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好看不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97d770b4e0d/1634135220.html

    正文第五章

    三天后他们结婚了。

    江震说到做到离开医院那天就陪着静芸回家见着她的父母后不浪费任何时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毫无心理准备的林妈妈林爸爸被吓得半晌回不过神来。只能坐在沙上楞望着表情严肃的江震跟脸儿羞红的女儿。

    前不久替凤婷作媒成功的王媒婆还兴致勃勃的说接下来更要大展身手替静芸找个好丈夫让这惹人疼怜的女孩也能快些觅得良缘。

    没想到媒婆还没找到适合人选江震就找上门来开口就说要娶静芸为妻。

    最初的震惊过去后林爸爸林妈妈也定下心神认真考虑起来。

    这事虽然来得匆促但是刚出嫁的大女儿也是相亲时认识了厉大功在一个多月内就办妥婚事家人对这个好女婿都满意极了。

    而眼前的江震可是好女婿的换帖兄弟、生死至交虽然沈默寡言了些但是不论人品样貌都是最顶尖的。

    再瞧瞧坐在一旁的静芸不时偷觑着江震的娇羞模样林爸爸林妈妈心里有数知道宝贝女儿的一颗心老早就被这个男人给占了。

    更何况这会儿静芸都怀有身孕了看在外孙儿的分上林爸爸林妈妈心更软了跟江震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总算点头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比起大姊出嫁时那些繁琐得让人昏的礼俗静芸的婚事就简单多了。申请公证结婚需要三天的作业时间三天之后她就在父母的证婚下嫁给了江震。

    那天结婚手续办完后已经是中午时分。

    江震先载着岳父岳母回去再载着她回他家庭——

    现在这是他们的家了。

    她提着拼布背包站在红漆斑驳的门前看着江震打开后车厢替她拿下两箱行李。

    「进来。」瞧见她楞在那儿他下巴往门内一抬提着行李就往里头走。

    静芸羞甜的一笑乖乖跟着他第一次用「江太太」的身分走进这间屋子。

    庭院里依旧杂草丛生绿荫蔽天;客厅里头还是只有那台电视跟那张皮椅。她环顾屋内现这儿跟先前一样仍旧干净而空洞接近家徒四壁的状态看来冷冷清清的。

    江震把她的行李提进了卧房。半晌后当他再走出卧房时原本穿在身上的铁灰色西装已经换成了便服。

    「我去上班了。」他轻描淡写的说。

    「上班?」静芸瞪大眼儿不敢相信在结婚的当天他竟然还要去上班。

    「我只请了半天假。」

    「喔。」

    她应了一声垂下小脑袋口气中有难掩的失望。

    「这是备份钥匙。」江震走到她面前把一串钥匙交给她接着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晶片卡放进她手里。「这是提款卡密码是662571需要什么东西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他就朝着门口走去。

    眼看他已经走进庭院就要走出大门静芸拿着晶片卡连忙追上前去。

    「呃那个——那个——」她站在客厅门前急忙开口。「那个——」

    接连三声「那个」终于让江震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等着她说出下文。

    她喘了几口气把握机会问。

    「你什么时候会回家?」

    浓眉拧皱他眯起眸子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可能要几天吧!」

    「这几天都不回来?」她不敢置信小脸垮了下来。他不但在结婚当天还要去上班接下来几天更要把她单独留在这儿?

    江震点头。

    她咬着粉嫩的唇白晰修长的十指在精致的洋装裙襬上无意识的扭啊扭心里觉得有些委屈却又不敢说出口。

    「你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我送你回去。你爸妈可以照顾你等我处理完工作再去接你回来。」他提议。

    「不不不我要住在这里。」她猛摇头拒绝回娘家坚决要留下来。

    江震睨了她一眼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转身举步又预备往外走。

    身后却再度传来娇脆轻柔的嗓音。

    「我、我想买些家具稍微改变家里的布置可以吗?」静芸捏着晶片卡先向一家之主报备。

    「可以。」

    他简单的回答就头也不回的走出去顺手关上大门。

    站在原地的静芸悄悄叹了一口气觉得落寞与惆怅从江震消失在眼前的那瞬间就乍然涌上心头。

    唉没办法谁教她爱上的是个罪恶的克星、正义的化身呢?

