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神通待众部将骂完,将怒火稍稍发泄,然后才目光扫过一众部将,强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当初从朔州城带领大军围攻王君临之前,本帅便已经有所怀疑王君临可能是将自己当成了诱饵,这可能是个陷阱,但是我本以为我们足足有十万精兵,即使死上一半人甚至大半人,若是能够将王君临杀死,也是值得的,毕竟杀死的是王君临。可是,那王君临实在是太过可恶,将这营地设置的这般恶心之极的样子,又不出营和我们大战。”

    说到这里,李神通一脸颓败,目光从众将脸上一一扫过,沉声说道:“此战我们败了!”

    众将闻言,无不脸色更加难看,但也有一些人暗自长长松了口气。

    李神通却突然眸中精光闪烁,冷笑道:“不过,本帅还准备了一些暗手用来杀死王君临,但是这需要我们演一场戏,下面我安排的一些事情,大家务必要做好,谁要是敢有所懈怠,耽误大事,不管是谁,我都会砍了他的脑袋。”

    众将心中一凛,精神一振,连忙竖起耳朵倾听,不敢漏过李神通说的一个字。

    ………

    ………

    黑风口。

    已经两天没有看见李家军队来进攻了,特战队的官兵们除了值班警戒的一个分队之外,其他两个分队都轮流着在一百多俘虏和两千多百姓给他们搭设好的营帐中休息。

    “哈哈哈!终于又来了?”闲极无聊的张天冈站在黑风口最高处拿着望远镜观察,突然发现一声长笑,大声说道。

    紧随着他的话声,西北方向两里外,一道烟火响箭冲天而起,那是张天冈派出去的探子发回来的信号。

    特战队二分队长何勇毅顺着张天冈的目光看去,只见南面七、八座山峰外出现了一支军队,远远看去,长长的一条人流。

    何勇毅立刻心中惊喜的抽出自己的望远镜看了起来,并笑道:“嘿!大统领,这次来的全部是骑兵,那陇关守将侯君集行事倒是果断,这次派来的应该算是李家军中的精锐。只是在这个地形用骑兵,固然缩短了他们冲刺的时间,可是死得也很快。”

    “你说的没有错,但是在这个地形用骑兵对李家军人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是这黑风口的地形实在是对我们太有利了。”张天冈还眯着一只眼睛向那队李家军队张望,嘴上却啧啧称赞道:“这次人数看起来不少,足有两万……而且全部是骑兵。”

    何勇毅一边看一边询问道:“大统领,你说这会不会是侯君集在陇关中的所有的李家军精骑了吧?”

    “应该还不算是,毕竟侯君集不会不知道以这种地形直接用马兵冲阵即使最后攻下了黑风口,也是死伤惨重。”张天冈摇了摇头说道。

    蜿蜒的而来的骑兵一直拖了有近十里地长,把整条道路堵得严严实实地,最近的先锋抵达到远东军特战队轻型抛石机和中型枪弩的有效

    射程之外时,他们军队的尾巴还落在四个山头后面。

    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敌军的士气和队形等情况,何勇毅也放下了望远镜,说道:“大统领,这或许是李家军最后一次进攻了,这一次他们攻不下,我想侯君集不会再派人来送死了。”

    张天冈却摇头道:“那不一定,我们断了侯君集的粮道,他明知道派人过来是送死,也不得不派人过来,毕竟我们才三千来人,在对方想来,以十比一的比例,死上两三万人总能够将我们生生的耗光吧!再说,我听说李家军功早有规定,我们远东军特战队一个士兵的人头可是相当于普通士兵的十个,所以在对方眼中我们不是三千人,而是三万人。”

    “大统领所言极是,属下将这事差点忘记了。”何勇毅此时笑着说道:“说起来,这黑风口还真是个好地方,简直就是为我们特战队量身打造的。我们之所以能够以如此小的代价杀伤如此多的李家军人,固然与我们战斗力和抛石机、枪弩、火药暴、手榴弹有关,但主还要还是这黑风口地形太窄了,又是一个山脊陡坡,他们一次投入的兵力不会超过两千。兵力优势发挥不出来,以同等数量的兵力进行野战,不管是步兵,还是骑兵,这天下间又有谁是我们特战队的对手。只是,这事关侯君集一行陇关李家大军的粮道,他们不得不派人夺回去。”

