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秋。

    北平的学生运动与工人运动并未因恶势力的镇压而减少,相反,他们如飞蛾般执着于那盏灯火,眷恋光明。

    惊雷后少不了倾盆大雨,大雨将街上洒了一地的宣传单打湿,纸张糊成了一团,软趴趴地倒在雨水里。地上的鲜血混合在雨水中,流进地下排水口。

    运动失败,学生被捕,工人惨遭杀害。警察特务们大肆搜捕抗日份子,北平、上海多个联络站被毁。

    上海,夜。

    一个被追捕的男人,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腹,喘着粗气忍痛把怀中的信件匆匆塞进邮筒。他欣慰地钻进一旁的弄堂,拉响手雷,与追赶过来的特务们同归于尽。

    数日后,一封信送到闻思远手中。送信的邮递员操着正宗的北海道口音,把信递给他,擦擦汗道:“思远君,家里又来信啊?”

    闻思远捏着信微笑着点点头,道了谢,转身关好门上楼。信纸一片雪白,他点燃蜡烛,将纸张小心地放在火上面来回烤,没过多久,一排排字整齐地呈现在面前。

    信中内容不多,一则是让他速速回国,急需重建军统上海站……

    二则,进入汪伪76号,协助日军搜集情报、占领中国……

    闻思远看着手中的信,思绪复杂。他既激动可以回国战斗,但又怕回祖国。国内动荡,遍地血雨腥风,他怕面对千疮百孔的祖国与流离失所的人民。

    短暂的迟疑彷徨间,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把信纸烧掉,看着信纸一点一点化为灰烬。

    即使中华大地上满目疮痍,也是他的国家啊……

    是时候找藤井三郎谈谈了。他想着,拿起了电话。

    一辆黑色庞蒂克汽车停在闻公馆门口,汽车尾气冒着烟。闻思齐下了车,没回头地往里屋走去。闻婉秋透过车窗,见他走得越来越远,徐徐地下了车,认命地跟在后面,每一步都似有千斤重。

    “大少爷回来了,少奶奶在楼上呢,我去叫。”阿萍自然地接过他的外套,挂好。

    “不用了。”闻思齐卷起袖子说,“阿萍你去给我把家法拿来。”

    身后的闻婉秋听罢,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她可怜巴巴看着眼前的大哥,后者丝毫不动容。

    阿萍愣在原地,闻思齐盯着她道:“还不快去!”阿萍感受到闻婉秋使来的眼色,分析了下利弊,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上楼了。

    楼上的顾若棠听到动静,边急着下楼边说道:“怎么了?怎么了?思齐你这是干什么呀!”

    闻思齐从公文袋取出一封信件,给顾若棠看,说:“若不是我亲自去一趟北平,都不知道我家小妹这么有能耐!”

    顾若棠一头雾水,拆开信封,竟是一份退学通知书。

    “这……这是怎么回事?”

    闻婉秋跪在地上,脑袋耸拉着,无从反驳。闻思齐冷冷地说:“游行、排演抗日话剧、写激进文章、连续旷课,这次不得了,参与学生运动直接被警察厅关起来。我看,你就该被多关几天,好好反省!”

    顾若棠听罢也急了,她将信纸轻轻往闻婉秋头上一拍,说道:“你傻不傻!这种危险事情也是你一个女孩子去做的吗?”

    闻婉秋开口了,一脸委屈,“可是,别人做得为什么我做不得?我不愿当亡国奴!”

    闻思齐与顾若棠对视一眼,各怀心思。

    闻思齐怒骂道:“年纪小小,你懂什么是救国了?”

    闻婉秋闻言,抬头望着他一字字说道:“我虽没有经验,但我知道大哥这样的,是在误国,残害同胞。”

    闻思齐是汪伪76号情报处处长,为日本人工作,闻婉秋暗指他不耻。

    顾若棠打断她的话,“你说什么呢!再怎么不好,他也是你大哥!”

    闻婉秋看了眼她,无奈地说:“嫂嫂,你这是助纣为虐。”

    闻思齐铁青着脸,说道:“我且问你,这书你念还是不念了?”

    “我不想念了。”

    “你再说一次!”

    “不念了……”

    闻思齐气得不打一处来,他喊来一直躲在一旁的阿萍,夺过她手中的戒尺。闻婉秋瞅见那把乌黑发亮的东西,顿时背后一凉。

    顾若棠慌道:“婉秋,快给你大哥认错!真想挨打呀?”

