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流淌着,静谧的深夜中,幻天玑与那黄衣女子静静的对视着,时间在这个一瞬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幻天玑,你怎么会在这里?”片刻之后,那黄衣女子淡淡的说道。

    幻天玑回过神来,轻轻的笑了一下,道:“我是无意中到得此处的,没想到仙子你也在此地”

    没错,这黄衣女子正是土族圣女流云仙子,在大荒上早就享有盛名,乃是当今大荒九圣之一。

    当今九圣,以星夜族夜刹仙子资历最老,金族西王母冷愫仙辈分最尊,而火族,水族,木族,雷族,拜月族,日神族几位圣女都是新进的后起之秀,在大荒的名头远远不及当今的土族圣女流云仙子。幻天玑与流云仙子有过几面之缘,却从未说过话,今夜细细打量一番,发现这流云仙子不愧是享誉十年的美人。不论资质与美貌决不在冷愫仙之下。

    流云仙子浅浅一笑,道:“天玑少侠来到寒舍,真是蓬荜生辉,那日在天火关见少侠以一己之力大战水妖水仙,又召唤出远古狼神拯救大荒与为难之中,小女子心中好生佩服,小小年纪一身修为就已经通天彻地的神通”

    幻天玑微微一笑,摇摇头,道:“在下不过是一时运气罢了”

    流云仙子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悦耳动听,如清晨啼鸣的百灵,让人心旷神怡,片刻之后才道:“少侠无事不登三宝殿,你真的是无意来到此地。要知道宝石山乃是我土族千年来的圣山禁地,一般人绝不会靠近”

    幻天玑笑了,面对流云仙子,他还比较从容,道:“看来在下还真不是一般的人”

    流云仙子这次笑的更加的肆无忌惮,如一个妖精。

    时间过了很快,月光渐渐朦胧,东方的天际的泛起一丝的红霞,片刻后彩云滚滚,朝阳撕裂无尽的黑暗挣扎出来,照耀被俯视着万物苍生。

    幻天玑与流云仙子一直站在小瀑布下的那个凉亭中,从深夜到日出,两人的基本没有说话,幻天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流云仙子好像很抵触自己,尤其是流云仙子深邃的眼眸中不时的流淌过一丝异样的神采,虽然竭力掩饰,可幻天玑早就今非昔比,又怎么能逃的过他的双眼。

    当黎明的光芒撕裂永恒的黑暗,东方的霞光如巨龙翻滚,澎湃张扬,霞光照耀在两个的脸颊,都泛起一丝的红光,而幻天玑明显发现流云仙子的脸色凝重如冰,目光看向了他身后的那道从山顶激流而下的瀑布。

    就在此刻,一声锐响从身后响起,如铁戈撞击,刺人心魄,如幻天玑微微一惊,还没有转过去,就已经感觉到强大的能量从后而来,能量未至劲风先至,幻天玑匆忙之下反手一抓,此刻他一身强悍修为暴露无疑,尤其是在龙甲天书上所学的神通,只见红,黄,白,黑,青无色光芒瞬间在他的手掌中旋转,然后猛然回掌。

    轰隆巨响,五行属性的能量与背后扑来的神秘能量相接,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幻天玑只觉得一股沛不可当的能量袭击而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滑去,而前面的流云仙子不退反进,竟然拍掌攻向了幻天玑,这一下幻天玑大惊失色,距离如此之近,想躲避已经来不及,流云仙子的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左肩上,幻天玑又倒飞了回去,跌落进了瀑布下的深潭之中。

    幻天玑调入潭水的那一刻,看到一个巨大影子从天空缓缓落下,摸样狰狞恐怖,看样子幻天玑仿佛想到了什么,然后就掉进了水中。

    冰冷的水让幻天玑瞬间清醒过来,全身疼痛欲裂,尤其是被流云仙子击中的左肩,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幻天玑清醒冷静,阴阳轮瞬间从体内飞掠而出,如狂蟒一般不可一世,破水而出,接着,幻天玑缓缓的从水中升起,看着凉亭之中的流云仙子。

    流云仙子也抬头看着他,目光凝重而坚定。仿佛没有想到幻天玑受到两次重击之后还能御空而起,完好无损。

    幻天玑看到了先前在后面偷袭自己的那个影子,竟然是一头凶兽,而这凶兽他终于看清楚了摸样,他脸色大变,愕然失声道:“衫针兽”

    衫针兽,大荒十大凶兽之一,一对翅膀比神器还要坚硬百倍,无人能破,扇羽的飓风能将一位仙位高手刮飞,六百年前这凶兽在火族作乱,后来被当时的炎帝率领高手追杀,之后就逃到了土族境内。当时的黄帝陛下与之激战一个日夜,方将其擒拿,封印在土族早已经失传的神器御龙飞甲之中,而那位黄帝也重伤不治,没到三天就羽化成仙了。

    没想到时隔六百年,这大荒凶兽竟然又重现人间。

    “好眼力衫针已经六百年没有在大荒出现过,你看一眼就叫出他的名字,佩服,佩服”流云仙子警惕的看着幻天玑,缓缓的说道。

    幻天玑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在北极之地见到过无数凶兽,很多名气都不在衫针之下,也没有过分惊讶,他道:“仙子,你这是何意,为何偷袭与我”

    流云仙子贝齿轻咬,道:“只怪你是木子王和那贱人的儿子,受死吧”

