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小说TXT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5c0f8bf4l54l58l54/1633615172.html

    正文第七章

    六点。

    汤锅咕噜噜的响热腾腾的蒸气伴随着食物的香气从锅盖缝飘了出来。

    静芸掀开锅盖拿着汤匙舀了些热汤到试味盘。她凑近试味盘小心的吹凉才尝了一口。

    满分!

    小脸绽出笑意她盖上锅盖把炉火转小让热汤能熬得更入味些。

    今天早上阿震说了六点左右就能下班还答应她要回家来享用她做的好菜。

    知道他以往都是外食族静芸决定改变这项花钱又伤身的饮食习惯只要他能准时下班她就会费尽心思打点好一桌好菜等着他回来享用。

    虽然今天她特别不舒服却强忍着害喜的不适在厨房忙了一下午替他炖了一锅酸菜鸭蒸了一条石斑鱼又炒了几样他会吃的菜还做了一份爱玉冻。

    当了他几个月的「厨娘」她意外的现他挺爱吃那些果冻、布丁之类软滑q嫩的甜点。因为「爱夫」心切她买了好几本相关的食谱在家里偷偷研究。

    答!

    电锅的按键跳起来了。

    她掀开锅盖端出蒸好的石斑鱼撒上切好的姜丝、葱段再淋上滚烫的油。

    嗞啦嗞啦!

    热油逼出姜丝、葱段的香也烫得鱼皮嫩中带酥。香气瞬间弥漫屋内让人馋得直流口水。

    静芸用隔热手套把石斑鱼端上桌晶莹的眸子有些担忧的往时钟看去。

    七点。

    江震说六点就能下班回家但这会儿已经过一个小时了那扇大门却始终动也不动。

    她开始担心了。

    平时江震只要答应会回家吃饭大多六点左右就到家了最晚也从没过六点半。但是现在都七点了她事先炒好的菜都凉了他却还没踏进家门。

    静芸坐在沙上抓着男布偶脸色凝重的审问。

    「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她逼近男布偶男布偶则是一脸无辜一声也吭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扔下男布偶抓起做到一半的布娃娃跟针线想用工作来打这段难熬的等待。

    只是她的心始终定不下来一边工作着就三不五时抬头观察分针与时针的移动位置。不仅如此她还竖起耳朵听着门前的动静只要一有声音她就会火跳起来。

    门口传来的声音每次都让她充满希望却也每次都让她失望。

    半个小时之后她沮丧的现自己竟把娃娃的手脚缝在一起。她咬着粉唇终于放弃工作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焦急穿了外套就匆匆出门跑到大门外街上张望着。

    可是无论她出去几次看了几次江震依然不见踪影。

    静芸咬着唇心里愈来愈不安。

    他今天早上明明说了会回家吃饭的。

    该不会、该不会——出事了吧?

    如果不是他遇上了什么事他不应该拖到这么晚还没有回家的。

    一阵晕眩袭来静芸抚着心口想到丈夫可是飞鹰特勤小组的副队长终日都在跟穷凶恶极的匪徒们周旋要是有了万一……

    她站在门口小脸苍白急得泪珠都快要掉下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她手足无措在原地杵了半晌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件事——

    对了电视!

    要是生什么重大事件新闻一定会报导的!

    想到这里静芸立刻飞奔回家颤抖的打开电视。她泪珠盈眶坐在沙上颤抖的小手猛按着遥控器。

    拜托、拜托别让阿震出事!

    拜托、拜托不要有警察伤亡的新闻!

    她缩在沙上白着脸、抖着手一台转过一台既害怕看到相关的消息又害怕漏看了相关的消息。

    她将所有的新闻台都快的看过一遍然后又从头再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连在萤幕上下、跟萤幕旁边的新闻快报全都不敢放过深怕自己错过任何重点。

    时针又绕了一圈一小时过去了。

    她怀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看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新闻。虽然电视上没有警察或飞鹰小组队员伤亡的消息。但她的心情反倒更加焦虑。

    要是事情很严重警方为了安全上的顾虑把**了怎么办?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愈来愈恐慌、愈来愈焦虑江震可能会遭遇的各种意外轮番在她脑子里上演。

    她原本想打电话去飞鹰小组的总部问问却又现自己非但不知道他总部的电话号码甚至连他的手机号码她也全然不知。

    换了个方法静芸打电话去凤婷家可电话却始终没人接听。她改拨大姊的手机得到的回应却是——

    对不起这支手机现在无法接通讯号。

    当她听到这句公式化的语音时泪水倏地夺眶而出。

    她挂上电话一边以手背擦泪一边告诉自己阿震应该没事的。

    但是过没两秒她那颗善于胡思乱想的小脑袋忍不住又想到要是他没事的话不是早该打电话回来报备了吗?

