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暗室。

    “我叫韦铭先,他叫罗得志。他爱做菜,也可以叫他‘厨子’。”

    闻思远相继与新来的组长握手,相互寒暄了几句。黎花看到他通红的眼,忍不住问道:“昨晚没睡好?”

    闻思远诧异道:“有这么明显吗?”随即从公文包里掏出金丝眼镜戴上,说:“这样好点了吗?”

    黎花见了,轻轻笑了。她踮起脚伸手帮他把眼镜拨正,说道:“这样会好点。想不到闻先生也是个注重形象的人。”

    两人间隔不大,目光相碰,互相一滞。

    呼吸都停了半截。

    或许是沉默的时间飞速流逝,又或许是空间狭小太尴尬,韦铭先故意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们。

    两人回神,只见两名下属饶有兴致看着他们。黎花红着脸别过头,装作若无其事收拾东西。

    “咳咳,”闻思远清清嗓子,转移话题,“我们先看看电台。”

    罗得志点头,拾起地上其中一个箱子,扭开梅花扣。箱内的女性衣物让其他两名不知情者一愣,韦铭先解释道:“没办法,也是为了蒙混过关。在车上我们因为它还闹了笑话。”

    罗得志继续开箱,打开里头的暗格,露出电台和其他设备。

    闻思远接过电台,细细抚摸,赞叹道:“好东西!重庆下血本了啊。”

    罗得志说:“老板命令,不惜一切代价。”

    闻思远把电台放好,将新的密码本给黎花,说道:“给老板回信吧。”

    黎花指尖轻点,发电报的滴滴声响起,闻思远神情严峻念着发报内容

    兄台,令弟已到沪。棉布甚好,高价脱手后即回电。

    发完电报,闻思远让两位新到任的组长下去休息。黎花摘下耳机问他,“听阿酸说你昨天找我?”

    “嗯,我准备救一个人。”

    瑞金医院。

    情况查明,陈添旺平时不仅在外放贷,而且经常出入黑市贩卖军火和药品。这次特务们的饭菜里掺了一种特殊成分,苯二氮唑。苯二氮唑一般用于镇静催眠药,吸食多了会产生深度睡眠,严重的还可能会死亡。

    据黑市的人反映,陈添旺前几天刚好买了这类药物。

    藤井三郎静静看着手中的汇总报告,抬头对秦振锋说:“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秦振锋脸上汗珠滑落,大气不敢喘,他自扇巴掌,“卑职该死!卑职失职!在手底下出这档子事!”

    “若不是有思齐君,恐怕抗日分子就要逍遥法外了。”藤井三郎转向闻思齐,“思齐君,你伤怎么样了?”

    闻思齐靠在床头,朝他微微点头,“好很多了,谢藤井中佐的关心,这是我应该做的,过几日我便可回76号继续工作。”

    藤井三郎说:“不急,把身体养好了再回去。76号有思远君,没有问题的。你继续休息,下回我再来看你。”

    “藤井中佐慢走。”

    一旁的秦振锋还在扇巴掌,脸颊一片通红,藤井三郎看也不看他,径直走出门去。秦振锋抬头看见绿色军大衣走远了,急匆匆地跟紧。

    待他们走远后,闻思齐起身,尽管胸口仍隐隐作痛,他还是悄悄踱步到窗前。窗口刚好可以看到大门,几辆军用吉普车和篷布车将瑞金医院围成了个圈,藤井三郎正向秦振锋交代些什么,闻思齐耐心地观察着。

    突然,藤井三郎目光往闻思齐所在的窗口一瞟,闻思齐下意识往旁边一躲。

    他深知,凭藤井三郎的敏锐度,纵使查出是陈添旺所为,也不能完全洗掉他的嫌疑。

    待他的目光再次从窗帘缝中透射出来时,恰好看见陆辞被人用担架抬上篷布车,行动队和宪兵队的人持枪而立,警惕看着四周。

    陆辞又进狼窝,不知能否熬过剩下的酷刑。

    他希望陆辞能坚持住,他会找到营救的最佳时机。

    闻思远安静地翻看眼前一份份文件,签字。

    张秘书在一旁朗声读着76号最新的报表和总结,“……疑犯共计168名,其中有**嫌疑的有74名,军统嫌疑的有80名,其他不知名组织的有10名……”

    闻思远打断他,“等等,现在关押的疑犯一共168名?”

