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嗒,嗒……”

    就在牛有劲,张长根和陈小炮三货小声唠扯时,外面由远而近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过来了。

    “嘘!别bb了,有人过来了。”牛有劲耳朵动了动,随即精神一震,立马站起身守在门口蓄势待发,随即不放心提醒了一句:“记住,按计划行动。”

    “就这么斋干啊?起码得整点武器在手吧?”陈小炮心里不把握的提议道,随即跑到一边拎起一张铁腿圆凳侯在牛有劲身后。

    而张长根不知从哪整来一根半米长的通心铁棍,另一端还挺尖锐,随即走到门另一边侯着。

    “……”牛有劲顿时懵逼,不明白这货躲门后干啥玩意,人家这一开门,不是直接把你给挡了吗?还怎么第一时间冲出去啊?

    牛有劲招了招手,这刚想开口说话,脚步声就在门口停了下来,随即便把嘴巴给闭上了。

    而此时门外,段左推着仇天刃停在了门口,身后还跟着四名身材健硕的青年男子。

    于此同时!

    胡国强也带着三名警察杀到了金马酒店一楼,出示证件后,在酒店工作人员陪同下,开始了明查暗访。

    金马酒店负一层!

    “刃哥,人就关在这里,我估计还没醒呢。”仇天刃指着铁皮大门说道。

    “嗯!开门。”仇天刃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好!”段左点了点头,本想让人开门,不过脑子一抽,想好好表现一番,便从一名健硕青年手中取下钥匙,随即走到门口亲自开锁。

    “咔吧!”

    “嘎吱!”

    段左这刚把门打开一条缝隙,刚想抻着脖子往里面一瞅时。

    “啪!”

    “瞅你爹篮子啊!”牛有劲躲在门边瞅准机会,闪电般伸出左手,瞬间薅住段左头发,猛的发力一拽。

    “嗷……呜……”段左根本就没有防备,突然惨叫一声,便被牛有劲拽的趔趄前行踏进了房间里面。

    “嘭!”

    还未等段左反应过来,牛有劲立马挥舞起右拳,直接一拳干在了段左脑袋上。

    “嘭!”

    牛有劲第二拳紧随其后,再一次砸在了段左脑袋上。

    段左瞬间被干蒙圈,牛有财这货绝对是一经常干架的主,更是使阴招的选手,趁着段左蒙圈的机会,抬腿一脚踢在段左胯下。

    “啊呜!”

    段左杀猪般惨叫起来,这还不算完,牛有劲一脚过后,立马把段左扑倒在这阴冷潮湿的地面,随即抡起拳头向着段左脸颊就是一顿狂轰乱炸。

    “嘭!”

    “跟我整埋汰是不!”

    “嘭!”

    “当你爹好欺负不!”

    段左挺寒碜的脸挨了牛有劲两拳后,也开始忍痛反击,吼了一声:“小b崽子!”便一肘击干在牛有劲肚子上。

    “噗咚!”

    “啊……带劲!”牛有劲这牲口挨了一击,就像没事人一般,并且还红了眼,随即扑到段左身上,两人躺在地上撕扯了起来。

    对于段左和牛有劲的撕扯,陈小炮和张长根两人并不参与。

    因为就在牛有劲刚一把段左拽进房间里时,陈小炮趁着这空隙,嗷的一声拎着铁腿圆凳率先就窜了出去。

    还未等仇天刃和四位健硕青年反应过来,陈小炮一窜出门口,抡起铁腿圆凳对着坐在轮椅上,杵在最前面的仇天刃脑袋就是横扫而来。

    仇天刃虽然双腿废了成了废人,但是反应能力还是比普通人强,一见圆凳扫来,立马抬起双手护主脑袋。

    “啪!”

    铁和肉的碰撞,明显铁技高一筹。

    “呜……”

    “噗咚!”

