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思齐听见推门声,以为是闻思远回来了,下意识说道:“怎么这么久?”

    “是挺久的。”

    闻思齐明显一怔,他把头从书中抬起来,呆呆打量着来人。

    顾若棠将食盒放在简易桌上,沉默着开盖,拿勺。她面无表情把食盒递给他,说:“喝汤吧。”

    “是。顾小姐的手艺谁有这个福气?”

    闻思齐接过食盒,讨好式地一笑。这一笑把顾若棠弄得什么气都没了,她低笑了两声,又假嗔道:“快喝,汤凉了可不好喝了。”

    黄昏从病房窗子洒进来,悄无声息地打在两人身上,白色的床单在黄昏下一片金黄。闻思齐浅浅地喝着汤,不知是面前的人还是手中的汤,一点一点冲淡他心底的愁绪。

    喝完汤,顾若棠简单收拾了下保温桶,坐回她原来的位置,开口道:“你前几天……”

    “我很好,死不了。”她刚说出口,就被闻思齐打断了。闻思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表示房间有东西。

    窃听器。

    顾若棠当下了然,皱眉说道:“什么叫死不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电话也不回一个,就知道和思远骗我!你说说,都几天了?”

    “是我的错,我这不是怕你担心跑来医院嘛,这几天医院太乱了。”闻思齐软声说着拉过她的手,摊开她手掌不急不慢写着电码。

    顾若棠一面看着他指间,一面说:“谢谢你的好心,你也不想想我在家有多担心,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离病房不远的另一个房间,有电讯员捂着耳机默默记下他们的谈话内容,身后穿着茶绿色大衣的男人看着他笔下的记录,一脸冷峻。

    闻思齐简短的描述了这两天发生的事,顾若棠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所幸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剩下的只能耐心等待时机营救。

    闻思齐与顾若棠两夫妇这边在唠着日常,日常一字不落被电讯员记下。秦振锋盯着那张纸,不可置信地上前夺过耳机一听,闻思齐的声音在耳机电流声中沙哑地传出来——

    “院子的草又高了?我改天找个帮工过去,你无须亲自动手……”

    藤井三郎俯身贴近耳机,两人听了一会儿,藤井站直昂头说道:“秦处长,该听的你也听到了,还有什么问题?”

    秦振锋拿着耳机,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支支吾吾。他郁闷无比,像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堵心。

    叫他怎么能够相信,跟了自己几年的老部下是**?

    但他们从闻思齐进病房就开始监听,确实没发现什么异常。

    一定是闻思齐太狡猾了。秦振锋如是想,没有说出口。

    见他沉默不语,藤井三郎淡淡扫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门敞开着,那抹绿色的背影很快消失了。

    秦振锋把耳机甩回去,发泄似的一拳锤在桌子上,尔后气呼呼地撑着桌子。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揪出闻思齐的狐狸尾巴。

    审讯室的灯光依旧忽明忽暗。

    陆辞坐在刑讯椅上,虚弱地望着来人,脸上带着镇定的微笑。

    闻思远进来后挥挥手,旁边的特务们退了下去。他拉过一张椅子,椅子在地面上摩擦出吱拉的声音,刺耳的声音传过监听室,在场的人无不下意识皱眉捂住耳朵。

    录音磁带吱吱地转动着,闻思远的声音在磁带地转动下,带着磁性外放出来——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看看吧,现在凌晨三点半。知道为什么大半夜把你叫出来吗?因为你的问题还没交代清楚,说说吧。”

    审讯室陷入沉默,无人答话。

    闻思远坐在椅子上,低头慢条斯理地擦着金丝眼镜镜片。擦完后,他疲惫地揉揉晴明穴,把眼镜重新戴上。

    他抬头看向陆辞,陆辞依旧微笑着看他。

    闻思远起身走到他面前,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提醒道:“现在我在这里还能跟你讲道理说说话,如果藤井中佐来了,事情恐怕不是这么美妙了。”

    监听室的人只能监听到审讯室的对话,无法监视其中的一举一动。在所有人不曾注意的时候,闻思远搭上陆辞肩上那只手开始有节奏地敲动着电码。

    摩尔斯电码符号汇成一句话——

    【今夜有雨,刮东南风。】

    这是国共两党合作的暗号,若非紧急关头不得使用,闻思远这是表明身份了。

    陆辞内心咯噔一跳,他万万没想到闻思齐的弟弟闻思远也是暗中潜伏人员。中统?军统?来不多想,闻思远将一颗白色药丸塞入他的衣领。

    闻思远手指熟悉地敲着电码,嘴上说道:“我看你岁数不大,何苦遭这个罪,说了对你我都好。你不说话,待会就不是我站在这儿苦口婆心了。我们有一千种让你开口的办法。”

    【这是一颗假死药,吞下两到三分钟即可发作,接着你会出现心脏骤停等迹象。你找个时机吞下,剩下的交给我们。】

    陆辞了然,思忖片刻,心底有了主意。

    闻思远交代完毕,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正欲继续“审讯”,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抹军绿色的身影立在门口。藤井三郎径直走进来,随手将军大衣脱下给身后的副官,问道:“思远君,还是没有进展吗?”

