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志玄麾下五千精骑虽然战力极高,但若想正面将五千护送粮草的老虎营精骑击败,几乎是不可能,最多打个不相上下。

    所以,段志玄充分发挥了他最擅长的游击闪电战术,来去如风。

    护送粮草的五千老虎营骑兵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所以就得时刻保持高度戒备。

    而段志玄的攻击一旦受阻立即就会远遁,因为担心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这五千老虎营精骑兵根本就不敢远离粮草,所以对五千马贼只能击退,无法进一步的予以有效杀伤。

    就这样,段志玄带领五千战力强悍的马贼攸忽往来,一触即退,尽管始终是浅尝辄止的战斗方式,却使得远东军这五千精兵护送运粮的队伍疲惫不堪不说,也大大滞迟了前行速度。

    …………

    …………

    两百多里的路,足足走了七天时间,终于这支运送粮草的队伍距离尉迟敬德的大营所在只有十几里路程了,以如此近的距离,段志玄带领的那该死的五千马贼不会在太靠近远东军主力的地方进行袭击,整个粮草队伍貌似都禁不住松了口气。

    押运粮草的老虎营骑兵都是轻骑兵,人人身背长弓,手持战刀,他们是真正的精锐,身上御寒之物也非常扎实,只是本来就简陋笨重的车子木轮子上沾了厚厚一层泥巴,变得好象有十来斤重,推动粮草车子的两千人也不是征集的劳役壮丁,而是远东军辎重工兵营的士兵。

    这一路这么远的路程,他们这两千士兵也看起来是早累的精疲力尽了。

    五千老虎营骑兵明显有所松懈,推车的工兵辎重营士兵貌似也想着这个要命的差事早些结束,也鼓起最后的力气,打起精神竭力赶路,争取傍晚前赶到老虎营大营。

    貌似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山坡后面,爬着一名段志玄派来的马贼探子。

    突然,被段志玄分成五个千人队的马贼从探子所在确定了李家军粮草队伍准确所在之后,便从五个方向杀向这条运粮的长龙。

    正面两千骑兵,两侧各两个千人骑队,后面还有一个千人骑队,从四面八方包抄而去。

    距离五里之时,老虎营派出的斥候慌忙向粮草队伍示警,警讯刚刚传到军中,四面八方五支骑兵呼啸而来,距其目标已仅止两三里路程,一时蹄声雷动,随着寒风而来,远东军的运粮队伍顿时快速的应对起来。

    段志玄因为要冒充马贼,人马身上装扮便与正规军队不同,每个人都穿着一身灰色的狼皮袍子,头戴羊皮帽子,护耳口罩一应俱全,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手也裹在一层毛皮中,只露出十根手指,把钢刀紧紧握在手中。

    眼前的局面,貌似是五千老虎营骑兵这一路上已经经历十数次,不得不说他们为了保护这些粮草拼了死力,一次次都未能让段志玄得逞。

    但这十数次下来,却是让这五千老虎营骑兵疲惫不堪,再加上以为已经到了目的地,靠近大营之处,这些可恶的马贼不会再来,所以看起来便有所松懈。

    再加上他们实在疲惫的不行,便貌似反应有些迟钝。

    虽然也如前面十数次那样,将人马分成五个部分向五个方向来敌发起反冲锋,去拦截来敌,但因为给他们用于冲锋的距离太短,骑兵的速度没有提起来,貌似是战力也大打折扣了。

    要知道骑兵互相冲锋,犹如两股洪流互冲,在人数相当,战力相当的时候,速度便是至关重要的,更何况他们真的很疲惫。

    好在是远东军有手榴弹,仍出了一波手榴弹,可惜段志玄带领的这五千马贼应对手榴弹经验非常丰富,而且骑术精湛的吓人,竟然在在手榴弹落地之前一个四处开花,骑兵瞬间拉开了距离,大半躲开了手榴弹的爆炸杀伤范围不说,还给战马耳朵塞得严严实实的,除了被炸死了一百多人外,竟然再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最终的结果是,老虎营他们这次五个方向上都没有拦截住段志玄一方的冲锋,他们对方利用冲起来的速度优势被绕开了,所以看起来老虎营这五千骑兵死伤并不是很严重。

