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李渊集团东路军中军大营中。

    李世民面色平静的坐在上首,静静的听了段志玄的汇报之后,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久久不语。

    段志玄将一万精骑兵葬送在上谷郡,心中此时却正自忐忑。

    段志玄跟着李世民已经有两三年了,他知道这位唐王二公子越是神色平静,越是心中蕴藏着滔天怒火和杀机,有时候他也禁不住心生疑问——也不知道二公子年纪轻轻的,城府是如何的锻炼得这般深厚。

    不知过了多久,李世民紧蹙着的眉头才缓缓舒展而开,然后才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志玄,你在杀破重围之后第一时间马不停蹄的一路逃回来,这个决定非常正确,我猜想你若是有丝毫的犹豫,哪怕是再耽误上半个时辰,便很可能便被远东军特战队的一队高手死死咬上,那样的话,你如今不是成为尸体,就已经成为了俘虏。”

    “多谢二公子赞赏。”段志玄顿时心中长松了口气,他刚才有些担心李世民会怪罪他只知道狼狈逃回来,不知道留在上谷郡聚集人手继续完成后续任务。

    李世民却好似已经将一切不愉快抛掷脑后,他淡淡笑着还微微的颔首,继续说道:“志玄,幽州的一万精骑兵和上谷郡一万精骑兵都这么快的折损,基本可以肯定是李靖带人谋划的。”

    “只是………以我对李靖的了解,我实在是想不通,李靖竟然会背叛了我们李家,投效了王君临。”说到最后,李世民神色已经一片凝重,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李靖的心志和想法,用后世的话来说,他知道李靖人生观、世界面和价值观,知道李靖的追求。

    在李世民看来,按理说李靖绝不可能会投效王君临,否则当时他也不会一力举荐李靖潜入到远东军,给玄霸那小子当军师,给他们李渊集团充当最大的一个暗子。

    “如此说来,我这次败在了李靖这厮手中。”段志玄一脸滔天杀机和不服。

    李世民看了一眼段志玄,淡淡道:“李靖此人兼资文武,出将入相,且长善于兵者,以后碰到绝不能有半点轻视,若是有机会宁可付出数万精兵都要将此人杀之。”

    “卑职明白了。”段志玄心中一凛,他从未听过李世民给人如此的评价,当然那位秦安王王君临除外。

    “不好,李靖已经投效王君临,那玄霸这小子……”李世民却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一直不见有大的变化的脸色终于阴沉下来。

    紧紧蹙着眉头想了好长时间,李世民叹了口气,眸中闪过一抹决断,道:“王君临实在是深不可测,他身边的大才之人也实在太多了一些,我自问这些年一直寻访天下大杰之士,但身边的能人却依然远不能和王君临相比。还有远东军的战斗力实在是让人心惊,火药武器就不说了,他们的其他器械也是让人头疼得很呢!”

    段志玄闻言,禁不住心中一

    震,这是他首次听到唐王二公子如此高的评价王君临和远东军。

    要知道这位唐王二公子在段志玄看来也是深不可测。

    李世民看了一眼段志玄,脸上却已经再次恢复风轻云淡的神态,淡淡说道:“不过我李家背后是天下间绝大多数的门阀世家和大贵族,历朝历代改朝换代的事实早已证明,皇帝可以出身平民,但是他的背后必须是门阀世家和大贵族,否则绝不可能得到天下,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段志玄连忙表态道:“二公子放心,卑职深信二公子乃天命之人。”

    李世民对段志玄这句话不置可否,也没有虚伪的去隐藏自己的野心,一方面段志玄是自己真正的心腹,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只有表现出了想坐拥天下的野心,再配以相应的能力,才能够得到段志玄这等才杰之士的效忠,否则自己本是李家次子,正常情况下将来只是一个王爷,甚至可能是闲散王爷,就算能力再强,若是没有足够的野心,如段志玄这等一心想要成为开国大将大功臣的人怎么可能效忠于他。

    “东边战场我一直不担心,那尉迟敬德、李靖虽然难缠,但我自问还能够应付。但是北边我那叔父很可能会着了王君临的道,西边关陇我总感觉也会出事。若是这两路大军战败,我这边也是独木难支,所以,未战还是要先言败,有些事情还是要同步准备。”

