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楼的话让众人的脸色变的有些怪异,相互的看着,然后同时看向了赤帝,赤帝第一次露出了苦笑,道:“大家别看我,大荒城主被杀是从我火族开始的,我也十分震惊,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帝轻轻的摸着花白的胡须,来回的踱步,道:“难道大荒中还隐藏着另外一股势力在密切的注视着?来者应该不是敌人,不然不会出手除掉被九黎族控制的城主”

    众人点点头,都是漫天雾水,而幻天玑的脸色却渐渐的亮了起来,他想起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一群人,屋佺,火族红衣老婆婆,巫煞等一群深不可测的高手。当时隐隐从屋佺的口中听到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说选中了自己,所以才陷害自己来磨练自己。

    如此一来,难道在给九黎族捣乱的就是那群神秘的势力?

    冷愫仙看了看天色,已经晌午,不能在继续拖下去,便道:“花满楼,你说陛下羽化前,到底将帝位传给了谁?”

    “石天”花满楼淡淡的道:“陛下还没有糊涂,此刻要真把帝位传给石冉,大荒必败”

    冷愫仙冷笑一声,转身就推开门,幻天玑看了屋子里一眼,觉得还是跟着冷愫仙比较保险。几位大帝同时走了过来,并没有为难花满楼,只是一个一个的从花满楼的身边走过,没有多说什么。

    昌河城,北,山坡

    武隆停下脚步,脸色淡然,若不是他穿着驿站小二的服饰,没人会想到他在驿站中隐藏了数十年。武隆转身,不远处的龙斩、龙屠同时停下身子。站在距离武隆大约三十丈的地方。

    武隆淡淡的道:“二位为何一路跟踪在下?”

    龙斩道:“阁下是谁?以阁下的身手早已挤进大荒一流高手之境,为何要隐藏在驿站中作一个小二呢?“

    武隆脸色不变,淡淡的道:“我是谁你们管不着,我现在又急事,不想与你们多做纠缠,别在跟着我“

    他越空而起,身上白色光芒暴涨,龙屠早有准备,喝道:“不说清楚休走”

    双手成拳,一步三丈的扑了过去,武隆准备召唤飞禽神兽的,此刻斩屠扑来,只能中止,双脚在空中一摆,身子落在了地上,见斩屠来势汹涌,脸色变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这么强。

    他双手在空中轻摆,一道道白色炫光从双臂激射而出,朝着斩屠射去,斩屠已经在昌河城见识过武隆的强大,自己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心中早已经警惕,见白光射来,大喝一声,双拳猛的轰出,两道玄黄色的光芒迎了上去。

    轰隆巨响,斩屠停下了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而武隆虽然看似没有向后移动一分,可双脚已经陷入地下,要知道此处乃是昌河城北面的山坡,到处都是坚硬的岩石,而武隆脚下踩着的就是一块岩石,这一拼之力,论起力量,还是斩屠略胜半筹。狂风吹过,两人凝视着,头发随着狂风快速的飘舞着,都没有再有动作。

    过了半晌,武隆再也忍不住了,道:“你很强”

    龙屠道:“你也不弱,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隐藏在昌河城?”

    武隆冷笑,道:“就算你再强,想要拿下我也不容易吧”

    “加上我呢?”龙斩走了过来,手中长刀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能破鞘而出。

    武隆沉默了,这两个人的武功法力都很高,自己对付一个还行,对付两个就不行了。就在三人对峙的时候,大地开始微微的颤抖着,颤抖越来越剧烈。三人脸色都是一变,只见从北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一条黑线,这条黑线越来越大,越来越粗,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看清楚了,是一支数量庞大的大军。尘烟滚滚,漫天盖地。

    三人站在山坡上凝视着渐渐靠近的大军,龙斩忽然道:“是驻守在金土边境的大军,乃是大王子的嫡系,大王子怎么把镇守在边境要塞的大军调回来了?”

    龙屠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的挠挠头。而武隆却是脸色苍白,竟然接口道:“变天了”

    龙屠和屠神差不多,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龙斩却是聪明的多,他的脸色瞬间狂变,看着武隆,道:“你,你是说,金族变天了?”

    武隆转身,想要向北走,忽然又停住,道:“敢问二位大名?看武功应该不是我金族人吧”

    龙斩见武隆没有什么敌意,也是抱拳道:“在下龙斩,这是我兄弟龙屠”

    武隆的脸色又变了一下,显然是听过这二位的名字,道:“原来是屠神传人龙氏兄弟,在下武隆,想必刚才有什么误会,我是金族毒蛇”

    龙氏兄弟皆了震了一下,齐声道:“毒蛇?”

