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天书

    跳动的光芒将整间屋子照亮,却又有些昏暗,幻天玑从床上跳下,看着玉蛮的脸色,阴沉而又凝重,心中颇为一惊,暗道:“难道她来是为了我和黑凤的事情”想到此处,惴惴不安,有些心虚的低声道:“玉蛮,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情”

    玉蛮抬头看向幻天玑,轻轻的咬了一下唇,朱唇皓齿,在幽暗中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忽然,她轻轻的叹息一声,坐在矮案上。

    看着玉蛮那幽怨的眼神,黯然的叹息,幻天玑的心如芒针一刺,微微的抽咽一下,他走到玉蛮的面前,缓缓的蹲了下去,双手抓住玉蛮的手,道:“玉蛮,关于我和黑凤的事情,请听我解释”

    玉蛮望着他,望着与自己厮守四年私定终身的男子,良久才道:“你说吧”

    幻天玑心中一喜,他知道一旦自己开口解释,玉蛮肯定会原谅他,他最怕的就是玉蛮太过于任性,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当先便从当日从凤霞山地底深渊出来后遇到青云仙子与水莲仙子,雷霆山庄的事情说了一番,最后又说到了南疆之行,与黑凤在月夜情花下温柔缠绵。

    玉蛮一直静静的看着幻天玑,本来是幻天玑握住她的手,渐渐的,她反握住幻天玑的手,当幻天玑说完,玉蛮的眼角又滴出的两滴清泪,然后投入了幻天玑的怀抱,呜咽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一路上还瞒着我?呆子,呆子”

    幻天玑轻轻的拥着玉蛮的身子,那火红的秀发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能量,轻轻的飘动着,滑过了他的发丝,柔软而温暖的身体上散发出处子的幽香,让幻天玑有些心猿意马。

    幻天玑苦笑,轻声道:“我还不是怕你生气吗,只想找个机会和你说清楚,只是没想到……”

    玉蛮轻轻的用双手捶打着幻天玑的后背,泪水打湿了他的肩膀,玉蛮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她喜欢幻天玑,就不允许别的女子染指幻天玑,在她的心中,只是自己才是幻天玑的唯一,今天她猛然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幻天玑的唯一,而是幻天玑是自己的唯一。这种心疼的感觉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的,撕心裂肺。

    两人就这么的相拥在一起,静静的,一动不动,似乎彼此要相拥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过了很久很久,玉蛮才缓缓的起身,看着幻天玑的肩头湿了一片,有些歉意的道:“对,对不起”

    幻天玑被她说的摸不着头脑,在他的心中,玉蛮好像还从未对自己说过对不起这三个字,不禁怔住了。

    玉蛮见幻天玑呆呆傻傻的样子,彷佛回到了多年前的情断山,两人初次相见时幻天玑傻傻的看着的情景,玉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当真的粉黛梨花,媚态毕露,美艳不可方睹。幻天玑惊醒,潺潺的笑了一下,习惯性的挠挠头,道:“你不生我的气啦”

    “谁说我不生你的气了,哼哼,趁我不在于别的女人胡搞在一起,以后我会慢慢教训你的”玉蛮说的虽然恶狠狠的,可眼眸中分明是带着一股子的爱恋,再也没有先前那种楞目与阴沉。幻天玑知道自己算是躲过了一劫,心中很是欢喜,忽然他站起来,道:“对了,怀柔公主怎么样了”

    玉蛮笑意僵了,横眉怒对,双手掐腰道:“好哇,才片刻之间就又想念那个狐狸精了,我不理你了”

    幻天玑眉头一皱,微微的苦笑着。玉蛮见幻天玑模样,忍不住又是噗嗤笑出了声来,幻天玑知道又上了玉蛮的当,干笑两声。

    玉蛮道:“你放心吧,采云儿的灵魂已经退却,等怀柔公主醒来,就变成了真的怀柔了”

    她如此一说,幻天玑这才觉得心安,道:“没事便好,等她伤好了,就让她回日神族吧”

    月光如水,从半关的窗户中照耀进来,清清凉凉,还有那丝丝的夜风,呜呜的吹了进来,屋子中一片的静谧。

    幻天玑与玉蛮相对而立,彼此相望着,淡淡的幽香弥漫在整间屋子,更添了几分惬意。玉蛮看着幻天玑,那眼神迷离中带着一丝的期待,甚至还有一丝的恐慌与惧怕,也许她生怕幻天玑在这夜黑风高的夜晚上前抱紧自己,然后发生早已期待却又有些恐惧的事情,**,郎才女貌……她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着,呼吸也渐渐加粗了。

    幻天玑望着她,美丽而又熟悉的容颜早已经装满了他的心,如水一般的眼眸中流动着的那股子的让人心怜的爱意,让幻天玑的丹田之处缓缓的升起一道异样的暖流,口干舌燥。

    幻天玑看着玉蛮,心中暗想:“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要是做了,我不就是禽兽了吗?不行,我不能”

