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邻居中,刘蓉引起了韩彬的注意,“这个刘蓉多大年纪,门牌号是多少?”

    “我哥今年43岁,刘蓉应该比我哥大个五六岁,应该不到五十岁吧。刘蓉就住在我们单元的302,她有什么问题吗?”

    韩彬记得,肖炳天在高铁上拿着一张照片,默念着一个叫‘蓉蓉’的名字。

    至于彼蓉蓉是否是此蓉蓉,那就不得而知了。

    “肖炳天有手机吗?”

    “有。”

    “什么手机?”

    “一款华为手机。”

    “肖炳天有没有说明天包桌请什么客人?”

    “不知道,我今天叫他过去吃饭,就是为了问这事,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肖国栋摇头叹息。

    “肖炳天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离开琴岛?”

    “年后吧,卖了房子他就走了。其实我也劝过,想让他搬回琴岛,他虽然喜欢长安,但在那边也没什么亲戚,还不如搬回琴岛来,老了相互也有个照应。”

    韩彬翻看了一下笔记本,“那行,咱们先谈到这,您想起什么情况,可以随时联系我。”

    “好,韩警官,我哥的案子就麻烦你们了。”

    “应该的。”目送肖国栋离开,韩彬将王霄找了过来。

    “韩队,你有什么吩咐?”

    “你去一趟3号楼302,找一下叫刘蓉的邻居,案发后她也去过现场,我要亲自给她做笔录。”

    “那其他去过现场的人呢?”

    “其他人由你负责做笔录?”

    王霄点点头,有些好奇道,“韩队,这个刘蓉有什么问题吗?”

    韩彬道,“现在还不好说,等回局里再告诉你。”

    打发走王霄后,韩彬回到了案发现场,法医李灿已经完成了初步尸检。

    “韩队,您来的正好,初步尸检完成了,我正想跟您汇报。”

    “你说。”

    “死者的身份您应该知道了,年龄应该在40岁左右,死因是被锐利的尖刀插进了左胸口,这个位置十分的危险,直接扎住了心脏大动脉,除非立刻得到救治,否则,送医院的路上估计人也就不行了。

    除了这处致命伤外,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其他伤口,也没有被捆绑的痕迹。”

    李灿顿了顿,继续说,“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天下午四点到八点之间,因为屋子里烧着暖气,温度较高,一定程度加速了尸体的腐化。”

    韩彬问道,“死者生前有没有中毒迹象?“

    “暂时没有发现,等回到实验室,我会进一步的检测。”

    “辛苦了。”

    “应该的。”李灿汇报完情况,跟技术科沟通了一下,就将死者尸体装入裹尸袋,准备运回市公安局。

    王霄回到了现场,“韩队,刘蓉就在家里,我请她过来做笔录,她说怕死人,请您去她家里。”

    韩彬摸了摸鼻子,“警察到之前她就来过现场,现在却说怕死人?”

    “谁知道呢,要不把她请到市局做笔录?”

    “算了,我去一趟吧。赵明、马焦旭跟我走一趟。”

    “是。”

    爬了一层楼梯,三人就到了刘蓉家。

    “咚咚……”赵明敲了敲门,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打开了门,女人个子高挑、很瘦、梳着一个马尾辫,已经有不少白头发了。

    “您好,我是市公安局的韩彬,这是刘蓉家吗?”

    “对,我就是刘蓉,三位同志请进吧。”

    韩彬进了屋子,这是一套三居室,进门的右手边就是厕所,飘来一股尿骚味,屋子里算不上太干净,乱七八糟的堆了不少东西。

    刘蓉有些不好意思,“家里人比较多,屋子也比较乱,您别介意。”

    “您家一共几口人?”

    “我爸妈,我和丈夫,还有一个女儿。我丈夫和女儿不在家,我爸妈在他们屋里。”刘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三位同志先坐,我给你们倒杯水。”

    韩彬坐到沙发上,“刘女士不用麻烦了,我们不渴,咱们直接做笔录吧。”

    “那也行。”

    “刘女士,您认识死者肖炳天吗?”

    “认识,我们都是邻居,年轻时他在这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听说去了长安,这些年也没怎么见过。”

    “您是不是去过案发现场?”

    “对,我是去过一趟,肖国栋看到他哥死了,吓了一大跳,把我们楼上的邻居也惊动了,我就过去看看。我这个人胆子不大,就从门缝里瞟了一眼,诶呦妈呀……可把我吓得不轻。”

    “肖炳天从长安回来之后,你们有没有见过面?”

    “见过,都是邻居,上下楼的时候难免碰到,也就说了几句话。”

    “你去过他家吗?”

    “没有。”

    “今天也没进过案发现场?”

    “真没有,我就在门外面瞅了一眼,那血琳琳的,我哪敢进去。”

    “昨天下午四点到八点之间,您在哪?”

    “我在家。”

    “出过门吗?”

    “没有,我一直在家里。”

    “谁能证明?”

    “我爸妈呀,他们就在屋里,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

    “您在家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可疑动静?”

    “没什么印象。”刘蓉摇了摇头,追问道,“肖炳天不是今天在死的吗?”

    “案发时间是今天中午,但肖炳天被害时间是昨天下午四点到八点之间,您和他住的比较近,这段时间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员去他家?”

    刘蓉道,“我昨天下午门都没出,除了我爸妈,谁也没见着。”

    “据你所知,肖炳天有没有仇人或者跟谁发生过矛盾?”

    “这我不清楚,他回来也没多久,我也没跟他见过两面,就算有仇人,他也不会跟我说呀。您说对不。”

    韩彬拿出一张名片放到桌子上,“咱们先谈到这,这是我的名片,想起什么可以直接联系我。”

    “诶。”刘蓉跟着站起身,有些担忧道,“韩警官,肖炳天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韩彬停下脚步,“为什么这么问?”

    “我们就住在一个单元,家里有老人和孩子,我也害怕呀。这要是仇杀还好,要是家里遭了贼,我们家不也有风险嘛。”刘蓉叹道,“一到过年就容易出事,咱们老百姓要过年,贼也要过年,万一偷到我家咋办。”

    韩彬宽慰道,“刘女士,您放心,我们警方会尽全力侦查案件,不会影响到你们正常的生活。”

    刘蓉眉头依旧没有展开,“诶,这上下楼的,但愿吧……”

章节目录

来自未来的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跑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跑盘并收藏来自未来的神探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