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对于短短一周内卢旺达局势的风云激荡反响各异。

    现阶段的联合国还没有彻底沦为很多年后的花瓶式存在,原本针对维斯特洛体系的擅自行动有着不少反制手段。

    只是这一次维斯特洛雇佣军大义在前,而且大屠杀爆发初期联合国不仅没有制止暴行反而撤离维和部队的决定这段时间备受国际舆论的指责,面对卢旺达政府在与维斯特洛雇佣军第一场战斗彻底溃败后希望联合国介入的请求,联合国高层干脆装聋作哑置之不理,直到4月26日胡图族政权被推翻。

    除了卢旺达政府,反应较为激烈的就是法国。

    法国媒体在维斯特洛雇佣军4月19日定点清除卢旺达广播系统后立刻开始大肆宣扬这次行动对卢旺达平民造成的死伤,进而对维斯特洛雇佣军表示强烈谴责,要求西蒙立刻停止在卢旺达境内的军事行动。

    4月20日的那场战事结束,法国政府更是直接跳出来,要求联合国对维斯特洛体系进行制裁,理由是维斯特洛雇佣军对卢旺达政府军的攻击近乎屠杀。

    不过,当4月22日第二场战事结束,法国方面如同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原本的谴责叫嚣戛然而止。

    确实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第二场战事结束不到两个小时,法国总统密特朗就亲自将一个紧急电话打到西蒙办公室,要求他立刻释放被维斯特洛雇佣军秘密扣押的法军顾问团。

    西蒙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宣扬出去,毕竟维斯特洛体系今后还要在法国做生意,不可能彻底撕破脸。真的这么做,维斯特洛体系今后在法国将会寸步难行。

    不过,西蒙也不会傻到立刻把这个天大把柄交还给法国政府。

    现阶段手中的筹码一旦曝光,强烈的舆论压力下,足够法国一大批军政高层乃至总统密特朗引咎辞职。

    没打算揭开盖子,西蒙也不会轻易放过法国佬。

    秘密对法军顾问团士兵和相关卢旺达政府军高层进行审问并尽可能收集保留更多证据的同时,西蒙还态度强硬地要求密特朗必须赔偿维斯特洛雇佣军因为法军干涉造成的损失。

    不只是那三架损毁的米-24直升机,两次战斗维斯特洛雇佣军伤亡士兵的抚恤,都要算在法国政府头上。

    这次推翻了法国政府长期支持的卢旺达胡图族政权,维斯特洛体系与法国政府之间的龃龉已经不可调和。

    矛盾中互存并保持合作,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很多国家、企业乃至个人之间的普遍生存状态,只有朋友而没有敌人的主体基本不存在。持续扩张的维斯特洛体系,更不可能在所有势力之间都左右逢源。

    只要不公开撕破脸,掌握着足够筹码的维斯特洛体系今后还是能与法国政府之间保持最大程度的相安无事,这就已经足够。

    美国这边,白宫对于西蒙无视告诫让乌克兰雇佣军在两次军事行动中大出风头的行为颇为不满,好在维斯特洛体系在美国本土并没有对此进行大规模宣传,倒是通过互联网直播给了难民营内的美军维和士兵颇多镜头,算是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高层的负面情绪。

    对于维斯特洛雇佣军的军事行动,美国国内大部分媒体在维斯特洛体系引导下,基本上表现出了一边倒的支持。

    东欧方面。

    苏联解体之后,因为国家的崩溃和经济的衰败,东欧地区诸多国家的国民情绪原本已经陷入最低谷。

    曾经的苏联红军在这次卢旺达军事行动中的势如破竹,再次让东欧各国重新拾取了不少民族自豪感,不遗余力地宣扬维斯特洛雇佣兵在非洲胜利的同时,很多东欧政客、媒体和公众都不由自主地开始怀念强大的苏联时代,同时对当前的国家现状产生反思。

    自己现在得到的,真的就是曾经想要的吗?

