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破城(中)

    烈日如火,炙烤着这片本就在水深火热的大陆,仿佛一只冷酷的眼眸,漠然的注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与刍狗又有什么两样呢?

    长生刀微微的颤动着,古拙的刀身上释放出淡淡的青色光华,它,依旧如此的霸气,握在了白衣男子的手中,睥睨天下,傲视苍生,白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至高霸气以极快的速度向不远处赤火城的方向扑去,像是在挑衅,又像是在探寻。

    九黎族大军这一次进攻规模之大,乃是连日来之最,不仅狮鹫骑兵尽数加入战局,从空中疯狂扑杀,就连一些笨拙的巨形凶兽也在九黎族御兽高手的催持下源源不绝奋不顾身的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战鼓隆隆,杀气冲天,九黎族进入中原最惨烈的一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双方都知道这是决定胜败的一战,仙神位高手毫无保留的缓缓升空,各式法宝神器在空中吞吐着异样神光,炫目多彩,缤纷至极。

    以水仙,桑长老等一众神位高手为首的九黎族高手数量极为庞大,足足有近百高手踏空而行,与对面赤火城飞出来的数十位各族仙神位高手距离三百丈对峙着,其仙神位高手的数量远远超过火族一方。火族一方仙神位高手,以火神与屠神为首当空而立,身后则是火族数十位仙位高手以及久未出世的长老供奉,个个身披火红色的衣衫,如疯狂燃烧的火焰,面容凝重。

    下面的厮杀丝毫没有停息,双方这一次投入的士兵足足有十万之众,主要在南门展开了殊死的搏杀,每一和呼吸都有无数人丧命惨叫,血腥弥漫百里不散,九黎族战士依靠悬梯爬上高大的城墙,立刻就迎来十数柄长刀长戈将其捅翻下去,然后没入下面无尽的人流潮水中,弓箭手手连续弯弓搭箭,弓箭射完就抽刀而上,加入厮杀的战团。

    九黎族则是利用巨型妖兽开始冲击城门,巨大的撞门巨木足足有五尺方圆,顶端裹着铁甲,被几头巨大龙象拉着缓缓的逼近,如死神一步步的降临。

    “杀”混沌枪如灵蛇狂舞,穿过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胸膛,这位火族新起之秀无论是胆识与道行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烈雨镇守南门,虽然他身穿红色衣衫,可是依旧可以看出他衣衫被敌人的鲜血染了一遍又一遍,大荒神奇谱上排名第十三的混沌枪何等之利,加上烈雨一身深厚修为,普通九黎族战士难有一合之将。

    烈雨不知道杀死多少爬上城墙的敌人,他已麻木,双眸赤红如血,赤发狂舞飞卷,忽然,他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涌来,脸色一变,头也不回的反手向天直插一枪,那锋利的枪头穿透了一个扑下的狮鹫,狮鹫上的一个九黎族高手滚到了城墙上,身子一个弹起,顺势抽出了腰间悬挂的宝刀见人就砍,此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城墙上的火族战士顷刻之间被砍翻一大片,烈雨大惊,低喝一声,手中一抖,那还没有死绝的狮鹫瞬间爆裂,混沌枪化为一道灰色光芒朝那男子直射而去,那男人见状冷笑了一声,手中四尺长刀光芒一闪,在面前挽了一个剑花,将烈雨这强大的一击化解,烈雨只觉得双手发麻,被震的连连后退,混沌枪猛的插进的坚固的城墙才稳住了身子,看着那个持刀九黎族男子。那男子也冷冷的看向他。

    烈雨缓缓的道:“石天明,金族天石城城主,力量还行”

    那男子笑了一下,淡淡道:“混沌枪,大荒神器平谱排名第十三,上等神器,就是道行太低,还没有踏入仙级,既然你认识我那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

    烈雨没有说话,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跺,大喝道:“紫……火……神……兵”

    轰~!巨大的紫色火焰随着他这一声大喝从混沌枪上冲天而起,而烈雨的脸色也苍白了几分,显然以他现在的道行修为强行施展火族强大神咒紫火神兵还有一些难度。

    石天明的脸色微微一凝,随时狂舞手中宝刀,白色的天金真气迸发而出,迎上了火龙。

    天空之上,青云之下,大地苍茫饱受鲜血与杀戮的洗礼,哀鸿四起,火神缓缓的祭出了他的神器,一张红色的大旗,旗子乃是一团三角火焰模样,上面绣着上古不知名的文字与妖兽,在高空罡风中猎猎作响。

