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思齐与闻思远并排走过审讯室外的走廊,他们的脚步在昏暗的长长过道上显得缓慢而沉重。

    此时里面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惨叫,闻思齐的脚步因这一声惨叫而略微停顿。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是他的战友亦是他的下线,代号“火柴”的陆辞。

    可他只是略微迟钝,下一秒便镇定自若地和闻思远继续向前迈步。

    遍体鳞伤的陆辞被铐在电椅上,江向荣在一旁颤抖地摇着电椅手柄,电流穿过陆辞全身,他痛苦地痉挛着。电椅旁的灯泡越来越亮,电流持续加强,审讯室的电灯渐明渐暗。

    闻思远一踏进来,见此情景不免皱眉道:“秦处长,你叫我来就是给我看这些东西?”

    听见久违的声音,秦露不禁抬头,果然是那晚夜黑风高救她的男人。

    想不到竟会是76号新上任的长官,秦露在心底小小的诧异一番。

    秦振峰笑着说:“闻主任您稍等,马上就水落石出了。”

    他看着手表,估摸到了时间,摆摆手示意江向荣停手。江向荣放开摇柄,长吁一口气。

    秦振峰目光如毒蛇般紧盯着陆辞,他吼道:“说!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今天去教堂有什么任务?!”

    陆辞虚弱地笑了,他气若游丝说:“别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说。”

    闻思远啧啧称赞,“原来是个硬骨头啊。”

    闻思齐思绪复杂地看向陆辞,陆辞瘫在电椅上,无力地看了他一眼。

    闻思齐隐忍着内心的悲痛,把目光转向别处,神情波澜不惊。

    “您继续,我要的是结果。”闻思远对秦振峰说道。

    秦振峰陪笑着,再次命令江向荣摇柄。江向荣额头冒汗,加大速度。电流袭来,陆辞止不住地哀号。

    闻思齐面无表情的脸在审讯室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同样忽明忽暗。

    一名特工跑进来,他大声地汇报道:“闻主任、闻处长、秦处长,藤井中佐让你们去一趟!”

    秦振峰诧异,藤井三郎这个时候叫自己所为何事?他不由问道:“藤井中佐有说是什么事吗?”

    “没有。”

    闻思齐说:“大概是秦处长抓获地下党有功,藤井中佐要颁发嘉奖令吧。”说罢,他看向秦振峰的眼神中有一丝艳羡。

    对于这个理由,秦振峰蛮高兴的。而且在76号处处被闻思齐压自己一头,生平还能看到他对自己露出羡慕的眼神,秦振峰开始居功自傲。

    他高兴地驱车前往梅机关,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嘉奖,而是被藤井三郎打得晕头转向的一巴掌。

    藤井三郎指着他鼻子骂道:“为什么行动前不报备宪兵队?”

    藤井三郎的气场在不大的空间里散发威严,他严厉地看着下属,后者大气都不敢出。

    秦振峰被打懵了,捂着脸一个劲点头哈腰不住地道歉。藤井三郎又问闻思远:“师弟,你事先知道吗?”

    闻思远摇摇头,说:“不知道。”

    闻思齐添油加醋地说:“秦处长,你在行动前怎么能不知会宪兵队一声呢?多不符合规矩。”

    秦振峰斜眼,眼里对闻思齐只有怨恨。

    我呸,什么狗屁嘉奖令!就是来看老子笑话的!他拼命压住心底的怒气,捂着脸没有说话。

    如果可以,藤井三郎真想一枪毙了秦振峰。人没抓全不说,还遭到美国领事馆的投诉,害他在美国人面前丢尽颜面。

    闻思远开口求情道:“师兄息怒,秦处长立功心切,他也不知那里就是美租界。只怪赤色分子太狡猾。”

    秦振峰顺着他的话连连点头,说:“是啊中佐!而且我们还抓了个地下党,只要能让他开口,定能套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藤井三郎的麻子脸没有任何表情,他冷冷地说:“哦?你有把握?我听说此人骨头很硬,非等闲之辈。”

    秦振峰笑得一脸狡诈,“有76号的酷刑在,谁敢不开口?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挖出一号名单!”