    玉蛮心中也在想:“如果这呆子现在走过来,我该怎么办?是了,我无法拒绝他,我会把一切都交给他,呆子,都看了我半天了,怎么还不过来”

    两人各怀心事的沉默着,都没有先开口,尴尬的气氛渐渐的流淌在两人之间,两个人的脸颊微微的都有些红了。

    “玉蛮”幻天玑叫了一声。

    “嗯”玉蛮的脸色一红,似呻吟般嗯了一声,柔软而诱人。幻天玑呼吸一窒,心中又是一阵颤抖。

    幻天玑咳嗽一声,不敢在看玉蛮,转头岔开话题道:“玉蛮,你的那张骨瑟从哪里来的?”

    暧昧已过,玉蛮知道今夜不再会发生自己心中的那件事,要发生早在蟒山天帝宝库中的三年多就已经发生了。玉蛮的心中隐隐的竟然有着几分失落,再次坐下,轻轻的解开骨瑟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道:“这张骨瑟是婆婆为我制作的,她说这张骨瑟的琴身是用神龙木制作的……”

    玉蛮缓缓的道来,将她在圣山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玉蛮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火族圣山麒麟洞中,躺在火云石上,那神秘的红衣老婆婆就坐在她的跟前,玉蛮由于在地底深渊燃烧了生命力,虽然凤凰泪将她从无穷的衰老中拉了回来,可是还是十分的虚弱。

    红衣老婆婆见玉蛮醒来,淡淡的道:“醒了就没事了,好好歇息吧”

    玉蛮晃了晃脑袋,道:“婆婆,我怎么、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在地底深渊啊”

    红衣婆婆没有多说,只是道:“你在地底深渊用火族秘法燃烧生命,受了极重的伤,后来幻天玑将你带了出来,然后你就在这里了,痴儿,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去千叶山找他”

    说完这句话,红衣婆婆就转身离开了,山洞中的岩石上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将整个山洞照的两日白昼,玉蛮躺在火云石上,喃喃的道:“天玑救我出来的,那就是说%他没事了,他脱险了?”心中放下大石,虚弱的身体倦意袭来,她再度的昏睡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这一觉睡的当真是毫无知觉,当她醒来的时候,虚弱的身体内的真气变的充盈无比,不仅恢复到了巅峰时刻,还一举踏入了仙级。

    红衣老婆婆变的更加的苍老了,见到玉蛮醒来,那枯朽的脸颊上绽放出一丝的笑意,她这个年纪笑起来,当真是恐怖又狰狞,决没有一丝一毫的美感。

    “婆婆。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发现我变的异常的强大?”玉蛮从火云石上跳下,惊疑的问道。

    巨大的山洞此刻如有火龙在翻滚,充斥着一道道的热浪,红衣婆婆起身,道:“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打通了你的生死玄关,让你踏入仙级,整整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你才醒来,看来比我想象中的效果还要好,你乃天生火灵之身,修炼紫火神咒事半功倍”

    玉蛮惊喜交加,忽然又是一阵警惕,道:“婆婆,你到底是什么人?”

    红衣婆婆脸色微微一沉,似乎陷入了迷茫的怀念中,道:“一个被世人忘记的老不死的罢了,至于名字,好像叫火凤凰,到底是不是这个我也记不清了”

    “火凤凰?”玉蛮轻轻在口中念叨几句,脑海中极力搜索着火族前辈的名字,可是最近三百年的火族成名前辈没有一个是这个名字。她摇摇头道:“前辈法力深不可测,晚辈生平仅见,不过前面的名号,晚辈想遍了火族三百年的前辈高人,还是没有听过火凤凰这个名字……”

    “三百年?呵呵,太短了,你跟我来吧,我带去看一样东西”火凤凰转身就走,而身后的玉蛮却是张大了嘴巴,三百年还短?一般神位高手能活三百年也算不错了。

    她心中又是惊讶又是疑惑,跟着火凤凰来在麒麟山洞中左转右转,四周都是红彤彤的岩石,到处都是岔路岔口,若没有熟悉地形的人带着,就算是神位高手也休想转出去。、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几乎要将圣山转了遍,玉蛮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岔路,只觉得头顶的钟乳石开始渐渐的变小,最后听到滚滚河流之声,片刻之后,一条巨大的地底岩浆从脚下流过,奔腾的岩浆如洪流一般蜂拥咆哮,扑向远方,在岩浆的对面是一片赤红如血的山壁,山壁上刻着两个豆大的字:“天书”

    下面便是密密麻麻的天书口诀,修炼功法,各种神通,其他四族一些神通的简要口诀之类,这些文字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有四五千字,将整个石壁都占据了。

    “啊,是我族的龙甲天书”玉蛮看清楚了上面的文字,脸色狂变,忍不住惊呼起来。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