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昊天仙门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660a59294ed995e8/1633615214.html

    正文第三章

    冬季的清晨天际堆满乌云飘落一阵阵细雨。气候湿湿冷冷林家内外却是热闹滚滚。

    这可是林家的惯例因为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出远门再加上亲戚间感情极佳只要遇上假期亲友们就会收到通知兴奋的携家带眷赶来林家参加烤肉会。

    今天虽然气候湿冷仍不减大伙儿的兴致亲友们6续报到大人小孩们加一加起码来了二十几个人。

    静芸在厨房里负责准备工作整个早上都忙得不可开交。她又切又洗处理亲友们带来的蔬菜还做了一堆像小山般高的芦笋培根卷。

    「静芸啊火已经生好了你可以把食物端出来了。」

    她放下菜刀乖巧的点头微笑。

    「妈我知道了。」

    林妈妈透过纱窗往庭院看去看着那群体力过剩到处玩闹、到处又爬又跑的小孩们。

    「快端出去吧再不给他们吃东西他们就要造反了。」林妈妈一边说道一边往客厅走去嘴里说的虽然是抱怨眼里、嘴角却都带着笑意。

    「好我这就来。」静芸应道先把手边的香菇全泡进水里才端起那盘芦笋培根卷往后院走去。

    小孩们又哭又笑又闹的声音清楚的传进耳里她莞尔的一笑经过纱窗时晶莹的眸子不经意朝窗外看去。

    年纪不一的小孩们有的忙着爬树有的忙着打架有的则是追着一只黑色的拉不拉多犬玩大人们则是聚在炭火旁一边烤火一边聊天。还有一个黑衣身影独自靠在门边嘴里叼着烟敲打着笔记型电脑。

    男人形单影只与四周和乐的气氛格格不入。她的视线多在他身上逗留了两秒只觉得那个男人很眼熟很像是——很像是——很像是——

    瞬间水眸瞪大她出小声惊叫火蹲下来。

    江震!

    那个男人是江震!

    静芸缩着脖子蹲在窗台下一手捧着满盘芦笋培根卷一手摀住小嘴脸上满是惊慌与讶异。

    她是知道今天的家族聚会大姊没有缺席甚至还拉着姊夫一起回来参加。但是她万万想不到竟连江震也来了。

    纱窗后头小脑袋慢慢冒出来飞快的觑了一眼立刻又缩回去。

    真的是他!

    自从那一夜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的容貌、他的身形却像是在她脑子里烙了印再也抹灭不去。

    不只是脑海里连她的身上也被烙上他的印记。

    那夜的点滴静芸记得一清二楚。她记得江震是如何吻她、如何触摸她、如何爱抚她、如何进入她如何在她体内冲刺如何在令她目眩神迷的**时紧抵着她的最深处埋在她耳边出闷声低咆……

    白嫩的小脸因为煽情火辣的回忆倏地羞得烫红。

    恣情欢爱之后他抱着她沉沉睡去而她却瞪着双眼震惊又茫然的瞪着天花板。半晌之后她蹑手蹑足的下了床忍着腿间的不适用最快的度、最安静的动作穿上衣服拿起背包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

    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不敢再见江震而江震也没有来找她。

    她躲在家里不断胡思乱想每天都过得忐忑不安。

    难道他根本就不记得那晚的事?难道他只是「药」后乱性一时昏了头才会跟她上床事后就忘得一乾二净?

    静芸躲在窗台下咬着粉唇脑子里乱哄哄的理不出半点头绪简直像是被猫咪抓玩过的毛线球。

    「你蹲在这里做什么?」林妈妈走出客厅时就看见她蹲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盯着那盘芦笋培根卷呆。

    静芸猛地回过神来刚想站起来又想到纱窗之后的江震。她只得蹲着身子移动到外头的人瞧不见的位置才敢站直身子。

    「呃妈——嗯——那个——这盘还是由你拿出去吧!」她把满盘的食物递给妈妈急着想要故技重施趁着江震还没现她快快逃离现场。

    「也好。」林妈接过芦笋培根卷指着身后一个黑色垃圾袋。「我整理出两袋旧衣服重得很呢凤婷刚拿了一包出去你把这包也拿出去。」

    「呃——好、好啊——」静芸提起那包旧衣吃力的跨出步伐一步步往前门走去。

    林妈妈连忙叫住她。

    「等等你要去哪里?」

    「前院——」江震在后院她理所当然就要逃到前院去啊!