    身为飞鹰特勤小组的副队长他的职务繁重绝对不比队长厉大功轻松。再加上他们刚逮回公爵还有不少事情等着要侦讯处理今天他肯定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能挪出半天时间带着她去公证结婚。

    只是她理智上能够理解心里的落寞惆怅却分毫不减。

    她走回客厅里坐在那张皮椅上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新婚的第一天就尝到独守空闺的滋味。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她沮丧了一会儿后才深吸一口气强迫自个儿振作起来。

    好吧既然江震得工作没空陪她那么她就自己找些事情来做了!

    静芸起身再度环顾客厅然后花了半个小时左右把这栋三层楼高的旧楼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巡视过一遍。

    观察完毕后她心里已经有主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来打这几天的时光了。

    她要去大采购买些实用美丽的家具再把屋里屋外布置得温馨舒服让他的家——不他们的家——看起来像是个家!

    打定主意后她走进房里换上简便的服装换了舒适的平底鞋接着就把钥匙与提款卡放进背包里匆匆出门去了。

    这是哪里?

    他走错地方了吗?

    五天之后江震拖着疲累的身子站在自家住宅前因为睡眠不足而满是血丝的黑眸里难得的透出震惊与诧异。

    原本斑驳的大门被漆得红亮旁边还立着一个森林小屋造型的欧式信箱上头停着一只木制小黄鸟精致得仿佛随时会飞走。信箱下头还垂挂着一块木板上头写着:邮差先生辛苦您了!

    他用钥匙开了门现庭院里头的杂草跟藤蔓都消失了草皮修剪得整整齐齐就连外墙的长春藤也清除得干干净净。在翠绿的草皮上还有一个藤制的秋千椅!

    踏进客厅后眼前的景象更让他严重怀疑自己是真的走错房子了。

    蕾丝。

    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蕾丝!

    空气之中飘着玫瑰花般的香气还有食物的味道。静芸就坐在沙旁拿着针线仔细缝着一个粉蓝色的企鹅布偶。

    听见脚步声她停下动作抬起头来。一瞧见江震那张小脸瞬间亮了起来晶莹的瞳眸里满是惊喜。

    「阿震你回来啦?!」她高兴极了丢下针线与企鹅布偶踩着缀着蕾丝的丝质拖鞋咚咚咚的迎上前来。

    他低下头看着那张娇嫩的脸儿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瞧见他的表情她的情绪从兴高采烈转为小心翼翼还以为他不喜欢她对他的称呼。

    「呃我可以叫你阿震吗?」她怯怯的问大眼眨啊眨。

    他考虑了几秒才点点头。从来没有人这么叫唤过他但是听着她用娇甜的嗓音亲昵的喊着他时那种感觉并不坏甚至还挺舒服的。

    笑容再度点亮了那张娇靥她拉着他的手牵着他进屋还体贴的替他脱外套。

    「阿震你一定很累吧?」她先让他坐好才把外套挂起来。「你先休息一下。厨房里炖着一锅牛肉电锅里还有饭我现在去烫个青菜等会儿就可以吃饭了。」说完她咚咚咚的进了厨房开始忙着替他准备晚餐。

    坐在沙上的江震震慑无言的环顾四周。

    这是他的屋子、他的客厅却在短短五天之内就全然变了模样。

    身下的沙柔软而舒适还套着印花棉布上头满是紫阳花的图样。沙前头是一张比膝略高的木桌铺着跟沙相同的印花布桌上压着一层与桌同宽同长的玻璃玻璃上满是各色布料、蕾丝、缎带、针线等等手工艺的工具与材料。

    距离沙不远处是一个电视柜。

    电视柜上铺着拼布垫垫上是那一台伴随他多年的电视。电视上头盖着一层奶油色的蕾丝蕾丝上摆着两个布偶娃娃一男一女都穿着结婚礼服一个像他一个像她。

    两个布娃娃在晕黄温暖的灯光下肩并肩地坐在一起显得十分温馨可爱。

    温暖的灯光?

