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2319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l32l33l31l39/1633615176.html

    正文第六章

    她在二十四小时内就被救了回来。

    夜深人静月光迤逦进屋内洒落在床上的人儿脸上将她巴掌大的瓜子脸映得更加苍白。

    江震坐在床畔脸色阴郁黑眸紧锁着熟睡的静芸视线整夜不曾离开。

    即使她已经安然无恙;即使她已经回到家中;即使她在历经恐惧与惊慌后终于在他的陪伴下入睡他心中的愤怒依然无法止息。

    得知静芸被绑架的消息后某种情绪就萦绕在他胸口始终盘桓不去。他焦躁、他烦闷他牵挂着她的安全!

    这样的情绪对江震来说是那么陌生。

    他是个孤儿。

    他总是一个人吃、一个人睡、一个人独来独往。直到他遇见厉大功遇见了厉大功的家人在那刚毅木讷的男人跟厉家双亲的关怀鼓励下他才逐渐放下心防收敛了年少时的逞凶斗狠走上执法的路子。

    在遇见静芸之前他根本用不着为任何人担心。

    虽然静芸遭到血腥玛莉的绑架囚禁只有一天不到的时间。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段时间里她被关在又黑又暗的地下室吓得直掉泪他就觉得无法忍受。

    难以想象她是怎么撑过去的。比起她那强悍勇敢的大姊她是这么的娇弱像朵荏弱的小花。

    他坚持抱着她回家抱着她进屋抱着她进浴室。

    静芸不断保证自己没有受伤。但那双大手仍旧以无比的坚持逐一褪去她身上的衣衫。

    眼看抗议不成她只能娇羞的坐在浴缸里乖乖的接受他的照料任由他替她洗净每一吋肌肤查验她是否真的没有受伤。

    幽暗的黑眸在扫见她手臂上以及右肩后的红肿瘀青时眸光里蓦地闪过怒火。

    她还是受伤了!

    红肿跟瘀青在她白晰娇嫩的肌肤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她坐在浴缸里扯着棉质毛巾忙着遮掩胸前与腿间的春光。黝黑的长指却轻轻抚过她的右肩在伤处流连不去。

    「痛不痛?」他问。

    静芸垂下眼儿小脑袋左右摇了摇眼里涌现薄薄的泪光。虽然她这会儿已经平安了但是想到先前被绑架的事她还是吓坏了。

    瞧见她的反应以及她眼里的泪光江震抿紧薄唇不再开口。

    他用柔软的毛巾在暖暖的浴缸中为她洗去身上的灰尘再替她擦干身体吹干头然后抱她上了床。

    累坏吓坏的静芸在江震的陪伴下几乎是一沾枕就立刻睡着了。

    而他却因为体内残留的肾上腺素依旧全身紧绷至今难以入睡只能坐在床畔看着她、守着她……

    他的妻子。

    她是他的妻子他必须照顾她、保护她。但是他却没有尽到这些责任让那些恐怖分子有机可乘。

    那么多年来愤怒的情绪里第一次掺杂了担忧他不得不承认为了这个小意。

    躺在床上的她是那么的柔弱娇小。

    窗外寒风又起吹动了蕾丝窗帘。熟睡中的她因为夜凉如水不自觉微微瑟缩着。

    江震在黑夜中起身关妥窗户。

    然后他走回床边脱下上衣在她身边躺下。

    暖暖的气息驱逐了夜里的寒冷。那温度、那气味都是她最熟悉的即使在睡梦之中也让她眷恋不已。

    几乎是一感觉到他的温暖后她就无意识的挪近他娇小的身躯磨蹭着调整好最舒服的姿势才甘心的喟叹口气。

    她的头搁在他的肩窝里微弱的鼻息像是无形的指在他颈边反复轻拂。一只软嫩的小手就落在他平实的胸腹间就连白晰的脚丫子都紧贴在他的小腿旁那模样简直像只爱撒娇的猫儿。

    也许是他的体温较高每晚入睡后她总会一边跟周公下棋一边挪移过来直到挪进他怀里才满意的不再蠢动乖乖的睡到天亮。

    月光之下她的脸儿白晰如雪他伸出手抚过秀美的容颜大掌画过她的肩摩挲着她左手臂上那块碍眼的瘀青。

    胸肺在不自觉中紧缩着江震眸光深敛他的眼中有着顽强如铁的决心。

    他不想再看到她受伤。

    静芸的怀孕的确是个意外。他从来没想过要跟一个女人共同生活更别提是结婚生子。但是事情已经生了她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他的妻子。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靠得他太近近到他内心里一处无人触及而他更未曾与人分享的地方。

