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高万丈,似与天接,一半以上都是坚硬的石头与玄冰,幻天玑与怀柔公主从万丈高空坠下,根本没有一点生还的希望,因为幻天玑体内没有真气,根本不能凌空飞度,而怀柔公主还没有达到仙级的境界。

    两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幻天玑只觉得快速下坠的感觉让他几乎快要窒息了。一种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涌上心头,头顶上那炸雷闪电的轰鸣声似乎消失了,时间在这一刻仿佛也停止了,两道光影越来越快的向下落,幻天玑的脑海中又浮现了玉蛮的身影,不知道玉蛮醒来了吗?自己死在南疆她一定会很难过吧?

    就在下落到一半的时候,怀柔公主大叫道:“抓紧我”

    幻天玑忽然看到怀柔公主那如银丝一般的白发忽然变成,只是眨眼之间竟然长达十丈,非常的诡异与恐怖,就像一个生活了千年万年的厉鬼在人间飘荡。

    怀柔那诡异的白发伸展开去,然后就朝崖壁上缠去,巨大的冲击力让白发脱落无数,怀柔公主痛的惨叫连连。

    幻天玑感觉到下落的速度快速的减弱,最后两人半挂在空中。幻天玑与怀柔已经不是手拉手,而是紧紧的抱在一起,幻天玑在后,怀柔公主在前。

    在这短暂的宁静中,幻天玑忘记了死亡,忘记了一切,只觉得怀中这个身躯柔软温暖,一股淡雅的幽香从怀柔的身上散发出来,足有打动任何男人。

    怀柔的脑袋向后一转,由于两人悬吊在空中,已经是身子贴着身子,她的嘴唇竟和幻天玑的嘴唇碰在了一起,两人愣住了,下一刻怀柔公主就尖叫一声:“禽兽~”

    幻天玑猝不及防,被她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抱着怀柔的手也松了,身子嗖的一声向下掉去。怀柔反应过来,头发一甩,拉住了幻天玑的脚淉,强大的冲击力让本来已经固定住的怀柔再次下落,怀柔头发用力一拉,又将幻天玑抓住了,见到下面竟然有一个山壁断层,形成了一个并不大的小平台,怀柔来不及多想,头发一甩,勾住一块岩石,然后用力一荡,带着幻天玑滑向了那个位于巫山山壁上的一个小平台,两人抱着在一起滚了好几圈才停下,幻天玑只觉得全身疼痛,骨头都要碎裂了一般,他压着怀柔,怀柔也在看着他。下一刻幻天玑感觉不对,只觉得手中按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不明所以,还下意识的捏了一下,这一下怀柔也发现了不对,两人的目光同时的下移,只见幻天玑右手抓在的地方竟然是怀柔的胸部。

    幻天玑心中恶寒,想到自己刚才还狠狠的捏了一下呢,他脑袋一片混沌,也不知道把手拿开了,目光上移,和怀柔的目光交接,从旁看去,两人的姿势暧昧至极,怀柔躺在地上,幻天玑压在她的身上,一只手还狠狠的握住怀柔的胸部,怎么看都像是天雷引干柴。

    “啊~!~”

    “砰!~啊……”

    小平台上传来这两声惊叫,第一声自然怀柔公主叫的,那砰的一声是女子的本能反应,遇到侵犯自己的人,怀柔毫不犹豫的踹出了一脚,所以最后幻天玑啊的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怀柔爬起身子整理衣服,脸色红的欲要滴出鲜血,咬唇嘀咕着:“完了完了,我乃堂堂神帝之女,竟然被一个男人亲了摸了,我还怎么见人”

    忽然想到那个罪魁祸首,本来自己好心救他,没想到竟然玷污了自己一生的清誉,此刻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整理好衣服转身,准备好好暴打幻天玑一番,哪成想小平台上并没有幻天玑的身影,她的脸色白了一下,仔细一看,只见旁边的石壁上出现一个一人大小的石洞,石洞内幽暗无比,根本看不清楚。怀柔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她没想到这小平台上竟然有个石洞,刚才踹了幻天玑一脚,幻天玑撞破石壁掉进了山洞之中。刚才她的心又乱又愤怒也没有在意幻天玑,此刻准备暴打一番的时候,才发现不多了一个石洞。