    江震靠进沙里用最缓慢的度抬头望向头上的灯。

    原本的日光灯已经被换成花瓣造型的艺术灯光线柔和而温暖跟屋内的摆设格外相配。

    仔细一看她添购的家具不算多绝大部分的摆饰都是她亲手做的。

    「阿震!」娇甜的声音又响起静芸用纸巾擦着手探头叫唤着。「可以吃饭喽!我把饭菜端到饭厅你快点趁热来吃吧!」

    他从软绵绵的沙上起身穿越被布置得如同童话般梦幻的客厅走进饭厅里头。

    饭厅里头摆设着木制的餐桌与椅子桌上搁着花瓶插着几朵鲜花椅子上还有手缝的软垫。

    搁在餐桌上的是香喷喷、热腾腾的食物静芸替他添了一大碗饭就拉开椅子坐在一旁笑咪咪的看着他吃。

    炖牛肉软嫩得很入口即化青菜也翠绿可口直到食物下肚的那一刻江震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饿。

    「好吃吗?」她邀功似的问虽然已经从他的手不停筷的动作猜出他对菜肴该是十分满意却还是好想听他亲口回答。

    他却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就继续朝食物进攻。

    没听到他的答案静芸有些失望但是瞧着他吃得这么满意她又觉得好开心。

    啊或许他只是累坏了等会儿吃饱了他说不定就有力气能够开口夸奖她了!

    她撑着脸儿眉眼弯弯蕴着笑满怀希望的等着他吃完嘴里倒也没闲着叨叨絮絮的开始报告这几天的所作所为。

    「客厅里的布置你还喜欢吗?那些家具都是雅婷帮我挑的喔!」她顿了一下还不忘说明。「雅婷是我朋友她对装潢设计很有心得一听到我要布置家里她二话不说就陪着我到处去找家具了。

    「雅婷好热心不但帮我挑家具还帮我跟老板杀价买到的东西全是物美价廉。还有啊那个家具行的老板人也很好喔我们挑好家具的第二天老板就特地帮我运送过来还搬进屋子里却不收我运费呢!」

    浓眉一拧江震开口说了进屋以来第一句话。

    「以后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要让外人进来。」

    说得正高兴的静芸被兜头浇了盆冷水整个人就像枯萎的花儿般难过得垂下小脑袋。

    「喔。」她小声回答委屈的咬着粉唇让人心疼极了。

    江震动作略停一会儿之后才又补充了一句。「那样不安全。」

    原来他是在担心她的安全呢!

    喜色去而复返静芸只觉得心头甜甜的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

    「喔。」她又应了一声粉脸微红快乐的频频点头虽然跟先前答案相同表情却是天差地远。

    江震又沈默下来她挪了挪椅子朝他靠近了几吋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话。

    「前天啊隔壁的张太太跟我打招呼还邀我去她家喝茶吃饼干她做的饼干很好吃呢!」她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轻声笑了起来。「我跟你说喔张太太不知道你是警察她原本还以为你是哪里的角头老大呢你说好不好笑我和她解释她挺不好意思的忙跟我道歉。

    「后来呀张太太邀了好多人把我介绍给邻居们。她们好和善一直跟我说话还送了我好多青菜分量多得够我们吃好几天。」她指着桌上那盘即将被吃尽的烫青菜。「你现在吃的地瓜叶就是顾太太送的她在后头的山坡辟了一块农地自个儿种些青菜完全没使用农药喔!」

    静芸愈说愈高兴如数家珍般的仔细告诉他冰箱里有多少的存粮都是邻居热情相赠的。

    江震默默听着没有插话。

    他买下这栋屋子搬进来居住至今已经快十年了。十年以来他从不曾跟左邻右舍有过半点交集。一来是因为工作繁忙二来是他太习惯独处懒得跟人交际更学不会怎么与人相处。

    而这个小女人才搬进这儿几天立刻就得到邻居们的信任还获得了不少的「见面礼」。

    她就是有这种魔力能够信任别人也被别人信任。不论再深沈的人只要瞧见那双纯挚的眸子跟她甜甜的微笑都会在不知不觉间为她卸下心防——

    深幽的黑眸里静望着她闪过一丝微乎其微的柔光。

    她没有察觉话题又转回自家的布置上头。「啊对了我把每间房间都布置妥当了等你吃饱了我就陪你去瞧瞧看你是不是喜欢。」

    把食物解决完毕的江震突然间身子一僵。

    每一间房间?!

