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氏?义阳那一支?我不太熟。”韩暨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他们家挺奇怪的,我到现在没弄懂他们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家在搞什么,不过不重要了,邓氏搞啥我这么多年就没弄明白过,管他的,去借点人而已。”老寇非常简单粗暴的说道,南阳邓氏可以说是他们云台一系混的最好的。

    “那你去吧,我这边还得研究,回头我先给你将甲胄运过去,士卒等你需要的时候,我再弄过去,你可别给我弄的赔本了。”韩暨慎重的对着老寇说道,他们韩氏就这么点家底了。

    “行吧。”老寇没回答,韩暨眼中闪烁了两下,但最后还是没有劝说,对方能来,那说明这件事很大,不可能躲开,而以他们两家的交情,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一路小心。”韩暨将老寇送了出去,闭门之后才对着门外的老寇躬身一礼,送上祝福。

    “寇氏来了?”韩暨的父亲在韩暨回来之后皱眉询问道。

    “是啊,看起来是出大事了。”韩暨叹了口气说道,“这么多年没见过寇氏登门求人情过。”

    “需要什么都帮忙吧,反正他们不可能造反。”韩纯拄着拐杖站直了看着韩暨,他们韩氏一诺千金,既然当年许诺了,那么这次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他们家都当帮一把。

    “嗯,我将三千鳞甲甲士借于寇氏了。”韩暨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没问出来什么事,只见寇氏家主颇为恼怒。”

    “应有之意,这地方就算是想要造反也没得造,随他去吧。”韩纯摇了摇头,颇为豁达的说道,“家祖送来的礼物,掌握的怎么样了。”

    韩暨闻言沉默,按说他也不是杂鱼啊,正史之中能靠军功和能力升任三公的人物,能力还是有的,可祖上给发过来的东西,韩暨就一个感觉——天书!

    明明上面说的很简单,速成简易双天赋军团,然后拿到书已经好几年了,可到现在就搞出来了第一个天赋,第二天赋至今没有任何的眉目,本身说好了搞个炫电雷光这种看起来很带感的甲士,结果至今为止依旧是个半吊子,更蛋疼的事,韩暨根本不知道差在哪里了。

    “这不怪你。”韩纯看到自己儿子的神色,叹了口气安抚道,“家祖乃是天人之姿,我等凡俗,若能参透才是怪事。”

    “要不我们去求一次如何?”韩暨看着自己父亲颇有些无奈的说道,他真的尽力了,然而拿着参考书,居然都没有办法迈出那一步。

    “还是别了,家祖能将东西送过来,已经说明知道我们的存在,而我们毕竟顶的是韩王一系啊,而且后辈的事情终归要靠后辈来解决,前辈愿意赠予那是人情,不愿意也是情理之中,韩氏不可能总是依托着先祖,我们得靠自己啊。”韩纯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当年融入了韩王信一系,就算知道自家本身的世系,可继承了香火那就是继承了香火,不需要多言其他。

    淮阴侯不追究这件事,并且愿意赐下典籍作为参考,已经是对得起他们了,得寸进尺可不是什么好事,再说终归是他们能力不济,祖上给了金山,也入不了门啊。

    “好好培养族中子嗣吧。”韩纯对自己儿子叮嘱道,哪怕只是从这册书中领悟到了些许的内容,他们的实力也有了明显的增长,有些事情急是急不得的,慢慢来吧。

    韩暨点了点头,放下了内心的烦躁,他爹说的很对,他们毕竟是继承了韩王信的世系,先祖有灵没有计较,还愿意赐下经典,已经对的起他们了,再去奢求,那就有些得寸进尺了。

    韩氏内部发生的事情,寇氏自然不知道,老寇现在正在积蓄实力,找自家的盟友,相比于韩氏那边的谨慎,老寇进邓氏的门,那就跟进自家一样,谁都不会觉得这两家搞到一起有问题。

    准确的说,这两家不搞到一起,他们才觉得有问题。

    “贤侄。”老寇对着邓芝微微欠身,邓氏北归的时候,邓通带着大半邓氏北上了,剩下的邓氏都属于还有点其他想法的族人,而这些族人团结在了邓芝手下,当然邓氏的主要实力也是如此。

