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玑没有感觉到夜刹仙子的目光中隐藏着一种柔和一种失望,没人看的明白。他想与夜刹仙子并肩作战,星帝在他心中,是爷爷,是师傅,为师傅报仇理所应当,所以他要支开樊贝,他不想看到自己死在樊贝面前。可就在此刻,夜刹仙子似乎读懂了他的心理,缓缓的道:“好,你既然惦记着混沌斧就了你这个心愿”

    青帝并不怕夜刹,夜刹就算在厉害,手中的玲珑束在恐怖,他也有把握能杀了她,可是他不想在夜刹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盘古开天混沌斧就在木族境内出世,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木族占着天时地利人和,最有希望得到此神器,决不能拱手让给外人,所以一听到盘古开天混沌斧他的心就热了起来,哪里还有心思关注夜刹。生怕这件绝世神器落在外人手中了。他见夜刹仙子没有反对,拱了拱手,颇为有理。然后这才向南面飞去。夜刹仙子不慢不紧的跟上。

    广场上的人不多了,幻天玑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这也许是目前最好的结局,他不希望青帝与夜刹斗的死去回来,夜刹再厉害也肯定不是青帝的对手,此刻见两人忽然罢战,心中欢喜。道:“天林,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有热闹皇天林要是不去那就不是他了,他哈哈大笑,说:“那还等什么?凤霞山距离这并不算远,三百里几个时辰便可到达,我们过去看看”

    就在幻天玑石冉等人准备释放出封印神兽赶往凤霞山的时候,忽然幻天玑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然是在桃源村遇到的女孩苗苗。幻天玑愕然,叫道:“苗苗!”

    苗苗也看到了幻天玑,相距老远就扬起手大叫道:“天玑公子”,然后快速的奔了过来。

    幻天玑奇怪苗苗这个从未出过大山的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示意皇天林等人先等一下,快步的迎了上去,在两人相距还有二十丈的时候,无数道紫色寒芒从太古神树上射向,目标直指奔跑中的苗苗。幻天玑等人脸色大变,苗苗也吓的停住了脚步。

    幻天玑手随心动,阴阳轮是肯定救不了苗苗了,顾不得那么许多,黑水星盘反手而出,口中喝道:“收”

    掌心贴在黑水星盘背部,真气一吐,一道黑色光幕形成一个巨大的喇叭状覆盖过去,正好将从自己头顶掠过的那几十道寒光都笼罩在其中,下一刻。那些速度极快的寒芒都被强行的改变的放心,全部吸在了黑水星盘之上。

    太古神树上的杀手没有想到幻天玑竟然还有此手段,待反应过来想要再次偷袭的时候幻天玑已经跃身到了苗苗的身边,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皇天林石冉两人心意相通,几乎同时跃身而起飞上了太古神树之上,在茂密的枝叶中竟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潜伏进近百个怪人,这些怪人身材消瘦,长着黑色的羽翼,就像一个巨大的蝙蝠。

    “蛙人?”石冉吃了一惊,白金枪猛得才出击,直接穿透一个蛙人的胸膛,那蛙人惨叫一声从太古神树上落下,其他蛙人见状纷纷振翼高飞,向西面飞去,片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皇天林与石冉想要追击根本追不上了。

    太古神树下,幻天玑安慰着受惊不小的苗苗,道:“苗苗,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苗苗就像看到亲人一样,连日的压抑与悲伤一下字释放出来,扑进幻天玑的怀抱呜呜的大哭起来。幻天玑只能轻声的安慰着。

    太古神树上,玉蛮气的咬牙切齿,低骂道:“呆子,色.狼,淫.贼,妖女,不要脸~”很显然她又在吃醋,一只手边的树皮都被她抓下来几块。

    哭了很久苗苗才擦了擦泪水,呜咽道:“天玑公子,桃源村没了,在你走的没多久,忽然出现了很多长着翅膀的怪人从空中杀了进来,全村老幼除了哥哥拼死将我救出外都死了”

    幻天玑身子一震,一个与世无争的桃源村被屠了?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难道是自己杀了那两头怪蛇的缘故?就在他猜测的时候,皇天林拖着那具被石冉从太古神树挑下摔的血肉模糊的蛙人走了过来,道:“好像是雷泽的蛙人,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中原?”

    幻天玑脸色大变,看了看羽天仇,羽天仇也动容了,他们在黑龙城就见到过蛙人袭击紫茵的,这蛙人肯定和他们是一伙的,其中牵扯到羽天仇的血海深仇。

    苗苗一看那蛙人尸体立刻全身颤抖起来,惊恐的大叫道:“就是这些怪物杀了全村的人,就是他!”

