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无痕伏天氏新笔趣阁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1c065e075d54f0f59296c0f65b07b148da39601/1633615229.html

    正文第四章

    验出自个儿怀孕后静芸更加坐立不安了。

    她把验孕棒跟说明书以及纸盒全都收拾妥当拿回房间里头藏到最隐密的地方不敢在浴室里留下半点蛛丝马迹。

    天啊怀孕!她竟然怀孕了!

    原来这阵子的食欲不振以及身体上的不适不是因为过度想念而是因为她的身体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她当然知道女人不是靠着踩巨人的脚印才会有小宝宝的没有预防措施的性行为很可能会导致怀孕。只是她没有料想到自己才初尝禁果竟就一次「中奖」。

    静芸完全慌了手脚。

    她不敢想象要是让爸妈知道、要是让弟弟知道、要是让大姊知道……

    想起大姊静芸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妈妈身体孱弱时常进出医院爸爸数十年如一日细心呵护着爱妻家里的大小事情包括照顾弟妹的工作都是由大姊一手包办。

    从小到大大姊始终对她照料有加只要有谁胆敢欺负她大姊就会冲出去为她讨回公道把对方揍得鼻青脸肿。

    这会儿大姊要是知道她老早被江震「吃」了肯定会气得火冒三丈跟他没完没了。

    苦思了一整夜后静芸决定暂时守住这个秘密先去大医院的妇产科做更仔细的检查。

    冬季的清晨窗外寒风呼呼的吹着她穿着保暖的羊绒外套又戴上厚围巾从头到脚包得暖暖的才提起拼布背包换上舒适的布鞋。

    客厅里空无一人爸妈应该还在卧房里她暗自庆幸小手握住门把推开大门后就预备快快出门——

    大门外却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她原本好想好想见到现在却最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

    江震!

    静芸全身僵硬双眼瞪大小脸瞬间没了血色。

    下一秒钟她惊慌的后退当着江震的面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怎么会是他?

    他来做什么?

    他是来找她的吗?

    他知道她怀孕了?不不不他不可能知道。那他来做什么?来问她想不想他来吻她?

    静芸背贴着门紧抱着拼布背包惊慌得没了主意。

    砰!

    敲门声乍然响起重重敲在门上吓得她立刻跳开转身瞪着大门。

    砰、砰!

    江震在敲门。

    她家明明就有电铃他却不肯按电铃执意要敲门。敲门的声音极为规律不快也不慢力道却稳而重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她要是不肯开门他就会永远敲下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声声敲门声敲得她头皮麻、胃部揪紧。那声音回荡在客厅里要是她再不开门过一会儿爸妈肯定就会出来察看了。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伸出冰冷的小手握住门把慢慢的把门打开。

    江震仍站在门外终于放下手不再继续敲门。那双黑眸望着她俊脸上添了几许愠色。

    「你干么一见到我就把门关起来?」他率先开口不满的质问。

    逮回公爵之后特勤小组又花了些时间跟fbi讨论审讯的时间与流程。这次fbi总算认栽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出优先审讯权。

    他尽处理完公事特地来找她。谁知道这个小女人一见到他就像见到鬼似的吓得脸色惨白还猛地把门关上赏了他一碗闭门羹。

    作贼心虚的静芸低着小脑袋双手抱着拼布背包十指拧绞着柔软的布料。「呃……呃……我……」她吞吞吐吐因为罪证确凿说不出半句辩解。

    江震半眯起眼审望着她的穿著以及手里的背包。

    「妳要出去?」他问。

    小脑袋点了点接着她突然醒觉脸色煞白又开始用力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要出去!」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

    这么蹩脚的谎言自然瞒不过江震他浓眉微挑大手一探霸道的握住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去。

    「我送妳。」

    男人的力量原本就凌驾于女人更何况他又这么强壮。静芸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像是只被老鹰逮着的可怜小鸡一路被他拉出前院被迫坐上他的车。