    可惜,强大的苏联注定已是过眼云烟。

    非洲当地。

    原本与卢旺达胡图族政权关系莫逆的刚果金总统蒙博托还公开指责维斯特洛雇佣军的‘侵略’行为,4月20日的那场战事之后,这位中非寡头立刻噤若寒蝉,毕竟这样一支军队如果调转枪口,一路打到刚果金首都不成问题。

    去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正在参与南非首届跨种族总统大选的南非圣人曼德拉,也只是呼吁各方保持克制,希望通过和平手段而不是战争来解决问题。

    至于另外的非洲国家,乃至事不关己的其他各洲诸国,都老老实实扮演吃瓜群众。

    这些日子,虽然美国国内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都被遥远的非洲卢旺达吸引,很多事情依旧在持续。

    4月15日发生在匹兹堡的伍德菲尔德庄园爆炸案并没有被人遗忘。

    只不过,因为很多关键线索经过调查后都无以为继,这起爆炸案基本上将以那位门罗维尔机械公司前员工的私人报复进行结案,至于c4炸药的来源等细节,专案组只能进行模糊处理。

    存在于美国极少数核心高层中的事实真相,根本不可能被摆上台面。

    因为没有任何可以直接指向西蒙维斯特洛的实质性证据,所谓的真相也只是此前长期监视维斯特洛家族的特工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拼凑而来。

    前段时间负责监视维斯特洛家族的各方特工突然被全部丢去了世界之南的阿根廷火地岛,维斯特洛还放出了狠话,联邦高层短期内不敢再对某个年轻大亨发起试探,这段时间,足够对方将所有可能的证据全部湮灭。

    因为这起震惊全国的爆炸案,美国国会一位众议员倒是因此提出了一项议案,希望对国内的爆炸物危险品进行标记化处理,以便在类似爆炸案再次发生后根据相关标记追索来源。

    这份提案一时间获得了不少国会议员和媒体的支持。

    当然,很多人也明白,即使这份议案顺利通过,肯定也无法管制来自美国之外的爆炸物。

    只是这就不是某些人关心的事情了。

    除了这起影响过于恶劣死伤众多的爆炸案,另外的某个对冲基金经理被人爆头,以及分布在美国各地的其他三起灭门惨案,则已经迅速消失于公众视野,毕竟在枪支泛滥的美国,类似案件几乎每周甚至媒体都会发生,而且以美国警方普遍低下的破案率,很多凶杀案最终都不了了之。

    维斯特洛体系对赫斯特集团的全面封杀和诉讼轰炸同样没有停止。

    这些日子,新的诉讼并没有再被提起。

    不过,只是已经发起的六起诉讼,总计3.7亿美元的巨大索赔金额也足够赫斯特集团焦头烂额很长一段时间。西蒙短期内不打算再发起更多诉讼,没有必要,而且一旦过度,真的可能引起美国传统媒体和联邦政府高层的反弹。

    赫斯特集团以关闭最初遭遇起诉的三家报纸作为反击,结果弄巧成拙。

    没等西蒙公布暗中监听到的某些信息,随后发起的三起全新诉讼就让赫斯特家族陷入尴尬的进退两难境地。

    如果维斯特洛体系发起一场诉讼就关闭一家报纸,那么,整个赫斯特集团很快就会彻底垮掉。

    维斯特洛体系也一直在关注赫斯特家族与报纸行业工会和联邦政府高层的接触。

    西蒙并不急着公布那些监听信息,也是在等待合适时机。

    待到赫斯特家族联合一些势力正式发难,适时放出那些黑料,足够将赫斯特家族的反击变成又一个笑话。

    而且,拖延公布手中的黑料,也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赫斯特家族过早意识到自己正在遭到监视,以便获取更多赫斯特家族核心人物的私密动态。

    丹妮莉丝娱乐的ipo进程一切顺利。

    集团已经提交了第二版招股说明书,补充了ipo之后丹妮莉丝娱乐的一部分人事任命,包括董事会成员构成,以及艾米帕斯卡尔等核心管理层上市之后的全新薪酬方案。

    部分站在维斯特洛体系对立面的国会议员依旧在呼吁阻止丹妮莉丝娱乐的双重股权结构设置。

    不过,无论是白宫还是国会都没有正式表态,毕竟这件事牵扯太大,美国很多大企业都采用了多重股权结构,如果阻止丹妮莉丝娱乐启用这种股权结构模式,那么,其他同类型公司的股权制度是否要废除?

