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去罗迪俱乐部?

    这个问题当然是很简单很现实的,但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的简单明了,才让王跃和石龙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直接说他们冒名顶替只是为了能多认识几个外国人?

    那太丢脸了,哪怕他们知道自己在身份和地位上比不过周铭也说不出口。

    周铭见他们扭捏的表情马上反应过来他们的想法,于是笑着说道:“我想可能是我问话的方式有问题,我的意思是你们为什么要自己费这么大的功夫去罗迪俱乐部碰运气,你们应该明白你们就这么直接去那样的俱乐部,没有介绍人也不认识人,很难有什么突破的。”

    王跃和石龙点头表示周铭说的他们都明白,可他们也没其他的办法了:“如果我们能找到介绍人或者有什么关系,也不至于做这种事了。”

    王跃和石龙他们的语气很无奈,他们也知道自己进了罗迪俱乐部,身份也是非法的,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无情赶出来,可他们依然还是得冒这个险,因为只要能顺利打开一个人脉,那就赚到了。

    “你们没有试着去找旧金山或者洛杉矶的华人商会吗?我想这些华商组织应该能帮这个忙的,而且商会的人脉网络,也肯定比个人要强。”周铭说。

    听周铭提起华人商会,王跃和石龙他们的表情则突然变得愤怒,很显然如果这些商会组织有用的话,他们也不用去什么罗迪俱乐部了。

    重重叹了口气,石龙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知道您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在美国能做空明尼苏达小麦到负价格,是我们所有华人生意人的骄傲,但您这样的大人物,很多事情您可能并不了解,就比如您说的这些商会,他们并不会帮我们解决任何问题。”

    周铭心下一动,马上问他:“能和我仔细说说看吗?”

    石龙下意识摇说,但王跃拉了他一下,石龙这才没往下说了。

    周铭笑笑说:“我知道你们有顾虑,但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了解最近的旧金山新闻,了解我最近在做什么,是否又了解替天行道和水泊梁山。”

    王跃对周铭这一句有一句的话感到茫然,但石龙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知道唐人街最近这个水泊梁山很出名,是专门替天行道帮人解决麻烦的,非常厉害,难道这就是周铭先生您创办的吗?”

    周铭点头告诉他:“没错就是我,所以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吗?在我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我可以尽力帮你们解决。”

    王跃这下才放下心来,石龙这也才告诉周铭他在商会那边遇到了什么事情。

    “其实我来到美国最先想到的也是依靠这边的华人商会,想着大家毕竟都是血浓于水的同胞,依靠他们总归是最方便的,可结果事情却很让我们寒心,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混蛋!”

    怒骂一番,石龙才告诉周铭他们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和加州这边的华人商会联系上了,也是在

    和商会这边谈好了以后才启程来的美国。

    他们到了美国以后,也是商会这边来接的机,并且安排他们住进了五星级酒店,吃了非常丰盛的美国大餐。

    被这么热情的接待,石龙他们都很高兴,以为自己受到了重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狠狠打碎了他们的美好幻想。

    接下来他们谈到了关于外贸的事情,石龙他们都希望能把自己的生意拓展到美国,希望能通过商会建立更多的美国人脉。但商会负责给他们接风洗尘的人却表示这个事情不着急,商会需要先认证他们的资质身份。

    “当时我们并没有怀疑太多,因为我们也明白不可能随便过去一个人,商会就会尽心尽力的帮忙,商会也需要为自己的声誉负责,这也让我们更加信服了,但……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

    石龙说在饭局上,他们就表示自己一定要入商会,自己的资质什么的都可以随便查,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也能理解商会这边也能理解商会为了自身未来的发展,要求严格一些也无可厚非。

    “然后我们在和商会签订了一份入会协议以后,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上了贼船。”

    石龙说起这个不由连连的唉声叹气。

    周铭知道这是关键了,于是问他们入会以后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是这份入会协议有问题对吗?”

    石龙义愤填膺的回答就是这份入会协议有问题:“这哪里是什么入会协议,分明就是抢劫协议!”

