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耶那是多么沉闷古板的人,居然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不信,宋柳儿自己会一点想法也没有。

    “柳儿,阿耶说的,你同意吗?”

    关注到宋柳儿的脸色,某人终于意识到,他只顾着自己高兴,却还没有征求过柳儿的意见呢。

    万一真是老头子自己瞎操心,人家娘子根本没有这个心思,他不是丢人丢大了。

    “姚将军,你的手放在哪里了?”

    她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难看可以形容,而是夹杂着许多愤怒。他低头一看,这才明白,原来他这手都已经扶到人家的腰上了。

    怪不得脸色像吃了黄连一样。

    他嘿嘿一笑把手放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宋柳儿拍拍手臂,没有回屋,就站在院子里,听着他的各种奇谈怪论。

    “姚将军,我实在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要到长安绘制地图,临行前,姚师傅交给我一封信,说是给你的。这不,我一到长安,都来不及休息,就给你送来了。”

    “姚师傅在信里说了什么,我是真的一点也不知晓。”

    她一脸真诚,姚逵再次陷入疑惑,难道,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只是姚老爷子的一厢情愿?

    可说出去的话,怎好再收回来,再说,你也收不回来,宋柳儿又不是聋子,刚才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在短暂的相持时间里,姚逵仔细的剖析自己的心意,他将赤心一颗,放到阳光底下,好好的看。

    他的心意究竟是怎样的?

    对宋柳儿,他承认他很有好感,甚至说,这么多年的欢场生活之中,宋柳儿是唯一带给他异样感情的人。

    在他的眼里,她和别的娘子都不一样,每每和她相对,都让他心情悸动不安。

    他想,在他经历的形形色色的女人当中,宋柳儿确实是最特别的一个。但是,结婚?

    他似乎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尤其还是已经把人选选好了的情况下,那莲翠楼里的小娘子,道术坊里的亲亲爱,可还都等着他呢。

    为了一颗小树苗,你让他去放弃整片森林,他无论如何也下不去这个手。

    “姚将军,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吗?”

    “走,你要去哪里?”

    “天都快黑了,你一个姑娘家的不安全。”

    宋柳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和姚将军不一样,本就是从大漠来,没有吃不了的苦头,也没有应付不来的困难。”

    “姚将军,告辞!”

    她双拳抱起,转身就走。

    这一下,姚逵可急了,眼看自己追不上他,果断大喝一声,让门外的家丁把她拦住了。

    出不去的宋柳儿,急的直跺脚,她心里的气,可比姚某人料想的要多得多了。

    坦白说,她确实没想到,姚师傅居然会在家信之中,提及此事,但要说她毫不知情,当然是不可能的。

    姚师傅也不是喜欢乱点鸳鸯的人,若不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又怎会张这个口。

    再说,她现在还不是过过明面的人,朝廷虽已不再追究父祖一辈的罪责,然而,她的身份也没有得到证明。

    姚逵贵为太傅之子,怎可能和她这样卑微的女人成婚,这是她早就知道的,只不过,姚逵的轻佻还是让她气愤。

    她本是奔跑在大漠上的孤狼,无拘无束,若不是机缘巧合来到洛阳,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也许,她还是继续当她的客栈老板娘,指挥着几个兄弟传递情报,在大唐边境默默的保护这个王朝以及他的子民。

    三个月以来,分隔两地的他们,看似毫无联系,冥冥之中却一直有一根细细的线,在牵引着他们互相惦念。

    自从来到长安,每到夜深人静,姚逵总是会想起宋柳儿,想起她在马背上的英姿,想起她精妙的绘图技术,当然,还有她的娇妍。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展开绢纸,挥毫泼墨,将此刻的心情,与她分享。

    信件随着骆绎往来两京的行程,来来回回,送到了对方手中。

    也就是那些纸短情长的信笺,让懵懵懂懂的宋柳儿明白了姚逵的心意,正当她满怀情意,赶到长安的时候,他居然给了她这样的答案?

    她实在无法相信,难道,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了吗?

    姚逵果然也像那些登徒子一样,只是玩弄她的感情,等到要有所付出的时候,就退缩了。

    姚逵越是言不由衷,宋柳儿的心就越冰冷,虽然,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她已然不相信他了。

    “姚将军,小女子要去投宿,你能不能高抬贵手,行行好?”

    “柳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已经到了姚府,我怎么还能让你出去住!”

    说着,就招招手,叫过来两个小婢女,把宋柳儿给架了回来,柳儿根本没想到这些小婢女居然会对她动手动脚,拼命挣扎,却还是免不了要被她们推进了宅子里。

    待到把她送入正房,几人便告退,在正房中,姚逵自然是早就在那里候着的。

    宋柳儿抖抖衣袖,也意识到,今天一定要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柳儿,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此刻,姚逵的心情十分焦躁,答案似乎就在心里,却被纷繁的情绪包裹,让他一时看不清。

    “我是怎么想的,我倒要问问姚将军,你一直拦着我,不让我走,又究竟是为什么?”

    “我走了很远的路,现在非常疲累,你若是没什么吩咐,是不是该行

    个方便,让我赶快去找住处?”

    “柳儿,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你就住在我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为什么?”柳儿拧眉:“姚将军,你我男女有别,我也不是来投奔你的,我此次来长安,也是有要紧事的。”

    她的一再拒绝,激起了姚逵的怒气,他不断拍着胸脯,大声道:“柳儿,别再说什么男女有别那样的话,我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心意?”

    “听姚将军的意思,是一直对小女子有意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怎么,柳儿,你这样着急,难道,你很想和我结婚?”

    “你!”

    “无耻!”

    “登徒子!”

    姚逵这个人吧,就是这点不好,很多时候,办事不那么爱动脑,一旦没人节制,就开始身心一致。

    你看,他的顺嘴一说,马上就迎来了宋柳儿的谩骂。

    姚逵一边道歉,一边关注她的表情,最后,宋柳儿不闹了,他的神情也开始变得坚定。

    “柳儿,我……我……”

    关键时刻,姚逵悲惨的发现,他居然结巴了。

章节目录

回到大唐当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玉楼银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楼银海并收藏回到大唐当皇帝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