    黑眸眯起他求证。

    「包括三楼右手边的那间吗?」那间房间是他的收藏室。他在墙上订做了无数个木架把多年来搜罗到的军刀与匕陈列得整整齐齐休假的时候就拿出来一一把玩。

    乌黑的眼睛眨了眨。

    「是啊!」

    他僵直着身子紧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高大的身躯蓦地离开餐桌旁跨步往楼梯冲去用最快的度奔上三楼打开右手边的那间房跨步入内察看。

    蕾丝。

    连这间房里也全是蕾丝!

    就连面对最凶恶的歹徒或是惊险万状的枪林弹雨也能面不改色的江震面对着满墙的爱刀也忍不住呻吟出声。

    只见墙上特制的木架还在军刀与匕也一把不缺。跟先前不同的是原本刀锋闪亮的刀子这会儿全被套上各式蕾丝的、棉布的、拼布的、丝缎的刀套。

    骇人的武器全变得像是装饰品刀套一个比一个梦幻精致。

    他伸出手拿起最钟爱的那把斯特德赖战斗刀。这是美国海豹部队的指定配刀却被套上蕾丝刀套从镂空的蕾丝间隐约可见到刀锋刀柄上还挂着小布偶活脱脱就是他新婚妻子的缩小版。

    跟着踏进房的静芸看着他握着刀僵立不动还喜孜孜的以为他正为她的所作所为而感动。

    「我跟你说喔这些刀子我全帮你洗干净了。」

    江震眉角一抽用最缓慢的度回过头来黑眸瞪着她。

    「洗了?」他用过度轻柔的语气问。

    她没听出藏在温柔语气下的危险还用力的猛点头。

    「嗯!」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会生虽然极力忍耐额角上的青筋还是忍不住阵阵抽痛起来。

    太好了!这下子他得找个时间把刀子一一重新抹上刀油不然他收集多年的这些刀子被她刷洗过后恐怕全都要锈了!

    静芸眨了眨眼端详他的神态这才慢半拍的现他捏着刀柄上的小布偶眉间打着结脸色阴沈愠怒看来好像——好像——好像不是在感动耶——

    「阿震你怎么了?」她凑上前去小脸仰望着他。「你不喜欢挂我的娃娃喔?那不然换挂你的好了。」她红唇微嘟解下小静芸换上小江震的布偶。

    布偶的手工精细做得维妙维肖还横眉竖眼的跟他此刻的表情一模一样。

    大小江震同时瞪着她。

    静芸摀着胸口稍稍后退一步大受打击的问:「难道你都不喜欢吗?」她唇儿抖颤眼圈儿一红眼里的泪珠仿佛就等着他一点头便要哗啦啦的滚出来。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

