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三郎的办公室大门紧闭,一人站在他的办公桌面前,用日语讲述着近日的情况。

    他闭上眼睛惬意地靠在椅背,耐心地听着田中久保汇报闻思远的动向。

    田中久保一身西装革履,凑近了看,原来和张秘书是同一张脸。“张秘书”在市政厅干了两年多的文秘工作,这次由市政厅直接委派到闻思远身边。履历背景清清白白,叫人找不出错误。

    按照田中久保汇报的信息来看,闻思远是没有异常的,甚至可以说,很顺从。

    藤井笑了笑,这样的亲日分子,他才满意。但他没有掉以轻心,让田中久保保持观察。

    田中久保离开不久,闻思远来了,他站在门口盯着紧闭的大门,调整好笑容。

    “笃笃笃。”

    藤井顺手将田中提供的文件塞入抽屉,“请进。”

    闻思远态度谦和,“师哥您找我。”

    “坐。”藤井招呼着闻思远坐在一旁的会客椅上,他拿起桌面的文件夹,也落座一旁。他将文件夹摊开放到闻思远面前的茶几说道:“今天找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

    文件夹扉页夹着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穿着日本军服的男人,面容消瘦,两颊向内凹着,两眼却透着锐利,浑身散发着道不明的威严。

    闻思远笑着,态度很温和,“能为师哥做事,是我的荣幸。”

    “照片上的人,是我们大日本天皇的特使山本武介中佐,这次来上海视察慰问。记者招待会定在上海饭店,招待会之后还有酒会。为了保证在上海饭店的安全,安保工作由76号和宪兵队负责。”藤井说完拍了拍闻思远的肩膀,非常信任地看着他,“交给思远君,我放心。”

    “定不负师哥所望。”

    藤井赞许地点点头,又嘱咐道:“山本中佐近日就要到沪,你们要时刻留意上海的反日势力,加强治安工作,避免上海管辖不力落入天皇的耳朵里。”

    闻思远了然,点头应允,脸上带着惯常的笑意,他再次看了眼那张照片。

    同样的照片被传阅到军统上海站站员手中,罗得志望着手里的照片啧啧说道:“一看就是个贼眉鼠眼的老东西!”

    韦铭先坐在角落擦着长枪,枪被他擦得乌黑发亮,他有些兴奋地说:“带它来上海这么久,终于派上用场了。”

    黎花手里捏着刚抄下来的密电码,上面汇总起来是一句话:山鹰后日到沪,猎杀之。

    她转头看向正在沉思的闻思远,问道:“你有计划了吗?”

    闻思远摇摇头。山本作为特使,有76号加上宪兵队的保护,要从这几百个人中去暗杀一个人,很困难。上海酒店重重关卡,从食物下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个想法被闻思远否决,他陷入沉思。

    良久,他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一干人说道:“上海站自重建后,目前站员不足十人,任务艰巨,我要为你们负责......”

    韦铭先打断他,他的眼神晶亮且坚定,“我们不怕死!”

    闻思远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回答他,“76号下午要去会场布置安保工作,我晚些时候再过来和大家讨论。”

    午时,闻思远捧着一束花走出花店,他若无其事环视周围,招手上了一辆黄包车扬长而去。

    上海饭店坐落在十字路口,地段繁华。正是因为繁华,不乏有三教九流之徒在附近坑蒙拐骗。宪兵队队长渡边健次自信满满地对闻思远说,到了那天他会把周围的小摊小贩以及闲杂人等赶走,换成自己人。

    闻思远附和他,“渡边队长真是足智多谋。”

    渡边健次瞟了他一眼,语气不冷不热,“闻主任,你看这样好了,宪兵队负责明处,76号负责暗处。你看怎么样?”

    话虽是商量,但却听不出半分商量的意味。闻思远笑了笑,说道:“听渡边队长的。”

    渡边健次用蹩脚的中国话说道:“论伪装,还是得你们中国人来。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怎么伪装都不像。”

    闻思远面上淡淡的,声音温温和和,“渡边队长说笑了。”

    渡边掀了掀眼皮看他一眼,“我去看看楼上。”不等闻思远回答,他带着几名日本士兵走开了。

    待他走远后,闻思远脸上的微笑消失,眼睛里划过一丝凌厉,转瞬间又化成平常的冷静沉着。

    闻思齐穿过小礼堂中间过道走到闻思远身边,说道:“思远,通道检查好了,没有可疑情况。”

    “辛苦大哥。每天要多检查几次,后天大会召开再安排一部分人手过去。”

    “好,你放心。”

    正说着,秦振峰也赶过来汇报工作,“闻主任,后厨没问题。厨师背景干净,食物也都是新鲜的。”