    对他来说她已经变成一个重要的人一个属于他的人……

    「阿震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放假。」

    「真的吗?」

    「嗯。」

    坐在客厅沙上的静芸蜷起腿儿爬到丈夫身边笑得眉眼弯弯。「那你今天想吃什么我煮给你吃。」

    「随便。」

    江震低头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她却不肯罢休执意要问出明确的答案。「那你喜欢咖哩鸡吗?」

    「嗯。」

    「芥兰牛肉呢?」现丈夫的敷衍她嘟起嘴。

    「嗯。」

    「那活鱼三吃呢?」她瞇起眼。

    「嗯。」

    她双手插腰看着专心看报根本没注意听她说话的丈夫。「阿震那三杯老鼠怎么样?」她甜笑着问。

    答案依旧相同。

    「嗯。」

    好!

    他要吃老鼠是吧?她就去弄老鼠来!

    静芸气得两颊鼓鼓穿上室内拖鞋就要起身出门。

    蓦地江震突然出手把她拉回来粉臀儿不偏不倚恰巧就落在他的大腿上。

    「放开我我要去买大老鼠做三杯老鼠给你吃啊!」她生气的说着鼓着脸颊的模样活像是嘴里塞满瓜子的天竺鼠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瞧见她的表情江震嘴角微扬。

    现他仍旧不知反省静芸更恼了。

    「你喜欢三杯老鼠是吧?没问题我去问刘妈妈她在市场卖菜肯定会知道哪里有在卖那种又肥又大的老鼠!」她推着他的胸膛皱着鼻头哼声道挣扎着要跳下他的大腿。

    腰上的箝制突然加重了几分制止了她的动作。

    「我不喜欢吃老鼠。」

    她可不管他喜不喜欢了铁了心就是要去弄几只肥老鼠来硬逼着他吃下去。她伸出手还想推开他却赫然现他已经低下头朝着她的粉唇逼近。

    啊他又想用热吻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招很卑鄙但是很可悲的是对她却格外有效。

    血腥玛莉的绑架事件像是一个催化剂江震陪伴她的时间多了。也因为公爵的案件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他上下班的时间也变得比较正常两人相处的时间比先前多了不少。

    新婚期进入第四个月她努力融入这个家、努力想适应两人的夫妻生活。她不再那么怕他甚至现虽然次数微乎其微但他紧绷的薄唇也逐渐会露出上扬的弧度。

    只是婚姻生活里难免有些小争执。只要她一生气江震就会吻她吻得她意乱情迷吻得她忘了自己姓啥更忘了自个儿生气的原因。

    这回静芸学乖了洞悉他的「战术」后她迅伸手巴住那张俊脸不让他靠太近。

    她坚决逼问出答案。

    「那你喜欢吃什么?」

    他回答得简单扼要。

    「妳。」

    「阿震!」她羞得小脸通红又窘又恼。「我是说食物、食物啦!」

    见小妻子羞得满脸通红他才改了答案。「我不挑什么都吃。」

    「除了茄子吗?」静芸眯着眼问。

    他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

    「我上次有煮啊你一口都没吃。」她嘟嘴抱怨放开他的脸举起右手开始一个一个算给他听。「除了茄子还有苦瓜、红萝卜、青椒、玉米、鸡爪。什么不挑你才挑呢!看随随便便数一数都过六根手指了。」虽然新婚不久她对他的饮食好恶早就记得清清楚楚了。

    江震看着她有半晌无言黑眸深处似乎撩过某种波澜。圈在纤腰上的手更紧了些却也更温柔。

    「我没有不吃玉米和鸡爪。」他缓缓开口。

    「你明明就没吃!」

    她仰起小脸皱眉咕哝着。

    「只是没时间吃那种东西要慢慢啃太浪费时间了。平常我还是会吃的。」

    「那茄子、苦瓜、红萝卜和青椒呢?」见他难得说那么一大串话认真的回答她的疑问静芸不禁凑上前好奇的继续追问。

    「我不喜欢它们的味道。」

    「喔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没有注意过。」

    她呆了一呆冲口而出。「怎么可——」江震的表情让她无法再说下去。

    他说的是真的。这个男人真的不曾注意过自己喜欢吃什么。

    他一直是一个人也一直都很忙对他来说食物一直都只是能填饱肚子提供营养的必需品吧?