    怀柔咬咬牙,手掌中缓缓流光一丝光芒,这是日神族的神通,日神族一太阳为图腾,在当今九大人族中,日神族是最古老的一支民族,比五大部落都还要早上千年历史,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

    太阳真气赤阳霸道,可释放出白色光芒,此刻怀柔的手就像一盏明灯,带着她走进了这个不知道被封了多少年的山洞中。

    幻天玑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怀柔钻了进来,脸色变的颇为古怪,想要站起来,可发现根本做不到,本来就伤的很重,又被怀柔狠狠的踹了一脚,幸亏体内三清神珠快速的修补着,不然早就痛的昏死过去了。

    怀柔看到幻天玑想要爬起来却又摔在地上咬牙痛呼,本来满肚子的怒火不知道为何竟然消了大半,她踏着被幻天玑冲破凌乱一地的石块,走到他面前,道:“你,你没事吧?”

    幻天玑苦笑了一下,道:“还死不了,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怀柔的脸色一红,闪过一丝的愤怒,道:“还不是你先对我下手的,我不过是……”

    忽然发现自己的话不对,声音嘎然而止,不禁又想起刚才幻天玑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胸部,脸色变的更加的红润了。

    幻天玑苦笑着,没有敢说话,本来就是他的错,他不想在计较,岔开话题道:“多释放一些灵力,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怀柔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反驳幻天玑,念动了几句口诀,手掌上光芒大涨,将整个山洞照的亮如白昼,这个山洞并不大,大约只有三四丈方圆,在最里面的石壁处还有一具人体化石,幻天玑望了一眼,在怀柔的帮助下站起来走到那巨化石面前,仔细了观察了一番,只见这不知道羽化多少年的人乃是一个女子,坐化的时候看起来年纪也不大,这让幻天玑与怀柔一阵的愕然,什么人坐化才能千年不朽?神位之上高手才有这个本事,这个女子坐化时年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虽然人的灵力能使自己年轻,可这也太小了点吧。

    怀柔轻叹道:“这是谁?”

    幻天玑怔怔的看着这个姑娘的羽化之身,没有说话。怀柔扶着他的手臂,用力了掐了一下。

    幻天玑吃痛,道:“干什么?”

    怀柔大怒,原来这家伙一直没有听自己说话,便道:“我问你呢,这是谁?”

    幻天玑大奇,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怀柔想想也对,看这情况,起码有几百年没有人进来过,幻天玑年纪轻轻,哪里会知道呢?忽然发现自己现在变的好傻,竟然问这么没有涵养的问题。

    她松开幻天玑,道:“你先在这别动,我四处看看”

    幻天玑点点头,此刻他已经能自己站了起来,只是浑身太痛,只能坐下,见到怀柔公主四周四处搜素起来,他就打量这位美女前辈羽化之身。

    虽然羽化了起码数百年,可是由于她生前法力灵气强大浩瀚,丝毫保存十分完整,就像睡着了一般,只是在皮肤的表面有一层晶莹透明类似玉石的物体包裹着她,准确的来说,她就像一个大琥珀。

    这个女孩很美,身材也发育完全,坐化时候凝结一个古怪的手印,应该是受了重伤在此山洞中养伤,重伤不治突然羽化的。他望着这个羽化玉身,心中有忽然泛起一个古怪却强烈的念头,他感觉这个女子没死~!