    仇天刃脑袋虽然保住了,可是双臂就遭了罪,被圆凳铁腿一砸,顿时一吃痛,同时轮椅失去平衡,往一边倒去,顺带着仇天刃也倒了下来。

    而这时身后的四位健硕青年也反应了过来,三人立马掏出腰间军刺,蜂拥着冲向了陈小炮,至于另一位健硕青年立马扯的着轮椅和仇天刃往后退去,怕把这“废人”给误伤了。

    “艹,给我往死里干!”仇天刃怒了,本来魏如松让他亲自赔礼道歉就憋着一肚子气,现在又“无缘无故”被陈小炮拿着凳子就乱来一通,砸得自己双臂生冷冷的疼,此时他彻底摇滚了,彻底把魏如松的话抛之脑后。

    其实不用仇天刃开口,三位健硕青年一拥上来就直接开干了。

    对此陈小炮心中虽然充满恐惧,可是并没有后退半步,一马当先守在门口,抡起凳子迎面和三位健硕青年干了起来。

    这时张长根也手持铁棍窜了出来,随即和陈小炮守在门口,二话不说,闷头就用手里的通心铁棍就是一通乱捅,那玩意另一头可是挺尖锐着,如果不小心被捅上一棍,不亚于被人扎一刀。

    而两人目的就是给牛有劲争取时间,快速把段左给挟持住,然后各自逃命,如果谁能逃得出去,立马回去搬救兵过来救人,这就是三位虎b商量出来的虎b计划,至于索泽他们,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还是牛有劲,张长根和陈小炮三人觉得索泽,索川两人待他们还不错的情况下才回去搬救兵的,如果是刚入职那会碰到这情况,这三虎b不直接叛变算是好得啦。

    言归正传!

    双方手里都有武器,彼此距离不超过半米,而这个时候,旁观的人就可以看出来,谁是真虎b,而谁是只敢打不敢下死手的!

    三位健硕青年下手明显有所忌惮,并不敢对着陈小炮和张长根两人要害部位捅咕,只想把两人控制住。并不是他们不敢杀人,而是觉得杀这两货不值当。

    就在这时一位健硕青年抓住机会,举着军刺就要砍,但砍的位置只是张长根的肋骨,另外两个人手持军刺,虽然要捅,但拇指和食指却是掐住了一半刀身,都留有余地。

    这个人啊,是不是真虎b,那你从他干仗的时候,直接就能看出来!

    反观陈小炮和张长根,一人抡着圆凳对着三人脑袋就是砸,就是抡嗷嗷直叫,一人手持着通心铁棍,对着三人脖子,心脏,眼睛就是捅破马张飞,一点没杵对方,两人并肩守在门口,还真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其实张长根和陈小炮两人也怕,不过两人为了活命,彻底急眼了,所以不要命的耍狠,虎b气质彻底被激发出来,毕竟这两货没入职五脏庙之前,可都是自己寨子里村斗的生力军,干架特别是群架那是家常便饭。

    所以一方狗急跳墙,一方畏首畏尾,双方也倒干得一个旗鼓相当,一时之间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虽然陈小炮和张长根两人身上都挂了彩,不过这两人视若无睹,生猛的一塌糊涂。

    而房间内,牛有劲和段左还是继续躺在地上撕扯,彼此都见了血,两人样子更是狼狈不堪,不过就算这样牛有劲还是虎得不要不要的,仿佛嗑药一般,死死压制着段左,就是不让他起身。

    其实并不是牛有劲有多厉害,而是这货有股子不要命的气质,俗称虎b气质。段左手上虽然有活,可是躺在地上也施展不开啊,而且两人撕扯的时候,段左的肢体动作,都是先保护自己,然后再寻求反击。可是牛有劲则是完全不同,他根本不管你怎么还手,反正,我就干我自己的,掐喉,扣眼,砸鼻,抓蛋……整得不亦乐乎。

    就在牛有劲和段左撕扯时,躺在一边的大力眼睛动了动,接着索泽他们眼睛也跟着动了动……

章节目录

刁民的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巴拉个香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巴拉个香蕉并收藏刁民的崛起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