    张秘书看了眼报表,抬头说道:“不是,这是上周的数据。”

    “什么,上周的数据?”闻思远内心受到撼动,“一个星期就抓那么多人,上海真的有这么多嫌疑分子吗?”

    “这……”张秘书也答不上话来。

    “不是我不相信76号的办事能力,如果地下党真的那么好抓的话,就不必在陆辞身上大费周章了对吧?”闻思远把钢笔帽拧上,如是说。

    “是,您说得对。”

    闻思远起身拿外套,“走吧,跟我去牢房看看。”

    76号的牢房潮湿又阴冷,微弱的黄色灯光在走廊的天花板上摇曳着,恰如被关押的犯人一样,生命之火会随时熄灭。

    “滴答”,一滴水滴从天花板上滴落,打落在闻思远手中的报表上,浸出一朵水花。

    闻思远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张秘书说:“前阵子下大雨,牢房年久失修,偶尔会漏水。”

    闻思远将纸张抖了抖,继续往前走。牢中的犯人听到脚步声,逐渐有人把脸凑到铁栏杆,打量来客。

    那是一个个血迹斑斑的躯体。

    那是一张张死气沉沉的脸。

    或许呐喊过,反抗过,然而迎接他们的只有无休止的惩戒。

    如今,他们仿佛放弃了生存的希望。

    闻思远指着一间牢房的老妇和小孩,说:“这是**?”

    他继而转身又指着另一间白胡须的老头,说:“这是军统?”

    “还有这,这,这,这……”闻思远彻底怒了,“行动处别的不行,凑数挺好啊!还总是说经费不足,钱花在哪了?荒唐至极!”他把报表一撕,命令道:“给我严查!把每个疑犯的身份背景搞清楚交上来,混水摸鱼的放了,省得碍我眼!”

    “是!”

    张秘书惶恐,赶忙把地上的碎片捡起,快马加鞭跑下去布置任务。

    没多久,闻思远要彻查行动经费的事和放疑犯的事传得沸沸扬扬,76号上下人心惶惶。

    榻榻米式的包间里,闻思远盘腿而坐,顺手给对面的藤井三郎倒茶。闻思远说:“日本有日本的茶文化,中国也有中国的茶文化。这次我让这家料理店的老板放了中国的茶叶,师哥尝尝有何不同。”

    茶香四溢,藤井三郎先是端起茶碗闻了一下,尔后轻抿一口。茶香绽放在舌尖,十分甘甜,藤井三郎忍不住大口咕咚起来。末了他擦了下嘴角的茶渍,说:“不瞒你说,这是我第一次喝中国的茶,味道太棒了!”

    闻思远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说:“中国人喝茶有很多讲究,光是茶壶和茶碗也有它的特殊烧制过程。若是师哥感兴趣,我改日讲给你听。”

    藤井三郎拿起茶碗端详上面的色泽,说道:“从喝茶的事情上看,很多中国人都想把东西做到完美。”见闻思远笑而不语,他又问:“你呢,师弟?听说你准备把牢中的犯人放走大半?能告诉我原因吗?”

    闻思远淡然一笑,不急不躁地抿了口茶说:“我是为了上海的秩序着想。”

    “哦?”

    “76号每周都抓回一百多号人,扣上嫌疑人的帽子往牢房里送,看样子数量指标是完成了,可结果却大相径庭。牢房的犯人我去看过了,不是老人孩子就是流浪汉,试问他们哪有能力敢和皇军对着干呢?如果每个星期都打着抓捕可疑人员的旗号在上海大肆搜捕,势必会引起人群暴动、联手反抗。这样的局面,师哥你也不想看到吧?”闻思远依旧云淡风轻地说。

    藤井三郎思索一番,意味深长地说:“果然我没看错人,76号交给你,我放心。”

    “师哥过奖。”

    藤井三郎仰脖将茶碗的茶水喝完,说道:“师弟,跟我去送个人。”

    对于藤井三郎的要求,闻思远向来不会拒绝。他略一忖量,微笑着点点头,“好。”