    她的心微微的疼。

    「没关系我会帮你找出你喜欢的食物。」她忍不住环住他的腰紧紧抱着他把小脸埋在他怀里。

    「嗯。」

    低沈的声音透过他的胸膛震动了她的耳膜。这个答案虽然跟他敷衍回答时的用字相同。但是这一回她却清楚的感觉到他语气中的认真。

    她偎在江震怀里柔声问道:「那么我今天煮清蒸鱼给你吃好不好?」

    「好。」

    静芸抬起头来对他绽出一抹甜美的微笑接着就开心的跳离他的大腿放弃出门买老鼠的主意匆匆进厨房煮清蒸鱼了。

    直到那雀跃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客厅里再度变得安静江震才又低下头继续浏览报纸。

    只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薄唇上微扬的弧度与他眼里的笑意始终未曾淡去。

    啊天亮了。

    静芸慵懒的翻了个身子赫然现江震也才刚起床还没出门上班。她连忙精神一振匆匆起床盥洗完毕后就下楼往厨房走去。

    怀孕的初期状况终于在这几天逐渐趋于缓和她不再呕得头昏眼花也不再贪恋床铺甚至还能够在清晨起床。

    她在厨房里七手八脚的忙着要赶在他出门之前泡好牛奶、做好两个三明治。

    快快快她得在江震上班前把早餐准备好。

    结婚至今因为怀孕不适的关系她总睡得比他晚一等她睁开眼外头已是日上三竿她还没亲自送他出门上班过呢!

    替丈夫做营养早餐再送丈夫上班夫妻两人在门**换早安吻这是她从少女时代至今就一直梦想的事。

    今天她好不容易早起心中已经打定主意绝对要按照心里的梦想做个标准的好妻子亲手做好早餐、送他上班然后站在门前抬起小脸等着他印下一个缠绵的嘛叨——

    江震的声音突然从后头传来。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她脸儿一红匆忙抹掉脑子里的幻想关熄炉火把两颗煎得嫩嫩的蛋放进盘子里。

    「我睡饱了。」她弯唇浅笑。「刚好你还没出门我就下楼来替你做早餐了。」她拿出烤得酥软的吐司抹上沙拉酱再搁上火腿与荷包蛋撒点黑胡椒粉跟香料把做好的两份三明治跟热腾腾的牛奶送到他面前。

    江震搁下报纸坐在桌边在小妻子的注视下吃完了两份丰盛的三明治又把那杯九分满的牛奶也一并喝下肚。

    她暗自庆幸替他「掌厨」这么久对他的大食量心里早就有了准备。所以她才做了两大份的三明治知道这样才能让他吃得饱饱的。

    「好吃吗?」她问。

    江震点头。

    日光从窗外洒落她跟着江震走过客厅一路走到门口。然后仰着小脸清澈的眸瞳眨啊眨期待他的道别吻能够完成她多年的梦想。

    只是江震拿着公事包穿上外套脚步丝毫不停笔直的就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她连忙喊住他。

    「怎么了?」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静芸咬咬唇走到他身边然后嘟着嘴、红着脸闭着眼仰起头做出最明显的暗示。

