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到正午,火红的太阳悬在大荒的正中炙烤着大地,幻天玑抱着玉蛮缓缓的走着,一望无际的平川他的身影是那么的孤单,而在他的身后,黑凤默默的跟着。

    忽然幻天玑停住了,双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黑凤一愣,道:“怎么不走了?”

    幻天玑缓缓的将玉蛮交到黑凤的手中,淡淡的道:“走不了了”

    他话音一落,只见四面八方人影闪动,出现数十个黑衣蒙面人,这些人手中清一色三尺款背长刀,衣服也是一样,看不出谁是首领,这些人将幻天玑三人围住,形成了一个方圆十丈的圆圈。

    黑凤脸色微微的变了,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那?”

    东面一个黑衣男子沙哑的道:“黑凤公主,天玑少侠,玉蛮仙子,我们的主人请你们到府中一叙,别让我们为难”

    幻天玑脸色冷若寒霜,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缓缓道:“你们的主人是谁?”

    “到了你就知道”

    幻天玑冷笑一下,自从在雷霆山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整个人瞬间就变了,内心积压了太多了愤怒需要宣泄出来,他轻轻的,轻轻的道:“如果我们不去呢?”

    “那只能带着你们的尸体回……”

    幻天玑不等那人说完,反手抽出开天神斧狠狠的劈了下去,那人也甚为了得,在那一瞬间身子快速的向一旁移去,只见一道灰白色的光芒几乎在同时砍在了他刚刚所在的位置,轰隆巨响,形成了一条大缝隙。其他几十个黑衣人二话不说,直接持刀冲了过来。

    幻天玑哪里能让他们靠近,阴阳轮转体而出,嗖的一声盘旋在黑凤的左右,同时长啸一声:“啊~”,开天神斧以一招半旋的弧线化出,这一斧充斥着幻天玑内心中所有的愤怒与不甘,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天神斧竟然发出呜呜的轰鸣,似乎引起了天地巨变一般,又好像幻天玑无意中窥到了一丝开天神斧的奥义。

    幻天玑此刻心中似乎与开头神斧搭起了一座桥梁,本来极重的神斧此刻竟然如双臂一把轻巧,他心中微微一怔,使用开天神斧也不是一两次了,可是这一次他感觉到了一丝血肉相连的感觉。

    轰……咔咔……这毫无花俏的一斧头抡了出去,没有丝毫的能量光芒,就像一个普通人砍出去的一斧头,也不怎么快,可面前的七八个黑衣人只感觉一股庞大的气息锁定了他们,他们以前肯定能避开这种速度的,可是此刻自己的动作竟然也慢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开天神斧当胸横扫而来,八个黑衣人只能举刀抵抗,而他们手中绝对算的上上等的款背长刀在开天神斧之下就如同草木一般,八声咔咔之音几乎同时暴起,八柄长刀同时折断,而那八个黑衣人在那一瞬间,身子呆了一下,然后直直的倒了下来。

    “杀气,原来是勇往无前的杀气才能将开天神斧的威力施展出来”幻天玑明白了,他本来还怀疑这开天神斧号称大荒第一神器,出世都能引来天刑雷劫,难道就只是极为消耗能量这么简单?现在他终于窥到了一丝的天机,这开天神斧靠的不是真气,而是杀气。在雷霆山庄中,他悲欢交织,尤其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十八年前纵横大荒的神女,并且青云仙子是自己的姐姐的那一刻,他真的开心死了,可是后来他知道他的父亲竟然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妖神木子王,他的心仿佛凝结了一般,无形的愤怒与不信压抑着,刚才自己只想杀掉眼前这些黑衣人,他从未如此想杀人过,释放出来的杀气与开天神斧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在没有消耗真气的情况下,一举破了八个黑衣人的兵器。

    这发生只在瞬息之间,黑衣人大约有二十多个,死个八个,其他十几个没有一丝的退缩,全部呼啸而来,这些人除了开始那个说话的黑衣人武功在圣级巅之外,其他的人也就是龙战士与圣级之间,在大荒绝对算号人物,可是面对仙级境界的幻天玑,尤其是还有那柄开天神斧……

    杀戮在荒原上弥漫着,幻天玑双目渐渐转为了血红色,早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清澈的感觉,他此刻仿佛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凶魔头。

    轰,轰……能量对撞声,死前惨叫声交织成一幕人间地狱,黑凤本来就是受了伤,此刻的脸色愈加的苍白了,她看着不远处幻天玑挥舞开天神斧,每一次出手几乎都带走一条性命,只是片刻幻天玑身上就染满了鲜血,看上去十分的狰狞。黑凤轻轻的咬着贝齿,低声的对着昏迷之中的樊贝道:“他,变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黑衣人,就是先前站在东面说话的那个,此刻他的手臂已经被砍掉一支,鲜血狂流不止,眼看着是活不成了,他的双眼惊恐的看着满身鲜血双眸赤红的幻天玑,口中喃喃的道:“妖怪,妖怪……”

    幻天玑神斧前指,冷冷的道:“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那黑衣人打了一个寒蝉,道:“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幻天玑面色冷酷,手起刀落,黑衣人的人头咕噜噜的滚了下来,热血从颈脖出如喷泉一般狂涌而出。全死了,幻天玑横扫一眼见没有活人这才准备转过身。

    就在此刻,一声叹息响起:“何必呢”

    幻天玑身子一定,四目横扫,道:“还有人?出来送死?”

