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苏提婆收到回信之后非常满意,再说对于贵霜皇帝而言,要的是公主长得多漂亮吗?不是的,自己要的只是这个公主的身份啊,既然有点意思,来,加大力度!

    贵霜使臣收到消息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婆罗门体系下的百姓是不喝酒的,准确的说是禁止饮酒的,没看拉胡尔出征都是喝果汁吗?他们这边比较讲究这个。

    实际上若非老寇和连岳太过硬气,贵霜使节是绝对不会喝酒的,不过还好,终归将这件事搞过去了。

    不过韦苏提婆一世表示再试试之后,贵霜使臣赶紧又去了一趟,这次老寇有事,寇封没在,益阳公主心大,就亲自接见了。

    贵霜使节见此心中大喜,又看了看首座上不多言的女子,年岁很难确定,但总不能直接询问对方年龄,这不符合礼仪,故而奉上礼物,凭脸判定益阳公主梳妆后容貌大约在三十岁,可能实际年龄会略大。

    之后不敢多待,就退回去了,而正因为见到了益阳公主,贵霜使节自觉心里有数,觉得第一次自己的锅完全没问题了,这次给韦苏提婆一世又汇报了一个好消息——公主亲自接见臣下,此事有望,益阳公主容颜依旧,配陛下尚且合适。

    这使节好歹留了个心眼,没有说非常合适,恭喜陛下这种话,好歹留了个回旋余地,因为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这使节总觉得这寇氏貌似有点小问题。

    至于说老寇四十六岁有个三十多岁的妈之类的事情,使节一直认为益阳公主是后嫁过去的,毕竟就他现在了解的情况,寇氏也是汉室一个很强大的家族,这种情况并不意外。

    实际上益阳公主顶着三十岁的脸到处乱跑的话,就老寇那面无表情的状态,普通人恐怕真得很难认为益阳公主是老寇亲妈。

    “这啥情况?贵霜皇帝疯了吗?”益阳公主对着镜子比划了两下,虽说也觉得自己现在还行,但隔壁的皇帝有必要这么死缠烂打吗?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算了,礼物收下,你家家主要是问的话,你就告诉他,不问就算了。”益阳公主拿着一面圆镜比划了好久,最后觉得应该是隔壁的皇帝脑子进水,想不开了。

    “是,殿下。”追随了公主一家三代人,现在已经六十岁的老护院面无表情的说道。

    “还有什么事?”益阳公主也是懂察言观色的,毕竟一个人撑着一整个家族,还将子孙养育成人,也不会是蠢人。

    “殿下,家主可能有一些别的想法。”老护院叹了口气说道,老寇最近的做法过于激进了,不少护院都看出了问题。

    “儿大不由娘啊,随他去吧,你让人保护好他们。”益阳公主也没问什么事情,不外乎将门那些破事,他儿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如此。

    “殿下,我们是否要进行扩军。”老护院叹了口气说道,一个四十多年都没有解散的禁卫军,只有八百人,你信吗?

    “能恢复到当年的水平吗?”益阳公主有些头疼的说道,这可是她哥给她用于自保的皇室禁卫军,结果被她荒废到这个程度了,也亏他儿子好歹还注意点,否则,真就荒废了。

    “不行,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展现出音杀的能力了。”老护院也是无奈,他们本身走的是高攻速,突破路线,是早期锐士的一种变种,之后收录到皇室,进行了天赋调整,才脱离了锐士的状态。

    其天赋属于1.1版本震荡剑锐士的另类分支,基本已经脱离的锐士的体系,天赋以瞬时震荡造成的高频声波集束穿透为攻击模式,以普通不可听的声音作为侦查和锁定,以音震扩展作为防御模式,当然这种防御力真的很一般。

    算是顶级的突破性质和群攻性质军团,当年桓帝将这个给自己妹妹拿去当护卫就是为了在真出事的时候,自己妹妹能成功突围。

    不过这个军团的缺憾很明显,因为是近战群攻性质的军团,杀伤力偏低,声音集束哪怕具备无视防御的能力,但因为没有办法确定共振频率,以及无法保证在对手体内扩展,故而只能重创,真正的音杀剑,需要的频率太高,巅峰期勉强有士卒能做到。