    ………

    ………

    远东军特战队的轻型抛石机开始发射,张天冈又把望远镜拿起来观察轰击的效果。

    圆形视界内的李家军骑兵随着一次次的爆炸声不断响起,不时有人落马或死去或重伤残废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但这一次好像对李家军人士气影响并不是很大,而且这些李家军骑兵身上有着一股悲壮和决然的气息。

    不得不说,李家军比起瓦岗军在精气神和纪律性方面明显强了不少,当然这也可能与侯君集个人极为擅长治军领军也有很大的关系。

    张天冈看到李家的这支军队仍在奋勇向前。

    被炸药包炸的跌到在地的人马都迅速被后面地密集队列所吞没,李家军队的骑兵无情地从他们的伤员身上踩过,坚定不移的向着黑风口冲了过来。

    “看来这一次侯君集给那什么领军的张一山下达了死命令,我们掐住了他们的粮道命脉,所以李家军这是要拼命了。不过我们就三千来人,可不能和这些李家军拼人命的消耗。”张天冈最后观察了一遍敌军的行止,摇头叹息了几句,神色之中有了一些凝重,跟着就大声喊了起来:“传令下去,以分队列阵,按照一分队、二分队和三分队一前两后顺序,各以品字排出空心方阵!”

    ………

    ………

    “一伙和三伙换上无敌钢针火药包。”负责指挥抛石机攻击的都尉昂首阔步地在五十七架抛石机后面走动着,铿锵有力地发出了大声的号令。

    随着他一声令下,这些天一直未曾动用盐城

    武器装备生产基地最新研制,成本极为昂贵的钢针火药包被装上了性能最好,准头最好的一伙和三伙的抛石机。

    等到李家军队越过最后一个山头,迈下特战队二分队对面的南坡道路时,一伙和三伙的抛石机已经全部换上了钢针火药包。

    “发射!”

    “发射!”

    “发射!”

    ………

    五十七架抛石机以流水线的方法依次将火药包打了出去,其中包括两个无敌钢针火药包。

    五十七个火药包有三成打偏了,但是落入到李家军骑兵队中的火药包短时间内给李家军骑兵造成了极大的杀伤,李家军骑兵一片一片的惨叫着跌下马,倒在了地上。

    特别是两枚准确落入李家军骑兵中的钢针火药包更是搅动起了一片腥风血雨,让那片李家骑兵直接出现了一片空白。

    惨叫声响彻在山谷中,一直传到了远东军特战队所在的黑风口山顶,就连此处的大风都难以将这极度血腥的声音吹散。

    每一次火药包命中李家军的骑兵后,伴随着爆炸声,空中就会抛起一片人马的残肢断臂。

    只是,这支李家军骑兵表现得非常勇猛,死伤如此惨重的情况下,轻型抛石机连续轰击了几轮,但仍不能阻止李家军骑兵毅然决然的推进。

    在将官的带领下,李家军的每一名士兵拼命控制着胯下的战马,把犹在挣扎哀号的同伴踏入泥土中。一转眼他们就已经到了谷底的位置。

    “各个中型枪弩自由射击。”张天冈又下达了一道命令。

    早已准备多时,且摩拳擦掌的型弩.枪班顿时开始发威,三十二架中型枪弩每一次的齐射,都能够射杀近百名李家军骑兵战士。

    不论是轻型的抛石机,还是中型枪弩,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次次反复的操作动作,这些操作动都是一系列技术操作。

    但是,尽管李家军骑兵死伤惨重,可是李家军骑兵始终发出如雷一般的呐喊声,士气不减,打头的骑兵此时沿着道路加速向特战队已经布好的方阵冲了过来,攒动的马蹄声密得犹如雨点落地一般密集而又疯狂。

    “射击!”排在最前面的一分队组成的战阵后方的一分队长一声令下,方阵的第二排和第三排单手持快弩的特战队士兵立刻进行了一次齐射。

    两百多名冲在最前的李家军骑兵惨叫中翻滚下马。但是还是有一些李家军骑兵以精湛的骑术绕开跌下马的同伴,继续决然的向前冲锋,证明了他们是李家军骑兵中真正的精锐。

    特战队的一分队的战阵中前两排士兵手握远东军才有的钢头长枪,彼此按照步兵方阵的要求紧紧靠在一起,肩并肩的把长枪向外刺出去,近千个明晃晃的枪刃在阳光下发出点点寒光,比夜晚的天空中的群星还要明亮。

    “第三排之后,以快弩自由射击!”

    一分队长又大喊了一声。

章节目录

乱世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孔并收藏乱世枭雄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