    “我就站在你的后面,你看不见我吗?”那声音苍老沙哑,应该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婆婆。幻天玑转头,空空如也,只有黑凤那一双惊恐的眼睛看了过来。

    就在同时,肩膀上被人拍了下,幻天玑大惊,急忙再次回身,依旧是空空如也,就像一个看不见的幽灵游离在他的左右,不时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如此几番,幻天玑心中大惊,知道遇到高手了,而且自己在这个高手面前来蝼蚁都算不上。他也放弃了转身,道:“出来吧,前辈”

    嗖小*说~就~来]w。的一声,本来被自己紧紧抓住的开天神斧忽然消失了,下一刻,只见面前一丈处站着一个红衣老者,背对着自己,只能看到那满头的银发,和玉蛮此刻的头发极为相似。那神秘老婆婆正在端详着手中的开天神斧~~!

    幻天玑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激怒了这个红衣老婆婆,只是站在那里,对着黑凤传音道:“这个人很厉害很厉害,十个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你有机会就带玉蛮先走,逃得越远越好”

    黑凤咬牙,传音道:“要死就死在一起,别想甩开我”

    这时,那红衣老婆婆沙哑的道:“开天神斧,盘古一族的镇天神器,千百年来饮血无数,虽然近千年来一直处于封印状态,可是魔性已成,这不再是旷古烁今镇天神器了,而是一柄开天辟地的魔器,哎~~可惜,可惜~!”

    然后她转过身来望着幻天玑,幻天玑觉得这老婆婆浑浊的双眼如同毒蛇一般让自己心中发寒,五行真气自行运转,护住全身。那老婆婆沙哑的道:“不错,同时修炼了星空决,龙甲天书第二第三两卷,以你的资质,三十年后大荒鲜有对手了”

    幻天玑心中微微一惊,道:“前辈到底是何人?”

    那老婆婆摇摇头:“我是谁?我早已经忘记了我是谁了,还给你”说着手中光芒一闪,开天神斧回到了幻天玑的手中,神奇的让幻天玑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相信,恐怕连自己最崇拜的巫煞前辈就做不到这一点。

    老婆婆弯着腰,似乎就像一个随时死去的老人,双目微微眯起,继续道:“幻天玑,你很优秀,你的父亲是妖神木子王没错,可是木子王你真的了解吗?他真是无恶不作的妖神吗?你为何不去探索清楚呢?你现在的心境不宜施展开天神斧,不然你会堕入魔道,万劫不复”说到最后的万劫不复,声音忽然沉了下来。而幻天玑听到的却是如炸雷一般轰鸣,身子微微一震,赤红的双眸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清澈。

    幻天玑冷汗淋淋,道:“多谢前辈搭救”

    那老婆婆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你身上的黑水星盘中的冥河黑水乃是黑暗属性的,和开天神斧一起带在对你的心境影响很大,还是送给别人吧”

    说着她转身颤颤巍巍的走向了黑凤,那双眼睛却是盯着玉蛮,如果玉蛮此刻是清醒的话,可以认出这个老婆婆就是当日在圣山麒麟洞口给她火凤龙杖的那位火族传奇女子,根据推演,这个女人应该有五百岁了。

    “哎,玉蛮,你比当年的我强多了,当年我很懦弱,所以失去了最爱的人,几百年都活在痛苦与悔恨之中,你敢爱敢恨,我很羡慕你”苍老的手轻轻的滑过玉蛮白皙的脸颊,老婆婆幽幽的叹息着。

    黑凤忽然眼睛一亮,失声道:“你,你,不不,您就是那位拥有火凤龙杖的火族前辈?”

    老婆婆没有否认,只是望了一眼黑凤,道:“原来是水老怪的徒弟,资质还不错,不过比起玉蛮就差一截了”

    黑凤一点也不生气,恭敬的道:“是的,我是水老怪的徒弟,我的资质哪里比得上前辈您的传人啊”

    幻天玑算是长见识了,凤翎的师傅是木老怪,黑凤的师傅是水老怪,是不是还有火老怪,土老怪,金老怪,金老怪?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