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简陋的石殿中,幻天玑望着背对着自己的那个黑袍长老,可以看出此人在九黎族的地位极为崇高,幻天玑惊讶无比,自己的父亲与此人有着是样的关系,尤其是此人自己与父亲羽崆三人为他所用,何愁大事不成?

    幻天玑凝视着那背影,道:“前辈乃世外高人,为什么不正面相对?”

    那长老轻轻的转过身来,幻天玑与黑凤同时愣住了,然后下一瞬间幻天玑的脸色就挂起了一丝的微笑。淡淡的道:“原来九黎族的长老竟是这么年轻,还是位女子”

    没错了,长老的黑袍下是一张白皙无暇的脸颊,很年轻,大约三十左右的模样,长的十分的漂亮,一双眼睛是深蓝色的,如用汪洋海水一般。那女子微微一笑,不再是那种沙哑的声音,而是一种成熟甜美的女人声,道:“怎么?吃惊吗?谁说女人就不能做长老呢?”

    幻天玑微微一笑,虽然心中震撼可表情上却是不展露一丝,他道:“不算太吃惊,到了南疆以后让我吃惊的东西太多了”

    “呵呵”那女子又是一笑,没有在理会幻天玑,而是看向黑凤,黑凤的嘴巴微微张开,凝视着这个女子,有些惊恐,有些迟疑,苦笑道:“怎么是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幻天玑一惊,看向黑凤,微微皱眉道:“你们认识”

    黑凤苦笑,眉宇间带着一丝的惆怅与惊恐。

    那女子道:“怎么不认识?北极冰川上鼎鼎大名的小魔女我想没人不认识,呵呵,十年不见,公主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欺负涩玉娇姐妹后怕鬼女责罚找我撑腰的小丫头了”

    黑凤苦笑更重了,她解释道:“水仙,十年前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做了这九黎族的长老?”

    幻天玑脸色微微的起了变化,可片刻之后又舒展开来,似乎自己所料的是对的。

    寒冰仙子,名头不可谓不大,拥有水族一件了不得的神器,叫做寒冰针,以北极万年玄冰磨制而成,能轻易破掉高手的防御气罩,不比木族神器化羽簪差。

    十年前寒冰仙子死亡,当今黑帝亲自黑帝亲自给她提了八个字:“冰中仙子,水族荣耀”,幻天玑一听这个女子竟然是“死亡”十年寒冰水仙,心中确实吃惊,不过吃惊之后就是释然,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寒冰仙子,似乎终于掌握了游戏的主动权。

    寒冰水仙没有直接回答黑凤的问题,而是道:“你父亲现在好吗?”

    黑凤哭笑,道:“还是那样”

    两人的叙旧没有给幻天玑带来多大有用的信息,幻天玑只知道十年前确定死去的人现在好好的活在自己面前,他心中忽的一动,道:“刚才那个玄,应该就是土族成名多年的高手玄魂吧”

    黑凤一愣,看着幻天玑,道:“玄魂?他不是也死了吗?他是土族龙魂城的城主”

    幻天玑看着寒冰水仙,淡淡的道:“水仙仙子不也是死了吗?现在不还是活着”

    寒冰水仙呵呵一笑从石床上走下来,对着幻天玑的道:“不错,不错,鼎鼎大名的幻天玑眼力果然不差,那人正是玄魂,不过现在他叫玄”

    幻天玑道:“看来九黎族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以前辈与大荒众多城主高手的身份都能甘心的效命与他,想来这过人之处还不是一般的诱人,能让如此多的高手背叛族人”

    水仙脸色丝毫不变,淡淡的道:“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的双眼啊”

    幻天玑摇头,没有说话,而是仔细的盯着水仙,依旧是感觉不到水仙的任何气息,他无奈放弃,道:“明说吧,为什么要抓我和黑凤来这里”

    水仙故作惊讶道:“是我抓你们来的啊?我派去的人可是一个也没有回来啊,是你们自己跑进这南疆十万大山的”

    幻天玑暗道这个水仙的城府果然够深的,道:“好吧,是我们自己来的,现在我想知道我的朋友羽天仇与涩玉娇怎么样了?”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父亲怎么样了?”水仙忽然说道。

    幻天玑脸色微微一变,凝视着水仙,良久才道:“我父亲在这里?”