    会不会是出车祸了?

    会不会他现在正躺在医院急诊室里?

    或更糟的是他会不会正满身是血躺在路边无人闻问?

    墙上的钟响了十声静芸再也无法空等。她抹去脸上的泪痕起身套起外套抓了包包就预备出门直接去飞鹰小组的总部找他。

    岂料她才打开门就看见江震的车子缓缓开进车道。

    静芸呆在原地紧握着门把瞪着他停好车从车上走下来。她甚至不敢眨眼就怕一眨眼眼前的江震就会消失了。

    他的手还在、脚还在连脑袋也还在整个人安然无恙、完好无缺一点伤也没有。

    她脸色惨白双眼瞪着他因为松了一口气突然有些脚软。

    感谢老天他没事他好好的一块皮都没伤着。

    黑眸垂敛看着站在门旁像是急着要出门的妻子。

    「妳要出去?」他问。

    「没没有……」她双脚虚软看着他越过自己径自走进门换鞋脱外套。她撑着软趴趴的双腿上前帮他拿外套有些虚脱的问:「你说要回来吃晚饭的怎么弄得那么晚?」想到餐桌上的好菜她低呼了一声。「啊菜都凉了我去帮你热一热。」

    「不用了。」江震神色疲累走向卧房头也不回的回答。「队上有些事我在总部吃过了。」

    刚挂妥外套的她全身一僵回身追了过去。

    「阿震你吃过了?」

    「嗯。」他应了一声把几个牛皮纸袋搁在桌上伸手揉捏着紧绷的后颈。

    静芸倒抽一口气。

    累积了一整晚的情绪那些焦虑、担忧、不安、恐惧、沮丧、无助瞬间爆出来了!

    「你说你要回来吃的!」她气坏了。「既然有事为什么不打电话回来和我说一声?让我在家里一直等一直等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

    江震的语气淡漠。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走进浴室脱下衣裤不以为意的打断她的话。「飞鹰小组的成立就是为了应付突状况我不可能每天都能准时下班。有事的话你可以打电话到总部。」

    静芸气得眼前黑火大的跟进浴室握紧了小拳头。「我不知道你队上的电话。」她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回答。「你连手机号码都没有留给我。我能打给谁啊?!」

    他跨进淋浴间打开莲蓬头让热水按摩紧绷的肌肉。

    哗啦啦的水声中传来他的声音。

    「你可以打查号台。」

    静芸张口结舌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她是没想到可以打到查号台问问但是那是因为她太担心了啊!这个男人非但没有体恤到她的焦虑甚至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漫不经心把她担忧的询问当成无理取闹。

    静芸更生气了。

    「你你……」她气得直跺脚。「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重点是你不能早点回来也要记得打电话和我说一声啊!」

    江震洗着头黑眸睨了那张气红的脸儿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够了没?我忙了一天了可不可以让我安静的洗个澡?」

    短短几句话听在她耳里比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更痛。她脸色白倒抽了一口气蓄积在眼眶中的泪珠一颗颗全滚了下来。

    这算什么?

    她在家忙了一下午就为了讨好他让他吃顿丰盛的晚餐。结果他不但晚归连一通告知电话都没有回来之后面对她的询问他非但没有一声对不起甚至还显得这么不耐烦!

    结婚那么多天以来她头一次气哭了。

    站在莲蓬头下的江震拧着浓眉迅的洗完头接着洗澡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静芸气得一跺脚泪流满面的走出浴室从橱柜里头拖出粉红色的行李箱把自个儿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塞进去。

    安静是吧?!

    好他要安静她就给他安静!