    听到“一号名单”,闻思齐没有任何反应,闻思远有点诧异地问道:“一号名单?这是什么?”

    秦振峰解释道:“闻主任您刚来,有很多事情还未了解。这'一号名单',是共党打进我们76号内部和军政内部的一张谍报网,里面的参与人员只有他们少数人知道。我们抓来的人叫陆辞,他是上海地下党第一小组组长,兴许我们能从他嘴里撬出部分名单。”

    日谍真是无孔不入,对于**而言,这么重要的一份名单,居然被日谍得知它的存在。如果是这样,军统又有多少潜伏的日谍?闻思远如是想。

    他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如此重要的名单,能给我们破获情报提供极大的帮助。这个陆辞,说不定是个突破口。”

    闻思齐附议:“我们一定要让陆辞开口。如果得到这份名单,我们就可以把地下党一网打尽,将潜伏在我们内部的毒瘤摘除。”

    秦振峰点头同意,他看向藤井三郎,征求他的同意。

    藤井三郎短暂地扫视三名下属,一脸冰霜,“能拿到名单最好,拿不到就套出我想知道的东西!我不想听口号。”

    “是!”三人双脚一合,腰杆挺直,目光注视前方。

    审讯犯人对闻思齐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陆辞被绑在刑架上,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纵然如此,负责抽打的特务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喘着粗气加大力度。

    闻思齐坐在位置上,镇定自若地目睹了全过程。闻思远在一旁默默观察,不放过大哥任何一个表情,最后仍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大哥面对同胞,竟然眼睛不眨,下得去狠手。

    虽然闻思远与陆辞不属于一个阵营,但陆辞也是抗日者,闻思远在心底升起一股怜悯,甚至脑海中还冒出营救友方的想法。

    在陆辞一声声哀号中,闻思齐拿起桌上的相机快速按下快门,照片很快被相机吐出来。那是一张犯人血肉模糊的脸,身上只剩零零碎碎的血衣,十分可怖。

    闻思齐示意特务停止鞭打,他走到陆辞面前,两根手指夹着照片,说道:“每个犯人审讯时我都会给他拍一张照片。这是你,让我差点认不出来。”紧接着他又拿出几张照片,上面全是各式受刑的犯人,“类似于这样的照片我还有很多,照片上的人,大都熬不住刑死了。死后啊,尸体被随便扔在乱葬岗,想想都凄凉。”

    陆辞的头发贴在伤口里,透着汗和血,脸上一道鞭伤伤口很深,往外翻着皮肉。他虚弱地抬头,无力地看了他一眼,苍白地笑了。

    “我选择死在今天。”

    死在黎明之前。

    另一边,另一个房间里,秦振峰和秦露正在认真监听审讯室的动静,室内的交流,被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

    闻思齐看着血迹斑斑的战友,怎么心底不难过?他的指尖开始颤抖。碍于闻思远在场,他很快克服了这种恐惧,他将颤抖的指尖化为拳,继续凌厉地审问道:“你还想着你的同志?太天真了!一个从76号走出去的人,还值得信任吗?出去也是死,倒不如乖乖跟我们合作,保你一条命。”

    陆辞冷静地说:“呵,我来这儿,就没想活着出去。”

    “大哥,甭跟他废话!就一顽固分子!”闻思远走至他面前,揪过他的领子,愤愤道:“开门见山,‘一号名单’你知道多少?说!”

    陆辞被勒得喘不过气,他哈哈大笑,“‘一号名单’?你们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陆辞的笑声阴森恐怖,回荡在审讯室里,像一个无畏的幽灵要扼住魔鬼的咽喉。

    实时监听的秦露被陆辞的笑声激怒了,她放下耳机,强忍内心的愤怒,向秦振峰请命,“叔父,让我一试。”

    秦振峰皱眉继续监听审讯室的情况,挥了挥手说:“去吧,别把人弄死。”

    得到叔父的允许,秦露走进审讯室,此刻的她浑身上下透露一股戾气,完全不像是闻思远那晚所看到的样子。

    闻思远见着她,先是一怔,尔后绅士般礼貌地点点头。秦露朝他勾了勾唇,随后在刑具里拾了把斧子走向刑架上的陆辞,锃亮的靴子溅起一波水花。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