    怀柔还在寻找着一切可以提供线索的东西,忽然一具尸体从天空中落下,正好经过那山洞前,怀柔吓了一跳,响起巫山山顶羽崆与水仙桑长老打的不可开交呢,害怕在落入九黎族的手中,她急忙将石头堆砌起来,将那个小山洞给封住了。

    幻天玑的心思都放在面前这个羽化玉身上,没有注意身后怀柔的动作,幻天玑觉得这个南疆姑娘身上透着一股子邪气。他不敢再看,缓缓的低下头,忽然眉头一皱,觉得这羽化玉身下方的地面上好像有字,他伸手轻轻的擦了一下上面的灰尘,果然露出了几行古怪的文字。幻天玑瞧了半天也瞧不出这到底写上面,他认识的字不多,中原五族的通用文字还能认识,这不知道是什么蛮夷之族的上古文字,根本见都没见过。

    他叫道:“喂,你过来看看”

    怀柔走了过来,道:“我不叫喂”

    “那你叫什么”

    “我叫怀柔,我知道你是幻天玑,就别介绍自己了”见到幻天玑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怀柔毫不留情的说道。

    幻天玑苦笑了一下,指着地面道:“怀柔姑娘,你来看看这些文字你认识吗?”

    怀柔闻言蹲下身子,她就蹲在幻天玑的旁边,伸着脑袋看着,一头白发都沾到了幻天玑的口鼻,幻天玑又是一阵苦笑,暗暗的道:“这怀柔又怕被人碰又不知觉的靠近人,真是古怪”,他不敢乱动,生怕这个脾气古怪的怀柔又给他来上一记飞脚。

    忽然,他看到怀柔的身子一震,问道:“怎么了,你认出这些文字?”

    怀柔猛的抬头,头顶磕在了幻天玑的下巴上,幻天玑痛呼一声,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只见怀柔如见到恶魔一般,身子向后连滚带爬,脸色惨白,口中喃喃的道:“是她,是她,是她”

    幻天玑等下巴好受了一些,才道:“你怎么了,是谁?”

    怀柔如在溺水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吓的躲到了幻天玑身上,双手死死的抱着幻天玑的手臂,将脑袋埋在身后,惊恐的道:“是她,是她,是她,怎么会是她”

    幻天玑一见怀柔看了地上的字后被吓成这个样子,脸色也变了,知道这个羽化不知道多少年的女子来历肯定不简单。他拉住簌簌发抖的怀柔,道:“到底是谁?你说啊”

    “女女娲大神”

    “咳……”幻天玑差点没被骇死,愕然道:“你说什么,女女娲大神?”

    “没错的,这是大荒最古来的文字,出自我们的日神族,没错的,是她,是她,是女娲”

    巫山山顶,羽崆手持紫狱双剑凌空而立,一头蓝发在狂风中狂舞着。巫山绝顶一片狼籍,桑昆玉水仙脸色都有些苍白,两人联手终于挡住了羽崆施展的御雷真诀,可灵力消耗的也十分的巨大,三人在空中分三角而立,都不敢再次动手。

    羽崆哈哈大笑道:“爽,二十年都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一场了,没想到我羽崆还能重见天日,哈哈”

    水仙咬牙道:“羽崆,你休得意,这里是南疆腹地,可不是中原,我发誓你绝对逃不出南疆十万大山”

    羽崆摇摇头道:“你发誓?呵呵,就算你的主子出手,想要留下我,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现在的羽崆想离开什么地方,谁能拦的住?”然后他轻轻的抬起手中紫狱双剑,温柔的道:“你们说是吗?”

    紫狱神剑自然不能说话,一切都是他的自言自语罢了。

    就在此刻,从西北方向激射三道光芒,两男一女出现在空中,这三人释放出来的气势竟然都是仙级之上,面对羽崆神位境界的气压竟然一点也没有不适,那个女子淡淡的道:“主公有命,放羽崆大侠离开,水仙,桑昆,主公让你们现在就去见他”

    水仙脸色发苦,没想到本来自己布置的天衣无缝的圈套竟然被羽崆给搅乱了,免不了被主公一阵责罚,想想主公惩罚手下的手段,她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与桑昆望了一眼,然后闪身离开。

    新来的那三个高手似乎以那黄衣中年女子为尊,她淡淡的道:“羽崆,你可以走了”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