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花毒,流传自大荒上古时代,在中原早已经绝迹多年,没人想到在这南疆腹地竟然还有如此奇花生存。此花多以群生,绚丽多彩,鲜艳无方。白天倒也无事,只是在月光之下,此奇花会散发出一种催.情花粉,人或者动物在不经意间吸入就会催发内心最原始的欲.望。

    幻天玑虽然已经拥有仙级境界的法力修为,心境也强大的很,可是面对这上古奇毒,他也是没有一点办法,虽然已经屏住了呼吸,可是体内那股热流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中,使他的血液几乎都要沸腾了。况且中毒已深,失去心智的黑凤身体近乎**的贴了上来,死死的缠住他,双手还在生涩胡乱的抚摸着,口中呢喃着幻天玑的名字。

    幻天玑双眼渐渐变的赤红,想要强行压制身体的那股**,可是还是办不到,他抱起黑凤强行离开这里,黑凤感觉到幻天玑的男子气息,忍不住呻吟一声,脸颊通红,欲要滴出鲜血来,双眸媚.态丛生,当真是让幻天玑吃不消。

    幻天玑刚走两步就感觉到脚下一空,他这么一个仙级高手竟然被一块石头拌倒了,与黑凤双双的摔倒。黑凤早已经不能自己,她嗯的一声,双手搂住幻天玑的脖子,呻吟道:“天玑,我,我喜欢你,我要……我好热”

    幻天玑本来就在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此刻黑凤的话更加激起了他隐藏在心底的欲0望,在这么一个时刻,幻天玑脑海中闪烁着一个念头,我都十八岁了,我不是孩子了。

    看着与自己身体紧紧贴住的黑凤,尤其是那**的上身那对白兔挤压着自己的胸膛,让他的血液更加的沸腾。

    天地苍茫,冰冷的月光如水银一般婆娑而下,聚落无形。在南疆大山中的某一处山谷之中,夜风轻轻的吹过,带起沙沙的声音,似乎在嘲笑着什么,又好像在低语着什么。

    黑凤已经完全迷失心智,双眼微闭,口中喊着:“天玑,天玑”那双如藕一般的白皙玉臂在幻天玑的身上索求着,渐渐的解开了幻天玑的衣衫。

    幻天玑的心中正义与邪恶在激烈的交战着,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黑凤那柔软却火热的唇贴到他的嘴唇的时候,正义被邪恶摧腐拉朽一般的击败了。幻天玑如遭电击,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当黑凤的香舌生涩的探进他的口中,他终于爆发了,反手揽住黑凤的身子,将其死死的拥住,唇,紧紧的结合着,似乎是天地间最完美的融合。就像一座连接心与心的桥梁,将他们融合在了一起。

    两人都不是花丛老手,没有凤翎那种应对男女床第之间经验,幻天玑真正意义上的初吻没了。黑凤也是如此。香舌搅在一起,牙齿轻轻的碰撞着。开始时两人都还找不到那种惟妙惟肖的感觉,片刻之后,两人的默契再次达到了巅峰,似乎是相爱千百年的情侣,自然,和谐。

    风,依旧没有停止过,月亮从东方缓缓的向西面移动着,在它注视这大地一处巨大花圃之中,连个赤身男女彼此的纠缠着。

    唇,不知道何时已经分开,幻天玑**着上身轻轻的从黑凤的脖子吻下,黑凤身体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住两株情花,双眼紧紧闭上,鼻息间深深的随着幻天玑每一次相吻而喘息着。他的唇与她的颈交谈着,与她的胸交谈着,与她的腹交谈着,最后,轻轻的,轻轻的褪下黑凤仅剩的裤子。

    黑凤的裤子乃是现在大荒颇为罕见的丝绸衣衫,是那么的柔软,可这种柔软比起她的身子,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幻天玑迷离了,月光下,黑凤雪白中泛着粉红的身子是那么的勾人心魄,幻天玑双目充血,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嘶吼扑了上去。

    黑凤的呻吟更加的剧烈了,在某一时刻,花圃中忽然出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接着便没了生息,只有那很久节奏的喘息与冲击声。

    南疆的那些毒虫蛇蚁、古怪凶兽也许都睡着了吧,也许在暗中窥探着这对人类的交.合承0欢。风儿掠过,情花轻轻的摇着着,花下黑凤双眸依旧是死死的闭上,脸色潮红一片,轻轻的咬着下唇,随着幻天玑那野0性的冲击,一声,一声的喘息着。那雪白的双0乳颤抖着,尤其是那对殷红的樱桃,此刻是那么的坚.挺。