    江震的步伐很大他跨一步她得要走好几步才跟得上。加上他太过霸道不给她逃走的机会走得比平时更快从大门到车子的短短路程她就颠踬了好几次。

    上车之后她只觉得胃部闷格外的不舒服。她一手抚着胸口努力深呼吸脸色却愈来愈苍白。

    江震坐进驾驶座习惯性的拿出烟摸出打火机点燃。烟草的味道弥漫在车内也钻进她的鼻腔。

    「要去哪里?」他一边动车子从容的吞云吐雾喷出一口烟。

    静芸的回答是一声难受的干呕声。

    烟草的味道对她的不适状态犹如火上加油。她的胃部突然翻绞起来阵阵恶心的感觉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她摀着胸口难受的不断干呕。

    几分钟过后干呕停止时她已经瘫软在座位上。冷汗渗湿了她的额难受的感觉只是稍稍缓和却没有完全褪去。

    「妳不舒服?」

    低沈的声音靠得比先前更近些几张面纸被塞进她手里。她闭着眼睛虚弱的点头用面纸擦拭额上的冷汗。

    座椅下传来震动虽然轻微却是持续不停。她隐约知道江震开着车却不知道他要载着自己去哪里。

    一会儿之后当她终于克服那阵难受的感觉胃部也不再翻绞时她睁开双眼才现车窗外头高楼大厦飞快后退车子已经进入市区。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突然警戒起来。

    「医院。」

    医院?!

    那正是她今天出门准备要去的地方。但是她可不想跟他去啊!

    稍微恢复体力的静芸开始卯起来摇头匆忙说道:「不用不用不用去医院我、我我我我我——我要回家……」

    江震却不为所动只是脸色更加阴鸾黑眸睨了她一眼车子仍旧前行压根儿没有掉头的意思。

    她心急如焚慌得不知该怎么办加上他的指间香烟未熄车内烟味浓烈不散她闻了一会儿就觉得胃部紧缩那种难受的感觉似乎又在蠢蠢欲动。

    好不容易前方路口亮起红灯车子总算停了下来。

    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静芸的脑中。她掩下长睫偷瞄着身旁的江震小手已经摸到车门把手上预备趁着红灯的时候推开车门。

    她迟早必须告诉他但是——但是——但是现在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嘛!

    唯今之计只能趁着红灯时快快下车逃走。

    只是她才刚有动作江震就开口了。

    「妳敢。」

    他的音调没有提高半分但低沈的声音里却有着骇人的威严。她的双手比脑子更快服从火离开把手被他声音里的警告意味吓得瑟缩在座位上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呜呜他都是靠这么可怕的声音先吓坏那些罪犯然后才逮捕他们的吗?

    「我、我我、我不要去医院……」无计可施的静芸只觉得委屈极了。她垂着小脸咬着粉唇双手又在扭绞着背包。

    黑眸扫来在戾色之中潜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长这么大还怕看医生。」

    粉唇微嘟觉得被他诬赖了。「我才不是怕看医生。」她强调。

    「那为什么不去医院?」他问。

    「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是吗?」

    他漫不经心的口气摆明了不相信她。她一时气不过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没有生病我只是怀ㄩ——」

    话才说到一半只出ㄩ的音还没出ㄅ的韵她就猛然警醒慌张地摀住小嘴噤声不敢再开口。

    平稳前行的车子骤然方向一转撞上路旁的人行道短暂剧烈颠震后就陡然停了下来。

    窗外响起刺耳的喇叭声后方车辆惊险的闪避经过时还摇下车窗恼怒的丢下几句咒骂。

    江震却充耳不闻径自停车转头用灼亮黑眸直勾勾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说——我怕看医生……」她垂下视线连忙更改答案心里拚命祈祷他没听出她未说完的那句话背后隐藏的意思。

    只可惜江震是个警察直觉本来就比平常人敏锐而她又笨得自个儿招认虽然没把话说完但是也算是坦承了八成剩下那两成他肯定是猜出来了。

    上车不到十五分钟她就把最想隐藏的秘密乖乖告诉了江震。想到自个儿的愚蠢她蓦地红了眼眶情绪转变之快连她都措手不及。

    「我要回去。」静芸小声说道眼里泪花乱转。

    「不行。」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

    泪珠滚下粉颊像是断线珍珠似的一颗又一颗滚滚而下。她哭得好伤心哀怨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行?」她啜泣的问。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江震拧着浓眉用过度粗鲁的口气回答。

