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前提条件下,韦苏提婆一世非常果断的执行了新的计划,也就是喀布尔河谷诱饵计划。

    只有胜利才能震慑住国内的局势,只有胜利才能让国内的那些宵小之辈冷静的看待问题,贵霜虽说落入的下风,但从纸面实力上讲,贵霜依旧强的可怕。

    而以韦苏提婆一世从史书上见证过的所有的帝国之战来看,从来没有一次帝国之战是迅速了结的。

    帝国与帝国的战争,不管是汉匈,汉室罗马-安息,双方的战争都是以百年计算,历经数代君主,一朝的胜败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静下心,稳住局势,等待正确的王者降临,那就还有希望。

    韦苏提婆一世这时候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已经彻底绝了和汉室进行野战的准备,长城计划已经列入了韦苏提婆一世的备选,稳扎稳打,不轻敌冒进,主打防守反击,就像当年的汉室一样,守好边境,等待真正的天命之主降临即可。

    帝国之战从未有短期能结束的,只要接下来胜一场,让国内的贵族,酋长认识到本国真正的实力,认识到帝国之战是国力的消耗战,而不是一时的闪电战,那么拖下去,曙光将近!

    抱着这样的想法,从钵罗耶伽会战结束,婆罗痆斯之战折了数名战将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忍住悲痛,第一时间见心思转移到开辟新的战场上,人不能活在过去,他要为这个国家杀出一个未来。

    毕竟目前来看,韦苏提婆一世确实是走上了正确的方向,古典****加****,只要熬过最开始的混乱期,国家国力就会迅速的恢复,战斗力会在短时间出现膨胀。

    故而在韦苏提婆一世看来,只要自己熬过这段艰难的时期之后,美好的未来就该向他招手了,而作为一个帝国,韦苏提婆一世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坚信自己能苟过接下来的十年。

    毕竟无数的史册总结出来的历史经验告诉韦苏提婆一世,只要自己不作死,任何一个帝国都不会轻易倒下。

    往前看千年,未曾有一个帝国是在和另一个帝国交战不足十年之间就崩塌的,每一个都苟了上百年,更有甚者,哪怕是在崩盘之后,几百年间也屡有诈尸。

    所以稳一手,稳过这段时间,自家贵霜帝国和汉室还有得打,阿文德没了,拉胡尔没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再苟二十年,哪怕现在开始生,新一代的统帅也该出来了,所以完全不怕,帝国不会轻易倒下,韦苏提婆一世无比坚信。

    抱着这样的觉悟,韦苏提婆一世认真的开始布局未来,既然这个时代已经赢不了了,那就放弃正面的争锋,以小胜积累大胜,打持久战,贵霜帝国绝对不会轻易战败的。

    也就是基于这一计划,韦苏提婆一世在迁都,以及规划修建长城防线的同时,开始寻找正确的新战场开辟方式。

    贵霜好歹也是有智者的,故而很快就找到了正确的方案——曹操,北方进入白沙瓦的那条路,除了亚历山大以超级迅捷的姿态打穿过以外,就目前来看,只要守好各处要害,哪怕仅剩下喀布尔河谷和开伯尔山口,也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

    当然,汉军打下坎大哈之后,就有了不走喀布尔河谷这条路的可能,反向走印度西北角的波伦山口也是一种选择,虽说这边相对更难走,但同样这边也更难防守,至少相比于卡在喀布尔要略好一些。

    确定了这些东西之后,韦苏提婆一世果断的抽调了四万的精锐骨干军团骑马走白沙瓦,过开伯尔山口和卡皮尔汇合。

    这是有史以来,贵霜唯一一次能发挥出帝国权杖全部威能的计划,在以前,贵霜倒不是没有这么多支双天赋,只是没有机会将这么多双天赋聚集起来。

    不过这么说也不对,每次这么聚集起来的双天赋,距离南北开战就不远了,而这是第一次,贵霜大规模汇聚双天赋为了一个目标而战。

    在抽调了大量的精锐骨干之后,韦苏提婆第一次接见了罗马蛮军的几个头领,不再是以蛮子的态度看待对方,而是非常认真的邀请对方为贵霜而战,正式提出抚恤,职位,特权等一系列观念,让那个马克里努斯等人都难免心动。

    不过最后这些人还是因为罗马元老那在欧洲崇高的地位,放弃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招揽,毕竟罗马已经历经数百年,在欧洲成功树立起来了自家的旗帜,成为了欧洲蛮族眼中的文明之光。