    不解来龙去脉的林妈妈却开口制止她。

    「凤婷在后院啊你拿去给她让她找人一并处理了。」这些年来她身体孱弱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有八成以上都是长女在作主的。

    「可是妈——」

    「可是什么?」林妈妈满脸疑惑。

    「没什么——」静芸低着头不敢再坚持就怕自个儿说得太多会让妈妈起疑。

    无可奈何的她只能硬着头皮深吸一口气转了个方向提着满袋旧衣往后门走去。每走一步她就愈紧张心跳也乱了谱。

    推开后门她目不斜视笔直的朝大姊走去根本不敢朝江震看上一眼。

    但是他的存在感依旧那么强烈就算是不看他她的每个细胞却依然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大姊这些回收的旧衣服要放哪里?」静芸故作镇定虽然能维持声音平稳身子却紧张得颤抖。

    凤婷回头扬起柳眉。

    「喔搁下搁下你姊夫跟江震会拿去收集站。」

    姊夫没有半句抗议无条件服从老婆大人的命令问清楚收集站的位置后就乖乖出门去了。

    「关我什么事?」坐在门边的江震却是连头也没抬冷冰冰的问道。

    「哟堂堂特警队副队长喝了我家的啤酒却不肯帮我家倒垃圾?」凤婷睨着他艳眸里尽是不满。

    江震面无表情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千元大钞。

    「我付钱。」

    大姊翻脸了!

    「喂这算什么?你当我家是餐厅吗?」

    眼看气氛火爆静芸也顾不得紧张连忙跳出来打圆场拿着那袋旧衣往外走。「大姊我、我拿去就好了。」噢这可是她求之不得的机会啊!

    只是旧衣实在太重加上她心里紧张腿儿抖个不停逃走之路才开跑没两步就因为重心不稳娇小的身子猛然往前扑跌。

    「哇啊——」

    慌张的惊呼随着一声闷响而结束。

    坐在门边的江震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在紧要关头赶到一把接住她她才没摔趴在地上免去皮肉之痛。

    既陌生又熟悉的男性气息瞬间包围了她。她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拥抱以及她的双手下那结实的胸膛。

    「抱歉、对、对不起……」静芸匆忙退开结结巴巴的道歉粉脸羞得通红。

    江震垂着寒眼冷冷看了她一眼径自拿走那袋旧衣。

    「啊不用了这个我来就好了……」她本来还想坚持但一接触到他的视线瞬间就吓得松手再也不敢跟他抢。

    江震顺势提起垃圾袋笔直的走了出去。

    她站在原地呆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仍旧无法动弹似乎还感觉得到他的体温、他的味道。

    原本火冒三丈的凤婷看见江震英雄救美没让宝贝妹妹摔疼心里总算舒坦些了。

    「好啦静芸别楞在那里去叫屋里的人都出来。」她一边说道推着静芸往屋内走去。「告诉他们把要烤的食物拿出来——啊还有那些纸杯纸盘跟免洗筷全都拿出来别忘记了。」

    林家内外所有人在凤婷的指挥下顿时忙了起来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全都乖乖服从指示勤快的忙进忙出把各项用品往外搬。

    亲朋好友们忙得不亦乐乎一个个都挤到火堆旁喜孜孜的开始烧烤美食屋内逐渐安静下来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静芸一个人独自躲在厨房切香菇的蒂头在肥厚菇伞上划出十字刀痕。

    她手里切着香菇心里却是想着江震。

    他的表情与态度一如往昔般冷淡。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紧张得眼花了在他抱住她两人四目交接时她看见他眼里映射着光芒在锐利的目光后似乎多了些什么情绪——

    「妳在躲我?」

    低沈的声音蓦地在她耳畔响起。不知何时江震已经处理完那袋旧衣无声无息的走进屋子来到她背后。

    静芸吓得手一松菜刀跟香菇扑通扑通的都滚进水盆里。

    「呃没、没有啊……」她心虚的回答脸儿始终垂得低低的不敢抬起来更不敢看他。

    大手落到她肩上用她无法反抗的力道缓缓将她转过身来。接着他揽住她的腰一把就把她抱上流理台强迫她留在原处。

    「抬头。」江震说道。

    她满脸羞红咬紧牙根慢慢抬起头来。只是她头是抬起来了眼儿却看着旁边就是不肯看他。

    「你在躲我吗?」他又问了一次。

    「没有啊!」她答案相同只是心虚得更厉害声音也更小了。

    一双大手捧起她的脸儿黑眸笔直的望进她的眼里逼得她再也躲不开。

    「看着我。」

    江震徐声说道热烫的气息吹拂过她的唇。

    他的注视、他的动作跟他所说的话完全复制了那一夜的亲昵。她从梢到脚趾都羞成了粉红色胸口像是有小鹿在乱撞而且不是一只是一大群小鹿正在她胸口大跳霹雳舞。

    粗糙的长指依循那夜的轨迹滑过她粉嫩的颊。

    「你那天为什么逃走?」他问得一针见血。

    「哪天?」她的回答声量小得几乎听不见。

    黑眸瞇起绽出危险的光芒。

    「不要跟我装傻。」他警告着靠得更近薄唇的每次开闭都轻轻刷过她的唇。「你以为我不记得吗?」

    温热的气息像是滚烫的液体流窜过她的四肢百骸让她全身软几乎连坐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他抓着她不放她肯定就要滑下流理台了。

