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一时间有点发愣——维罗妮卡说的话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神明的气息……”几秒种后,他才摩挲着下巴打破沉默,慢慢说道,“具体是怎样的气息?她是某个神明的眷者?还是携带了高等级的圣物?神明的气息可是有很多种解释的。”

    “气息非常微弱,而且似乎存在异变,不确定是污染还是‘神恩’,但她应该不是神明眷属,”维罗妮卡严肃地说道,“首先,没有任何情报表明玛蒂尔达·奥古斯都是某个神明的虔诚信徒——根据提丰公开的官方资料,奥古斯都家族只有哈迪伦亲王接受了战神洗礼;其次,如果是神明眷属,她身上一定会有不受控制的神圣气息流露,整个人的气质将因此改变。由于神明位格远高于人类,这种改变是无法遮掩或逆转的。”

    “神圣气息流露么……”高文听着却突然联想到了别的事情,忍不住看了维罗妮卡一眼,“就像你身上的神圣气息么?”

    “……没错,”维罗妮卡点点头,“我身上的圣光亲和现象就是这种不受控制的神圣气息的表现——严格来讲,我确实是圣光之神的眷属。”

    高文看着身边萦绕淡淡圣光的维罗妮卡,联想起对方作为忤逆者的真实身份,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诞感:“……本质上忤逆神明的人,却又是个真真切切的圣光之神眷属,只能说刚铎技术天下第一了。”

    “神明无法直接插手现世,其响应、反馈现世的机制自有其规律可循,”维罗妮卡露出一丝温和恬淡的笑容,“只要准确契合这些规律,找到其中漏洞,我可以成为任何神明的眷属——魔法女神除外,她不响应任何超出必要的祈祷,也不遴选任何世间代言者。”

    高文嘴角抖了一下。

    钻漏洞就可以成为任何神明的眷属,还不会被那帮五花八门的神劈死,真就二五仔跨界横跳竞赛世纪总冠军呗?这段位怕是比丹尼尔都高……

    但维罗妮卡说起来轻松,高文却知道她这个“钻漏洞眷属”的操作并不具备可复制性。契合神明的规律、找到其中漏洞听起来容易,实际上却要求操作者百分之百掌控自身心智,要从言行到意识都完全符合狂信徒的标准,不被神明发现异常,同时又要保持忤逆者的自由心智,在内心深处制造出“真实操纵人格”,这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实现的事情。

    只有维罗妮卡/奥菲利亚,这个已经完成了灵魂形态的转化,此刻严格意义上恐怕已经不能算人类的古代忤逆者,才实现了在圣光之神眼皮子底下不断搞事的高难度操作。

    高文摇摇头,收回略有些发散的思路,眉头皱起:“如果仅仅是神明气息,也说明不了什么,她可能只是携带了高阶的圣物——作为提丰的皇女,她身边有这种层次的东西并不奇怪。”

    维罗妮卡摇了摇头:“各个教派名下的圣物并不少,但绝大部分都是历史上创下伟大功绩的凡人神官们在施行奇迹、崇高牺牲之后留下的遗物,这类遗物虽然带有强大力量,本质上却还是‘凡物’,真正带有神明气息的‘圣物’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永恒石板碎片那样不可复制不可伪造的物品,正常情况下不会离开各个教会的总部,更不会交给连虔诚信徒都不是的人随身携带——哪怕她是帝国的皇女。”

    高文曲起手指,抵着下巴:“你能确定是哪个神明的气息么?”

    “不能。我只能从那种不可名状、带有知识污染倾向的气息中判断其来源于神明,但无法确定是谁。”

    “有危害性么?”高文又问道。

    “仅仅是气息,并不具备本质力量,不会产生污染或蔓延,”维罗妮卡微微摇头,“但玛蒂尔达本人是否‘有害’……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提丰有着和安苏完全不同的教会势力,而奥古斯都家族对我们而言仍很神秘。”

    高文静静地思索着,片刻之后轻轻舒了口气,向后靠在椅子上:“往好的方面想,或许她只是个携带者罢了。

    “既然你能感知到这方面的气息,那这几天便麻烦你多多关注那位提丰公主——但如果她没有表现出异常,那也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远来是客,我们要好好招待这些客人。”

    维罗妮卡微微低下头:“我明白。”

    ……

    在正式的会谈开始之前,来自提丰的使者们首先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并被邀请参观位于行政区的最高政务厅大厦以及毗邻政务厅的法师区。

    这座被誉为“魔导之都”的城市为造访此处的客人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整洁,崭新,美丽而宜居,这是一座完全不同于旧式封建王都的新式城市,而初次造访这里的玛蒂尔达,会忍不住拿它和提丰帝都奥尔德南做对比。

    夕阳渐渐西下,巨日已经有一半降至地平线下,辉煌的光辉倾斜着洒遍整座城市,远方的黑暗山脉泛起金光,锯齿状地匍匐在城市的背景中,这几乎可以用壮丽来形容的景色汹涌地扑进落地窗框所勾勒出的巨幅画框内,玛蒂尔达站在这幅巨型画框前,静默地注视着这座异国他乡的城市渐渐浸入夕阳,久久没有言语。

    杜勒伯爵站在她身后,同样注视着这幅美景,忍不住发出感慨:“我曾以为奥尔德南是唯一一座可以用壮美来形容的城市……但现在看来,世间绝景不止一处。”

    “从规划上,奥尔德南两百年前的布局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魔导工业对运输、排污等方面的要求正在催促着我们对帝国的首都进行改造,”玛蒂尔达打破沉默,低声说道,“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塞西尔城的规划方式对我们而言都会起到很大的参考作用——这里,毕竟是魔导技术的起源。”