    “杀”火神一声怒吼,手中大旗一挥,无尽的炽热火焰从那面神秘诡异的旗子上迸发出来,朝着三百丈外的水仙等众多高手扑去,水仙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挥了一下白皙的玉手,身后上百御空高手呼啸而上,炫目的光芒从各自的法宝上散发出来,光芒似乎将烈日都遮盖住了。

    真气,能量,各种属性的法宝神器你来我往,由于火族高手远远低于九黎族这一阵营的,刚一接触就被压制住,每一个高手都要应付两至三个同等级别的高手,片刻之后,战团从空中急剧拉大,遍布数千丈,到处都是法宝皓光,激射连连。

    火神与水仙在激斗着,水仙这十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由原本一个仙位高手一跃成为神位巅峰境界的高手,火神虽然也是神位高手,可和战神的力量差不多,不是水仙的对手,依靠着火族流传下来的那篇震族古旗勉强与水仙斗了个不败不胜,而水仙显然也没有使用全力,只见她完全靠着诡异的巫术与奇快的速度在消耗着火神的力量,还不时的咯咯笑道:“火神,你就这么点力量吗?比战神差远了,上次在金乌城没有杀了你,这一次你可逃不得啦”

    火神心神磐若坚石,丝毫不为所动,一边狂舞手中大旗一边喝道:“妖女,今日我就为战神报仇”

    “你有那个本事才行”水仙笑声再起,忽然一片黑雾快速的朝着火神笼罩而去,火神自然知道南疆巫术中的蛊术诡异危险,又是水仙这等高手施展出来的,自然不敢大意,大喝一声,整个身体被一团火焰包裹起来,那些黑雾与火焰接触发出嗤嗤的声音,异常的恐怖。

    天上地下,唯一没有动手的是屠神与对面的那个长发飘逸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一身青色衣衫,身材匀称,腰间插着一枝玉箫,赫然正是萧神花满楼。这对至交好友,今日终于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却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两人如此的对望着,都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仿佛四周的厮杀与他们二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花满楼面色苍白,凝视着对面的屠神,最后叹息一声,道:“你为什么不动手?”

    屠神眼中闪过一丝的柔和,随即又被那股杀戮愤怒所代替,他冷冷的道:“怎么说也是相交数十年,没想到今日却刀兵相向,我屠神唯一的至交好友竟然欺骗我数十年,也罢”说着光芒一闪,他的袍子断裂开去,露出坚实的肌肉,残破的衣襟缓缓的随风飘落。花满楼看着缓缓下落的那截衣衫袖子,眼中忽然划过一丝羞愧与痛苦。

    屠神淡淡的道:“割袍断义,此刻起,你与我以前的交情随风而逝,现在你是我的敌人,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花满楼更加的痛苦了,他凝视着屠神,喉咙动了动,仿佛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最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动手吧”

    屠神目光一凝,狂喝一声,赤手双拳猛的一挥,天雷隆隆,气流飞旋,这一拳之威竟然有破天灭地之威。花满楼了解屠神,虽然是一个莽夫,可是一身法术却是非同小可,当下身子一闪,同时双掌拍出,狂风乍起,飞卷而去,轰隆巨响,两人相隔十丈同时身子一震。然后都长啸一声冲向了对方。

    厮杀仍在继续,无尽的杀戮仿佛演变万年的历史,无限的轮回下去。九黎族这一次虽然全力攻击,而是赤火城内还剩下的近十万大军也是殊死抵抗,有的九黎族战士爬上城头,火族战士直接抓住对方从城墙一起跳下,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一直持续的半个时辰,双方死伤惨重,越来越多的九黎族战士爬上了城墙,最危险的是南门竟然被撞开,双方又在南门展开的绞杀战,短短半个时辰,仅仅南门处就堆积了数千尸体,几乎将整个巨大城门都堵住了。

    烈雨与石天明的战斗也到达了尾声,烈雨还是太年轻,仗着混沌枪这等神器抱着必死之心施展紫火神咒,这种法术极为消耗真气,此刻天火消散,混沌枪光芒消失,石天明虽然也是狼狈不堪,可是还有一战之力,两人的周围十几丈都没有活人,石天明狞笑道:“小子,我让你死个痛快,混沌枪是我的啦,哈哈”

    欺身而上,宝刀狠狠的当胸削向了烈雨的胸膛,烈雨此刻真气耗尽,见到对方宝刀削来,眼中划过一丝的绝望,似乎看到死神的降临,不过他没有放弃,用尽全身力气,双手握枪挡在了胸前,轰……烈雨惨叫一声倒飞出去,还没有落地口中就已经狂喷鲜血,那柄混沌枪也震出双手向后飘去。