    江震的逼问让她的鸵鸟政策正式宣布失败。她的眼睫轻颤注视着那张俊脸表情羞怯而无助。

    「那晚你吃药了又烧……」

    「但是那没有影响我的记忆力跟判断力。我记得一切。」他轻抵着她的唇大手抚过她的颈。

    「一切。」他又说刷过她的锁骨引她敏感的轻颤。

    「一切。」大手挪移隔着薄薄的毛衣捧握她胸前的圆润重温她的软玉温香。

    纵然隔着毛衣他所引的感官刺激还是强烈得让她难以承受。她无处可逃只能半闭着眼儿在他的唇下随着大手的爱抚揉握轻哼出一声又一声诱人而无助的**。

    薄唇轻刷着她的唇一双凌厉的黑眸在她迷乱得无暇注意时褪去层层冰冷取而代之是烈焰般的火热。

    「你想我吗?」他用最轻最轻的声音问。

    这回她再也无法说谎只能告诉他最诚实的答案。

    「想。」

    你也想我吗?

    这个问题刚闪过静芸脑中还没能问出口他已经吻上她。

    热如烙铁的薄唇先是轻轻浅尝重温她甜蜜的滋味随着她嘤咛轻颤他将吮丁香小舌诱哄着她的回应……

    后院里热闹滚滚不断传来笑声两人却始终充耳不闻沈醉在彼此的吻中。

    林家的烤肉会因为一场雨而被迫中断人们转移阵地回屋子里避雨。男人们在客厅里喝着啤酒聊天女人们则在厨房里头忙着收拾善后。

    虽然说烤肉会时用的是纸杯纸盘但是人数过预期纸制的杯盘不够用只好连林家平时用的碗盘也全拿出来充数。

    凤婷端着最后一批碗盘走到流理台旁看了自愿洗碗的静芸一眼瞧见她脸上的红晕。

    「你烧啊?脸怎么这么红?」她讶异的问还伸出手来贴上妹妹的额头测试温度。

    「没有没有我没事!」静芸匆忙躲开。

    凤婷狐疑的眯起眼张开嘴儿还想多问几句电铃却选在这时候响了。

    「啊我去开门。」她擦了擦手就走出厨房。

    静芸松了一口气端起那堆碗盘低着头猛洗。想到先前她跟江震曾在这儿热吻她就羞得无地自容不敢让别人靠近这里。

    那个热烈的吻至今让她震撼不已。

    江震霸道而狂烈的吻着她吻得她昏昏沉沉甚至无意识的伸出双手紧圈住他的颈项生涩的开始回应他。在情势即将失控前他结束了这个吻确定她能站好后就转身离开走回后院。

    她呆楞了好一会儿才从漏*点中清醒过来。好不容易等到心情平静下来她才迈开步伐匆匆跑到后院加入亲友们。

    好在大伙儿都忙着烤肉嬉闹聊天着没人现她跟江震曾经同时消失过一会儿;也没有人现她水嫩的唇已经被吻得有些微肿——

    想起那个吻她脸色酡红倒出更多洗碗精像个小女工似的更卖力的洗碗希望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也能跟着哗啦啦的水流冲得一乾二净。

    染上油渍与调味料的碗盘一个个被清洗干净她好不容易清洗完毕正在考虑着是不是该去客厅时门口却传来争执声。

    「人都被你们送回美国了你们还要他们怎么配合?」大姊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了整间屋子语气里满是愤怒。

    静芸连忙赶出去赫然现亲友们都围在门前而姊夫正圈抱着怒气冲冲的大姊阻止她去痛揍门外那三个外国人。

    其中一个外国人脸上又红又肿看那狼狈的样子肯定是刚被大姊「伺候」过。

    「厉队长可以借一步说话吗?」他说道脸部肌肉因为疼痛而僵硬。

    「有什么事这里说就行了。」

    对方的脸色更加难看迟疑了半晌才硬着头皮开口。

    「厉队长公爵脱逃了。」

    此话一出林家的男女老少顿时出惊呼声个个抢着开口用连篇指责与质问轰炸这群外国人。

    公爵?