    “嗯,这两天你多留意一下,厨房是重中之重。”闻思远说道。

    “是。”

    “你们继续检查,边边角角不要遗漏,有可能藏人的地方多看一下。”闻思远叮嘱道。

    任务布置下去,特务们开始按部就班检查。闻思远走出小礼堂,站在大门口,眯着眼看头顶上的阳光。

    今天的天气真好。

    如果每一天都如此就好了。

    他观察着地形,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慢慢地吞吐着。饭店对面的玻璃窗因为阳光的照射,反射在闻思远的脸上,有些令人刺眼。

    如果山本从车上下来,对面的楼宇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伏击地点,但他了解藤井,他能想到的藤井也一定能想到。依藤井的个性,他会事先将居民楼的人清空,将楼封死,派人看守。

    闻思远望着往来的行人,脑子飞快思索着。突然,他有了对策,内心有种茅塞顿开的顿悟。

    既然日本人那么重视大会的安保,索性随了他们的愿,不在大会上动手。

    闻思远正思索着,忽然背后有人叫他——

    “闻主任。”

    闻思远回头,是张秘书。

    张秘书斯斯文文的,他微微俯首,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闻思远将烟蒂扔掉,“什么事?”

    张秘书打开文件夹递过去,“有几份文件需要您签字,比较着急,听说您在这,我就直接过来了。”

    闻思远接过文件夹,大概翻阅一下内容,提笔就在上头签字。张秘书看着他签字,随口问道:“主任,您有心事?”

    闻思远签字的手并未因此停顿,他有些担忧地说道:“是啊,总觉得安保问题哪里有遗漏。”

    张秘书笑了笑,“主任真是心系工作。”

    “凡事留个心眼总是好的。”闻思远将文件夹合上还给张秘书说道,“刚好你在,你随我去山本中佐的客房看看,看完我也好放心。”

    张秘书低头应允,内心若有所思,见闻思远走远,紧忙快步跟上。

    山本武介的房间安排在b890,房间豪华雅致,不难看出日本人的用心。见到他们的到来,几名清洁人员停下手头工作,战战兢兢地朝他们打招呼问好。

    张秘书说道:“你们继续,我们只是常规检查。”

    闻思远到里头去,敲敲桌子摸摸沙发,连墙上的画也要摘下来看看。张秘书一面检查着房间设施,一面用眼角余光留意闻思远。

    闻思远拉开窗帘,推了推窗户,表面上看是看窗户有没有安全隐患,眼神却是不经意扫过对面的窗口。他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随后自然地拉上窗帘,嘴里唤道:“张秘书,你看哪里还有问题?”

    张秘书迅速将目光收回,“我觉得都妥当了。”

    “不可以。”顾若棠制止闻思齐的想法,“组织让我们静默,等待新上来的上级联系。上一次76号已经对你产生了怀疑,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不能冒这个险。”

    闻思齐叹了口气,认可了她的说法,苦笑着说:“有时候真的想回到战场上痛痛快快杀敌,何必像现在这样在黑暗中躲躲藏藏。”

    “我们也是战士。”

    战场,就是深不见底的敌营。

    闻思齐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他没有深入探讨,换了个话题,“杜鹃有消息了吗?”

    顾若棠摇摇头,“从教堂离开之后,她像是消失了一样。何况没有人知道她的样貌,更像大海捞针一般了。”

    闻思齐沉默了一下,说道:“她也一定在找我们。她的上线只有老陆,老陆牺牲,她就没办法和组织联系上了,像一只断线的风筝。”

    顾若棠宽慰他,“不用过于担心,老陆除了‘一号名单’,应该还给了她其他任务。等到时机成熟,也许我们会见面的。”

    “闻太太果然才智过人。”闻思齐笑了笑,眼里的温柔快要溢出来了。

    顾若棠被他目光中的温柔击碎了心,脸上带着红晕,一瞬间有点愣神,反应过来后拍了他一巴掌,“哎呀你少打趣我,下楼吃饭了。思远该回来了吧?”

    “他要去特工总部一趟,晚些回来,我们先吃。”闻思齐拉着她下楼。

    此时的闻思远没有在特工总部,而是在花店暗室。他画了一张上海饭店的地形图,在桌子上展开,剩下三人凑上来看。

    闻思远指尖轻点地形图,分析道:“这里是山本的客房b890,他的对面正好是另一间客房a890。大会结束后,我们从这里下手……”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为大家讲解计划的前前后后,三人被他的周密计划所信服。

    一切准备就绪,等待“山鹰”到沪。

章节目录

沪上秘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阚若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阚若栩并收藏沪上秘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