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炎龙

    “候府”幻天玑看着门楼上两个烫金大字,喃喃的自语一声,这两个字字体古拙、龙飞凤舞、笔力苍劲,大有直冲云天,斗破苍穹之势。

    玉蛮看着幻天玑望着自己家的门楼发呆,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进去?”

    幻天玑怔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玉蛮,只见玉蛮的神色复杂中带着几分古怪,他悠然的叹息一声,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玉蛮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自己从小便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儿,早在以前,他也认为玉蛮是个孤儿,直到数月前,在水族遇到了追杀羽天仇的烈焰三兄弟,才知道原来玉蛮还有一个母亲在世,但玉蛮一直以来都没有和他说过自己的家事,此刻一看到玉蛮家底之深,心中不禁泛起一阵失落。他回过神,道:“这,这就是你的家吗?”

    玉蛮点点头,仿佛没有看到幻天玑的脸色,脸色复杂的上前敲门。巨大的红色楠木大门缓缓的打开,开门的是一个面色蜡黄的,消瘦至极的中年男子,双眼很大,鼻子很尖,嘴巴很厚,单个看来很起来很不错,可是凑在一起就显得十分的抽象与难看。

    那男子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长袍,眼神浑浊麻木,待看到门外站着的玉蛮后,那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芒,他仿佛呆了一下,然后惊叫道:“小姐,你,你回来了?”

    “钟伯,我回来了,我娘呢?”玉蛮望着这个难看老者,语气平静中带着几分的颤抖,仿佛她的身子也是抖了一下。

    那名为钟伯的难看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的古怪,赶忙让开身子,道:“小姐,快进屋说话,夫人……夫人在接待客人”

    玉蛮一愣,随即脸色一寒,她回头望了一眼幻天玑。幻天玑心中也是一愣,因为他看到玉蛮的眼中的寒芒,微微一笑,待要说什么。就见玉蛮寒着脸推开挡在门前的钟伯,快速的走进候府。幻天玑知道不对,急忙的跟上。

    钟伯在后面追着,一路上喊着:“小姐回来了,夫人,小姐回来了”

    候府面积也不小,前面是接客大厅,后面用东西两套院子。玉蛮寒着脸,快步的穿过大殿进入了内堂,穿过一条回廊后站在一间火红色屋子跟前,幻天玑追了上来,道:“玉蛮,你怎么了?”

    玉蛮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这扇熟悉却是关闭着的门,静静的站着。

    那钟伯大汗淋漓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小姐,干什么走的这么快,钟伯老了,跟不上了”

    此刻,候府中的一些仆人也远远的看了过来,却没有走过来,只是在远处议论着什么,然后悄悄的隐退了。

    门外,玉蛮冷目寒霜,衣衫无风自动,赤红的秀发如剧烈燃烧的火焰飞卷跳动。幻天玑心中有些担心,不明白玉蛮是怎么了。就在此刻,玉蛮脚下红光一闪,轰隆一声,那坚固精美的红色门儿在玉蛮的一脚之威下,轰然而开,玉蛮二话不说直接走了进去,幻天玑急忙跟上,钟伯没有动,他怔怔的站在门口,望着那被玉蛮一脚踹的稀巴烂的门,眼中闪烁着一丝的羞愧与痛苦。

    屋子很大,很精美,一看就是女子的房间,幻天玑跟着玉蛮走进房间,还没有来得及观看,就觉得一股混合异香扑面而来,差点呛到了。玉蛮仿佛对这间房屋很是熟悉,兀自的走向里屋卧房,卧房之中,一对浑身**的男女在床上奋战着,那男子赤发红眉,身子健壮,赫然正是火族少帝炎龙,这位刚上任不到三天的赤龙城城主。

    他胯下还有一个女子在婉转呻吟着,那女子和玉蛮倒是有三分相似,赤发如雪,丝丝缠绕,几乎遮住了她半边的脸颊,赫然正是玉蛮的母亲,俏寡妇。

    俏寡妇今年已经将近四十岁,样貌却宛如二十几岁的模样,白皙中透着丝丝粉红的肌肤欲要滴出水来,吹弹可破。媚眼如花,流波婉转,双目微闭,双腿张开,躺在那张柔软此刻却异常凌乱的床上,应承着炎龙的一次又一次攻伐,呻吟糜烂之音充斥在整间屋子。

    俏寡妇身子随着一次次的征伐颤动着,仿佛听到了先前玉蛮踹门的声音,口中喃喃的道:“有人,好像有人来了”

    炎龙喘息着,身上都是汗水,脸色涨红,道:“谁敢打搅我的好事,没人敢进来的,宝贝,我今天一定喂饱你”

    这对**男女白日宣.淫,而外面还有数万难民衣食无着,此情此景,当真是罪大恶极。

    玉蛮走了进来,看到了炎龙浑身**的趴在自己母亲的身上,而自己的母亲还是一副异常享受的模样,顿时怒火中烧,嗖的一声,一根惨白色大约一尺长的骨刺出现在她的手中,她闪身上前,站在了床沿。拍了拍炎龙的肩膀,炎龙也没有回头,口中怒道:“什么事,没看到我正在忙吗?”