    车子一前一后匀速地行驶着,两辆小轿车从闹市慢慢开进郊区。两边的树木不停掠过车窗,在闻思远脸上留下一道道黑色的影子。闻思远抬眼看向内后视镜,镜中副驾驶座的藤井三郎在闭目养神。突然让他陪同送人,不知道藤井在打什么心思。

    车子继续行驶着,很快,拐进了一个幽暗的树林。前头的轿车率先停下,后头的轿车紧跟停住。因为深秋的缘故,树林光秃秃的,少数几棵树挂着几片黄叶子,风一吹就簌簌地落下。

    闻思远下了车,摘下眼镜,掏出一条手帕漫无目的擦着。藤井三郎一身戎装,顶在地上的武士刀被他双手交叉握紧,支撑身体。最后下车的人被推搡向前,他身穿长衫、背着灰色包袱。闻思远见着他,眼里流露出一刹那的厌恶。

    江向荣脸上的烫伤未痊愈,仍是一块“大窟窿”。他见藤井三郎走进,连忙低头恭维道:“今日回家,怎敢劳烦藤井中佐和闻主任相送?实在是江某人的福气。”

    藤井三郎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回去吧,走过这条小道,你就安全了。你妻子正在家中等着你,说不定还有热乎的饭菜。”

    想到家中妻子,江向荣感到全身都暖和了。他鼻子一酸,淤青的嘴角轻扬,眼眶中溱出泪来,他再次朝陈明武鞠了一躬,转头向小径走去。

    藤井三郎看着江向荣的背影,笑容消失。他走向闻思远,将武士刀扔给副官,尔后又从副官的背带取下佩枪交到他手上。

    闻思远看着手上沉甸甸的枪有点发愣,“师哥这是……”

    藤井三郎目光示意江向荣离开的方向,不置可否道:“开枪杀了他。”

    闻思远将眼镜戴好,目视前方,双手握枪不住地颤抖,“师、师哥,我没杀过人。”

    “别紧张,”藤井三郎抓过他紧紧握住枪的手,帮他拉动枪的保险栓,“你忘记开保险了。在76号做事怎么不会沾血呢?你要学会适应。”

    闻思远瞄准江向荣方向,脑门的汗不止不住地往下流。他闭上眼,一狠心

    “砰”终于,第一枪响了。

    子弹打偏,江向荣警觉回头,大惊失色。

    “砰、砰、砰”三枪齐发。

    子弹仍旧打偏,江向荣开始逃跑。

    “砰、砰、砰”又是三枪。

    子弹击中了江向荣的腿部,江向荣惊呼跌倒后继续爬起,带着伤腿一瘸一拐地跑路。

    闻思远睁眼,欣喜地对藤井三郎说道:“师哥,我打中他了!”

    “你枪法太差了。”藤井三郎上前握住闻思远扣扳机的手,一个瞄准,轻轻一扣。

    “砰”枪响了,惊起树林栖息的鸟儿,它们扑扇着翅膀飞去臂难,消失得无影无踪。江向荣应声倒地,血染红了他的长衫,他双眼瞪大,死不瞑目,他事先丝毫没料到76号会杀人灭口。他的包袱滚出老远,散出大把的钞票,连同一起散落的还有江向荣一家的合照。

    闻思远还在枪声中不能回神,一名宪兵跑步前去江向荣那里踢了踢尸体,收拾好地下的东西,又快速跑回交差。

    藤井三郎夺回闻思远手里的枪,把那沓的钞票塞进他手里,尔后玩味地看着江向荣一家的合照。随后他掏出打火机,点燃照片一角,合照在火焰中逐渐变成灰烬,飘飘扬扬落在土地里。

    闻思远缓过来,接过藤井的打火机,把手中的钞票点着,看着它同照片灰烬一起落在土地上,“死人的东西不能碰,师哥这是折煞我了。”

    藤井三郎笑了笑,拍了拍手上的灰烬,看着闻思远说:“枪是个好东西,师弟要多提高枪法了。”

    闻思远朝他一笑,打趣地说:“那76号今后的子弹恐怕不够用了。”

    闻思远知道,藤井的目的不在于杀一个江向荣,他是想知道自己的枪法和对武器的了解程度,才安排了这一出的试探。

    他扶了扶滑落在鼻尖的金丝眼镜,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随藤井钻入轿车。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一关算过了。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