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光盾,火族紫火神咒中非常强大的一种防御神通,只有仙位之上高手才能施展,幻天玑在龙甲天书上见过这种防御神通,练到极致,无力能破。烈光盾与紫火神兵乃是火族神通中一守一攻的两大绝学。

    屋子的上方,那烈焰神枪chā在的柱子上开始出现大面积龟裂,泥土、瓦片与圆木不时的从屋顶坠下,这坚固的房屋犹如风雨汪洋中的一叶扁舟,摇摇yu坠,幻天玑此刻进退不得,他真气值恢复了大约五层左右,面对着杀气腾腾的炎龙,他真的有点有心无力的感觉。望着炎龙身前那道紫火火焰,感受着他散发出来的奇异热làng,幻天玑苦笑不得。

    被震飞的yin阳轮在空中快速的盘旋一下,然后又闪电般的扑向了快速bi近的炎龙,同时,幻天玑施展了久违的星空决。要说星空决的强大,那是不言而喻的。只是幻天玑自从四年前修炼了天书第三卷后,带来的强大力量,让他忘记了他还精通星空决这种逆天神术。

    五行真气所剩无几,可强大的星空真气依然充斥在丹田之中,此刻五行真气大落下风,幻天玑体内的星空真气自然的从丹田之中迸发而出,漆黑冰冷的真气迅速的流遍他周身的每一处经络xue道。身体竟然泛起一股妖yàn诡异的黑sè光芒,当世之人能识得幻天玑这一招的寥寥无几,赫然正是当日在黑龙城外,巫煞传给幻天玑的星夜族三大奇招之一的星体防御。

    星夜族的星空决,经过星夜族千年来无数惊采绝yàn的前辈高手千锤百炼,创出了三大绝招,丝毫不下于当世五族的镇族神通,这三大绝招分别是众星陨落、星芒斩与星体防御。其中以众星陨落的威名最盛,位列当世十大禁招之三,而星芒斩与星体防御虽然远远没有众星陨落有名,可是论起威力来一点不不众星陨落差。尤其是星体防御,堪称完美的绝对防御神通。

    幻天玑第一次施展这种防御,也是在他看到炎龙施展了火族镇族防御神通烈火盾才猛然想起来的。这种防御消耗真气十分的迅速,刚一凝结,体内星空真气就被消耗了三分之一,心中骇然,完全没有当日巫煞前辈施展此神通对战蓝乌八角龙那种信手拈来的从容。星体防御一处,在他周围三尺内猛然掀起一道道漆黑的光bo,仿佛是空间扭曲了一般。

    轰,炎龙的攻击来了,一道粗大的赤红sè火焰从烈火盾中爆发出来,就在幻天玑施展完成星体防御的那一刻,赤红sè的火焰剧烈燃烧着,撞击在了星体防御上。

    轰隆巨响,幻天玑的身子连退三步,而对面扑上来的炎龙却住了身子,转瞬之间,他彷佛被一股沛不可挡的力量从前面袭来,身子竟然蹬蹬蹬蹬的连退五六步,赤龙脸sè血红一片,眼眸中更是泛起一道道血光。他惊愕的看着幻天玑,看着幻天玑身边流转的那奇异的黑sè光bo。

    忽然,他的手凌空一抓,chā在屋顶的那根烈焰神枪轰然垂下,落在了他的手中。失去了烈焰神枪的支持,整个屋子开始剧烈的颤抖着,这间屋子虽然坚固,可毕竟只是间屋子,面对着两大神位高手的联手攻击,真气剧烈,早已经撼动了房屋的根基,在失去烈焰神枪后,整个房屋加速倒塌。

    那长枪乃是炎龙新得到的神器,厉害的很。面对着幻天玑的星体防御,烈焰长枪如同一条赤sè的火龙,携怒天之威,吞天灭地,风卷残云似地扑向了幻天玑。

    由于幻天玑与炎龙都施展了强大的防御神通,头顶簌簌下落的圆木砖瓦纷纷在两人的三尺之外弹开。幻天玑看到炎龙那强大霸气的一枪,心中一惊,脑海中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当日巫煞前辈施展的星芒斩,他双手向下一抓,体内星空真气滂湃jidàng,如万里汪洋泛起的惊涛骇làng,势不可挡。他口中喝道:“星芒斩”

    那夜,巫煞已经将星芒斩与星体防御的口诀全部告诉他了,幻天玑一直觉得自己的法力远远不够施展这两种至强的神通。也可以刻意修炼,此刻脑海中口诀一转,星空真气自然而然的随着他的心念运转起来。一条漆黑sè的真气长龙迸发而出,空气中发出一阵阵的锐啸,与扑过来的赤sè火龙形成的鲜明对比。

    轰……整间房屋在此刻终于崩溃,幻天玑施展出来的星芒斩威力何等巨大,就算此刻真气比上炎龙颇有不足,而炎龙的脖子也受到了yu蛮的重重一击,双方半斤八两了,赤红sè的火龙与黑sè长龙在纷纷落下的废墟中终于面对面的撞在了一起。

