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一边讨论着一边靠近镇子中央的那处贵族居所,马路两边虽然全是倒塌的建筑物,但路上却仿佛有人打扫过一样,异常的干净整洁。而越往镇子的中心走,石头的建筑物的风格就越显得高大,而且一些倒塌的石头块上甚至刻着一些复杂的花纹,具备明显的贵族建筑风格。

    众人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大家站在路口的中央向左右两边看去,发现这条路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不过依稀能看出这也是一条宽敞的马路。

    “两条路上的情况相差很多,这里荒废之后应该有人来过。”奥德曼触摸着路边的一处斜插在地上的石头横梁,粗声粗气地说道。

    阳阳闻声缩了缩脖子:“房东,你说会不会像费特雷奇战场上那次,突然就有很多人把我们包围了?”

    程石瞪了一眼阳阳:“别瞎说,哪能每次运气都那么好!”

    众人瞬间都听愣了,五秒钟之后才传来各种笑声和唏嘘声。

    “没想到你还会开这种玩笑。”芭芭拉看着程石直摇头。

    程石一摊手:“这地方多压抑啊,大家都放松点,就当来异界寻宝。”

    诺斯自从下车后,对周围的诡异环境,一直都心存戒心,所以她变成人鱼形态紧跟在程石后面没出声,好在这里的天空一直灰蒙蒙的,很多东西不靠近也看不清楚细节,所以布莱恩也一直没注意到诺斯身体的变化,要不然他又要惊出一身的白毛汗。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阳阳全拼她那对翅膀壮胆,此刻她正在路边的几处倒塌的建筑物上跳来跳去,不时地还用翅膀在一些较大的石头上划来划去,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二姐,你在刻到此一游吗?”诺斯看到阳阳对着一块石头研究了半天,不禁有些好奇。

    阳阳没有理会诺斯,她挥舞着右翼向程石招手:“房东,这块石头上好像刻着字?”

    众人闻声立即围了上去。

    程石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块扁平的长方体石头上刻的是什么,布莱恩上前看了之后也表示看不懂,可是那确实很像是文字,而通观整块石头,仿佛是一块石碑。

    “小桥,你能看到吗?能破解这块石碑上的文字吗?”程石在精神连接中问信息桥。

    “能看到,本正在尝试破解。”信息桥回答道。

    “大家都往后退一下,”程石说着冲大家摆手示意往后退,“阳阳,你把这块石头搬起来,我看看背面是不是还有文字。”

    “好嘞!”阳阳先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搬石头,但转瞬她又看了一眼程石,“为啥让我搬?”

    一旁站着的芭芭拉切了一声:“谁不知道你有一身的蛮力。”

    奥德曼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上前一步,哈哈一乐:“让我来吧!”

    阳阳不爽地哼了一声,便使劲挥舞了一下左翼,眼前的方碑巨石眨眼翻了一圈。

    不出程石所料,这块石头的背面也刻着文字,而且比刚刚那一面要多得多,似乎这一面才是方碑的正文。

    “这就方便破解多了,本正要说刚刚那些文字太少,缺少语言的多重逻辑判断。”信息桥在与程石的精神连接中感叹道。

    “别废话,抓紧干活,我们还等着揭开这个小镇的秘密呢。”程石一边研究着眼前的这块方碑上的文字,一边催促着信息桥。

    “你们的史书上从来没有记载过你们王国的古文字吗?”芭芭拉站在方碑边上问布莱恩。

    此刻布莱恩正在惊讶诺斯的身体变化,闻言回了一下神:“也……不是没有,我虽然不懂王国的古文字,但哪怕是有一点类似,我也能知道一点,不过这个和我们史书上记载的完全不同。”

    “妥了,本已经破解那些文字,的确是碑文,翻译马上呈现出来。”信息桥的声音突然传入程石的大脑。

    程石闻声立刻向停在路边上的汽车看去,不一会儿在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便显示着碑文的翻译:先父加里林诺夫,生于634年,于1001年在博瑟恩逝世,享年67岁,先父一生磊落,为人豁达;不计功名,视金帛如粪土,视信誉如生命,视宽容为首善。待人至诚,不分尊卑;宁陷囹圄,不诬忠良。自修不辍,博艺多才;性格坚毅,不苟世俗。做事严谨,精益求精,常于平凡处见神奇。虽无彪炳之业绩,然以独特之品德,颇得亲友尊宠。一零零一年冬。

    以上是方碑的正文,而另一面则写着:先父加里林诺夫之墓。

    “小桥,我觉着你翻译的怎么那么像地球上的某个大人物的碑文呢?”程石看到这仿佛古汉语文言文的翻译内容,不禁有些诧异。

    “如果按照那个碑文上的原始语法,即使翻译过来你们也很难看的懂,本学富五车,用标准的文言文体翻译,一是为了显示本学问比较大,二是烘托一下碑文的气氛,反正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翻译嘛,只要能表达出来中心思想就行。”

    程石无语了。

    众人看了碑文的翻译之后,觉得也没啥有价值的内容,便纷纷散去,只有程石又盯着看了一会儿,等他的视线第三次扫到碑文日期的时候,突然愣在了那里。

    “布莱恩,你们这里现在是哪年?”程石看着布莱恩谨慎地问道。

    布莱恩眼角往上一扯:“1032年,怎么了?”