    江震咬紧牙根必须用尽所有的自制竭力的忍耐才能把几乎涌到嘴边的吶喊硬生生咽了回去。

    他只是让她去买家具答应让她「稍微」改变家里的布置她却用蕾丝与棉布淹没了他的家把他的屋子布置得像是芭比娃娃的展示屋。

    面对居家环境的巨大「改变」诸多不满的情绪在江震胸口翻腾。换做是平时他愤怒的咆哮老早就把屋顶给掀了。

    但是瞧见静芸咬着唇瓣泪眼汪汪的模样那些不满的情绪竟一点一滴的褪去取而代之的反倒是前所未有的罪恶感。

    她怀着身孕才刚嫁过来就被他扔下孤孤单单的待在陌生的环境里。这五天以来她会忙东忙西把屋里屋外全换了布置有部分的原因肯定是为了排遣寂寞。

    面对一个泪汪汪的孕妇尤其是一个怀着他孩子的孕妇他不能凶、不能骂当然更不能打。

    事到如今江震的选择似乎只剩下一个。

    黝黑的大掌把战斗刀搁回刀架上。然后他倏地探出手握住她纤细的双肩霸道的拉进怀中低头吻住软嫩的红唇。

    突如其来的吻让静芸僵楞了半晌。只是随着他逐渐加深这个吻时**的火花悄然无声的侵袭过来她轻颤着回应双眸依旧迷蒙却不再是因为泪滴而是因为他燃起的漏*点。

    热烫的薄唇封缄摩擦纠缠她软嫩的舌吻得霸道却也温柔。

    她轻吟着眼睫如蝴蝶羽翼般轻颤感觉到他的大手滑进她的衣裳下用粗糙的指腹刷过娇嫩的**。

    因为怀孕她的身子比先前更敏感这轻轻的爱抚已经让她全身软趴在他胸前喘息不已。

    「等、等一下……」她**着挣扎着开口。「嗯……你、你还没有洗澡……」她在意乱情迷中努力挤出一个借口企图争取缓刑。

    江震的回应却是一把抱起她。

    「啊!」她轻呼一声本能的伸出双手圈住他的颈项。

    他步履稳健仿佛她轻得有如羽毛。结实有力的双臂稳稳的抱着她下楼抱着她走进浴室。

    结婚那天江震没有抱着她进门她多少觉得有点遗憾。如今他倒是抱着她进浴室她羞得脸儿烫红心里却觉得好高兴终于感受到一丝属于新娘的幸福。

    温热的水哗啦啦的洒落浴室里弥漫着水雾。

    她娇喘连连几乎承受不住他的热吻与爱抚他的体温比热水更烫。被水淋得近乎透明的衣裳被他一一褪尽轻颤的粉嫩娇躯裸裎在他灼热的视线下。

    他以单手扣住她的双腕轻压在墙上强健**的身子紧贴着她有效的制止她羞怯的抵抗。

    接着他就在温热的水幕中轻啃着她、热吻着她、爱抚着她直到她出声恳求时才霸道而温柔的爱了她……

    寒流过境气温一路往下滑。

    静芸穿着厚外套遵照医生的吩咐在怀孕期间特别注意保暖。她拉着拼布背包坐在公车上看着窗外萧瑟的冬景。

    公车摇啊晃地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胃里的酸液咕噜噜的冒了上来。她冒着冷汗尽力忍耐不想给同车的人添麻烦。

    整段车程里她虽然身体难受心里却有一点点希望公车能再开慢些别那么早到站。

    结婚两周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去告诉大姊她已经跟江震结婚了。

    姊妹相处多年她太清楚大姊的火爆脾气知道大姊有多么「护妹心切」一旦知道江震「先斩后奏」大姊肯定会大雷霆就算不跟江震大吵一架也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为了避免冲突在结婚之前她特别央求爸妈先别告诉大姊预备等一切安顿下来后再由她去开口。

    等一切安顿下来!

    她看着窗外一声叹息悄悄的逸出唇瓣。

    她的人的确已经在江震的屋里安顿得妥妥当当。但是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却始终若有所失总说不上来感觉像是缺了些什么。

    说起来她的婚姻生活平静得很才新婚两个礼拜就已经进入某种模式中。

    江震很忙忙着打击犯罪偶尔提早下班或是休假在家他也是寡言得很总是她在说个不停他偶尔才会回答她一、两句。只有在床上两人缠绵厮磨之际她才能感觉到他最直接而毫无保留的情绪……

    婚姻该是这样吗?

    婚姻只是这样吗?

    江震跟她的婚姻状况跟她的爸妈不同。她当然明白每一对夫妻的相处模式都不同但是未免也相差太多了吧。

    因为他工作极忙两人相处的时间很少言语上的沟通更是少得可怜。她好想多了解他一点、多接近他一些但两人之间似乎总隔着一道墙纵然身体相贴心却无法相系……

    尤其是这几天她孕吐的状况突然变得严重每天都吐得头昏眼花、手脚软。在她最难受时江震却仍忙于工作接连几天都不见踪影。

    要是她吐得昏倒或是不小心跌倒什么的他会隔多少天才现她呢?他会不会紧张会不会慌乱?

    各种胡思乱想轮流在她脑子里转啊转。等到她回过神来这才赫然现自个儿已经坐过站了!