    “嗯,他的嘴巴实在很严。”

    “呵。”藤井三郎冷冷地看着电椅上的囚犯,招了招手,进来了个白大褂日本医生,医生提着医疗箱,满脸自信。

    藤井三郎对闻思远说道:“思远君你先下去休息,我亲自来会会他。”

    闻思远点头称是,临走时有些忧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日本医生正从箱子里取出一支针管,他轻轻一推,针管滋出一片水花。

    这大概是要用药物上刑了。闻思远在特训班学过,这类药物注射后会引起致幻效果,也叫“吐真剂”,得有强大的心理才能不受控制。闻思远为陆辞捏了一把汗,希望他能在此之前吞下那颗药丸。

    陆辞依旧穿着那件被捕时的灰色长衫,衣衫在敌人的折磨下破损严重,粘上的很多血污大都已发黑。藤井三郎替他掖了掖胳膊处的破布条,好遮挡住他胳膊上溃烂的长口子。

    藤井三郎缓缓地说:“陆先生,人活一世,都会面临选择,现在你面临的是深远的抉择,希望你好好考虑。”

    陆辞淡淡笑了笑不说话,答案显而易见。

    藤井三郎叹了一口气,表情里充满了惋惜,他示意医生可以上前注射了。他需要那些液体流入陆辞的血脉,他需要陆辞吐出“一号名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他会把陆辞杀死。

    在他看来,他给过他选择,他尊重他的选择。

    针管中的药物从陆辞手肘的静脉流入,不知过了多久,陆辞慢慢感觉意识开始模糊,面前的日本特务也变得恍惚。他的眼皮很沉重,努力想睁开,又不受控制地合上。

    这时有个声音在耳边回荡——

    “姓名?年龄?”

    陆辞下意识回答道:“陆辞……今年二十八……”

    “老家在哪?”

    “老家……”陆辞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面颊滑落,“老家在……北平九渡河镇杏树台村……”

    医生点点头很满意,他退到一边去,用日语汇报道:“中佐,犯人已经无意识了。”

    藤井三郎上前,眯着眼看刑讯椅上任人摆布的陆辞,盘问道:“76号里,有没有你的同党?”

    陆辞朦胧中仿佛看到一束光从面前照射来,一个黑影迎面朝他走来,越来越近,原来是闻思齐。陆辞暗松一口气,当下卸下了防备。

    他看见“闻思齐”凑近他,问道:“我们在76号还有没有其他同志?”

    “你是最清楚不过的……我相信你不会忘记……”

    “闻思齐”继续发声询问:“老陆,'一号名单'在哪?快交给我!”

    “在……在杜鹃那儿,被捕前我交给了她……”

    “杜鹃?杜鹃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杜鹃是……”陆辞感觉嗓子每说一个字就像被刀子剐得生疼,在沉重的眼皮底下他发现“闻思齐”那团黑影竟然越来越大,越来越黑,笼罩在他四周,他快看不清了。

    陆辞狠狠咬了一下嘴唇,迫使自己清醒些,他对那团黑影笑着说:“你过来……我告诉你……”

    藤井三郎凑了上去。

    “同志再近些,我说话小声,怕你听不清……”

    藤井三郎虽疑惑,但也俯下身子将耳朵凑到陆辞面前。

    陆辞狠狠一捏手心,温和的眼神霎时变得凌厉,他用尽全身力气,猛的一口下去,咬住了藤井的右耳。

    藤井三郎倏地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在原地扑腾乱跳,痛苦地嗷叫着。身边的特务们见此纷纷冲上前拉开他俩,无论如何捶打陆辞都无法令他松口。藤井的副官见状抽出枪抵住陆辞的胸口,“砰砰砰”一连开了好几枪,鲜血从陆辞的胸口淌出,他松了口,藤井跌坐于地,嚎叫声穿透牢房。

    陆辞的嘴角不断涌出鲜血,他微笑着,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目的达到了。

    他保护好了潜伏的同志,无愧组织。

    直到他去世前,脑海里都是红旗飘飘。

    藤井三郎捂着被咬掉的右耳,不顾自己的狼狈怒吼道:“是谁让你们把他打死的?!”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