    他记得那夜的一切记得怀中的她是那么娇羞与生涩在他占有她之前她不曾有过其他男人。她是个处*女而他是个有经验的成熟男人预防措施该是他的工作。

    只是那夜他次失去理智也丧失了原有的自制。拥她入怀时他感觉到火焚般的渴望除了深埋进她体内感受她的温软甜蜜他的脑子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委屈的啜泣断续飘进江震耳里。

    看她哭得好可怜粉颊上满是泪痕模样格外惹人心疼。他暗暗咒骂一声纵然浓眉未展却又侧过身去伸手用最轻柔的动作拭去她眼角的泪滴。

    泪湿的眼睫眨了眨她抬起哭得花花的小脸透过迷蒙的泪眼困惑而难以置信的望着他那张严酷的俊脸任由粗糙的大手为她抹去一颗颗的泪。

    从相遇到现在在两人的短暂相处中他时而冷漠、时而霸道这个简单的拭泪举动是他度泄漏的温柔。

    其实在她的心底深处最最担心的是江震的反应。就连最奢侈的美梦中她也不敢奢求他竟会这么温柔捧着她的脸耐心的为她擦泪。

    最深沈的忧虑终于因为江震的举止而消解静芸松了一口气稍停的泪竟又涌了出来。

    江震抽了几张面纸轻压在她脸上而后再度动车子。

    「不要哭了。」他说道双眼直视前方。「我陪你去妇产科做检查。」

    她不再反抗乖乖的点头同意但是泪珠却还是一颗颗往下掉。他也不再开口专心的驾驶车内陷入静默。

    晶莹的泪水默默渗湿了面纸。她虽然哭个不停但是心头却是暖暖甜甜的觉得好高兴好高兴……

    江震带她去的并不是大医院而是一间颇负盛名的妇产科诊所。

    诊所的内外装潢得美轮美奂地上铺着原木地板其余的摆设全都是粉红色系。粉红色的玫瑰散着芬芳粉红色的沙柔软舒适小桌上摆着最新一期的孕妇杂志还有几个精致的布娃娃。

    时间还早还没有其他人来求诊护士亲切的教导她填写初诊单。填写到婚姻状况那栏时她脸儿烫红像是做了坏事似的心虚的圈了「未婚」那栏才交了出去。

    护士替她办理挂号随即请她入内诊疗。

    静芸起身转头看着身旁的江震却现他也跟着站起来了。「呃、那个——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她粉脸嫣红急着想阻止他。

    「我陪你进去。」他言简意赅大手牵握住她跨步朝里头走去。这一次他不再硬拉着她反倒刻意放慢度配合她的步伐。

    她咬着唇认命的跟着他走明白这个男人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一旦做了决定就容不下旁人的拒绝。

    诊疗室里也是粉红色系一个穿着白衣、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就坐在电脑前检视着初诊资料身旁还站着另一个护士小姐。

    「林小姐早安请坐。」医生说道态度友善而亲切。「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他温声问道。

    她捏紧背包羞得抬不起头来。

    「我……好像怀孕了……」她小小声的回答。

    医生的声调不变还是那么温和友善。「上次月事来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的四号。」

    「平时准吗?」

    「嗯。」

    这些太过私密的问题让她羞窘极了。而站在她身后始终一语不的江震更是让她紧张得手心冒汗。

    「你自己用验孕棒检验过了吗?」

    她胀红了脸点点头。

    「结果呢?」

    室内静默下来三个人同时望着她等着她回答。她鼓起勇气怯怯的开口。

    「阳性反应。」她用最小的声音回答。

    医生敲打着键盘记录她的身体状况用那温和友善的声音再度提出问题。「你是第一次怀孕吗?」

    小脸更红像是着了火似的。她羞得无法回答十指猛揉着无辜的拼布背包半晌都吭不出半声。

    身后的江震主动开口替她回答。

    「是。」

    医生点点头从容的继续做纪录微笑的问道:「没有避孕吗?」

    「没有。」

    回答的人还是江震。

    静芸已经羞得无地自容几乎想夺门而出了。

    医生笑了笑。「再测一次好了。」他转头对护士小姐说道:「ss李请你带林小姐去做检验。」

    「请跟我来。」护士亲切的说道替静芸引路领着她往化妆室走去。

    她抓紧背包跟着走到化妆室前接过护士递来的验孕棒。

    「你知道该如何使用吗?」护士细心的问。

    「知道。」她点点头正想踏进化妆室心里庆幸着能暂时躲过江震那双利如鹰隼的眼一股不祥的预感却陡然涌上心头。她停下脚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转过头去——

    果然!