    幻天玑心中大怒,此刻他知道这些蛙人肯定是冲自己的去的,是自己害了桃源村,想到桃源村那种朴实无法与世无争的村民,他的心在滴血。

    缓缓的站了起来,道:“石冉大哥,帮我个忙”

    石冉道:“请说”

    “苗苗是我的朋友,现在她的族人被杀,而他的族人本来就是金族的一个分支,我希望这族最后一个人重新回到你金族治下”

    石冉看了一眼苗苗,道:“她以前是哪一族的?”

    幻天玑摇头道:“不清楚,不过他们族内有一杆神枪,名为霸王,很厉害”

    石冉听到霸王枪猛的变了一下脸色,愕然道:“霸王枪?怎么可能……数百年前忽然消失的那个拥有霸王枪的枪神族?”

    “你说枪神族?我也有所耳闻”皇天林本就是金族人,所以也知道一些。

    石冉随即解释了一下枪神族与霸王枪,这霸王枪还真有些来历,其威力决不在石冉手中的百金枪之下,要知道石冉乃是金族少帝,未来的白帝,所使用的神器都是金族数一数二的,这柄百金枪就是他师父狂神花很大代价给他弄来的,当时狂神和他说过,这百金枪源于数百年前金族境内一个名为枪神族的小部落,他们只有数百人,可是个个善于使枪,更善于炼枪,他们族内一共出现过三柄神枪,龙魂枪,百金枪,霸王枪,当年金族的一位长老垂涎这三柄神枪,便对枪神族加以迫害,杀来不少枪神族的族人,随即枪神族就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三柄刚刚炼制成不久的绝世神枪也下落不明。

    前些年,百金枪出现在金族,后被狂神所得,这解开了这尘封数百年的往事,不过霸王枪与龙魂枪至今下落不明,现在听到苗苗竟然是枪神族的后裔,兵器族内还供奉着当年的那杆霸王枪,心中惊骇诧异。

    最后石冉道:“如果我父亲知道大荒中还有当年枪神族的后裔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幻天玑微微点点头,道:“这样就最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往凤霞山看看情况吧”

    众人点头,纷纷释放出封印神兽或者飞禽,幻天玑拦住苗苗的腰落在了龙鸢兽的背上,涩玉娇与羽天仇骑着插羽花冥豹,石冉的坐骑竟然是一只金焰雕,非常罕有,带着皇天林,三只巨兽一起向南飞去。

    广场上的夏雪面无表情,在众人全部离开后,他嘴角忽然一勾,自语道:“有趣,有趣,大荒中能与并肩的年轻人也就这几个家伙了,真希望以后别与他们为敌”然后他转身,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看了一眼玉蛮隐身的地方,而玉蛮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幻天玑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多看夏雪一眼,自然没有感觉到夏雪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凤霞山,千叶山南约四百里,乃是木族极为有名的山脉,因凤鸾而得名,后又因木族圣女情殇仙子定居于此,名声大涨。

    两百年前,情殇仙子为情所困,终日闷闷不乐,便在此山定居养生,她所居住的地方叫做凤霞小筑,位于悬崖谷底,尽管两百年过去了,这凤霞小筑依旧保存完好。

    这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大荒,几乎每一座山都有关于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这凤霞也不例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荒中就传言这凤霞山乃是木族一位青帝羽化升仙的地方,在一处外人很难进入的隐秘之地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神功法宝之类的宝物。

    无数年来许多人都来凤霞山碰碰运气,都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得到那位青帝留下的神器宝物,可数百年过去了,还是无人得到,后来这个传说就慢慢淡化了,来这里寻宝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最近百十年更是绝无仅有。

    幻天玑等人赶到凤霞山是一个多时辰后,此刻天色已经正午,下面的凤霞山葱绿轻盈,一片生机昂扬的景色。

    皇天林叫道:“这凤霞山南北纵横将近百里,我们该怎么找?”

    石冉道:“我们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他们比我们先来的,估计还在两百外呢,我们要不要等他们来在下去寻找”

    幻天玑知道此山绝对是大荒最危险的地方了,如果真如在千叶山上那神秘人传音那般,开天混沌斧在这里出世,那狭小的百里山脉中就有起码六位天级高手,数十位神级高手,这股实力足以横扫大荒九州任何一族。不过他们要真的动手抢夺的话,那么这百里凤霞山就要化为灰烬、夷为平地了。所以幻天玑并不想下去。可羽天仇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下去吧,正好见识一下大荒神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盘古开天混沌斧是什么样子”

    皇天林点头同意,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可能窝在天上不下去?最好在遇到一个高手大打一架那才叫痛快呢。皇天林朗声道:“好,我们下去”

    幻天玑无奈,也没有说什么,驱使着龙鸢落向地面。关于木族两百年的圣女情殇仙子居住在此幻天玑也有耳闻,此刻忽然想到了独角兽,要是带他来就好了,也算是荣归故里。

    在千叶山附近徘徊的独角兽驮着樊贝忽然打了几个响鼻,很是疑惑的摇动着大脑袋,不解自己怎么忽然之间鼻子就发痒了。这里距离凤霞山不远,它硕大的眼睛举目看去,难掩眼眸中的那丝哀伤。

    樊贝忽然拍着独角兽向南奔去,保护他的十个兄弟大惊,纷纷叫道:“樊贝姑娘,你去哪里?”