    屋子外,候府的人都围了的过来,yu蛮站在屋子外被衣衫不整的俏寡fu死死的拽住,脸sè惨白。整间房屋倒塌的那一瞬间,传来的惊天动地的轰鸣,yu蛮自然知道那是炎龙与幻天玑真气对轰的声响,幻天玑此刻真气只恢复五层,灵魂烙印血脉还是异常的涣散,哪里放心的下。

    片刻之后,房屋夷为平地。yu蛮口中大叫着幻天玑的名字,却是一片废墟。多处地方都燃起了诡异的火焰,这种火焰不是一般的火,乃是炎龙以自身灵气所释放出来的紫火神咒,水的扑不灭的。

    见到着火,候府一下子都luàn了起来,纷纷大呼:“走水啦。走水啦”

    片刻之后,在那片废墟中传来两声震天巨响,一红一黑两道光芒从废墟之下冲天而起,却是幻天玑与炎龙了。

    只见半空炎龙血红sè的脸sè此刻完全煞白,单手握着那柄烈焰枪,轻轻的颤抖着,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握住烈焰枪,全身赤luo,脖子上还chā着一根长长的骨刺,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而幻天玑,脚踩yin阳轮,脸sè微微的有些苍白,双手负在身后,静静的悬空而立,面对着前面的炎龙。

    炎龙哇的一声,口中狂喷出一口精血。恨恨的看了幻天玑一眼。,然后长啸一声,向城主府逃去。

    幻天玑也没有追,缓缓的落在了地上,负在身后的双手此刻通红一片。微微的颤抖着。yu蛮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道:“呆子,你,你的手”

    幻天玑缓缓的将手松开,那种炽热钻心的痛楚让他几乎昏倒,都说是十指连心,此刻他终于感觉到了这种痛苦,刚在在屋子中与炎龙对轰的一招,虽然看似他以星芒斩所化出的黑sè长龙占据了上风,击溃了炎龙那强大的一击,可是他自己也不好受,强大的冲击bo没有挡住炎龙那强大的一枪,当枪尖到达他喉咙前三寸的时候,他的双掌夹住了枪头,那神秘的烈焰枪非常的霸气,陡然间热làng高涨百倍,幻天玑就算修炼了火族神通,对火焰有较强的抵抗力,可是面对这股滔天热làng还是受了伤,双手剧痛的几乎没有知觉,炎龙伤的不轻,其实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幻天玑看着yu蛮急切慌张的样子,心中微微的一暖,道:“我没事。一点烧伤罢了”

    yu蛮看着幻天玑那红的跟红烧蹄髈一样的双手,又气又怒,一握手中的火凤龙杖,叫道:“炎龙,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她就要飞身去追炎龙,她母亲俏寡fu却是急忙抓住了她,只见此刻的俏寡fu威严肃穆,与刚才与炎龙宣.yin享乐的样子完全不同,如果说那时她是一个此刻她圣洁的就像仙子。

    俏寡fu沉声道:“你去哪?”

    “我要杀了炎龙”

    “胡闹,你知道炎龙是什么身份吗?”

    yu蛮脸sè一寒,深深的看着她的母亲,冷冷的道:“他不会快成我爹了吧,要是每个和你上chuáng的人都成了我爹,那我爹你要一千也有八百了吧”

    幻天玑心中一惊,在身后悄悄的拉了一下yu蛮。而旁边的俏寡fu那沉重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羞愧之sè。半晌之后,她冷道:“回房去,我换件衣服在去找你”

    yu蛮跺跺脚,恨恨的看了一眼炎龙消失的方向。

    幻天玑跟着yu蛮来到了她从小居住的房间,那是一间不算大的屋子,在整个房屋群最中间的位置,装潢的十分的奢华,门前两对yu玲珑,开门迎面而来,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精致的矮案,上面安静的放着一张二十五弦的骨瑟,骨瑟琴体边缘皆是以古yu为引,异常的珍贵。

    在往里还有一张较大的矮案,上面放着一个烛台,更多的却是一卷卷的竹卷古籍,后面的金丝楠木的书架上也整齐的摆放着。

    再往里就是数百条珍珠玛瑙穿起来的珠帘,隐隐可以看到一张chuáng,一个美丽精致的梳妆台,一面精致的铜镜。

    幽幽的异香充斥在屋子中的每一个角落,幻天玑一怔,四周的打量着,道:“yu蛮,这就是你从小长大的房间啊,真好看”

    yu蛮哪有心思在意自己的房屋,她拉着幻天玑坐在了chuáng上,道:“让我看看你的手”

    幻天玑苦笑,缓缓的伸出双手,此刻已经不像开始那么血红了,微微的黯淡了一些,有些发紫哦,yu蛮心疼至极,口中又骂了炎龙一句,大意是一定要杀了炎龙这个挨千刀的人渣败类。

    yu蛮乃是火灵之身,一身纯正火之灵气,她缓缓的握住幻天玑的手,一道道温和的光芒散发出来,幻天玑感觉到疼痛瞬间减轻了许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便是换完衣服的俏寡fu了。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