    “什么?1032年?”程石重复了一遍布莱恩的话,转身急忙又跳到方碑那边去了。

    一行人看到程石的举止有些异常,纷纷又围了上来。

    “房东,怎么了?是发现什么了吗?”芭芭拉看着一脸紧张的程石问道。

    程石看到一圈人都在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便叹了一口气:“我说这块石碑可能是30年前刻的你们信吗?”

    一圈围观的人立即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这怎么可能?这里的建筑物风格虽然和我们史书上描述的古代建筑很像,但文字完全不同,仅凭一个日期,怎么就能说是30年前刻的碑文呢?”布莱恩首先提出质疑,还列出了他认为不合理的证据。

    程石摇摇头:“很好解释,因为这上面刻的文字根本就不是你们古代的文字。”

    “房东,你说清楚,怎么确定这碑文就是30年前刻的?”芭芭拉追问道。

    程石看了一眼布莱恩:“我下面要说的有些知识可能超出了你的认知,你可以尝试理解,但不要怀疑我,因为我说的都是对的。”

    布莱恩点点头,然后程石接着说:“我已经让小桥做了物质分析,这块方碑石的碑文上残留的颜料物质来自30年前,它的分析可以精确到组成物质的每一个原子的形成年份,而且不会出错。”

    布莱恩摇摇头,表示完全听不懂

    ,也不知道小桥是谁。

    “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如果这个异空间内是这颗星球的上一季文明的遗迹,那么这颗星球在30年内就孕育出了新一季文明?”奥德曼皱着眉边思考边说。

    程石微微点点头:“如果是那样,就不叫孕育了,而是有人在这颗星球上直接创造了一季文明。”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是巫师?什么一季文明的遗迹?什么创造了一季文明?”布莱恩跳到马路边上冲着程石几人嚷嚷着,眼神里充满恐惧。

    程石走到布莱恩旁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听不懂,请相信我们,我们真的不是坏人,你们的世界可能会有大麻烦,我们要抓紧时间想办法解决问题。”

    布莱恩张着嘴已经惊愕到说不出话,但看到一圈人都冲他投来安慰的目光,不一会儿又平静了下来。随后众人便加速向小镇中央的贵族居所走去。

    当大家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几乎是一个完整的院子,里面甚至还有一些完好的生活用品摆放在相应的位置上。

    程石随手挑出几样很容易测定年份的瓷器拿到车里让信息桥检测,结果更加确定这个小镇是在30多年前被遗弃的。

    “大家快上车。”程石说着冲大家挥手。

    等大家都上车之后,程石便凌空下令道:“小桥,变身吧,全功率扫描这里的异空间分布状态。”

    程石话音刚落,众人便感觉到一股满满的超重感,随后大家便看到汽车已经悬浮在石头小镇的上空,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汽车在一瞬间变身为凯特雄鹰号飞船。

    众人从飞船的地板上爬起来之后,纷纷扒着四面八方的窗户俯视着下面的石头小镇,布莱恩早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在心里默认程石一行人是天人下凡,会用魔法的神明。

    “主人,如本舰所料,这里不过是一小片空间碎片,也可以说是一季文明的残片,这里的造物主具备驱动物质的能力,很不可思议,但它的造物程序有bug,本舰虽然现在不知道它为什么重复的毁灭再造文明,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它在摧毁一个文明的时候,总会留下一些空间残片,不过这对它所创造的文明而言,这些空间残片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即便有人误入到这里,也不过是在这里等死。此外,本舰在这个异空间的周围检测到还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推测应该是不同季文明留下的空间残片,本舰可以通过空间跳跃带主人逐一过去排查,这里的真相,可能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信息桥大功率物质扫描后,为了避免对布莱恩过多的刺激,它特意在精神连接中向程石汇报扫描结果。

    程石简单向大家说明情况之后,便让信息桥启动了空间位置坐标移动,在一瞬间,他们下方的世界就像幻灯片切换一样变成了一个死寂的木屋世界,同样也是一个没有色彩的黑白世界。

    这次程石没有让飞船降落,只是让它停留在建筑物上方扫描这个世界毁灭的时间,随后便让它继续向下一个空间碎片跳跃,等连续跳跃了18个空间碎片之后,程石发现这些空间碎片有些是同一个时期的,有些相差30到100年不等,而所有空间碎片里面的世界均呈现灰黑色,不同时期的空间碎片内的建筑物风格也各不相同。

    而当凯特雄鹰号跳入第19号空间碎片的时候,下面的世界确让众人愣住了。

章节目录

异能生物特攻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子小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小飞并收藏异能生物特攻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