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赫来手上那份不知道是谁叛国,但是绝对有人叛国的黑材料还是陈忠给塞过去的,而原旨党的行为也算是实锤了叛国黑材料。

    目前对于竺赫来来说,基本已经确定了材料的真实性,故而才要去北方亲自见见拂沃德,他需要确定拂沃德到底是怎么想的。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说拂沃德完全不知道那是不现实的,而且拂沃德本身就比较倾向于原旨党,实际上大多数久居北方的将帅,在这一问题上都比较倾向于原旨党。

    光看巴拉克的婚礼,去了多少北贵人就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然而竺赫来的猜测只是猜测,荀祈之前的话基本算是实锤了竺赫来的猜测,因为以荀祈之前的表现,竺赫来是认同荀祈能力的。

    至于说荀祈是怎么查到的这点,竺赫来其实没有太多的想法,光看荀祈那一大堆两年前的调查资料,就知道这人也是一个心思缜密之辈,而以这种调查方式,查出来一些蛛丝马迹绝对不是问题。

    “有些事就算是过去了,我也得亲自去见见拂沃德。”竺赫来摇了摇头说道,“我信得的过拂沃德,也相信以前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去见了对方才行。”

    “北方需要一名统帅,我已经将手尾扫清了。”荀祈摆了摆手直接离开,竺赫来看着荀祈的背影没有说什么话。

    对方一直以来的表现,让竺赫来对于荀祈扫清拂沃德手尾这件事没有什么怀疑,实际上竺赫来自己也知道,只要拂沃德没有真的叛变,以现在形势,他也得帮拂沃德扫清这些手尾。

    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留下隐患,一旦被意外捅到韦苏提婆那里,那么就算只是曾经的无心之失,也会留下一根刺,而在这个时候处理的话,难免会有自毁长城的嫌疑。

    实际上该怎么说呢,拂沃德并没有什么黑料,他就跟北方大多数的将帅一样,至于说叛国这种事情,未来的拂沃德可能有,可现在的拂沃德肯定没有,所谓的黑料根本是不存在的。

    荀祈之前说的话,只是将竺赫来故意引导到这一方面,之所以说的这么模糊,其实更多是担心竺赫来有什么判定真伪的能力,靠着话术去引导竺赫来自己补充他内心之中的想法。

    至于清扫手尾,实际上是荀祈帮琐罗亚斯德教派清扫了手尾,陈忠也是灯下黑,自己查自己,除非有蒯越那种见鬼的能力,才能查到源头上,否则,无论怎么查,都没有办法找到源头。

    荀祈对于北方贵族叛国这件事也是很有兴趣的,故而在制造间谍痕迹的同时隐秘探查北方贵族叛国一事,毕竟将这两者串联起来的话,那时间、背景、人物什么的就不需要自己再捏造了。

    毕竟没有什么比完全的真实更能糊弄过人的。

    然而一路查过去,荀祈摸到了琐罗亚斯德教派的痕迹,虽说琐罗亚斯德教派做的很隐秘,但荀家本身就是个中高手,摸出了些许的痕迹,又有陈忠在内,很快就对照出来了真实情况。

    也就是所谓的反贼举报了反贼,获得了忠臣的身份。

    可这种无意识行为掩饰的再好,只要有人深入探查,迟早会挖出来一些东西,于是荀祈趁着当时贵霜乱战,没人注意的档口,按照原本就有的痕迹开始给北方贵族编制黑材料。

    这种编制以陈家和荀家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天衣无缝,然而这世间的事情,但凡有天衣无缝的,肯定是造出来的,所以在编制完黑材料之后,荀祈主动将这些材料摧毁。

    这么一来要查的话就艰难了很多,但如果仔细查证的话,还是能摸索出来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作为证据不足,可用来锁定方向还是勉强可以的,当然作为专业人员的陈忠也没敢洗的太干净。

    毕竟他们是教派,所谓的教派说白了就是多头怪,不可能完全一个声音,必须要有一些黑材料,可陈忠作为举报人,已经相当于上岸了,有点黑材料,反倒更符合现实一些。

    这样看起来不算是完美,有着各种缺憾的套路就是荀祈和陈忠做出来的最终结果,这个结果是真正经得起查证的结果。

    竺赫来花了整整一夜将荀祈交上来的资料翻阅了一遍,心下对于荀祈的能力颇为感叹,可正因为这种感叹,竺赫来对于汉室在白沙瓦的间谍更是忌惮,以荀祈这般的能力都没有摸到间谍的手尾。

    “如何?”荀祈早上亲自前来问询。

    “不行,这些人的人物关系我已经梳理出来了,但是盘根错节,除非是汉室早在很多年前就根植在我们贵霜之中,否则不大可能是这些人。”竺赫来有些疲累的说道,“可如果根植在贵霜之中这么多年,都到了这种程度,他们求的又是什么?”