    江震也跟来了这会儿就站在她身后双臂环在胸前敛眉望着她眸光深得难以见底。

    她吓得差点跳起来。「那个——这个——你、你你你你、你回去啦不用跟来等我啦!」她双手乱挥急着要赶人。

    「快进去不要浪费时间。」他却不退反进上前几步用高大的身躯把她逼进化妆室然后就杵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等着要看第一手的检测结果。

    静芸面红耳赤的关上门然后就蹲在地上把脸埋进掌心里闷声呻吟着。

    噢她是不是该庆幸江震并没有坚持要一路跟进来全程看着她使用验孕棒?

    她蹲在原处等着羞耻的浪潮过去后才慢慢站起来按着先前的方式做完必须的动作。虽然是第二次验孕但是她的心情依旧紧张尤其是想到江震就等在门外她就紧张得手儿颤。

    检测的结果跟先前一样。

    静芸咬着唇捏紧验孕棒拖着抖的双腿慢慢走到门前。开门之前她还回头张望期待化妆室里有窗户能让她「卷棒潜逃」不用出去面对江震。

    很可惜的化妆室里没有窗户。她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其实也明白追捕可是江震最擅长的事即使她今天溜得掉他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把她逮回来。

    万般无奈下她轻轻拉开门那张黝黑的俊脸立刻就映入眼帘。她还来不及反应大手已经探来轻易拿走她手里的验孕棒。

    看着江震拿起验孕棒眯着眼端详时静芸的脸色已经不是嫣红而是惨白了。她开始怀疑人是否会因为极度的羞窘而死去。

    天啊他拿着她的验孕棒!上头沾有她的——她的——她的——

    「这要怎么看?」江震问道看着验孕棒的严肃表情仿佛那是重要案件的关键证物。

    护士走过来温柔的提供解说。

    「出现两条线就代表怀孕了。」护士微笑着。「请把验孕棒交给我两位请回诊疗室。」

    江震交出「证物」扶着羞不欲生的静芸走回诊疗室。才刚踏进诊疗室医生的视线就从电脑萤幕上移开斯文的脸上堆满笑。

    「林小姐你确定是怀孕了。」医生又看了看萤幕补充了一句。「推算起来你目前已经怀孕八周。」

    最后两个字让她回过神来乌黑的眼里满是疑惑。

    「八周?」但是他们约莫六周之前才……

    「怀孕的周数是从你上次月事结束开始算起。」医生看出她的困惑主动解释又抬头对刚走进来的护士吩咐。「ss李请带林小姐到隔壁去准备照音波。」

    所谓的隔壁只是粉红色布帘后的隔间。里头有着一张单人窄床床边有着一台萤幕跟一台仪器。

    无庸置疑的江震也跟了进来。她不再试图赶他走知道再多的抗议都只是白费功夫。

    「请躺上床把外裤与内裤一起往下拉。」护士走了过来轻声细语的指导。

    她咬着牙根躺在窄床上解开裤头把裤子往下稍稍挪移。纵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躺上去时还是羞得撇开头去不敢看江震的表情。

    「这样还是太高喽仪器照不到子宫。」护士又说道。「请再往下拉一点。」

    红潮又涌上粉颊她硬着头皮把裤子再往下挪了一点点。

    「请再往下拉一点。」

    她又挪了一点点握着裤头的两手因为羞窘而微微的颤抖着。

    天啊!江震在看!他一定在看、他一定在看看着她……看着她……

    天啊!

