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渐渐的爬高,释放出的热量也越来越强,在木族南部雷霆山脚的雷霆山庄内的演武场上的诸人,脸色与头顶的太阳一样,很精彩。

    不信,愕然,疑惑,惊奇,愤怒,各种神情挂在幻天玑等人的脸颊上,而木天云则是苦笑,火神面色淡然,似乎没有影响到他的心境,至于木莺,此刻的脸色是黑着的。

    众人将目光都聚集在了那个从大鹏鸟身上跳下的那个紫袍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紫袍女子,她很美,身子不高也不低,眼睛很大,皮肤很白,她揭开面罩的那一刻似乎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

    幻天玑愕然道:“樊贝?你…怎么是你?”

    皇天林的脸色似乎白了几分,他凝视着这个紫袍女子,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的都是失踪的樊贝别无二致,他有很多疑问,樊贝怎么会是木莺的女儿,而且并不是哑巴!

    樊贝的脸色有些凄凉与绝望,甚至还有几分的焦急,她看向幻天玑,深深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木莺冷笑:“贝儿,你果真爱上了这小子”

    樊贝似乎用尽全身力气缓缓的抬起头,道:“娘,求你了,千万不能说,幻天玑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木莺上去就是一巴掌,樊贝不敢闪躲,身子直接的打了出去,艰难的爬起来,嘴角挂着一丝的血迹。她不敢在看脸色狰狞的母亲,垂下了头。

    木莺指着幻天玑对着樊贝道:“贝儿,你忘记你的任务了吗?你不能爱上任何人,更不能爱上他,他的父母……你很清楚”

    樊贝偷偷的看了一眼幻天玑,幻天玑在与她对视的那电光火石的刹那间,看到了樊贝的眼中那股子哀怨和晶莹的泪珠,幻天玑的心微微的抽了一下。

    只听樊贝轻声的道:“娘,贝儿知道错了,可贝儿……”

    “痴儿,痴儿”木莺悲戚的道。然后转头看向幻天玑,道:“幻天玑,哼,说起来你和我雷霆家族的人也有极深的渊源,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姑姑”

    “娘……”樊贝嘶叫一声,身子仿佛瞬间失去了力气,坐倒在地。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莺儿,你乱说什么?”木天云见自己的女儿真的说了出来,脸色巨变,当即喝道。

    “我说错了吗?哈哈……”木莺形若癫狂,大笑道:“你差点杀了你的爷爷,木天云,是你的亲生爷爷”

    这一下众人的脸色皆变了,火神的眼中滑过一丝的释然,显然前因后果明白的差不多了。在场的不明白的只有幻天玑与苗苗。

    皇天林失声道:“难道,难道说天玑兄弟的父亲竟是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不是他的话,我怎么能调动东海妖族的十万妖兵?不是他的话,当年的神女怎么可能将身子交给他,不是他的话,幻天玑与他的同胞姐姐青云怎么可能还能活到现在”木莺冷笑道。

    此刻皇天林脸色复杂至极,看向幻天玑,而幻天玑此刻终于猜到自己的父亲是谁了,是他,木天云的儿子,木子王!这个在大荒中乃是禁中之禁的一个名字。此人出道比羽崆还早十年,纵横大荒,鲜有敌手。可他太疯狂了,不知道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被木族青帝与父亲木天云齐手拿下,当时他拼死杀出,消失一年之后,带领妖族十大大军从水陆杀进了木族境内,双方在东海大战,人妖之战千年罕见,几乎牵扯到了天下九族。当时龙神率领大荒第一舰队龙神舰队、水族四大舰队有两只前去助战,火族也派遣战神率领四万大军集结在木族边疆,那一站虽然没有打到陆地上,可是也是极为惨烈的,神龙舰队折损一半,木族舰队几乎伤亡殆尽,水族的两只舰队因为路途太远,到达战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损失不大。不过妖族舰队也因伤亡过大不得不退走。

    而木子王却是率领几个妖王单枪匹马的杀到了木族,当时连星帝皓海天,黄帝,白帝,赤帝,黑帝,月帝,神帝,雷帝都出世了,那一战才叫惨烈,木子王体内竟然封印着一头远古凶兽,比当今大荒十兽还要强大,九大帝君联手才将其制服,最后怎么样了除了这九人谁也知道,自那以后木子王就成为了大荒的禁忌,过去了将近五十年了,很少还有人记得当年的这位妖神。

    幻天玑的身子巨震,哇的一声,口中喷出鲜血,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父亲怎么可能是妖王,怎么可能是妖王,我拥有星夜族与雷族的血统,怎么可能是木族,你骗我,你骗我”

    木莺冷笑,道:“爹,我骗的他的吗?当年神女被你与神帝追杀,在路上产下一男一女,女的被你们抢回来,就是现在的青云仙子,男的却没有找到,不过被我暗中找到了,幻天玑是在我的监视下长大的”

    木天云的面如死灰,久久才叹息一声,却终究没有说话。

    木莺又道:“幻天玑,十八年前你还在襁褓之中时,收留你的是土族游侠黄石与金族游侠石林,对不对?”