    “如果是贵族投靠呢?”荀祈叹了口气说道,“我找不到能接触这些资料的那些人,依旧当间谍的原因,到了这个层次,依旧当间谍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是有朝一日回去了,也并不能得到更多的回报,那么换个角度讲,并不是间谍呢?”

    “他们能和汉室交易什么?”竺赫来虚敲着桌面询问道。

    “不少吧,国家足够强大,卖国贼才有待价而沽的资本,而国家越是强大,越是有人愿意给卖国贼开出高价。”荀祈非常理性的说道,“当一个国家已经弱的不入眼的时候,那么卖国贼想卖国,其他国家也没有兴趣。”

    “这样的话,我们的查证就陷入僵局了。”竺赫来摇了摇头,不能查核心人物,除非是已经确定了身份,否则很容易在上层造成动荡,进而很有可能出现某些人将这种方式作为攻击政敌的手段。

    真到了那种程度,那么上层政斗造成的损失远远大过间谍造成的损害,毕竟堡垒都是从内部崩塌的。

    “我也是卡在这边了,有些想动手,但担心在我真下手查证的时候,再次出现当初那种情况。”荀祈冷笑着说道,竺赫来的双眼划过一抹冷光,当初荀祈迅速肃清白沙瓦的时候,早期的行为非常迅捷正确,后来明显是被人坑了,将刀砍在了某些不该砍的人身上。

    在竺赫来的印象中,也亏当时荀祈够敏锐,在杀了数名己方人员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囚而不杀,否则,损失绝对不止那么点。

    “我可以保证他们在上层有人,可我现在投鼠忌器了。”荀祈叹了口气说道,“绝对不能查证目标所在的那个范围,一旦查了绝对暴露,之后政斗造成的麻烦会比现在还让我头疼。”

    竺赫来点了点头,他也不傻,目前这个局势明摆着贵霜上层有人是内奸,但不管是荀祈给出的资料,还是竺赫来调查的情况,对方都堪称老奸巨猾,故而竺赫来在没有正确目标的情况下,也不敢出手。

    自己的手段,要是被那群人当做打击政敌的方式,这国家就完蛋了,而且以竺赫来目前查到的部分内容,对方明显是等着他在查上层,这种隐约的直觉,让竺赫来猜到了某些可能。

    那就是对方有绝对的把握,让自己第一次认为的正确答案落空,进而将整个贵霜拖入到上层政斗的环节之中。

    这么一来,竺赫来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来我们双方的想法应该是一致的。”荀祈叹了口气,很自然的将自己归入了竺赫来的阵营,而竺赫来也没有多想。

    “我说一下我的建议。”荀祈看着竺赫来非常认真的说道。

    “说吧。”竺赫来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他现在必须要求稳,而目前这名不知身份,但实锤是上层的家伙,竺赫来不能主动出击,那么听听荀祈的想法也行。

    “既然要迁都,那么将朝堂拆开。”荀祈看着竺赫来说道。

    竺赫来闻言一惊,随后定神开始思考这个主意,很荒谬,但仔细思考的话,又确实是很有道理,将朝堂拆开的话,原本盘根错节的人物关系必然会在这一过程之中支离破碎,进而肯定会露出破绽。

    而且就算是对方早有准备,熬过了这一步,相比于监视之前那复杂的人际关系,分开之后,重新成型的人际关系之中,往里面插入新的人员也更为容易,只是这种方法有些疯狂。

    “太过了。”竺赫来缓缓地说道。

    “我快被整死了。”荀祈有些怨愤的说道,“除了这种爆裂的方式,我已经想不到任何的方法了,私底下的调查又不能进行,目标人群倒是有,可我根本不敢碰,这怎么搞?”

    竺赫来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不能查的话,就算是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由得心下原本否定的想法,也有些动摇。

    毕竟这个内奸给他们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损失,就算是本着刮骨疗毒的想法也得解决了!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