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黑色的庞蒂克汽车孤零零驶过街道,不远处一对宪兵队踏着整齐的步伐在巡逻,经过他们的时候,闻思齐眼神空洞的望了他们一眼。

    他的脑子里好像在想些什么,又像什么也没想。只是觉得自己眼睛好像看不太清了,只能依靠着车子近光灯照明行驶。

    两侧车窗的风一股脑儿灌进车里,他制服上的血腥味并没有被吹淡,反而更浓烈了。

    在这样的空气中,仿佛透不过气来,他开始撕扯着靠近衣领的扣子,似乎这样能够好受些。

    最终,他再也受不了了,一个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猛踹了几下车子,发狂般拍打着方向盘。他无力地把头埋进方向盘,无助地抽泣。

    76号厕所里,闻思远不停地吐,他的胃里翻江倒海,身上的恶臭使他一次又一次反胃,最后变成干呕。

    恶心,真的恶心。

    他亲眼目睹,一个人用斧子把另一个人的腿慢慢砍掉了。

    骨头还连着筋,被扔到地上。

    他无法阻止。秦露说,76号历来审讯都这样,只要人没死,再正常不过。

    大哥也没阻止,站在一旁默默看着,一语不发。

    残酷,冷血!

    闻思远吐够了,慢慢缓过来,用冷水洗了把脸,抬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忽然觉得面目可憎。

    他摊开两掌,仿佛上面有数不清的血迹,水哗哗地流,他一直搓一直搓……但是,沾染过染料的宣纸又怎么能恢复洁白如初?

    他是帮凶!他回不了头了!

    门外的张秘书察觉他进去多时,担忧地敲门道:“闻长官,您没事吧?”

    没人应话,张秘书只听到哗哗的水声戛然而止,刚想继续敲门,下一秒闻思远开门走出来,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

    “我们走吧。”

    凌晨四点,闻公馆仍灯火通明。顾若棠听到开门声,从沙发上起身,睡眼惺忪地看着闻思齐。

    眼前的闻思齐,一身狼狈,头发凌乱,眼睛充满红血丝,双眼无神。顾若棠见着他这副模样,着急地说:“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闻思齐随手把搭在胳膊上的制服抛上挂钩,反问道:“怎么不回房睡?婉秋回来了吧?”

    “她来了电话,说下大雨,留在同学家过夜了。”顾若棠看了眼门口,说:“你们这么久没回来,我担心出了什么事,不放心,就在这里等了。思远呢?怎么不一起回来?”

    闻思齐轻揉太阳穴,十分疲惫地说:“我们上去讲。”

    卧室里,闻思齐简短地跟顾若棠讲述事情来龙去脉,他的声音干涩涩的,听上去很沉重。

    “我准备阻止秦露的时候,陆辞朝着我这个方向轻轻摇了摇头。我记起他跟我说过,我在敌人内部的身份不容易,不能有一点闪失。”闻思齐眼睛模糊得不能再模糊,“在审讯中,他还想办法用手指悄悄给我打摩尔斯电码,告诉我另一半名单已经交给杜鹃。”

    顾若棠握住闻思齐冰凉的手,想给他些许安慰,然而自己内心的惊慌却使双手不住地颤抖。她强压悲痛,鼓起勇气问了句:“老陆挺过来了吗?”

    闻思齐鼻子酸酸的,他说:“晕过去了,被76号连夜送去瑞金医院,现在还不知道人怎么样。思远跟了过去。”

    顾若棠稍微松口气,喃喃道:“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闻思齐反手握住顾若棠,脸上有视死如归的冷静,他望着她眼睛说:“倘若有一天,我被捕了,请你一定要带上名单撤出上海。保护好名单,这是我生命最后的任务。”

    顾若棠感受着手背上传来的温度,内心像被数万根钢针插着,如刀绞一般,无法呼吸。

    “一号名单”当时为了防止知晓的同志被捕后泄漏或名单遗失,闻思齐执一半,陆辞执一半,两人共同坚守这个秘密。出事后,陆辞把缝在衣服里的名单塞给杜鹃,敢于赴死。但是,见过杜鹃的只有陆辞一个,知道怎么联络杜鹃的也只有陆辞一个,现在“杜鹃”人连同名单不知下落。

    在残酷的地下斗争中,生死别离是常态。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留在世上的另一个人要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顾若棠不敢说,她于闻思齐而言只是执行掩护任务的假妻子,又有什么资格诉衷情呢?她的眼泪一串接着一串,像断线的珍珠,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金黄色的灯光柔柔地打在他们身上,顾若棠轻轻抱住闻思齐,在他耳畔说道:“答应我,保护好自己,活下去,迎接胜利那天。”

    闻思齐犹豫了一霎,却在下一秒抱紧她,轻拍她的背,坚定地说:“我们一起迎接胜利。”

    顾若棠笑了,眼角一颗泪滑落,嘴角泛起满足。

    这一夜,无人入眠。

    瑞金医院里,急症室的手术刚刚结束,消毒水的气味蔓延整个走廊。医生说,巨大的疼痛使病人晕厥,产生重度昏迷,能不能醒得看身体恢复条件,但是腿是接不回来了。

    闻讯而来的秦振峰掌掴秦露,大声吼道:“我说让你别把人弄死,也没让你把人弄得半死不活!做事情没有脑子吗?这样让我怎么跟中佐交代!”

    秦露捂着半边脸,害怕得颤抖不敢说话。秦振峰又准备一巴掌下去,被闻思远抓住了手肘,“秦处长,这里是医院,您教训侄女我管不着,但请回家教训去!”

    秦振峰迫于闻思远的官威,只得把手放下,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便狠狠瞪了眼不争气的秦露。

    闻思远看了眼秦露,淡淡地说道:“秦队长辛苦了一晚都没闭眼,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

    得到闻思远的允许,秦露捂着脸头也不抬地转身走了,秦振峰在背后不满地说道:“一点规矩都没有!”说毕满脸推笑,“让闻长官见笑,她从小给我惯坏了。”

    闻思远靠着走廊的座椅,嘴角一抹冷笑:“让我见笑没关系,还是别让藤井中佐‘见笑’了。你有这闲工夫,好好想想怎么跟藤井中佐解释吧!”说罢招呼张秘书,起身欲离开,又突然回头正色道:“对了,秦处长千万要看好病房里的人,如果丢了……你知道什么后果。”

    秦振峰一个劲陪笑,点头哈腰,连连应允。待闻思远走远不见踪影后,他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大家都是日本人的狗,凭什么你这条狗命令我做事!果然和你哥一个德行!”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