    静芸倒抽一口气想起那个外号公爵的家伙可是姊夫跟江震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逮着的重大罪犯。在美方的强烈干预下他们被迫交出罪犯让fbi引渡回美国谁晓得人才刚交出去立刻就逃走了。

    她立刻看向江震现他脸色一沈跟姊夫交换了个眼色就跨步走出屋子到庭院中跟那群外国人谈话。

    只见他眉头深锁她注视着他注意力全放在他身上根本听不见身旁的声音。一会儿之后连姊夫也走了出去加入讨论。

    瞧见江震的表情愈来愈凝重她的一颗心也跟着往下沈。

    重要的罪犯脱逃了他心里一定不好受。这次是fbi来登门求助虽然让他有机会能再度逮回公爵但那也代表他又将投身危险之中。

    半晌之后庭院里的谈话终于告一段落姊夫往回走来江震却头也不回的转身坐上fbi的车。

    他要离开了要去追捕罪犯了。这次他会不会又受伤?会不会伤得很重?会不会又着高烧独自躺在那间冰冷的屋子里?

    姊夫走回来跟大姊交谈了几句而后低下头温柔的吻了吻大姊的然后又转过身朝等在门外的车子走去。

    「大功!」

    大姊突然喊道急切的飞奔上前投入姊夫的怀中。「别受伤了!」她说道还献上一个香吻。

    夫妻间的浓情在众人面前展露无遗看着大姊亲吻姊夫静芸心里好羡慕好羡慕羡慕得胸口疼多想也冲上前去嘱咐江震要一切小心。

    只是她才冲动的跑出屋子细雨就迎面而来扑打着她的脸儿。冰冷的气温让她清醒过来瞬间迟疑的停下脚步。

    不行!

    这会儿亲朋好友们都在场几十双眼睛全盯着江震与厉大功她这么冲上前去不顾一切的跟江震说话他们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肯定就要曝光了。

    虽然说他们曾经上过床;虽然说他刚刚还吻过她。但是江震的话极少根本未曾许诺过什么她还是摸不透他的心思不知道他心里对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紊乱的思绪在小脑袋里转啊转她踌躇着不敢上前眼睁睁看着姊夫也坐上fbi的车关上车门。

    车子逐渐远去消失在小雨中再也看不见车影她还是站在原地望着车子远去的方向为了江震的安危而担心。

    转身预备进屋的凤婷差点撞着她瞧见她满脸担忧还以为她是在担心姊夫。

    「唉啊放心放心别担心你姊夫他不会有事的。」凤婷打起精神推着她进屋。

    「你确定吗?」她蹙着秀眉忍不住回头就算是看不到车影了仍舍不得收回视线。

    唔如果姊夫没事那江震也不会有事吧?!

    「当然。」

    大姊的回答并不能安抚静芸的不安。担忧就像是一块巨石从江震离开她的视线后就重重压上她的心头。

    烤肉会后江震就没了半点音讯。

    逮捕重大罪犯事情非同小可飞鹰特勤小组全体队员都绷紧神经全力缉捕公爵忙得不可开交。

    担忧的静芸甚至还打电话去跟大姊探过口风现竟连姊夫也没跟大姊联络。

    忧虑与想念反复煎熬着她食欲不振吃不下什么东西。日历撕了一张又一张江震还是没消没息。

    然后某一天她又撕下一张日历时赫然现一件事。

    月事慢了。

    她瞪着日历背脊一阵冷。

    这种事情从未生过她的月事一向准确从没有慢过。这阵子她忙着大姊的婚事之后又因江震芳心忐忑难安竟到这会儿才惊觉月事已经迟了一个多月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更难熬了。

    她每天撕日历时除了祈祷江震的平安还得祈祷大姨妈快点来报到。偏偏天不从人愿无论她怎么祈祷、怎么苦等江震与大姨妈仍旧没半点消息。

    二十五号她因为烦心缝坏了一只熊把手脚接错了。

    二十七号她负责煮饭却心不在焉差点把厨房烧了。

    二十八号她决定等三天要是大姨妈再不来报到她就得硬着头皮去做确认动作。

    三十一号那天整夜没合眼的她大清早就出门坐了三趟的公车到很远的地方找了一间便利商店买了一支验孕棒。

    回到家里后她躲进浴室里用颤抖的双手从纸盒里倒出说明书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再按照说明书的指示做完该做的步骤接着就屏气凝神提心吊胆的等待测验结果。

    一条蓝色的线先出现在验孕棒上。

    在度秒如年的片刻后一条怵目惊心的红线也跟着缓缓的、慢慢的浮现。

    两条线!

    她抓起说明书颤抖的摊开再度确认上头的文字。

    不论是呈现较深或较浅的颜色两条线都显现则表示你已怀孕。

    她嘴儿半开看着说明书再抓起验孕棒瞪着上头的两条线不断的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但是不论她揉了多少次那两条线却仍旧清清楚楚没有消失不见。

    这重大的打击让她全身软无力的瘫坐在浴室地上只能盯着验孕棒呆。

    惨了这下子可闹出「人命」了!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净无痕伏天氏免费阅读

凡人修仙传还有第三部吗

凡人修仙传第十八集在线观看

动漫凡人修仙传什么时候更新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