    李世民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片刻,敲打了一下身前的桌案,眸中闪过一抹绝断,神色肃然道,“你给你三千精兵,你立刻出发前往川蜀,那里有两支山贼是我们的人,我会给你一封密信,你带过去他们便会听命于你。另外,我李家南路大军统帅由李孝恭统领五万人马,在上洛郡大败乱匪朱桀,收复了上洛郡,已经开始谋划川蜀之地。李孝恭只听我父亲的命令,但他麾下一名大将却是我的人,我再给你一封密信,在关键时刻你可以找他,他可以配合你出兵。总之,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将川蜀之地拿下来。”

    段志玄深吸一口气,躬身抱拳道:“卑职明白。”

    段志玄心中明白,李世民这是担心打不过远东军,万一河东乃至关中都被远东军占领,而川蜀之地便会成为退路。

    ………

    ………

    连着半个月不断攻打王君临所在远东军大营,李神带领的李家十万北路主力兵马的步兵和骑兵加起来已经损失了三万,但取得的战果却是让李家军从上到下感到心寒。

    他们竟然只是将那该死的十几万个陷马坑全面填补上,然后将远东军大营最外围的壕沟给攻下来而已。

    看着远东军大营外面还有四道壕沟,一道矮墙,一道冰墙,李神通的心中顿时变得比这冰雪天气还要寒冷。

    按照这些天攻击远东军大营的节奏,他要想将那四道壕沟填平,矮墙推倒,翻过冰墙,恐怕这十来万人马就要全部葬

    送到这里了,而当他们兵力折损到一定的地步,又怎么可能围杀得了王君临这等人物。

    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神通感觉越来越不妙,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自己若是再这样下去,就不是围杀王君临的问题,而是自己能不能带着更多的人马回到朔州城的问题。

    而且,这些天吕梁郡和忻口郡那边传来消息,这两郡之地被占领之后的变化太大、太快了。

    远东军占领这两郡之后,在这两郡迅速推行的一些政策,在小雨剧院和军情府的暗中宣传和推波助澜下,百姓认同的速度非常快,甚至不少百姓已经以能够成为远东军治下百姓为荣。

    当然这是因为远东军的一些政策制度能够给百姓带来切身的利益。

    而最开始罗士信和武四占领这两郡时便俘虏了三四万的郡县之兵,后来又将刘弘基所属一网打尽,俘虏了三万郡兵,这足足六七万降兵在远东军的一系列的举措和手段之下,绝大部分将士这一个月下来已经初步对远东军建立了认同感。

    眼看着再过一段时间,这六七万人马便可以被远东军所用,等再打乱编制之后,远东军再从本身人马中抽调将官骨干,这六七万降兵完全可以用来驻守忻口郡和吕梁郡了。

    到那个时候,罗士信和武四在两郡的八万人马便可以腾出大半,用来继续攻占河东其他五个郡。

    一直以来,远东军表现出来的意图都是王君临率领大军直捣太原府,现在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骗局,或者说这只是王君临的众多攻占河东的方案中的一个,甚至还不是最核心最首要的一个。

    脑海中念头百转,李神通深吸一口气,下令让人将都尉以上的将官召集到帅帐之中议事。

    没过多久,都尉以上的将官便纷纷到来,分坐两旁,上首坐着面色已经阴沉得能够滴下水来的主帅李神通。

    “现在看来,王君临以秦安王之尊,却只带着一万多人在朔州城如此近的距离安营扎寨,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王君临想以自己为诱饵,诱惑我们北路军主力围攻他的大营,而他的大营又进行了充分的防御准备,让我们很难轻易攻破,甚至要攻破必然要付出惨重代价,总之,现在看来,我们正好中了那王君临的奸计。”

    李神通有一个习惯,战场上他会将自己一些过失开诚布公的给部下说出来,并不会端着统帅的架子和面子,这有利于下面部将准确理解他的意思,从而精准的执行他的命令。

    此时,众部将一听,无不脸色一变,但也有极少部分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显然是也早已经有所怀疑。

    只是,他们每个人此时脸色都很难看,有不少人一脸惊怒,当场便喝骂起来,将王君临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也有一些人眼睛深处流露出了一些隐晦的畏惧之色,显然是这些天感受到了远东军的厉害和王君临的狡猾难缠。

章节目录

乱世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孔并收藏乱世枭雄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