    还有比这更动人更美丽的画面?没有,千万年来万物生灵繁衍生息靠的不就是这个?共赴巫山,达到人生的极乐巅峰~

    幻天玑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整整半个时辰过去了,依旧没有疲倦的样子,黑凤不知道几次到达了巅峰,整个人都有些疲倦了,两人已经从开始的地方翻滚到了十几丈外,艳丽的情花此刻一片狼藉,两人依旧彼此纠缠在一起。并且变幻的各种姿势。只是每一种姿势也都是男上女下,毫无新意,因为他们都不懂,只是本能的欲0望趋势着自己,让自己发泄出来罢了。

    其实两人毒已经随着他们的交.合解开了。他们已经渐渐恢复了神智,可却没有分开,他们都在用心感受着这人生的巨大蜕变。或许他们还很尴尬吧,不知道起身后该如何面对对方。

    没人看的见,在月光下,幻天玑的后背之上那三颗红色伤疤,此刻渐渐的发生了一丝的变幻,只见原本暗红色的伤疤此刻竟然变成了暗青色,似乎隐隐有青光从体内迸发出来,原来神女打进幻天玑身体里的三清珠只有在破了童子身的情况下才能解开封印,渐渐的,三道微弱的青光从他的后背散发出来,然后又缓缓的融入到了他的肌肤中。幻天玑还是什么都没有感觉……

    日出,朝阳从东面的山头缓缓的爬起,花圃中,幻天玑与黑凤相对而立,情花毒已经解开,白日情花并无毒,所以两人此刻都很清醒。

    两人都穿好了衣服,可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昨天晚上的疯狂给两人身上心里上都留下了太多的痕迹,此刻他们又怎么能轻言面对呢?花圃依旧全~文字有老大的一片被折腾的惨不忍睹。黑凤的头发很凌乱,也许是她有生以来最为凌乱的一个早上,脸上红潮未退,眼眸中隐隐还带着春色与羞意。双手轻轻的拧着衣角,不敢直视幻天玑。

    幻天玑脸色也是大红,就算他现在长大了,可是男女之事他又哪里能坦然呢?

    两人越来越尴尬,到最后幻天玑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辜负了黑凤,可如此一来又怎么对得起玉蛮?他知道自己深深爱着的人是玉蛮而非黑凤,昨夜的一场巫山风雨都只是一个意外,他心中如此安慰着,可他终究挡住此刻良心正义,他叹息一声,道“黑凤”

    黑凤不敢抬头,如见了婆婆的丑媳妇,只是羞涩的恩了一声。

    幻天玑苦笑,继续道:“昨夜,我们……是那情花……”

    黑凤猛然抬头,凝视着幻天玑,这一次幻天玑有些心虚的低下头,黑凤咬牙道:“你爽了就不认账吗?我哪里比不上玉蛮?”

    幻天玑苦笑,没有说话。

    两行清泪缓缓的滑过黑凤的脸颊,如珍珠一般的闪亮。幻天玑抬起头,这一次是正是黑凤的双眸,他伸手,伸手,苍白有力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黑凤的脸颊,擦拭着她的泪水,黑凤没有闪躲,这一次她也在凝视着幻天玑的面庞。

    幻天玑脸上又挂起了久违的微笑,柔声道:“黑凤,别哭,我又没说不认账”

    黑凤似乎有些迟疑,过来片刻轻轻的道:“真的?”

    幻天玑温柔的道:“当然是真的”

    黑凤凝视着他,然后忽的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不认账都不行啦,别忘记我爹是谁,那可是大荒地位最崇高九大帝君之一,哼哼”

    幻天玑的笑容微微一苦,有时候发现黑凤与玉蛮还真的有点像,都是一样的刁蛮,一样的美丽。他此刻真的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玉蛮了,想到这里,心中如针扎一般的痛苦,可让他抛弃与自己有过夫妻之实的黑凤,他做不到,一个人总要背负着几件责任,尤其是他这样从小被游侠带大的孩子,骨子里流淌着游侠的豪气与侠义,责任就是责任,不能丢下。他若抛弃黑凤,他一辈子也会活在深深的内疚痛苦之中。所以现在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黑凤身体有些不适,这和修为高低、法力强弱没有关系,女人第一次总是有点不适,况且昨天在情花毒的催化下,两人几乎缠绵了一夜,而黑凤不过只是个初经人事的少女,哪里承受的住这么猛烈的狂风暴雨,动了下身子,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点痛。

    幻天玑道:“你,你怎么了”

    黑凤脸色一红,嗔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她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来,脑袋忍不住垂下。

    幻天玑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说错了话,想自己也挺聪明的,甚至是聪明的有些过分,怎么就问出这么白痴的话呢?幻天玑有些暗悔,苦笑着道:“这个,对不起,是我不对”

    黑凤抬头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了一声:“呆子,我又没……没怪你”

    (其实,这章字虽不多,我还是想喊一声红票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