    见她总是只挪个一丁点护士瞥了旁边那个沈默的男人一眼忍不住语带笑意直接把话挑明了说。「请你再往下拉个十公分左右。」

    算了再羞耻的事情她先前都已经经历过了!她深吸一口气横了心一鼓作气的往下拉露出白嫩的小腹。

    护士总算满意了拿了一条小毯子盖住她小腹以下的部位等一切准备就绪才请医生进来。

    医生走到床边拿起一个类似刷条码的仪器抹上透明的凝胶。「这会有点凉。」他细心的说道将仪器轻贴上她的小腹。「请看着萤幕。」

    静芸依言转过头视线落在萤幕上那一瞬间她紧张得忘了呼吸。

    黑白的萤幕上光影不断闪烁。医生挪动手把在她的小腹上游走最后停在某个部位。萤幕上头出现一个较为明显的物体半透明的圈圈里包着小黑点看来像是粉圆包绿豆。

    「这就是胎儿。」医生说道按下一个按钮。「我会拍下照片让你们留作纪念。」

    她只觉得一阵晕眩视线盯着萤幕完全无法移开初为人母的真实感在这刻涌现。

    「是女孩还是男孩呢?」她冲动的问好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医生微笑。「现在还看不出来。」

    「喔。」她有些失望双眼仍盯着萤幕。

    仪器被挪开护士取来纸巾为她拭去小腹上的凝胶。她自己整理衣衫正想起身江震却伸手扶住她的肩与腰用温和而稳定的力道帮着她毫不费力的坐起。

    「谢谢。」她小声道谢。

    他只是点点头就当作是回应嘴上虽然没有答话双手却没放开像是捧着宝物似的扶着她走回诊疗室。

    甜甜的暖意又漫流过心间。当他不经意流露出对她的温柔时她就感动得好想哭。

    医生拿出一本孕妇健康手册。「两周之后请再来回诊那时应该就可以听到胎儿的心跳。这本手册请在每次产检时携带过来。」说完他又拿出一张黑白照片连同手册一并交给她。「这是音波照片。」

    静芸用有些颤抖的手接过手册与照片。她伸出小手用指尖抚着照片上的圆点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弯起。

    「怀孕初期孕妇的情绪总是较不稳定请多多照顾她。」医生看着江震老早从这个男人的回答与举止里猜出他该是孩子的父亲。

    「她来医院之前曾干呕过。」江震拧眉开口严肃得像是在审讯证人。「这要不要紧?」

    「那是害喜的现象不会伤害到孕妇跟宝宝。」医生从容不迫的回答还谆谆叮嘱着。「在饮食方面尽量避免刺激性的食物最好多摄取叶酸多吃深绿色蔬菜帮助胎儿初期的脑部育。」

    静芸像个乖巧的学生认真的聆听着连连点头把医生的每句吩咐都牢记在心。

    「另外还有件事很重要。」

    她张开小嘴正想问没想到一旁的江震比她更快开口。

    「什么事?」

    医生笑容不改望着江震。「你抽烟吗?」

    俊脸一僵半晌之后他才点了点头。

    「二手烟对胎儿跟孕妇都有不良影响。」医生笑得更温和友善了。「请你开始戒烟。」

    离开诊所后静芸又坐上江震的车。

    车内一片静默他始终一言不。她不敢说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垂着眼儿盯着手中的照片看了许久然后打开背包把照片小心仔细的收进皮包里。

    再度打开背包时她无巧不巧的看见背包底部的小兔吊饰。

    她伸出手拿出小免吊饰紧紧握在手里。这个小兔吊饰是那天在百货公司江震亲手替她捡回来的。从此之后她就把这个小兔吊饰当作是最珍贵的宝物放在随身的背包里。

    他为她捡回小兔的举动、他送她回家时的神情、他弹烟灰的动作一一闪过脑海。晶莹的眸子转了转怯怯的扫望身旁的男人。

    她对他一见钟情而且随着每次相见对他的爱苗就愈见茁壮。如今她甚至怀了他的孩子却连他的想法与情绪都摸不清楚。

    他在想什么?

    他为什么不说话?

    疑问在她脑海里绕啊绕她紧张的把玩着小兔吊饰比先前更忐忑不安。

    江震直视前方浓眉深锁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习惯性的拿出烟点燃之后吸了一口又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重重的把烟揉熄。

    看见烟被揉熄她缩了缩脖子想起在医院里医生要求他戒烟的事。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江震生气了呢?

    白嫩的小手不断揉着小免吊饰静默持续着气氛紧绷得让她难受。

    终于她再也受不了鼓足所有勇气张开小嘴想问清楚他是不是在生气。

    「你——」

    她才刚说了一个字江震却倏地转过头来笔直的望进她眼里沈声开口宣布:「我们马上结婚。」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讲的什么内容

凡人修仙传西瓜影音14

凡人修仙传第九集在线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小说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