    武隆点点头,此刻知道龙氏兄弟的身份,也不必隐瞒。因为大荒中谁不知道他们二人乃是屠神的传人,绝不是心怀不轨之人。

    此时,北方的大军已经距离他们不到两里,骑兵野兽奔腾的声音如连绵交错的天雷,震耳欲聋。数量竟然有数万之多,密密麻麻,一望无际。

    武隆道:“我刚刚在昌河城看到了毒蛇的召唤,便知道陛下出事了,金族毒蛇,没有召唤,永不现身,懂得召唤的只有西王母殿下一个人,我们是一群金族守护着,保护王权与金族不受外族入侵,今天的蟠桃会,西王母竟然召唤我们,而石天殿下竟然也召回了如此规模的大军,局势已经明朗了,本来我是打算去凌霄城,现在看来不必了,我要在昌河城打探消息”

    大军过路,毁天灭地,开路的是数千龙马骑兵,随后是体格巨大的是兽骑兵,这些坐骑个个有一丈多高,有的甚至有两丈高诸如猛犸,龙象,足足有三千之巨,后面就是巨大的兽车,两头长毛象拉一辆车,车子很大,没有丝毫的装饰,上面坐着数十个白衣士兵,远远看去,足足有数百辆兽车用来运送大军。巨大的旗帜上写着一个斗大的字在空中闪烁飘舞着:石~!还有的旗帜上写着:烈~!

    武隆三人站在三坡上,没人在意他们,因为这已经不是秘密行军,而是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大荒之上。

    武隆一字一句的道:“大殿下真的造反了,看来陛下之位是传给你三王子了”

    龙斩龙屠点点头,他们知道没有白帝命令调离边防大军是什么大罪,这个罪绝不是石天能担当的起的,现在石天竟然敢调,那就说明白帝已经约束不到他了,他反了。

    武隆看着如洪流一般从脚下大道上涌过的大军,道:“二位,在下能不能有一事相托?”

    龙氏兄弟得知武隆竟然是毒蛇后,都是十分的佩服,当下抱拳道:“有话直说,我兄弟二人万死不辞”

    武隆感激的看着两人一眼,道:“你们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瑶池宫殿,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西王母殿下,我留下来继续打探消息”

    龙氏兄弟相视一眼,然后缓缓的点点头,龙斩道:“武兄小心,我们兄弟去了”

    大军刚过,两人各自释放了一头苍鹰大鸟,朝着瑶池宫的方向飞去。

    瑶池宫,大殿。

    冷愫仙与幻天玑几位大帝一起从后殿走来,唯独不见屠神与箫神。众人一见几位大帝的脸色,就知道不好,纷纷停止了交谈。

    冷愫仙冷着脸,对幻天玑道:“你先回到位子上,此事变化实在太大,将我们的计划搅的干干净净,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幻天玑苦笑,虽然这件事和他没有一点关系,可是石冉与皇天林都是他的兄弟,自己与冷愫仙的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心中极为的担心,他道:“放心,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既然错了,我们改过来就是了”

    冷愫仙转头凝望了一眼幻天玑,淡淡道:“晚了,恐怕只能将错就错下去,狂神他们恐怕已经在布置了,况且,我也召唤了……召唤杀手锏……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现在只能拖,拖石天造反,这样我们出事就有名了,现在必须要将陛下羽化的消息暗中通知烈神石矶,他一旦知道陛下羽化,就没有丝毫的顾及,石天必反,龙神对你不错,你让龙神把这个消息传给石矶”

    幻天玑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他虽然不赞同冷愫仙如此做法,却别无选择,他转身回到游侠的位置上,龙神拉过,道:“小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幻天玑脸色沉重,左右看了一眼,见众人的目光都被脸色凝重的八位大帝所吸引,便传音给龙神,道:“龙神前辈,白帝羽化了”

    “啊!”龙神轻呼一声,脸色变了,他转头看向了其他几位大帝,知道幻天玑的说的话多半是真的了,只是这件事来的太过于突然,整件事带来的影响也太过于巨大,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幻天玑传音道:“龙神前辈帮个忙,将这个消息传给烈神石矶”

    龙神愣了一下,然后眼中精光一闪,打量了幻天玑,又看了几眼面色沉静如水的冷愫仙,瞬间就猜到了大半,面带一丝的忧色,传音道:“你们是在逼石天造反?”

    幻天玑苦笑,没有说话,却已经是无声的证明了龙神的话。龙神叹息一声,摇头传音道:“糊涂,糊涂……如此一来,金族必乱”

    “没办法,这件事牵扯很大,错综复杂,只能出此下策”

    龙神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道:“帮你一次,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

    今天两章,明天两章,抱歉,俺要过一下七夕啊,写手的七夕伤不起,我晚上还要码出明天的章节。啊啊。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