    这么一来这个军团的定位就很奇怪了,属于群攻剥夺战斗力的军团,因为近战的情况下,以扇形角度使用音杀剑,敌对士卒本身素质不够,可能直接被打入眩晕、呕吐状态。

    可用来面对真正的精锐,这军团不到集束声音的那一步,杀伤力又偏弱,反过来如果真正用来面对大规模的普通杂鱼,远程攻击又足够干掉这个军团,这么一来就非常尴尬了。

    鬼知道当年制造这个天赋的皇甫规是怎么想的。

    好在现在没有别的精锐兵种可用,而益阳公主本身也不挑食,再说这军团打普通军团,破阵突破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利索,故而益阳公主一直觉得他哥安排的这个军团很强。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你召集一下这三代参与过护卫的士卒,将他们组织起来,强化突击一下。”益阳公主自己不懂军事,既然老护院说是不能,那就不能吧。

    三摩呾吒西侧,老寇驾车敲响了南阳韩氏的门,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那就将那些隐性的盟友全部找过来。

    “咦,居然是老哥登门。”管家将韩氏家主请来才开门,韩暨看到老寇不由得愣了愣神,他们两家是隐性盟友,但明面上他们很少交流,像当前这种寇氏家主直接登门的情况,更是少之又少。

    “借你家三千甲士一用。”老寇进门之后,韩暨直接带对方去书房,家主前来肯定不会是小事,但不想老寇开口如此劲爆。

    “你要做什么?”韩暨没有直接拒绝。

    “杀人。”老寇平静的说道。

    “算我欠你的,成果算我一份。”韩暨咬牙说道,“没见过你如此神色,出了什么大事?”

    “你家先祖到底是韩王,还是齐王?”老寇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韩暨愣了愣神,然后笑了笑,“是韩王,还是齐王有什么关系吗?”

    韩王信是韩王信,齐王信,那可就是淮阴侯韩信了。

    “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就不问了,我要双天赋甲士。”老寇看着韩暨颇为认真的说道,韩氏有完整的冶炼铁技术,而且在没陈曦之前,可谓当世前三之列,甲士自然不成问题,而问题在于双天赋。

    “没成型。”韩暨脸抽动了几下,最后叹了口气。

    白起不看自己的后人,那是因为他对得起自己的后人,但韩信自觉对不起,他本身有一脉由萧何送出,送往南越一代,形成韦氏。

    韩暨从世系上讲的话,乃是韩王信一系,可这一系如果仔细翻阅史记和汉书就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韩王信的儿子从匈奴归来之后屡立战功,封弓高侯,他的侄子封襄城侯,这是韩王信世系的两大系。

    然而这两系都绝嗣了,在汉宣帝年间和子嗣传承斗争失败,绝嗣,这个世代军功侯,杀入麒麟阁的超强家族,明确记录是无子,除国!

    可有趣的就在这里,东汉年间的韩氏,有明确的世系,因为祖辈都是官员,也有记载,再加上他家本身和韩王信一系绝嗣除国之间间隔的时间并不长,要说伪造也不大可能,毕竟那么点时间朝堂上还有人活着的呢,能容许你随便顶一个列侯世家,占国家便宜?

    那么反过来说,这家族本身肯定没问题,实打实的韩襄王后裔,韩王信世系,从春秋战国贵族转过来的列侯世家。

    可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汉书要记录无子除国这四个字,而顶这个号的韩氏能被承认又是什么鬼操作。

    以前寇氏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最近这几年韩氏实力发展的很快,都是有私兵的家族,还能看不出来变化,故而老寇在了解到淮阴侯存在之后,就有了另一个猜测。

    当年按道侯韩说打完东越,韩氏多出来的那群人该不会是另一个韩氏的号吧,毕竟韩信和韩王信搞不好真的是亲戚,史记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记载,是漂母的原话,“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以司马迁的习惯,不大可能乱写,可以曲笔掩盖,但事实肯定得记录,这是史官的操守,如果这话是真的,那韩说拉一把可谓理所应当,同样韩氏另一个号完蛋了,这个号顶上也不算过分。

    这么一来韩氏的私兵战斗力急速膨胀也属于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家祖先下台给后人开挂,哪怕自己过不去,给点好处也没问题。

    不过貌似现在这个情况,韩氏开挂失败了,水平太低,迈不出那一步,拿着资料也无法进入高速发展通道。

    “行吧,我再去邓氏义阳支脉那边要点人,还有贵霜的私奴,你家也帮忙收点,回头我有大用。”老寇对着韩暨欠身一礼。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