    烈雨感觉到自己在快速的下坠,身体内的灵魂似乎都要离他而去,他绝望的闭上双眸,暗暗的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忽然,他感觉到身子一轻,没有预想中重重的摔出城墙,他诧异的睁开双眸,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单手接住了他与飞出的混沌枪。

    “陛下!~”|这个老者几乎让他疯狂的心都将跳出来,烈雨吃惊的叫了一声。

    炎帝缓缓的将烈雨放下,对他笑了笑,然后对石天明道:“你也配使用混沌枪吗?既然你这么想要就给你吧”

    说着手中光芒一闪,石天明大惊失色,想要闪躲已然来不及了,混沌枪直接从他的心脏处透体而过,在空中旋转一圈又飞到了炎帝的面前,炎帝手中一弹,神枪插在了烈雨的面前。发出嗡嗡的颤抖声音。

    “……炎……帝……”石天明瞳孔中的光芒急速收缩,然后渐渐的消散,摔倒在城墙之上。

    “你不要紧吧?”炎帝看着依靠在被血然后的城墙上的烈雨缓缓的说道,就像一个老者在问他的孙子。烈雨忍不住流下泪来,双手颤抖的握住神枪,一字一句的道:“我还能战斗,只要我在,敌人休想越过城墙一步”

    炎帝目光中闪烁一丝的慈祥,凝视着烈雨,轻轻的道:“你若是我的孙子该多好?”

    烈雨浑身颤抖,眼泪与鲜血融合在一起,化为血泪滴滴落下,半晌之后,他似乎用尽全身力气,道:“陛下,其实……我……”忽然他的声音停顿了下来,双眸中光芒瞬间定格在炎帝那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上。

    炎帝一愣,转目看去,只见一支粗大的箭羽直插在烈雨的背后透胸而出,原来烈雨刚才拄着混沌枪战起来,被九黎族的弓箭手找到机会偷袭,身后中了一箭。

    “烈雨”炎帝叫了一声。烈雨没有缓缓的倒下,在那一瞬间,他嘶吼道:“我……是……您……的……孙……子……”

    炎帝脸色巨变,上前抱起烈雨,道:“你,你说什么?”

    烈雨气若柔丝,双目迷离,呢喃道:“我是……大王子……炎皇的儿子”

    炎帝身子一震,愕然的看着怀中之人,炎皇是火族的大王子,十几年前就过世了,没想到炎皇竟然在外遗下一子。炎帝轻轻的拉开烈雨的衣衫,在烈雨的胸膛上赫然的挂着一枚贴身古玉,漆黑如墨,上面刻着一个字,皇!

    “我的孙子?”炎帝自语着,反复的自语着,然后轻轻的站起身来,在这一个瞬间他仿佛又苍老了许多,他抓住身后的射日神弓,抽出箭囊中一支巨大红色箭羽,弯弓搭箭,长啸道:“天帝,出来吧”

    说着他直接弯弓拉弦,随着射日神弓的被缓缓的拉开,天地忽然变色,本来还烈日当空,此刻却是乌云遍布雷声轰隆。这千年未开的神功此刻竟然引起了天变。

    南面山坡上,那白衣青年目光一闪,御空而起,朗声道:“炎帝,我在这里”

    城墙上的炎帝气势瞬间爆发百倍不止,直接拉开神弓,那血红的五尺神箭在他真气的灌入后竟然光芒闪烁,轰隆一声,化为一道血芒激射而去。

    白衣青年,不,应该是天帝,他脸色凝重,面对着射日神弓就算以他此刻的道行也不敢大意,瞬息之间,那血芒就到了面前,天帝长生刀斜砍而出,轰隆巨响,仿佛天地裂开,风云暴起,天帝身子巨震,被震飞了数百丈才稳住了身子,长生刀光芒流转,只是几步就到了距离距离炎帝数百丈外的高空中,缓缓的道:“射日神弓,呵呵,可惜不是天羽做的箭羽,只是火精玉石罢了”

    天帝第一次出现在大荒之中,交战的双方都停止了厮杀,天空中激战的仙神位高手也很有默契的分开飞回本方阵营对峙着。

    炎帝朗声道:“就算不是天羽雕翎又能如何?你挡的住我剩下九箭吗?”

    天帝哈哈大笑,声传四野,道:“你拉的开十次吗?你不能,最多六次,你太老了,太衰弱了,炎帝,我敬重你纵横大荒数百年,乃是一个旷世奇人,你自尽吧”

    炎帝冷笑,道:“好狂妄的口气,今日就让我领教一下天位高手的真实实力吧”

    射日弓在次拉开,毫不犹豫的射了出去,天雷暴起,闪电撕裂天际,天帝双手握刀,狠狠的劈向了那道比先前还要宏大的赤芒。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