    只是等了一会儿江震始终没有反应。她偷偷睁开眼只看见他望着她压根儿没有要吻她的意思。

    为了完成梦想她只能鼓起勇气自己踮起脚尖送上一个香吻。只可惜跟高大的江震相比她实在太娇小就算踮起脚尖也只能吻着他的喉咙吻不到他的唇。

    娇羞的她只是轻轻碰了碰他的喉咙就迅退了回来。

    这、这这这这这梦想执行起来可不太容易非但没有她幻想中的温馨甜蜜反倒让她紧张得心儿怦怦乱跳。

    她抚着胸口瞧见他仍看着她目光格外灼亮。她的脸羞得更红急忙转移话题。

    「你今天要不要回来?」她问。

    江震点头。

    「那……几点回来?」

    「七点左右。」

    「好那我做一些菜等你回来吃饭。」

    江震点头迈步往外走去转眼就出了大门。

    她站在原处心中不知怎么的竟觉得若有所失。从醒来到现在她忙东忙西虽然顺利的喂饱他、顺利的送他出门上班但是她的心情跟醒来时相比却显得低落许多。

    她的付出似乎都得不到他的回应。他对她的态度虽然比先前温柔了些但是仍旧有着疏离感。

    如果婚姻是一个舞台那么她已经入戏他却似乎还在戏外。

    怀抱着那阵失望她转身走进屋里抓起电视上那两个布娃娃再回到沙旁坐下。

    这两个布娃娃算得上是她的得意之作不论是五官或手脚还是穿在身上的结婚礼服都是她一针一线仔细缝制出来的。两个布娃娃一个像她一个像江震。

    她一手抓一个忍不住对着男娃娃碎碎念。

    「你出门上班前怎么能忘了早安吻呢?」她抓着把两个布偶凑在一起让他们嘴儿相贴还慎重的提醒。「你要记得亲她啊!」

    无辜的男布偶被她摆弄着对着女布偶鞠躬道歉再伸手抱住女布偶。静芸又说话了。

    「你要对她好一点啊!」

    「你要常常对她笑啊或是亲亲她啊、抱抱她、多说些鼓励她的话你们才新婚耶!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啊!」

    「昨天煮的蘑菇你为什么不吃?你连蘑菇都不吃吗?」她拿着女布偶靠近男布偶手指一弯就逼着男布偶低头忏悔。「蘑菇很难处理呢你如果不愿意吃要先告诉她啊!」

    女布偶步步逼近男布偶已经被迫跪地道歉。

    静芸还念得不够过瘾。

    「还有啊三明治好吃吗?是她特地起床为你做的耶!」她拿着女布偶在男布偶身上又跳又踩。「既然好吃你就要说好吃啊!不要只是点头——」

    平稳的脚步声蓦地响起她停下布娃娃间的家暴运动猛地抬起头来愕然看见江震走进客厅。

    「我忘了拿东西。」他静静说道从容的走进书房。

    静芸僵在原地抓着两个布娃娃完全无法动弹。

    天啊他听见了吗?他有听见吗?他听见她对布娃娃胡言乱语了吗?

    羞耻的浪潮一**的涌来她满脸通红抓紧两个布娃娃眼睁睁看着江震走出书房穿越客厅又朝门口走去。

    这次他在门口回身薄唇上扬徐声说道:「三明治很好吃。」

    接着他转身出门没过多久车声响起而后逐渐远去再也听不见了。

    僵硬的静芸羞得立刻丢下布偶快快跑回房间整个人缩进棉被里双手抓紧被子在床上踢腿尖叫。

    噢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呜呜呜他一定听见了!他一定听见了啦!

    日落月升晚饭后的时间总带着悠闲的气氛。

    江震坐在沙上浏览着手边的文件。静芸则是坐在旁边一边做着布偶娃娃一边还分神注意着电视里头八点档大戏的剧情展甚至还会为他解说剧情的来龙去脉。

    这仿佛已经成了惯例。

    用过晚饭后他在客厅里阅读资料或文件她就凑在一旁报告这一整天生的事情。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多可爱而生动还会用娇甜的声音每隔个三五句就要唤他一声「阿震」。

    她虽然整天都在家却不太会收拾布娃娃的材料诸如零碎的布料跟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钮扣全散布在桌上、床头、电话旁。

    他替她买了几个小型置物盒让她搁那些小玩意儿。没过两天就连塑胶制的置物盒也被套上碎花拼布外衣。

    江震渐渐习惯她替每样家具穿衣服的癖好甚至还认命的在她要求下拿出手机让她挂上一只小静芸娃娃。

    换做是其他人他肯定老早就觉得不耐烦。但是这个小女人却有某种魔力能让他紧绷的神经逐渐松懈下来。

    「阿震。」那娇甜的声音又唤道。

    「嗯。」

    「手伸出来。」

    他看着报纸毫不反抗的伸出左手。

    「两手都要啦!」

    他放下报纸再伸出右手。两团毛绒绒的东西被塞进他的掌心。

    「帮我拿好喔!」静芸说道把手中的未完成品凑近他的掌心。

    仔细一看被塞进他手里的是一双熊布偶的手。她手里的那只熊布偶已经完成了八分再缝上胖嘟嘟的手做些细部整理就算是完工了。

    她拿着针线穿过毛海与棉絮细心的替熊布偶缝上左手才把线头压进布偶里再拿着小剪刀剪断多余的线。

    电视萤幕里突然哭声大作只见演员们个个嚎啕大哭。

    静芸紧张的回过头去蓦地眼圈一红居然也伤心得掉下泪来。「啊啊啊啊那个女的怎么被害死了啦?她丈夫怎么办?他们才刚结婚婚礼被破坏她冲出去被车撞了。现在她竟然死掉了!」她连连惊叫眼泪还掉个不停。