    想想看,历史上在罗马扑街上百年之后,欧洲蛮子依旧有无数人打着罗马帝国册封的保民官作为自身正统的标志。

    好在韦苏提婆一世如此开诚布公的话语,就算没有彻底说服这些欧洲蛮子为贵霜而战,也在很大程度让这些人认同了这位皇帝,愿意为韦苏提婆一世尽力与汉室作战。

    这么一来,韦苏提婆一世原本略有短板的兵力得以缓解,至少从纸面上来看,依旧保持着相当强度的战斗力。

    荀祈目前已经收到了韦苏提婆一世的调令,也见到了韦苏提婆一世调动的精锐军团,但是荀祈被竺赫来限制住了。

    没错,竺赫来亲自回来了,对方明确地告诉荀祈,白沙瓦有汉室的人,而且是高层,对此荀祈并没有否认,并且给出了部分的证据。

    “您之后是前往前线,还是?”荀祈认真的看着竺赫来询问道,他给了竺赫来不少白沙瓦存在间谍的材料,而且这些材料从前到后,最远的甚至涉及到两年前,只不过这些材料都只能确定间谍的存在,而没办法锁定间谍到底是谁。

    “最多两日我就必须要出发了。”竺赫来看着荀祈说道,“看来你很早就注意到间谍问题了。”

    “我又不是傻子。”荀祈带着些许的冷淡说道,“当初我被推出来主政的时候,虽说我确实是在快刀斩乱麻,以尽可能高效的方式消除白沙瓦的混乱,但我杀的人又不是心里没数。”

    “也就是说你那个时候就怀疑有间谍了?”竺赫来点了点头,荀祈非常聪明,聪明到目前这个局势,韦苏提婆一世为了国家考虑,甚至将荀祈纳入到了继承人的考量之中。

    “废话,我当时虽说将人杀了,但那是迫不得已,回头我还能真不仔细查一下?”荀祈抱臂冷笑着说道,“不过对方的手段更高妙一些,我追查了这么久,甚至连书记官都纳入了考虑范围,最后还是不行,对方比我厉害,我只能确定这个人还在白沙瓦。”

    “你这两年没有抓到手尾吗?”竺赫来有些吃惊的说道,荀祈如此直言不讳的说查自己,他也不是没有感受,他也反查过荀祈,只有以这种态度,才能解决问题。

    “最近的一次我抓住了手尾,然后追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死了。”荀祈咬牙切齿的说道,“对方绝对在我那里安插的人手,我将我的仆从全部查了一遍,然后换了一批人。”

    竺赫来点了点头,这事他知道。

    “看来我们面对的对手非常狡猾。”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有没有方向,或者怀疑人选?”

    荀祈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而竺赫来也没说什么。

    “我在这里待两天,这两天我们两个联手试试。”竺赫来看着荀祈无比认真的说道。

    “不大现实,迁都的消息暴露之后,这里就不再是政治中心了,如果我是对方,我现在肯定去秣菟罗等着。”荀祈抱臂冷笑着说道。

    “那你可将最近出入人员的名录记录了?”竺赫来很是自然地询问道,明明是和荀祈第一次合作,竺赫来却觉得无比的流畅。

    “所有的贵族都记录了,普通人员我并没有记录。”荀祈摇了摇头,竺赫来表示理解,毕竟白沙瓦也算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大城,真要每个人都记录,太困难了。

    “我看看。”竺赫来伸手接过荀祈的名单。

    “用处恐怕不大。”荀祈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的,但将一大堆的名单给竺赫来,明摆着今天不打算让竺赫来休息,而竺赫来还得夸荀祈干活仔细认真。

    “还有什么事吗?”竺赫来翻阅了几页名单,开始对照自己脑中的印象建立人员关系网,却发现荀祈并没有离开,不由自主的询问道。

    “书记官此去北方,若见到拂沃德的话,之前那些事情可否既往不咎。”荀祈一副感叹的说道,“损兵折将也非是拂沃德将军的想法,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难免的事情,看在拂沃德将军这些年的表现上,书记官可否先让拂沃德重回巴克特拉。”

    “看来你是查到了什么东西?”竺赫来看着荀祈说道,荀祈摇了摇头,“过去的就过去如何?”

    竺赫来手上有一部分北方叛国的黑材料,但是一直没敢查,而现在荀祈这个神情,如果竺赫来不知道这些黑材料也就罢了,可知道,他已经猜到荀祈不想说的是什么了。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