    水仙一笑,没有说话。而是转身从旁边的石桌上拿起一个黑色的铁盒子,盒子里用一块灰白色的残布,似乎是从人的衣服上撕下来的,残布里包裹着一样东西,大约两个拳头大小,半面黑半面白,分成了阴阳两极。

    “是妖神木子王的护心盾”看到这东西黑凤忍不住叫了出来,忽然又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妖神两字现在是幻天玑的禁忌,偷偷的瞄了一眼幻天玑,果然看到幻天玑闪烁一丝痛楚之色。

    幻天玑的手轻轻的探向那护心盾,有些颤抖。而此刻水仙却是盖下了盒子,笑道:“慢着,这东西是你父亲的没错,不过你要拥有他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幻天玑心中一震,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水仙处心积虑的将自己弄来,不提条件怎么可能?他缓缓的吐出一个字:“说”

    水仙笑了,不过看起来有些诡异,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黑铁盒,过了半晌才道:“帮我杀一个人”

    “谁?”

    “西王母冷愫仙”

    幻天玑的脸色又是一变,道:“你和她有仇怨?”

    水仙忽然变的有些凶厉了,咬牙切齿的道:“深仇大恨,她的母亲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幻天玑心中又是一惊,凝视着水仙,道:“她母亲?是谁?”

    水仙忽的又笑了起来,这一次如春风中盛开的桃花,妖艳娇0媚,道:“她母亲你不知道?呵呵,你不是星帝的传人吗?”

    幻天玑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中也泛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没想到竟然和星帝还扯上关系了,他道:“我与星帝爷爷相识不到几个时辰,他没和我说过”

    水仙一愣,又是哈哈大笑起来,道:“没想到你也不知道,我告诉你,当今天下九大圣女之首的金族圣女冷愫仙就是当年星帝与金族前任圣女的骨肉”

    “胡说!~”幻天玑大怒道,水仙可以侮辱他,但决不能毁掉星帝的清白,天下九圣以西王母为尊,圣女之位圣洁无比,决不能动一丝男女之情,终身必须是处子之身。冷愫仙要真是星帝与金族圣女的孩子,那两族的脸面就丢大了。

    “几多春水几多梦,千年悠悠舞人情;轻啸曼歌舞,雪莲寒绽放;红尘百年终相见,采婕半藕心田装;遥相望,却已白发两苍茫;颦笑玉指掌天器,阴阳月牙转如霜,此生怎能只相望,望星情断肠……”水仙忽然清唱起来,黑凤听不明白,可是幻天玑却是浑身一震,这首诗歌是当日星帝羽化前用手指写在苍云山岩石上的,只有他和冷愫仙在场。

    水仙见他表情,呵呵一笑道:“这首曲子你应该知道吧,颦笑玉指掌天器,阴阳月牙转如霜,这两句话难道不是说金族西王母传承的掌天器与星夜族第一神器阴阳月牙吗?”

    幻天玑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嘶吼着,是啊,是啊,我早就应该想到,掌天器,阴阳轮……他的心中不由得联想起数年前自己在昏迷的时候,隐隐听到一个凄美的声音在颂唱着这首曲子,还有什么“爹,爹”之类的声音,当时并未在意,现在想来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那时只有冷愫仙在场,除了他还有谁?

    “冷愫仙是星帝的女儿?”幻天玑的心如同被针扎了一般抽噎了一下。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黑凤发现不对,急忙抓住他的手,道:“你怎么了”

    幻天玑深深的呼吸着,对着水仙道:“你是何人,怎么知道这事情?”

    水仙笑容中滑过一丝的凄苦,道:“我日后会告诉你的,杀不杀”

    幻天玑冷笑,道:“光凭一面护心盾就要我杀西王母,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水仙淡淡的道:“你父亲在这里,并且身上了中了绝世蛊毒,终身没有自由,如果你提着冷愫仙的脑袋来见我,我就让主公放了你父亲”

    幻天玑脸色又变了,喝道:“你软禁我父亲?”

    水仙耸耸肩,若无其事的道:“不是我,是我的主公,现在你父亲和我一样,都是主公身边的一条狗罢了,只是那条狗不听话而已,难免要受点委屈”

    幻天玑身子颤抖着,黑凤也是脸色难看。木子王竟然成为了九黎族的傀儡,以九黎族的蛊毒的掌握,可以想象不知道手下拥有多少高手为傀儡。黑凤道:“水仙,你,你是不是因为蛊毒才假死的?一定是这样,当年我听父王说是他在河边捡到你的,他对你极好,你不会背叛水族的”

    水仙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背叛水族?我又不是水族人”

    “你,你说什么?”黑凤惊讶道。

    “我父亲也是星帝,不过我的母亲不是西王母罢了,严格说来我是星夜族人”

    此话一出,石殿内似乎更加的压抑了,无形的气息弥漫开去,挂在墙上的油灯都受到了影响,几次差点都熄灭了。

    幻天玑倒退了一步,失声道:“你,你是星帝爷爷的女儿?”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