    而此刻,胯下的俏寡妇却是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脸色唰的白了一下,竟然呆住了,连此刻她正在与人交.合都忘记了。任由着炎龙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炎龙看到俏寡妇脸色煞白的看着自己的身后,心中一愣,转头一看,只见一道雪白光影以闪电般的速度刺了下来。

    “哧”的一声闷响,炎龙只觉得脖子传来一阵剧痛,要说他也是一个高手,可此刻正在兴奋之时,精神力完全松懈下来,这才让玉蛮如此轻易的得手,那根惨白的骨刺直接插进了炎龙的脖子,强烈的痛楚让炎龙的**瞬间熄灭,捂着脖子,身子向内一滚,由于他的那根玩意还插在小寡妇的身体里,连带着俏寡妇也是一声痛苦惨叫,向里面滚去。

    片刻之间,炎龙**的身上殷红一片,脖子处鲜血狂涌而出,他快速的点了周身的几处大血,这才止住鲜血。他看着玉蛮,愕然失声道:“蛮玉”

    “小蛮,你怎么进来了”俏寡妇急忙的起身,从地上一堆凌乱的衣服中随手抓了几件披在身上,口中急忙的说道。

    玉蛮的眼眸中冷光四射,推开母亲,兀自冷笑着对炎龙道:“今日,取你狗命”

    轰的一声,玉蛮的手上窜起了两条紫红色的火焰,狠狠的劈向了床上的炎龙,炎龙毕竟出自名门王族,打小就是非常厉害的高手悉心教导。他随惊不乱,望着那两道火焰激射而来,他身子一跃,身体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炽热的火焰从他的十指间迸发出来,与玉蛮的那两道火焰在半空中纠缠在一起,轰隆巨响,真气相撞,整个屋子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幻天玑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怪异,他已看出,那个在床上与炎龙宣.淫的就是玉蛮的母亲,没有想到自己刚来竟然撞到了这件事。看着玉蛮刺伤炎龙,幻天玑没有制止,面对着赤龙,他没有一丝的好感,当日在千叶山如此,现在依旧如此。

    两人的刚一接触,强大的真气几乎就要震塌了整间屋子,炎龙自从千叶山惨白之后,回到火族一心修炼,此刻也是仙级高手,他反应极为迅速,乘着爆炸的能量火焰还没有消散,他扑向了地面,在地面上安静的躺着一柄赤红色的长枪。

    幻天玑见炎龙拿到那神枪,脸色微微一变,生怕玉蛮有什么危险,阴阳轮嗖的一声盘旋出来,闪电般的射了过去,炎龙神枪还没有握住,就感觉一道劲风奔驰而来,心中一惊,接着一道巨大的力道从神枪上传来,他猝不及防,双手一松,刚刚握在手中的神枪竟然被阴阳轮给击飞了。

    赤红色的长枪被巨大的力道弹飞,插在了头顶屋檐上,硕长的枪身嗡嗡的颤抖着个不停,而神枪所插的那根木头正是房子最中间的支柱,片刻之间,那根木头出现丝丝的裂缝,整间房子中传来丝丝的声音,大有风雨欲来的感觉。

    “不好,房子要塌了”幻天玑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叫道。

    尘土飞扬,第一根圆木从房顶掉落,正好砸在了那张大床之上,轰的一声,大床四分五裂。俏寡妇变了脸色,叫道:“小蛮,快跑”说着拉着玉蛮就朝外奔去,幻天玑召回阴阳轮,准备出去,却见到炎龙**着身子扑了过来,眼神中净是血色,口中厉声道:“幻天玑,原来是你,我要杀了你”

    幻天玑一身真气在青龙山消耗殆尽,神龙血脉也涣散了,经络断了大半,虽然经过几日的恢复,却还只是恢复到了五成左右罢了,此刻炎龙也受了伤,可真气依然充沛,幻天玑脸色微微一变,阴阳轮再次甩了出去。

    现在的炎龙哪里会再次猝不及防,他看到阴阳轮袭来,大喝一声,双手猛的在胸前一合,口中快速的念动着几个字符,煞那间,整间房间的问题陡然升高。一面巨大的火焰光盾横在了炎龙的身前。阴阳轮狠狠在砸在了那火焰光盾之上,竟然没破开,而是被反震回去。

    “烈光盾?”幻天玑心中一惊,失声说道。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