    杜勒伯爵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奥尔德南曾经是规划最先进的城市。”

    “没有什么是永远先进的,我们两百年前的祖辈想象不到两百年后的一座工厂竟需要那么多的原材料,想象不到一条道路上竟需要通行那么多的车辆,”玛蒂尔达的语气仍然平淡,“曾经,我们看安苏如看一个衰朽腐化的巨人,但现在,我们要尽可能避免这个衰朽的巨人变成我们自己。”

    仅仅是半天的参观,已经对使团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提丰人是骄傲的,这份骄傲源于他们的尚武精神,更源于他们在人类诸国中最强的国力,但骄傲不等于盲目,能被派来当使者的人更不会愚蠢,早在离开国门的那一刻,玛蒂尔达所带领的每一个人就擦亮了眼睛,而现在,他们看到了让所有人都隐隐不安的东西。

    至少从表面判断,这座塞西尔帝都的繁华和先进是超过奥尔德南的。

    “安德莎的判断与担忧都是正确的,这个国家正在迅速崛起,”玛蒂尔达的目光透过落地窗,落在秋宫对面那片繁华的城区上,超凡者的视力让她能看清那街头上的很多细节,她能看到那些心满意足的居民,也能看到那些崭新的招牌画和繁荣的商业街,“另外,杜勒伯爵,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您指的什么?”

    “这座城市,似乎没有贫民区。”

    “确实如此……至少从我们已经经过的街区以及打听到的情报来看,这座城市好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贫民城区,”杜勒伯爵想了想,点头说道,“真让人费解……那些贫穷的人都住在哪里?难道他们需要到城外居住?这倒是能解释为何这座城市能保持这种程度的整洁,也能解释为何我们一路上看到的全都是较为富足、精神充沛的市民。”

    玛蒂尔达看了杜勒伯爵一眼,微微摇了摇头,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又是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她才貌似随意地开口了:“明天,第一次会议开始之前我们会有机会参观他们的帝国学院,那非常重要,是我们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之一。

    “据说,他们的学院在‘打破常规’上做的比我们更彻底,所有平民和贵族都在同一所学院上学,甚至居住区都在一起,我们要亲眼确认一下,搞明白他们是如何规划的,搞明白他们的学院是如何管理的。

    “除此之外,我们就好好尽我们做‘客人’的本分吧。”

    杜勒伯爵微微点头,随后离开了这间有着大落地窗的房间。

    在渐渐下沉的夕阳中,玛蒂尔达转身离开了窗前,她来到位于房间一侧的吧台旁,为自己准备了一杯淡葡萄酒,随后端起那晶莹剔透的水晶杯放到眼前,透过摇曳的酒液,看着从窗口洒进房间的、近乎凝固的黄昏光芒。

    下一秒,那黄昏的光芒真的凝固在窗口附近,并仿若某种逐渐晕染开的颜料般迅速覆盖了她视线中的一切东西。

    黄昏光芒笼罩之处,事物仿佛经历了数百年的光阴洗礼,艳丽的挂毯失去了颜色,精美的木质家具迅速斑驳开裂,房间中的陈设一件接一件地消失着、风化着,甚至就连房间的布局都迅速变化为了另一番模样!

    在玛蒂尔达眼前,这原本明亮崭新的房间竟迅速变成了一座古老、沉寂的宫殿的回廊,而无数可疑又充满恶意的窃窃私语声则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宾客聚集在这座“宫殿”内,并不怀好意地、一步步地向着玛蒂尔达靠近过来。

    距离她最近的一面墙壁上,突兀地出现了一扇颜色深沉的黑色大门,大门背后传来笃笃的敲门声,不可名状的沙哑呢喃在门背后响起,中间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和吞咽声,就仿佛一头噬人的猛兽正蹲伏在门外,却又假装是人类般耐心地敲着门板。

    玛蒂尔达平静地看着眼前已经异化的景象,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的金属小管,旋开盖子,把里面的药剂倒入口中。

    伴随着辛辣苦涩的药剂流下食管,那从四面八方靠近的窃窃私语声渐渐减弱下去,眼前异化的景象也迅速恢复如常,玛蒂尔达仍然站在秋宫的房间里,只是脸色比刚才略微苍白了一点。

    她伸出手,从旁边的吧台上拿起刚刚被自己放下的酒杯,她的手略有一丝颤抖,但还是端起那杯酒,一口气全部饮下。

    口腔中弥漫开虚幻的血腥气,但血腥气又很快退去,玛蒂尔达微微闭上了眼睛,数次深呼吸之后,她的眼睛张开,那双眸子再次变得平静无波,深沉似水。

    伴随着疯狂成长,终生与疯狂对抗,在成年之后逐渐滑入那家族成员必然面对的噩梦,或早或晚,被其吞噬。

    这就是每一个奥古斯都的命运。

    玛蒂尔达嘴角微微翘了一下,似乎带着些自嘲,但很快她便收敛起这不应该流露出来的情绪,转身来到了不远处的书桌旁。

    书桌上,静静地摊开着一本书,却并非什么神秘的魔法典籍或重要的国事资料,而是在参观法师区的时候顺手买来的、塞西尔帝国公民都可以自由阅读的读物:

    《高等数学》

    这上面的内容很奇妙,一时半会似乎看不明白,但据说塞西尔的学子们都沉醉于它,甚至吃饭走路时手中都要拿着一本,那想必这本书上记录的东西非常重要。

    在成功对抗了噩梦与疯狂的侵蚀之后,玛蒂尔达觉得自己需要看些别的东西,来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章节目录

黎明之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远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远瞳并收藏黎明之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