    石龙告诉周铭这份协议上的规定是他们需要把货物交给商会来代为出售,简单说就是他们的商品要由商会作为中间平台来转售给美国这边的买家,商会从中抽取一定的手续费和佣金。

    “当然如果商会只是想作为一个中间商,他如果能尽心尽力的为我们牵线搭桥,积极为我们拓展美国这边的人脉,帮我们寻找美国的买家,我们也会非常满意,可事实他们却并没有这样做!”

    随着和商会的协议签订,商会很快联系他们说身份审查通过了,他们已经帮忙联系好了买家,但在交易以前,需要先缴纳一笔保证金。

    石龙他们听后非常高兴,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于是他们很痛快的交了保证金,然后发货过来旧金山了,可当他们的货出港以后,石龙他们也从最初的狂喜中冷静下来,他们才反应过来,询问商会能不能先和买家见见面。

    但这时商会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之前的热情再也不在,只是冷漠的表示不行,后来干脆连人也不见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如果生意能做成,他们这个样子我也忍了!可后来我才明白,我真是太天真了!”

    石龙说后来随着货物离美国越来越近,商会那边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而当后来货物即将到港的时候,商会突然找到他们,石龙本以为是谈交易的事情,还非常高兴自己在美国总算出成果了,结果万万没想到商会居然给自己开出了

    一张价格单,是关于旧金山港的装卸费用,以及后续的仓储费用,非常高昂。

    石龙这时终于生疑,表示装卸费用这个可以理解,但他们明明已经找好了买家,为什么还要付出这么高昂的仓储费用,而且这个价格已经搞出市场价三倍,也太离谱了。

    商会那边对此解释这都是必要的,而且买家那边也需要时间赶来和验货,价格方面临时调配,自然会搞一些。

    石龙他们这时已经骑虎难下,哪怕此刻有怀疑也只能忍着了,但是接下来当他们的商品到了港也卸下来进了仓库,当石龙他们表明需要和买家见面.交易,或者和商会代为交易的时候,商会才彻底撕破了脸。

    说到这里石龙都变得咬牙切齿:“那些狗杂碎,他们告诉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买家,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骗我们发货过来,就是为了骗我们的钱!”

    故事到这里就很明白了,这商会就是扣着这批商品在仓库来要挟他们,让他们不断交钱,如果石龙他们不要了,他们刚好可以不花一个美分的吃下这批货,但相反他们要货,就只能不断交仓储费,或者自己出去找买家。但是按照商会的协议,他们就算自己找到买家,也同样还要给商会缴纳交易额的20%的佣金。

    “我们没有办法,为了尽快脱手这批货,就只能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尽快扩展人脉,也幸好这时我们碰到了王跃先生,这才去了罗迪俱乐部的派对,就是希望能在那里有所突破,却万万没想到会冲撞了周铭先生您,真是非常抱歉。”石龙他们再一次向周铭道歉。

    周铭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同时更好奇的问他们:“你们联系的这……是正经商会吗?”

    这一次石龙他们没有回答,而是王跃代替他们回答道:“我可以帮他们作证,他们联系的还真是旧金山一个厉害比较久的华人商会,这个商会最开始成立也确实是一些华商为了联合起来在美国互利互助,互相拓展人脉。”

    王跃说着说着变得咬牙切齿了:“但是后来商会就变了,变成某些人赚钱的工具了,他们就利用自己人脉资源的掌握优势,不断的打压后面想进来的同胞,只要能赚钱,商会这些家伙什么都做的出来!”

    周铭叹口气,这种商会成立的时候就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商人,再加上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站台背书,就靠着商人的自觉性,想维护商会的纯洁性,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因此变成现在石龙说的这样完全是可以预见的。

    毕竟自己辛辛苦苦做生意,才只能赚点辛苦钱,哪里比得上现在一边压榨国内同胞商人超低价拿货,另一边高价卖给美国客户,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再不济也能从港口仓库里赚得高额利润,可以说就是躺着赚钱的。

    周铭听完以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告诉他们:“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回去核实的,如果事情属实,这个事情我来管了,相信我,如果这个商会真堕落成这样,我一定会替天行道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商界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方片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片2并收藏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