    瞧见身旁的小妻子激动得过头的反应江震很客观的提出看法。

    「那都是假的。」

    岂料他的「安慰」反倒换来她更激动的反应。

    静芸一边哭着一边拿着缺了右手的小熊不断打他。「你真过分!真过分!你怎么这么无情啊?真过分!」

    医生说得对怀孕中的女人情绪起伏果然很大。

    江震任由她又哭又打等到她稍微平静些才展臂一圈把她抱进怀里头拿着卫生纸替她擦干眼泪。

    她吸了吸鼻子好不容易激动的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只是弯弯的柳眉仍然紧蹙着仿佛陷入更深的悲伤中。

    她那愁眉不展的表情让他也不好过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怎么了?」静芸低着头不讲话。

    他再问了一次。

    这次她总算开口说得吞吞吐吐语调里还有哭音。「没有啦我只是……」

    「只是怎样?」

    「只是——只是——」她说了两个字又为难的停了下来。

    江震只能再问。

    「只是怎样?」

    「那个——」小脑袋垂得低低的没有看他。

    「哪个?」江震耐着性子心里却觉得就连侦讯最顽强的罪犯也没问她话来得困难。

    小脸终于抬起水眸瞅着他好哀怨、好哀怨的说:「我——我——好想吃锅贴。」为女演员的悲剧惨死掬了一把同情泪后食欲突然上涌她瞬间好想好想吃锅贴。

    江震抬起头看着墙上的钟。

    九点半。

    他微皱起眉。

    锅贴?这时候要他到哪去买锅贴?

    「我明天买回来给你吃。」他答道。

    听见丈夫的回答她垂下小脑袋眼眶里含着泪嗫嚅着开口。

    「可是……人家现在就想吃啊……」她圈抱着肚子觉得饿得受不了、馋得忍不住。

    瞧她那万般哀怨的眼神像细针似的往他心里头扎。他只能深吸一口气起身抓了外套。

    「好我现在就去买。」

    「真的吗?」她猛然抬起头来既期盼又怕受伤害的问。

    「嗯。」

    他可以作圆周式的搜寻在住家附近找到卖锅贴的摊贩或店面。就算是对方准备收摊或已经收摊他都会用最凶恶的表情逼着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锅贴做出来。

    静芸却另有主意。

    「那——那——那你可不可以去买士林夜市南边出口数过来第五家的那间锅贴?」

    他背对着妻子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然后举步往外走去开着车子直奔士林夜市。

    不到半小时他已经拎着热腾腾的锅贴搁在静芸的面前。

    她高兴的打开袋子可一见里头的锅贴小脸又瞬间垮了下来难过的抬起头来。

    「为什么你没有买酸辣汤?」她哀怨的问。

    江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你刚刚说要吃的是锅贴。」他语气低沈极力压抑着火气。

    「可是——可是——」她可怜兮兮的吸了吸鼻子竟然淌下泪来。「吃锅贴一定要配酸辣汤啊!我也好想吃酸辣汤……」

    她的泪水让他的怒气淡了。想到她是因为怀孕才会有这类冲动迫切的想吃某种食物身为「始作俑者」他只得负起责任为她去张罗。

    江震再度深吸一口气抓起钥匙再度出门。他走到门前时静芸还不忘开**代。

    「阿震我的酸辣汤里不要加香菜喔!」她扬声提醒。「还有是士林夜市南边出口数过来的——」

    「第五家。我知道了。」他接口冒着冷冷的夜风再度驾车出去替小妻子买酸辣汤。

    这一次他只花了二十分钟。

    当江震跟酸辣汤一同进门时她欢呼的迎上前去接过依然热烫的酸辣汤就坐回沙前愉快的拆开免洗筷打开锅贴盒再打开酸辣汤的碗盖满脸幸福的吃了起来。

    达成「任务」的江震自己脱下外套坐回沙里拿起遥控器把频道转到新闻台沈默无语的看着电视。

    坐在一旁的静芸偷瞄了丈夫几眼虽然嘴里的锅贴吃起来咸咸酥酥、酸辣汤喝起来酸酸辣辣但她的心里头却莫名的涌上一股好甜好甜的滋味……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小说爆米花网站

凡人修仙传为什么不播

凡人修仙传视频在线播放7集

凡人修仙传小说txt全文下载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