点头,道:“我最近才知道,神女和夜刹的关系非同一般,至于亲密到什么程度恐怕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你还记得神女是怎么死的吗?”

    “神女?我想想,额,是青帝杀的!”屠神思索了片刻才想了起来,道:“当年神女似乎偷了木族的一件了不得神器三清神珠,后来被青帝查了出来,亲手杀了她”

    箫神点头,道:“所以夜刹与青帝一战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注定,三清珠乃是数百年前木族青帝与东海妖神斗法赢来的,非常神秘与强大,可惜的是神女盗走三清珠后就不知道藏到什么地方了,至今下落不明”

    幻天玑听他们讲述着这些自己从未听过的大荒隐秘,心中惊奇,雷女,雅女,神女这三个人物他是知道的,几乎都是二十年纵横大荒的绝世奇女,她们在大荒都只是昙花一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雷女怀了羽崆的孩子,从此消失人间。雅女和神女大约同时消失在大荒的。幻天玑没有想到,那神女竟然和夜刹有关系。

    眼睛不禁又看向了天空,那孤单的倩影此刻显得那么的落寞与哀伤,面无表情的脸颊上似乎流露出一丝的怀念,她在怀念什么呢?

    青帝凝视着夜刹,淡淡道:“我们还有打的必要吗?星帝的死,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那神女呢?”夜刹忽然道。

    众人一愣,唯独箫神等人暗暗的点点头,屠神道:“当年的神女果然和夜刹有极为深厚的渊源”

    青帝惊疑道:“神女?你是说十八年前盗走我木族神器三清珠后来被我杀了的神女?你难道要为她报仇?她和你什么关系”

    夜刹没有说话,她选择了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又选择了在最不该沉默的时候沉默。她真的会沉默吗?她已经沉默了几十年了。此刻她发誓她不会在沉默下去。

    过了很久她才淡淡的道:“神女是我至亲的人,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一十八年,今天不是你死我就是死,没有第三条路,不仅是为星帝陛下,也是为当年你杀的神女”

    青帝沉默了,他本想让夜刹三招的,可是刚才看到夜刹毫不费劲的用玲珑束杀死了君子神,他知道自己让她三招下场多半个君子神一样,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夜刹竟然如此强大,还有手中的玲珑束,都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讶。

    他缓缓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迎战了”

    就在此刻,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似乎是穿透空间来自遥远的时空彼岸,那声音沙哑的道:“盘古开天混沌斧在千叶山南死百里的凤霞山出世了,你们何不去一睹天下第一神器的风采?”

    那声音沉闷至极,没人能感觉到他是从哪里传来的,不过这些人一听到盘古开天混沌斧就沸腾了,虽然天空中两大高手即将开打,他们也不关心了,哗啦啦的都向南面凤霞山涌去,有的有坐骑的急忙翻身上去。一时间巨大的广场乱成一锅粥。

    幻天玑愕然的看着数千人如潮水般涌退,口中叫嚷着一些根本听不明白的激动话语,但从他们的脸上,幻天玑看出来了,左脸写着“贪心”,右脸写着“**”。其实这些人和君子神又有什么两样呢?天下的人自私与贪欲是免不了的。为了权利、名望与强大的实力,他们不惜牺牲性命与情意,这就是现在的人性。

    箫神皱眉,道:“不好,这几千豪杰武功也都不高,争夺开天斧的都是神位甚至是天级境界的高手,光是真气波动都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谁在暗中耍阴谋诡计,竟然要让这几千人白白送死”

    屠神叫嚷道:“那我们也赶过去看看吧,千万不能让他阴谋得逞”

    箫神看向月帝,现在除了空中的青帝外,他的地位最尊,月帝是一个年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有着山羊胡子,他沉吟了片刻,道:“火神,龙神,我觉得箫神说的有理,一起去看看吧”

    几人点头,又将目光转向了冷愫仙,冷愫仙却是反常的看了一眼幻天玑,然后轻轻的吐出一个字:“走”

    几个凌空飞起,化为一道道光影消失在南方天际,幻天玑呆呆的站在哪里,皇天林等人也都没有动。幻天玑回过神来,转头道:“天林大哥,你让你的兄弟送樊贝尽快离开此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皇天林道:“你要去凤霞山?我知道那里很危险的,抢夺盘古开天最低也是神位甚至传说中的天级境界,不是我们能参与的”

    幻天玑摇头道:“不是,我要留在这里,我不能丢下夜刹”

    皇天林摇头,道:“好吧,不过我们都是兄弟,樊贝可以送走,但我们要留下”

    黑凤笑嘻嘻的道:“皇天林,你的武功不高,倒是很讲义气啊?我可不陪你们玩了,盘古开天混沌斧出世,这可是千年一遇大事件啊,我先走了”

    她凌空飞起,射向南面。

    樊贝不愿意走,可是架不过幻天玑的坚持,骑着独角兽在十个兄弟的护送下快速的离开,广场上只有聊聊的人了,幻天玑,皇天林,石冉,羽天仇,涩玉娇,还有那个夏雪。

    其他的都是一些小虾米了,或者是没有贪心的游侠在照看着死去的兄弟。

    天空上,夜刹仙子冷漠的对着木族青帝,玲珑束渐渐伸展,道道霞光激射而出,而青帝控制的化羽簪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道:“夜刹,你我一战可否推迟?”

    夜刹仙子皱眉,她等了十八年,为了就是杀青帝,盘古开天混沌斧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世,巫煞前辈肯定就在那里,一旦失去这个机会,巫煞前辈会让自己回到星夜族的,她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眸也看向了地面上的幻天玑,沉静如水。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