    幻天玑脸色变了,这个秘密没人知道,就连与他相处数年的玉蛮都不知道,他望着木莺,道:“你怎么知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三年前怎么会派贝儿去你必经之路等着你呢?其实我是想得到你手中的阴阳轮的,可是贝儿太不争气了,竟然爱上你了,哼”

    樊贝坐在地上,深深的垂下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面对大人。没人发现,在不远处的黑凤不知道什么时候双眼已经睁开,在静静的听着,脸色有些凝重。

    真是戏剧性的一幕,羽天仇坚守了二十年的仇恨,他为仇恨而生的,现在却是告诉他他的父亲没死~而更离奇的是,当今大荒有灾星之称的幻天玑竟然是妖神木子王与神女的孩子,就连当今木族圣女青云仙子也是他们的后裔。妖神木子王,一个被妖化了的魔头,大荒中年老一些的都知道此人滥杀无辜,实在乃是大荒千年未见的大魔头。控制东海妖族十万妖兵。纵然木子王也是一个惊采绝艳之辈,可是他的名子却是邪恶的化身,甚至在大荒提起他的名字都是一种禁忌。

    幻天玑犹如雷击,站立不定,深深的喘息着,黑凤一跃而起到他的身边扶住,道:“你,你没事吧”

    幻天玑见她醒来,脸色微微好转,沙哑的道:“我没事,我没事”

    黑凤扶着他,道:“我们走,离开这个地方”

    幻天玑此刻也就这个念头,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院子,他人生第一次选择了逃避,在他要逃避的时候,他想到玉蛮,转头看向玉蛮,那白净的脸颊此刻就像睡熟中的孩子,他上前抱住玉蛮,道:“玉蛮,我们走”

    “天玑大哥……”樊贝流着眼泪叫道。幻天玑停下脚步,深深的呼吸着,道:“樊贝,你,你骗的我好深好深啊”

    “不,我,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樊贝的声音有些呜咽了,她想上前拉住幻天玑,可是终究没有踏出那一步。

    黑凤转头,对着樊贝淡淡的道:“樊贝姑娘,你别在撞了,当日你杀花娘子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还有在太古神树上的那些矮小的弓箭手,我当时猜不出,现在知道了,他们是东海的精灵族,也就是当年木子王手底下最强大的嫡系,现在已经归你统治了”

    樊贝一呆,脸色比雪还要苍白。幻天玑身子也是一震,没有在理会樊贝,大步流星的抱着玉蛮离开了。

    皇天林怔怔的看着幻天玑黑凤离开,道:“樊贝,原来你最近经常离奇消失,是在到处杀人,花娘子也是你杀的?~”

    樊贝咬牙不语,可她不说话羽天仇却是双目充血,不论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还生在世上,花娘子这个仇绝对是要报的,因为二十年来花娘子对待自己的父亲依旧是那么的忠心。他冷冷的道:“早就怀疑是你,花娘是从后背被人用坚硬的骨刺透过心脏而死的,那时就你在她身后,我要杀你为花娘报仇”

    木莺淡淡的道:“你不能杀她”

    “为什么?”羽天仇脸色冷如寒霜,凝视着木莺。

    木莺一字一句的道:“因为她真的是羽崆的女儿”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羽天仇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双手死死的握着紫狱双剑,道:“你说什么?”

    木莺笑道:“你不信?樊贝确实是我与羽崆的女儿,并且比你大两岁,他手中的神器天雷就是当年羽哥送给她的,并且将三面封神榜也放在我这里”

    羽天仇茫然了,他本该欣喜若狂,可此刻她没有一丝的喜色,樊贝终究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可她又是自己的仇人,自己该怎么办?怎么下的去手?

    血浓于水,虽然两人之间没有感情,可是这种血浓于水的情愫是与生俱来的,他转身欲要离开,似乎想到了什么,道:“我父亲现在在哪里?”

    “你救不了他的,他虽然没死,可是生不如死”木天云叹息一声,他想要劝阻羽天仇,可方法用错了,既然知道自己的父亲生不如死,羽天仇会不顾一切的去寻找、营救。

    “在哪里?”

    “南疆”

    ————今天胃不舒服,写的有点乱了,后面几章会扶正的。g!……!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