    真以为邓氏什么都没想就投了袁家?作为一个从开国到现在列侯没断过,三公九卿两只手都数不完的家族,直接投袁家,那不过是邓氏所选的一条后路而已。

    至于另一条开拓进取的道路,那就是南下的邓氏支脉了,外迁这个秘密,对于当时的很多家族而言确实是秘密,但是对于触手怪一般的邓氏那根本瞒不过,故而北迁之前邓氏就已经有了安排。

    这也是早先邓氏所谓的南北分割,九脉北上,三脉祭天给李优的原因,提前知道了一切,不赌一把的话,也真就对不起这种豪门了。

    北上的邓氏投袁家的原因也在这里,他们将自家的手牌全交给了南支,给袁氏的更多是人脉和关系网络,实际上以北脉邓氏的实力,其实已经不具备开拓的潜力了,他们几乎将所有的青壮,私兵留给南支了,在袁氏那边的更相当于一个空架子的。

    不过也正因为此,袁氏接收邓氏的时候,反倒相对比较满意,真要一个超级邓氏投他们袁家,袁家也得考虑考虑,会不会搞的一身骚。

    这也是为什么韩氏会觉得邓氏怪怪的,因为现在的南支邓氏,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南支了,而是集合了邓氏十几脉的精华,准备博个诸侯国试试的强悍郡望。

    从这一点思考的话,邓氏其实挺怂的,他们原本应该跟北方那些顶级豪门去中亚开片,结果仔细考虑之后,他们放弃了这一明显危险度过高的操作,转而将原本那个本应该在魏晋年间才生出来的小号,提前生出来,跟着南方世家去南方开拓。

    我邓氏打不过北方世家,还打不过你们南方这群渣渣了?

    大致邓氏就是这种想法,寇氏对此也有些察觉,只是懒得管,各家有各家的操作,管好自己家就可以了。

    “叔父。”邓芝恭谨有礼的对着寇氏一礼,实际上寇氏不来找邓氏的话,邓氏到现在也该去找对方了,因为邓芝到现在终于将邓氏十多脉的精华整理完毕了,他们需要一个靠谱的开拓方向了。

    邓芝这边引老寇进正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双方果断停杯,直奔主题,实际上他们都不想玩虚的,问题是两个大家族族长会面,而且是从大门进来的,不这么搞一波,有失颜面啊!

    “叔父可是想要对朱罗王朝出手?”邓芝也不想玩什么虚的,周围全都是自己人,老寇也信得过,这是跟他们家勾搭了上百年的家族,乃是真正意义上的世交。

    “是。”老寇点了点头,“贤侄也有这一想法?”

    “确实如此,但只凭你我两家,兵力不够,达利特虽说不知兵法,但毕竟是杀伐成国,必有能统兵之人,而叔父与我邓氏哪怕兵合一处,也差之甚远,以朱罗王朝之体量,徐徐图之,也需要六到八万兵马。”邓芝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正儿八经掏心窝子的话,也是信得过。

    “我们需要二十万人吗,一鼓作气,三战足以。”老寇神色沉稳的说道,“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迅速瓜分了这个国家,在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入主了整个朱罗王朝,六到八万人,徐徐图之,难免夜长梦多,我等身后之盟友未必会扯后腿,但分杯羹毫无问题!”

    邓芝点了点头,老寇说的非常正确,他之前考虑这个人数就担心这一点,可换成二十万,指挥那就是个大问题了,实际上六到八万人的指挥都很困难了,邓芝自己撑死指挥一万多人,这样的话,非得数家联手才行,可这么一来问题就大了。

    “朱罗王朝的正规军并不多,达利特也只有早些年参战的那几万人算是有点战斗力,其他士卒更接近于民夫,故而普通的南贵青壮就可以了,毕竟他们之间有足够的仇恨可以供我们驱使。”老寇简单的讲解道,他敢给寇封安排上,那就说明他仔细思考过了。

    “也就是说我们凑二十万南贵的青壮?可这些青壮如何指挥?而且我们也未必能征召起来这么多,可如果收缴奴隶的话,这一战损失该怎么赔付?”邓芝眉头紧皱,老寇的方法他能接受,但问题很大。

    “打赢了拿达利特还给他们就是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实际上要凑的也就是规模啊。”老寇平淡的说道,邓芝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一现实,也明白对方来找他们是为了什么。

    “好,收购私奴和征召南贵青壮这件事,就交由我邓氏,虽说未必能做的多好,但凑凑人数还是能做到的。”邓芝已经明白了老寇的想法,也愿意去搏一把。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