    这样一来,重要的是粮草队伍便暴露在了段志玄一方的五支千人队马贼面前。

    粮车旁边还有两千推车的远东军工兵辎重营士兵,他们纷纷从车上抽出各式兵器,然后依托辆车,结成了一个防御阵形。

    可惜,他们因为一路被压榨的推车,身体看起来太疲惫了,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动作便不由自主的慢了一些。

    而段志玄带着五支千人队马速却已经达到极致,这边两千工兵辎重营士兵刚刚依托粮车防御阵形成雏形,段志玄的五个千人队已经带人冲到二三十步前,跨下战马撒开四蹄飞奔如箭,虽然工兵辎重营士兵有不少也射出了手中快弩,但段志玄一方人人有一个马盾,全部挡了下来。

    所以段志玄一方竟然只有一百多人中箭落马,五个骑队前进的步伐和速度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被甩在后面的五千老虎营骑兵看起着急的要死,但在雪地中,战马又很疲惫,这种情况下想要调转马头,冲过来却是需要一个过程,并且今天看起来这个过程极为缓慢。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段志玄一方五路骑兵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能力,迅速集结,迂回包抄,突击穿插,切割作战,两千多工兵辎重营士兵几乎是在对方冲上来之前便溃败,四处逃走。

    段志玄这五千马贼是冲着粮草来的,自然不会去追这些工兵辎重营的二流部队士兵,从而耽误时间,被老虎营的骑兵调转马头赶杀过来阻拦他们眼看着要成功的大事。

    段志玄一方马贼显然是轻车熟路,不少人迅速拿起之前准备好的轻燃油倒在

    了粮车了,轻易将粮车点燃。

    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本来正拼命往这边赶来的老虎营骑兵突然全部流露出诡异的笑容,已经跑远出两三百步远的工兵辎重营士兵突然全部卧倒在地,死死的将脑袋伏在地上,但身体与地面还有意留了一些空隙。

    段志玄看着粮车被点燃,看着远东军护送粮草人马如此反应,顿时一个激灵,感觉不对劲,下令人马迅速撤退。

    可惜,他的命令已经迟了。

    远处,一个山头上,李靖带着一千特战队士兵,用望远镜远远的看着这边。

    “轰轰轰轰……”

    一百辆装着“粮草”的车辆突然爆炸了。

    声音惊天动地,威力更是犹如发生了大的地震,骇人之极。

    五千刚刚点燃粮车,来不及撤退的马贼被气浪、火浪、铁片、钢针、钢珠给淹没了。

    强烈的爆炸使这五千马贼顿时人仰马翻,死伤大半不说,已经彻底的陷入混乱。

    而这个时候老虎营五千护送粮草的骑兵和两千辎重营士兵一脸杀机的向他们冲了过来。

    半个时辰之后,五千马贼逃走了不到三百人。

    段志玄也是了得,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带着三百人杀出重围逃走了。

    没错,这个利用粮草为诱饵,伏击段志玄这五千马贼的计谋是李靖一手策划和实施的。

    段志玄足够狡猾,所以前面段志玄带马贼来袭击,护送粮草的老虎营五千骑兵按照李靖的吩咐也是拼尽全力抵挡,将戏演的很足。

    让段志玄深信这是真正的粮草,更是认为他们能够成功,是这些天将老虎营弄的疲惫不堪,战力下降不少,又利用后者接近营地懈怠之心,进行突袭才能够成功烧了粮食。

    只是,段志玄虽然狡猾,也知道炸药这种东西,但是因为不是很了解,在考虑战术时便会产生一些空白和忽视。

    李靖正是利用这一点,设下这个局,一举几乎将段志玄全军覆没。

    “这种情况下,段志玄竟然都能够逃走,这是注定要给你们这一千名特战队给功劳啊!”李靖一脸意外的对旁边特战队五分队长笑道。

    那五分队长一脸战意,笑道:“李大人,末将不需要太多的人,只要带领三百人便可,剩下的七百人依然由李大人调遣。”

    李靖点了点头,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办,你带走三百人,不过你万不可轻视,这个段志玄是个难缠的家伙。”

    “末将明白。”五分队长答应一声,便带着三百特战队高手向段志玄一行人逃走的方向潜行追了上去。

    …………

    …………

    ps:四更一万两千字送上,感谢打赏和月票的支持和鼓励,还有推荐票的鼓励支持————

章节目录

乱世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孔并收藏乱世枭雄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