    忽然,流云仙子光芒闪烁,一套黄色的铠甲附在身上,铠甲流光剔透,宛如一条神龙游曳其上,动人心魄。

    幻天玑瞳孔急速搜索,看着在天空盘旋的衫针,道:“我早该想到,衫针出世,御龙飞甲怎么可能不出世呢,你掩藏的好深啊”

    幻天玑听到流云仙子叫自己的娘亲是贱人,心中怒意大盛,也不顾流云仙子的身份了,见流云仙子御空袭来,轻喝一声,阴阳轮盘旋而上,而流云仙子似乎并不惧怕阴阳轮之利,手臂一挡,竟然将阴阳轮格挡飞出,而她的铠甲竟然是完好无损,只留下一条发丝般的痕迹。幻天玑没想到御龙飞甲的防御能力这么的恐怖,脸色一变。右手在空中缓缓提起,一条水龙从脚下漫起,携带强大的能量奋身而去。

    厚土神咒,土族千年不传之密,乃中原五大神通之一,修炼到极致,可破空飞升,参悟生死。黄色的光芒如耀眼的太阳,光芒四射。厚土神咒的强大绝非浪得虚名,幻天玑只觉得一股庞大,浑厚的土性灵气排山倒海而来。

    水龙飞卷奔腾,毫无顾忌的扑向了流云仙子。两股不同属性的能量相撞,顿时天昏地暗,沙飞石走。幻天玑雨流云仙子被能量震的同时向后退去,不同的是,在幻天玑后退的过程中,嘴角溢出一道精血,而流云仙子却是毫发未伤。

    流云仙子已经看出幻天玑先前受到衫针兽的袭击受了不轻的伤,刚才一试探,果然发现是如此,顿时心中一定。清啸一声,整个身影化为一道耀眼的黄芒,扑向了幻天玑。

    说到底她还是忌惮幻天玑的,当日在天火关外,幻天玑召唤出来的狼神所施展的强大威力,至今还留在她的脑海之中,她既然决定除掉幻天玑,决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召唤出远古狼神。

    幻天玑年纪不大,可是却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也不知道爬了多少次,见流云仙子扑来,那凌厉的气势完全要置自己与死地,当下再无一点怜悯,手指一弹,在空中旋绕着的阴阳轮风驰电掣般的呼啸而去。

    虽然阴阳轮很厉害,可是御龙飞甲也不简单,先前两者已经接触了一下,御龙飞甲的防御能力,完全可以挡住锋利的阴阳轮,流云仙子心中有数,也不避闪,直接用手臂挡住了阴阳轮的攻击。

    幻天玑此刻也是欺身而上,手中法决一引,体内五行真气瞬间流转起来,只见,黑,红,青,三色光芒瞬间暴起,在他的身边形成一个巨大的彩色能量柱,强大的灵气疯狂的涌向了幻天玑的身体,尤其是此处乃是深山,旁边还有一个普通,水,木两种属性的真气异常的澎湃强大。

    “呼”丁浪双掌平推,三种不同属性的真气化为三道巨龙,朝着流云仙子奔去。

    流云仙子动容了,失声道:“你竟然真的精通五族神通”

    她清啸一声,衫针神兽扑身而下,巨大的双爪直接抓住了代表火属性的火龙,那条火龙何等强大,可是面对大荒十兽之一的衫针,还差一点,只觉得热浪翻滚,华龙解体,化为无数道火团如雨般落下。

    而流云仙子则是置身对上了黑色与青色火龙。

    龙甲天书,幻天玑已经专研了一段时间,而且还是同时参悟修炼木族,水族,火族三族天书,体内真气遇强则强,几乎达到了神级领域。

    就算身穿御龙飞甲的流云仙子,要打败幻天玑,也决没有那么容易,这两条灵气长龙,瞬间就将流云仙子包在其中,两种奇异的颜色,与代表厚土真气的流云仙子交缠,以二敌一,可是厚土真气的黄色巨龙竟然丝毫不落下风,隐隐有反噬之举。

    幻天玑心中惊骇无比,厚土真气是当年土族部落首领从龙甲天书中参悟演化而来,论起威力,决比不上自己所学的天书,现在流云仙子既然能挡住正宗的龙甲天书所释放的真气,而且丝毫不落下风,那就说明,她修炼的绝不是厚土真气,而是龙甲天书防御力最强的土族那卷天书。

    呼吸之间,流云仙子仗着强大的防御力,摧毁了幻天玑的防御,与衫针兽一上一下的攻到了幻天玑的跟前,幻天玑急忙驱动阴阳轮阻挡,可是无济于事,在这两大高手的夹击下,他再次被震飞了。

    阴阳轮根本就破不开御龙飞甲的防御,或许可以破空,那需要更强大的能量,绝非现在自己可以施展的,也就说,流云现在仗着御龙飞甲,已经处于了不败之地。

    幻天玑抹了一下口角的鲜血,缓缓的升空,看着耀武扬威般的衫针神兽,目光出现了少许的淡然,缓缓的道:“流云仙子,没想到也修炼的龙甲天书第五卷,不过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吗?”

    他缓缓的挥手,一道灰白色的光芒静静的流淌在他的手臂上,片刻之后出现一柄样式古拙,带着上古铭文的巨斧。

    “开天神斧”

章节目录

草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草神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