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公馆,闻家书房。

    “刺杀思远的,是李琰同志的胞兄李航。”

    “什么?”闻思齐不敢相信。

    顾若棠垂下眼帘,“他脱离了我们的监管范围,等我们发现已经晚了,没想到他是回上海复仇。”

    李琰。闻思齐想起了那名意气风发的爱国青年,他是上海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因多次组织罢课停学被捕,罪名是鼓动青年学生反对新政府。上个月,在提篮桥监狱被执行了枪决。

    人是76号抓的,闻思远的上任消息又是报纸的头条,虽然这事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擒贼先擒王”,闻思远成为复仇的首要目标也不足为奇了。

    闻思齐沉吟片刻,说道:“弑弟之仇,不共戴天,可以理解。”

    顾若棠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为李家兄弟的牺牲感到遗憾。

    闻思齐心情沉重,疲惫地说道:“思远选择的这条路,早晚会葬送性命。76号是外面人眼中钉肉中刺,我真怕有一天他走在街上就......”他不敢说下去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但他仔细想想,里面蹊跷的地方也有很多,比如闻思远是如何避开顾航的追杀。

    他究竟有多少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闻思齐感觉胞弟越来越陌生。

    如果他真的是敌人,那将细思极恐。

    顾若棠看出了他眼里的复杂,说道:“你该好好和他谈谈。”

    闻思齐颇有些担心,“希望他还能将我这个兄长的话听进去,也不枉我这些年的教导了。”

    顾若棠笑了笑,看着他说:“你是他大哥,你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闻思齐点点头,得意地端起桌上的咖啡,“是这个理。”

    另一个房间里,闻婉秋做数学卷子做得头昏脑胀,面前一沓沓课本垒得高高的,桌面铺满了写得密密麻麻的演算稿。阿萍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端着一碟切好的水果进来,她将果盘放到闻婉秋的桌上,扫了眼演算稿密密麻麻的数字,自己也晕了。

    闻婉秋捻着牙签将一块苹果送进嘴里,托着头看着阿萍叹息道:“阿萍,如果你会数学该多好啊。”

    阿萍表情有些微妙,她摆摆手说:“小姐您饶了我吧,这东西我实在学不来。”

    “我也学不来。”闻婉秋瘪瘪嘴,眼睛转了转,悄声问道,“我大哥呢?你看到他了吗?”

    阿萍朝门外看了一眼,轻声说道:“大少爷正和少奶奶在书房说话呢,估计一时半会还不会出来。”

    闻婉秋听罢笑意盈盈,对阿萍说道:“你帮我在门口望风,我睡会儿。”

    “这......”阿萍有些为难,怕闻思齐突击自己招架不住。

    闻婉秋扯着她的袖子撒娇道:“好阿萍,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嘛,我算了一天了,可累了。”说完殷切地看着她。

    阿萍被她灼热的目光看得实在受不了,只得答应道:“好好好,我帮您看着,待会您听到讲话声或是我咳嗽的声音,可得起来啊。”

    闻婉秋满口答应着,得到她的承诺,阿萍放心地带上门在门口“望风”。

    闻婉秋松了口气,伏在桌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她太困了,睡得沉,以至于后面闻思远进来都没法察觉。闻思远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婉秋,又看了看阿萍,一下子明白了。后者内心发慌,赶忙低下头。

    闻思远敲了敲桌面,桌子是檀木,发出沉闷的“笃笃笃”声音。闻婉秋仍沉睡在梦乡里,阿萍更慌了,低唤了两声,还是无反应。

    闻思远再次敲桌面提醒,这次的力度比方才要大上几分。

    闻婉秋身子抖了一下,被惊醒了,她睡眼惺忪抬头看着来人,心头一凛,霎时清醒。

    闻思远沉着气,面色平和,“昨晚没睡觉?干什么去了?”

    “睡了......”闻婉秋自知理亏,没有过多辩解,对着阿萍说道,“阿萍,怎么二哥来了也不告诉我?”

    阿萍有苦难言,千万种委屈涌上心头,小声嘀咕道:“我咳嗽了,也说话了,您没听见。”

    闻婉秋张了张口,找不到理由反驳。

    闻思远让阿萍先下去,尔后皱眉拿起桌上被闻婉秋压得褶皱的卷子。闻婉秋紧张地摩挲衣角,见他看了一会眉头逐渐展开,于是放松下来撒娇道:“二哥,我都做完了。”

    闻思远点点头,表扬道:“不错,有进步,这次刚好及格了。”

    闻婉秋洋洋得意,“那当然,我聪明嘛!”