    静芸匆忙按铃下车在寒风中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回程公车。这次她不敢再分心等公车到站后就按铃下车。

    这个站牌设立在郊区的一处高级社区前每家都是独门独院的宽敞洋房日夜有保全定时巡逻不但安全无虞生活机能更是健全优渥。

    她在寒风中走着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再想江震了她得要想着该怎么告诉大姊她已经结婚了;又该怎么告诉大姊她过得很好、很幸福、很快乐……

    几分钟后静芸站在一栋洋房前频频的深呼吸。

    直到勇气凝聚得差不多了她才推开锻造铁门走到大门前头去按门旁的电铃。

    「来了来了!」大姊的声音立刻从门内传来。

    呼看来她挑的日子不错从那声音听来大姊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凤婷眉开眼笑的开了门却因为室内室外的温差冷得双肩一抖。

    见到大姊的瞬间静芸好不容易才凝聚的勇气立刻咻咻咻的被吹跑了九成。

    「大姊呃是我——」她小声的说道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甚至还瑟缩的倒退一步。

    「静芸啊你怎么来了?」凤婷一边问着一边从门边的衣帽架上拿了一件薄软的羊绒外套穿上。

    「大姊我……我……」她咬着唇几度欲言又止却又不晓得该怎么开口。先前在脑子里头反复背诵的说词一遇上大姊的面就全都忘得一乾二净了。

    「怎么了?是妈炖了鸡汤要你送过来吗?」大姊问道顺手把手机放进外套口袋。

    「不是。」她抬起脸儿一接触到大姊的目光立刻又像胆小的地鼠把脑袋缩回去。「那个……大姊我有事要跟你说……」

    「嗯?」

    「我……」

    「怎么了?」

    「我……我……」静芸「我」了大半天仍旧「我」不出个下文。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软甜得腻人的女性嗓音从她身后传来。「请问这是厉公馆吗?」

    姊妹同时看去这才现一个火辣时髦的拉丁美人不知何时已来到门前正满脸笑容的看着她们。

    凤婷却沈下脸一改先前的好脸色直觉的认定对方是fbi方面派来色诱她老公的「秘密武器」。

    「喂不用白费心机了我告诉你耍这种把戏是没用的我老公根本不会上当。」她慎重提出警告宣布「所有权」。

    「噢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厉队长的。」又长又翘的睫毛慵懒的眨了眨。「我是来找你的。」拉丁美人嫣然一笑。

    「找我?」凤婷的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没错。」拉丁美人笑得更惑人。「原本我只打算请厉太太去作客但是既然这位小姐恰巧也在这儿那么就只能请两位一块儿接受我的招待。」

    「还是老话一句请你不用白费心机了。」凤婷冷着脸连连挥手毫不考虑的拒绝。「公务人员的亲属不能私下接受招待。」

    「噢请别这么快拒绝我。」她软声软调的说道。

    静芸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眨着眼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她刚想开口提醒大姊小心些大姊已经不理会对方推着她往外走。

    一边推着大姊嘴上还不忘重申拒绝。

    「我都说了我不可能——」下一秒钟大姊搁在她背上的双手也跟着僵住了。「搞什么鬼?!」

    这句怒声责问让静芸好奇的回头却赫然瞧见拉丁美人正用枪指着她们。而大门之外也闪出两个黑衣男人眉宇间都敛着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大姊火把她拉到身后就像往昔每一次般只要遇到了危险就会挺身挡在她前头。

    「你们是谁?」

    拉丁美人又笑了静芸看在眼里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觉得那笑容比蛇蝎更可怕。

    「我很坚持请两位务必跟我走一趟。」拉丁美人晃晃枪口示意门外那两个黑衣男人上前。「先把她们的眼睛蒙上。」

    静芸吓得脸儿白她好想逃走却又不愿意丢下大姊更怕自个儿跑得不够快到时候说不定会跌倒或是引这些人的杀意。她可以不顾自己却不能不顾肚子里的小生命。

    别无选择之下她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一块黑布蒙住了她的眼她的世界就此陷入黑暗中。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青帝和东凰的关系

凡人修仙传电子版

为什么仙逆和凡人修仙传那么像

电视剧凡人修仙传在线播放09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