    樊贝啊啊指着南方,意思是要去那里。那十兄弟脸色发苦,本来是打算保护樊贝远离千叶山与凤霞这两个是非之地,这下可好,这柔弱的女孩自己竟然跑去,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独角兽脚程何等之快,十人想追也追不上,渐渐的,独角兽与樊贝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地平线上,在也找不到一丝痕迹。十兄弟焦急万分,要是樊贝出现什么意外,他们怎么向幻天玑与皇天林交代?急忙的散开寻找。

    幻天玑等人行走在凤霞山中,此山多险峻,多松木,多凶兽,完全的原始森林,根本就没有一丝人类活动的痕迹。

    皇天林抱怨道:“不是说盘古开头混沌斧在这里出世吗?怎么一点也没有感觉,箫神屠神那些前辈不是早我们一步已经到了吗?起码给点响声啊,让我们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幻天玑道:“天林大哥,小心一些,参与争夺盘古开天混沌斧的人非同小可,绝不是你我能抗衡的”

    皇天林并不感冒,豪气万丈的道:“有什么大不了,不就是神位吗?我早晚也会达到这种境界,现在我们都不想争夺那东西,只是好奇过来看看而已。

    石冉点头,随即疑惑道:“天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幻天玑沉默了,没有说话,而涩玉娇却是淡淡的道:“他不敢说的,因为里面牵扯到的事情超过你们的想象,参与的高手也超过你的认知”

    石冉皱眉,看着涩玉娇,又看看幻天玑,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让幻天玑这个面对君子神与青帝两位大人物都不胆怯的人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天级”涩玉娇淡淡的吐出这足以石破天惊的两个字。

    正在行走寻找的石冉与皇天林猛的停下了脚步,幻天玑等人差点撞到他们,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幻天玑,皇天林咋舌道:“天级…高手?”

    幻天玑无奈的点点头,道:“是的,据我所知,起码有六位天级高手参与了进来,这还是十天前的信息,现在天级高手恐怕远远不止这个数,所以我们小心,千万不能有丝毫贪念,不然别想走出这凤霞山”

    皇天林与石冉对望着,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他们都是出类拔萃之辈,身份也高贵的很,知道大荒中神位并非顶级,在上面还有天级,这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真的有这种级别的高手。

    皇天林忽然双眼放光的道:“你们怎么知道?你们见过天级高手?”

    涩玉娇淡淡的道:“何止见过,还亲眼目睹了天级高手拥有的旷世神力,水族封印千年的蓝乌八角龙在他手中如同玩偶一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要知道那头蓝乌八角龙在千年前被黑帝与八大仙级高手联手才勉强打败的,想象吧,天级高手有多强,动辄开山裂石,静止吞河灭星,不亲眼所言绝非你能想象,而且,大荒十大禁招之三的众星陨落他反复的使着玩,根本不会害怕真力枯竭而万劫不复”

    皇天林惊呆了,石冉也惊呆了,两人默然了良久才平复激荡的心,这一刻,他们又有了新的目标,新的高度。

    寻找了大半天还是连一个鬼影也没有看到,皇天林等人也都从先前的惊愕中清醒过来,众人吃了点野果,石冉开始讲故事了,道:“这凤霞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藏东西的,应该只有万丈崖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赶往万丈崖”

    皇天林不同意他的观点,道:“万丈崖崖底就是情殇仙子居住的凤霞小筑,这些年很多慕名而去的人络绎不绝,盘古开天混沌斧要是藏在那里,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呢?我觉得它应该藏在这凤霞山的一处隐秘山洞中”

    闷呆子羽天仇忽然道:“其实我们都错了”

    众人不解,看向他,道:“什么意思”

    羽天仇道:“开天斧的威力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那是传自上古大神盘古的贴身神器,仙气之强,当世无底,如果他要出世,天上应该降下天刑或者异相,这在传说中早有出现,据说八百年前白帝得到开天斧就是降下天刑雷劫难才让世人找到准确位置,如今天刑未出,还不是开天斧出世的时机,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静静等待即可”

    众人恍然,竟然都忘记了这么关键的事情,大荒确实有记载过开天斧出世,天上降下九九八十一道天刑雷劫,引的天地大变阴阳转念,这样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他的位置。

    幻天玑忽然想通了一个关键问题,这个问题在龙甲天书上有记载,天刑乃是大补之雷,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就可以通过天刑雷劫淬炼体内杂质,让修为更加强大,真气更加精纯,寿命更加长久,幻天玑一直想不通一件开天斧为什么引来这么多神级甚至是天级高手,多半是冲着那九九八十一道天刑雷劫来的。g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