    闻思远用卷子敲了敲她的脑袋,假嗔道:“不要过于自满,你离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呢。”

    闻婉秋揉揉脑袋,向他桀然笑开。闻思远无奈地摇摇头,拉过一张椅子,在闻婉秋身边耐心地讲解错题。

    门没关,闻思齐过来在门口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闻思远辅导闻婉秋功课,一个耐心讲解,一个认真听做记录。时光仿佛回到许多年前,上国中的闻思远放学后就是这么给闻婉秋补习功课的。那时自己刚从军校毕业,又忙着做教习,辅导幼妹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老二的头上。

    闻思齐感叹时间的飞逝,一不小心,弟弟妹妹都已经成人了。他无意打扰这份温馨,选择悄然离开,一个转身闻思远发现了他,“大哥!”

    闻思齐转过身来,闻思远又说道:“婉秋数学及格了。”

    闻思齐听罢走进房间,拿起桌上那张卷子,闻婉秋小心翼翼观察他的脸色。闻思齐看了几眼,挑眉说道:“婉秋啊,你说你国文、英文、历史地理这些成绩都过得去,偏偏数学,怎么就这么差?”见闻婉秋垂着头有些泄气,闻思齐又道,“不过这次的确有所进步,继续努力。”

    闻思齐一贯的做法,给一巴掌,再给一颗枣。洞破闻思齐的技巧,闻思远忍住自己的笑意。

    得到闻思齐的鼓励及肯定,闻婉秋兴奋道:“真的?太好了!”接着又站起来晃着闻思齐的胳膊撒娇道,“大哥,你看我今天学了一天了,我可以下楼玩玩吗?”生怕闻思齐不悦,闻婉秋竖起一根手指头追加道:“就一会儿!”

    “你呀!”闻思齐拿她没办法,掐了掐她白嫩嫩的脸颊,任由她去了。

    闻婉秋像只欢快的百灵鸟,扑腾腾地跑下楼。顾若棠见她飞奔下楼,在楼下着急喊道:“婉秋,你慢点儿!小心摔着!”

    闻思远无奈地说道:“这孩子真是不令人省心啊。”

    闻思齐笑了笑,带着期许说道:“希望她一直都能如现在一般快乐,无忧无虑。”

    在闻思齐心里,闻婉秋就像杯子里的水一样,干净、纯粹。在这乱世之中,谁又能做到天真烂漫呢?他只希望小妹不要搅合进政治,一辈子平平安安,哪怕是个普通人也无妨。

    毕竟,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深不见底的人,不能再多一个了。

    闻思远忽然说道:“大哥,我们似乎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聊天了。”

    “是很久了。”闻思齐说着,在沙发上坐下,“昨天在街上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在外头,子弹都绕着我走。”闻思远也在一旁沙发坐下,语气平和地说。

    闻思齐说道:“你挺厉害啊。”

    “嗯?”闻思远愣了愣,“哪方面?”

    “躲子弹。”

    闻思齐说完,翻身而起,拳头迎风而来,闻思远反应迅速,偏了偏头,躲过这一拳。闻思齐抬腿,膝盖直击闻思远小腹,后者手肘一挡,迎上这一击。闻思齐下手毫不手软,又一记拳头结结实实打来,闻思远以掌迎之,抵住了拳头。

    闻思齐推开他,闻思远后退了几步才站稳。前者若无其事坐回沙发,说道:“身手不错。”

    闻思远揉揉吃痛的手肘,笑了笑,“小弟只是在日本学到些皮毛,打不过大哥。”

    闻思齐方才虽然只用了七分力,但他已经可以间接性试探到闻思远的能力了。他嘴角绽开一丝冷笑,说道:“你到底有多少东西是我不知道的?”

    “大哥想知道什么?”

    “你在国外的这几年,究竟在做什么?你和藤井是怎么认识的?”闻思齐对上他的眼睛,气氛瞬间变得压抑凝重。

    闻思远微微一笑,轻松答道:“上课,做学术研究。藤井中佐是我师哥,当时在学校就有往来,毕业后他去了军校,我们没什么联系了。”

    “好,最后一个问题......”

    “大哥是在审问我吗?”

    闻思齐语气加重,不怒自威,“你觉得呢?离家这么久,不该有个交代吗?”

    闻思远沉默,加入军统也好,潜伏也好,他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家。对于大哥的培养和期望,他心里有愧。

    自己做的哪一件事,不伤他的心?

    闻思齐见他动容,语气缓和许多,继续问道:“你为什么选择来76号?”

    “我之前说过了,在新政府谋一官半职。”闻思远镇定自若。

    闻思齐不依不饶,“谋一官半职的地方多的是,为什么是新政府?”

    “难道只允许大哥放火,不允许小弟点灯?”闻思远面不改色,不卑不亢地答道。

    听到他的回答,闻思齐的身子微微一僵。想到二人的身份,便轻轻一叹,不再说话。

    半晌无声,闻思远笑了笑打破僵局,“大哥不用过于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你我现在已经上了飓风队锄奸名单,大哥你也要万事小心。”

    “我家小弟会关心人了。”闻思齐欣慰道。

    闻思远一怔,随即笑吟吟恭维道:“您是我大哥,不关心您关心谁呢?”

    “嬉皮笑脸!”闻思齐假意严肃,其实内心是欢喜的。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