    闻婉秋偏偏是个固执的主儿,她头一仰,说道:“我没错!革命有什么错!”

    两夫妇一听到这两字,大吃一惊。在76号特务眼皮底下谈革命,当真不要命了。

    闻思齐震怒,拽过她的手,戒尺狠狠打下去。闻婉秋手心一阵发麻胀痛,她含着泪,咬牙不出声。

    闻思齐先前是军人,又是男子,打起妹妹来也绝不手软。不过十下,闻婉秋的手心肿得老高,开始破皮出血。

    顾若棠拦住他,惊恐地说:“吓吓就得了,你还往死里打!”

    “这事你别管!”

    闻思齐停下,用戒尺指着闻婉秋说:“你知道错哪了吗?”

    闻婉秋感到手心传来的剧痛,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她小声啜泣道:“我又没做错。”

    闻思齐听了她这话,火更旺了,他拽起闻婉秋另一只手,戒尺毫不留情打下去。

    闻婉秋委屈地哇哇大哭,“我没做错,为什么要承认……相反哥哥才是错了,以前你是名军人,现在只会帮助日本人和汉奸欺负百姓同胞……”

    闻思齐因她的话戒尺软了下来,到最后也不打了。闻婉秋被顾若棠趁状搀扶起来,她因为跪久了,双腿发麻,站起来踉踉跄跄。她把头埋在嫂嫂的肩上哭得一抽一抽的,衣襟上全是泪水,既委屈又难过。

    闻思齐叹了口气,把戒尺扔掉,回房间关上门久久不出来。

    是夜,闻婉秋发低烧,小脸发烫潮红,躺在床上喃喃地说着胡话。顾若棠给她打了退烧针,又喂了药,才浅浅睡去。

    闻思齐在房间里看书,顾若棠开门进来,他抬起头问道:“她怎么样了?”

    顾若棠见了他生闷气,“打了退烧针,睡下了。你今天可是把她吓得不轻啊,梦里都在叫唤着大哥。”

    闻思齐低头看书,不作声。顾若棠见状,给闻婉秋说好话,“婉秋年纪尚小,也是小孩子心性,不懂可以慢慢教。你何苦跟她置气呢?”

    闻思齐放下书,走至窗前,看着窗外夜色意味深长地说:“我只是不想让家里再出一个像我们的人了,这条路太凶险。就像今天她指责我的那样,在外帮着鬼子汉奸残害同胞。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像极了人,又像极了鬼。”

    顾若棠听出了他心底的哀鸣,想上前给他一个拥抱,但碍于俩人的身份,她制止了自己的念想。她说:“浓雾将会散去,黎明总会出现,不是吗?”

    闻思齐回头,顾若棠站在金黄色的灯光中,一身浅色旗袍,袅袅婷婷。他对她温柔地笑道:“你说得对。”

    顾若棠浅笑着,从书柜上取下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对闻思齐说道:“先生,喝一杯吗?”

    闻思齐接过酒,绅士般与她干杯,继而喃喃自语道:“一家子只有老二最让我省心了,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在日本完成学业。”

    一瓶红酒被闻思远放入餐车。他穿着侍者的白衬衫,领子系了个红领结,推着餐车进入餐厅。餐车上的瓶子发出碰撞,叮叮当当。

    餐厅放着诙谐的华尔兹圆舞曲,食客们沉醉在悠扬的乐声中,吃得津津有味。坐在角落里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他戴着高毡帽,帽檐被压低了几分,遮住了他的眼帘。他时不时转头看看门外,又看看四周,像是在等什么人。

    闻思远推着餐车,一路上为食客们上酒上菜。到了男人这里,他拿出事先放入的红酒,拔出木塞,动作麻利地为男人倒酒,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他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身子略微向前一倾,说道:“祝先生用餐愉快!”

    男人眼神依旧停留在门口,塞给他一些小费,把他给打发了。闻思远微笑着把餐车推回后厨,从后门若无其事地走了,身后传来食客们一阵又一阵的尖叫,连同着玻璃瓷器跌落破碎的声音。

    任务完成。

    闻思远嘴角上扬,他朝夜色走去,黑暗吞没了他。这一刻他觉得,世界全属于他自己。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