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天玑还是不相信这个坐化在南疆巫山神秘山洞中的姑娘竟是远古女娲大神,大荒中女娲大神的名字实在是太响太亮了,就连三岁的孩童都能如数家珍一般说出女娲的伟大事迹,从没人相信千年前的女娲大神会羽化,每个人的心中都认为,她已经白日飞升到了天界。

    关于女娲,世间有很多传言,有人说她原本的土族部落的圣女,与盘古大神一起钻研龙甲天书,精通六卷天书,也有人说女娲是妖蛇一族,流着妖的血液,还有一种说法是女娲乃人王伏羲之妹,水族人,姓风,叫里希,但无论怎么说,都丝毫不影响女娲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虽然历经上千年,依然恭称她为:“娘娘”。

    怀柔公主吓的不轻,也忘记了继续引导真气照亮山洞,明亮的光芒渐渐的弱了下去,幻天玑轻轻的安慰着怀柔,道:“地上写着什么?”

    怀柔公主只是摇头,似乎是中了邪一般,直到最后一丝的光亮隐没下去,山洞内变成了亘古一般的黑暗,怀柔公主才尖叫一声,身子窜起,一道道白色光芒从手中激射而出。

    在光芒再显的那一个瞬间,幻天玑猛然发现,坐化的那个女子的眼睫毛似乎动了一下,这一下可是非同小可,饶是幻天玑胆子大也不禁吓出了一丝的冷汗。竟然下意识的探出手,轻轻的摸向那女子的眼睛。

    “不”怀柔尖叫道,快步上前,抓住了幻天玑的手臂。

    幻天玑只觉得脑袋一轰,像是刚从睡梦中惊醒,看着几乎触及到那姑娘脸颊的手,惊疑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怀柔公主警惕的看着那姑娘的羽化玉身,然后连拉带扯将幻天玑拖来了几尺,一屁股坐在幻天玑的面前,惊恐的表情变的十分的凝重。

    幻天玑急于想知道怎么回事,又问道:“怀柔姑娘,你到底在地上看到了什么”

    “预言”怀柔公主淡淡的说道。

    幻天玑怔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几行古怪文字,道:“什么预言”,他知道,大荒中有一群人灵力强大,能预测未来,更有人天生就能预测未来,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幻天玑深信不疑。若这个女子真的是千年前失踪的女娲天神,那预言一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怀柔公主恢复了一下,缓缓的移到那盘膝而坐的女子对面,指着地上的字,道:“五星连,天地变,大力魔神乱中原……”

    幻天玑听着,愕然道:“五星连?传说中,千年前的五星连体,那大力魔神难道是蚩尤?”

    大荒有这么一段传说,大约是千年前,天空中的五颗星星竟然连成一体,将整个夜空都照成了白昼,后来就出现了蚩尤这个绝世帝王,蚩尤力大无穷,曾经率领九黎族在中原大地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大荒中人现在经常叫他为魔神,或者魔帝。

    怀柔公主点点头道:“没错,说的就是他,这句话是预言蚩尤的,下面还有,说待枕千载,天下平,开天斧造神兵,引九天雷,焚千里原,妖人大战永不停”

    怀柔停了口,幻天玑道:“还有吗?”

    怀柔公主咬牙,然后指着最后几个如蝌蚪一样的文字道“风里希”

    幻天玑眼睛一瞪,他知道女娲有一个传说,说是伏羲之妹,名叫风里希。山洞中一下子静谧了下来,唯独只有两人凝重的呼吸声。幻天玑眼神悄悄的移向对面盘膝坐在冰冷的石面上的那个姑娘,似乎有一种无可匹敌的威压从这个女子的身上散发出来,压的他心都在颤抖,有一种要跪下膜拜的**。

    “此女真是女娲娘娘?”幻天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叫道:“此女绝不是女娲娘娘”他的声音极大,身边的怀柔被他吓了一跳。

    幻天玑见怀柔惊疑的看着自己,便问道:“女娲娘娘什么时候失踪的?”

    怀柔乃神帝之女,饱览群书,知道大荒中很多奇人秩事,便道:“大约一千五百年前吧,怎么了?”

    幻天玑点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道:“一千五百年前,不错,乃是在中原五族出现前与盘古大神一起消失的,这几句预言也许是女娲娘娘留下的,可是这个女子绝不是女娲娘娘”

    “你为何如此肯定?”

    幻天玑此刻身体在三清神珠的帮助下快速的恢复,这简直的恐怖,要是旁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不一命呜呼也是卧床不起,而他却已经渐渐的恢复了力气,缓缓的站起身来,道:“你看看四周布置,还有地上的灰尘,虽然这里长期封闭,可还是有通风气孔的,这里绝不是一千五百年没有人进来过,我看最多也就百十年罢了,也许就是这一二十年也说不定,再说这女子身上穿的衣服乃是鹅黄色,领角有红色丝绸,这是当今土族人的衣衫,这种衣衫是一百年前当今土族黄帝设计的,而且这个女子,如果是女娲娘娘,她就算羽化多年,身上应该还有那种雍容淡雅的气质,可现在你感觉一下,她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子的邪气,试问女娲娘娘的身上怎么会有邪气?我觉得这股子邪气和水仙身上的气息很相似,属于一种蛊媚妖术”