    想想那些通过多重股权结构控制着美国大量知名企业的富豪家族。如果白宫和国会敢这么做,那可是会死人的。

    无论如何,至少对于丹妮莉丝娱乐来说,双重股权结构模式已经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定局。

    国会哪怕铁了心想要推动相关法律条款的更改,没有一两年时间也根本不可能。而且到时候,为了避免遭到整个联邦金字塔上层的强力抵制,肯定会提出不溯及以往的条款,只会针对以后的新公司。

    美国东海岸,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市。

    时间是4月29日,周五。

    早上八点钟,西莉亚米勒早早结束在格林尼治市区与已经固定的维斯特洛军事事务助理办公室几位成员的会面,与担任她助理的艾米丽乔普林一起开车来到城市北郊的维斯特洛庄园。

    今天注定是忙碌的一天。

    联合国将在纽约曼哈顿联合国总部举行关于卢旺达问题的紧急特别会议,这段时间已经基本获得认可的西莉亚米勒将作为西蒙的个人代表出席。

    会议时间是上午十点钟。

    这次会议将讨论卢旺达战后的维和、援助、重建等等事项。不过,这些其实都不是核心,关键还是维斯特洛雇佣军的问题,联合国希望维斯特洛雇佣军能够尽快撤出卢旺达,避免对这个国家内政的过度干涉。

    上午的会议结束,下午西莉亚米勒还将分别与法国驻联合国代表、卢旺达驻联合国代表进行私下会谈,讨论双方密切关注的某些事项。

    西莉亚米勒没想到,自己这个原本国防部下属分支机构一个不显眼的普通官员,突然之间就能坐在联合国总部与世界各国代表平起平坐地讨论国际事务。

    出身华盛顿的缘故,西莉亚米勒骨子里对权力和地位有着本能的向往。

    这次作为西蒙维斯特洛的代言人出席联合国会议,带给她的是一种从政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强烈满足感。至少,以自己那个名义丈夫的平庸能力,这辈子都别想出现在国际政治舞台的聚光灯之下。

    黑色雪佛兰在庄园别墅前停下,驾驶座上的艾米丽提醒了一句,后排的西莉亚米勒才从专注阅读手中文件中回过神。

    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西莉亚米勒抬头看向前排的后视镜,意外注意到艾米丽也在通过后视镜检查自己的妆容。

    两人视线稍作交汇就迅速错开,一起推门下车。

    军事事务助理办公室的两位年轻女郎,西莉亚米勒没有挑选那个身材和她一样有料的佐伊希尔斯特,而是选择了高挑纤细的艾米丽乔普林,其实也存在着小心思,她可不希望一个同类型却有着年轻优势的女孩对她产生威胁。

    虽然,似乎维斯特洛更喜欢成熟女人,但谁知道男人的兴趣会不会莫名改变。

    男人起身也是善变的。

    只是现在才发现,她挑选出来的这位助理同样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西莉亚米勒很想开口让艾米丽乔普林在车内等待,她自己一个人进去即可,只是这么做就太明显了一点,而且助理办公室的人事任命并不在她手中。艾米丽乔普林虽然名以上是她这位西蒙维斯特洛个人军事助理的助理,双方的管辖权却并不明确。

    决定等下顺便和年轻老板谈谈这件事,不过现在,西莉亚米勒还是只能带着艾米丽一起进入别墅。

    迎接两人的是一个有着娃娃脸的女孩,自我介绍名叫佐伊帕克斯。

    进入别墅,佐伊引着两人来到别墅东侧一间起居室,另外一个与西莉亚米勒同龄的女人看到她们出现,笑着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女人穿着一条明显宽大的白色男士衬衫和浅灰色宽松长裤,很居家的模样,虽然脖颈上的丝巾多少有些不搭,却依旧难掩她身上那种足以让很多男人疯狂的优雅气质和迷人风韵。

    如果说艾米丽乔普林只是让西莉亚米勒感到少许威胁的话,眼前这个女人,直接就让西莉亚米勒生出了某种本能的针锋相对心思。

    索菲亚费西。

    维斯特洛体系‘四个女人’中的梅丽珊卓公司的女掌门。

    西莉亚米勒恰好认识,而且不止一次在时尚杂志上看到对方的报道采访,也不止一次对这个女人的经历感到艳羡,暗中苦涩自己为什么得不到这样的机会。。

    哪怕索菲亚费西与西蒙维斯特洛的某种关系众所周知,此时更是亲眼得到证实,却无法否认这个女人最近几年在时尚界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些年,四个女人中似乎梅丽珊卓公司锋芒最弱,但在时尚界,梅丽珊卓公司已经是市值达到百亿美元级别的综合性奢侈品行业巨头。

章节目录

狩猎好莱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贾思特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贾思特杜并收藏狩猎好莱坞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