    怀柔觉得幻天玑分析的有理,轻轻的点点头,也站起身来,一头银发如雪般洒下,道:“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一些不对,你看她捏的手印,明显是土族厚土神咒中用来恢复法力的大混沌术,要真是女娲娘娘,当今世上谁又能伤的了她呢?不过这地上的字,却恐怕真是女娲娘娘一千多年前留下的”

    幻天玑赞许的点点头,他望着这座羽化玉身,沉思了一下,道:“要知道此女的身份,恐怕只有从她身上寻找答案了”

    怀柔一惊,道:“你要打破她身上的壁垒?壁垒一旦打破,这具保存完好的尸体就会如同常人一般快速的腐烂了”

    神位高手羽化,体内的能量真气会快速的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透明的精魄,如同人石化了一般。一旦身体表面凝结的那层精魄被外力打破,那里面的身体就会不受保护了,如同凡人一样腐烂,修为越高的人,羽化玉身保存的时间就越长。

    幻天玑道:“我总有种感觉,这个女子一直希望我们能打破她的玉身,她的灵魂似乎还没有死去”

    怀柔毕竟是女孩子,听到这里脸色刹了的白了一下,缩了缩脖子,悄悄的向四周看了一眼,生怕早这个古洞中真有存在不知道多少年的幽灵鬼魅。

    幻天玑上前,伸手抚摸着那尊羽化玉身,只觉得如玉石一般坚硬冰冷,一股股的寒意从心中发出,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下一刻,他发现了不对,只见自己的整条手臂竟然被冻住了,上面结成了一层寒冰,并且以恐怖的速度在上脖子蔓延。幻天玑惊骇万分,急忙收回手,手臂上的寒冰这才消散。

    “好古怪的玉身,你没事吧”怀柔知道了这不是女娲娘娘,也没有什么敬畏了,缓缓的说道。

    幻天玑甩了甩手臂,脑海中转了无数念头,还是不明白怎么好好的自己的手臂就结起冰了:“难道这女子没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幻天玑信神却不信鬼,他冷笑了一下,淡淡的道:“装神弄鬼,怀柔姑娘,施法打破她的玉身”

    怀柔还是有点胆怯,犹豫了很久才上前去,伸手一挥,口中念动日神族秘法,一道道的白色光芒从她的银发上散发出来,那神奇的头发再度疯狂的暴涨,然后向那女子的玉身缠去,转眼之间将那玉身包裹的严严实实。

    啵啵~!几声清脆的破裂声在这古洞中响起,幻天玑与怀柔一起上后退去,警惕的看着缓缓裂开的玉身。那女子身上表面那层透明的由法力凝结的精魄渐渐的消失,露出了一张白皙无暇的脸颊,很可爱,很美丽,她就像一个睡着的九天仙子,也许由于视觉的缘故,这些精魄消失后,这女子的年纪看起来大了一些,开始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现在看起来有些成熟,大约十**岁的样子。她安静的就像睡着了一般,其实是已经死了。

    幻天玑见这神秘女子没什么动作,心中稍安,缓步上前却被怀柔拉住,怀柔轻轻的道:“你模样真气,我来吧”

    怀柔挡在了幻天玑身前,缓缓的走到那女子的跟前,仔细的打量一番,然后伸手插进女子的衣服摸索着,最后硬生生的从女子的内衣夹层内取出一件东西,入手还颇为沉重的样子,幻天玑见到这件东西脸色大变,愕然道:“封神榜?”

    怀柔公主吓了一跳,惊疑道:“这是封神榜?”由于她双手温暖,沉重的封神榜片刻之间就变轻了,握在手中几若无物。乃是一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东西,和玉如意的形状差不多,扁扁的,上面刻着两个篆体小字,封神~!果然是大荒仅有的八面封神榜之一。

    三十多年前,昆仑山封神斗法之后,这八面封神榜被白帝陛下交给了大荒八大城主保管,后来被羽崆得到四面,而其中的三面被羽崆送给了红颜知己木樱保管。木樱当年念及哥哥木子王的恩情,在幻天玑小的时候就已经打探出了他的下落,后来将其中三枚封神榜交给了樊贝,由樊贝之手变相了转交给幻天玑,这才有了后来幻天玑与玉蛮从樊贝的“爷爷奶奶”身上各的一枚封神榜的故事。

    大荒八大城主手中封神榜几乎都遗失了,现在在这里出现一枚,到底是哪一枚?难道是羽崆剩下的那一枚?难道那一枚封神榜不是在雷女的身上?

    幻天玑的脑海中顷刻间闪过无数的念头,看着那个女子,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名字,采云儿~!

    当年羽崆有六个结拜兄弟,老大是水族黑龙城城主德费龙,老七英年早逝,被仇家所杀,其他四个兄弟有三个在那场雪夜被杀了,六妹采云儿却是由于有事在外,逃过了那一劫。此刻,看到封神榜,幻天玑脑海中就想到了采云儿,猜测是不是羽崆将第四枚封神榜送给了六妹采云儿?彩云儿样貌俊美,又是土族人,特征与这神秘的黄衣女子很是相像。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