    她气呼呼的用手背擦去泪水把衣服、针线、布娃娃一股脑儿的全收到行李箱里。

    没过多久江震洗好澡走出浴室。他下半身围着毛巾用大浴巾擦着湿看见她的举动后黑眸里眸光一闪俊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冷漠的经过她身边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内裤换上。

    看着他从容不迫的态度静芸脸儿微微一红心里却又更恼火。

    「我要走喽!」她坐在床上将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关上鼓着小脸出声威胁。

    江震看都不看她一眼像是没听见似的自顾自的从牛皮纸袋里拿出资料坐在椅子上翻看。

    她更生气用力拖着行李箱刚走到房门口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出声重复。

    「我要走喽!」

    他还是没有回头只是将文件又翻了一页。

    「我真的要走喽!」她握住门把气红了脸大声喊道。

    江震依旧故我对她的宣告置若罔闻专心的看着手中的文件资料。

    太过分了!

    静芸怒气冲冲拖着行李箱走出去用尽最大的力气重重的把卧房门给甩上。

    一室寂静。

    三秒后他再翻了一页卧房门猛地又被打开。

    「臭阿震!我真的真的要走了喔!」

    他还是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没回头、没开口当然更没有任何起身来阻止她的迹象。

    瞪着那冷漠的背影她眼里的泪水又再度滑落。

    砰!

    卧房门再度被重重甩上。

    她拖着行李箱擦干脸上的泪水气呼呼的走出家门叫了一辆计程车离家出走投奔大姊去了。

    「什么?」

    凤婷的声音响亮极了。

    静芸坐在沙上稍微往后挪了几吋。

    「离家出走?」凤婷不敢置信的问艳眸瞪得大大的。「就为了他没有打电话回来给你你就给我跑出来你有没有搞错?离家出走!开什么玩笑要走也是他走怎么会是你走——」

    才刚进大姊家门静芸连话都还没能解释清楚强势的大姊就劈头先给了她一阵好骂她心里委屈泪水又成串掉落。

    凤婷看了猛摇头。

    「哭什么哭?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妹妹?」

    「姊我不是你生的……」静芸抽抽噎噎的说。

    「这时候你还挑我语病?」凤婷双手插着腰艳丽的小脸上满是怒意。「要不是你这笨蛋一早就让人吃干抹净连他的个性是圆是扁都还搞不清楚肚子就给搞大了……」

    眼看静芸哭成个泪人儿老婆大人还愈骂愈凶一旁刚挂上江震电话的厉大功忍不住出声试图打个圆场。

    「凤婷好了、好了别再骂了都这么晚了先让静芸休息吧。」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老婆大人就更生气了。

    「你还敢说都是你!」凤婷火气更大回身用食指指尖猛戳他的胸膛。「都是你那拜把兼换帖的好兄弟、好朋友要不是那家伙卑鄙无耻的趁我不注意把我一手养大的妹妹给吃了。哼要想娶我妹哪有那么简单!好了现在他把人给娶回去了却又不知道珍惜让她三更半夜哭着跑出来!」

    厉大功丝毫不敢反抗任由老婆食指猛戳嘴上却仍好言好语的劝着。

    「凤婷江震只是还不习惯他从来没和人一起住过难免有些地方没注意到。他们才结婚四个月总是得给些时间让他适应一下。何况夫妻间哪有不吵架的!」

    「什么『才』四个月是『已经』四个月了!就算他需要时间适应好了我妹还怀着孩子他就不能多体谅一下吗?」凤婷连珠炮似的骂着还迁怒到无辜的丈夫身上。「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没娶之前把人当宝娶了之后老婆就变根草只不过是打个电话回家报平安而已会浪费多少时间?会要你们的命吗?一通电话是很贵吗?」

    高大威猛的姊夫被大姊一路进逼着终于被逼到墙边去了。坐在沙上的静芸揪着拼布背包突然觉得对姊夫好愧疚。

    瞧着姊姊那凶悍的模样再看看姊夫任由指责、任由猛戳满脸无奈的表情静芸咬了咬粉唇。

    其实——其实——姊夫说得也没错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再说阿震也许真的是需要时间才能适应家庭生活吧!

    她扭着背包的布料这才觉得自个儿似乎太小题大作了。

    而且其实在她坐上计程车的那一瞬间她就开始觉得有些后悔了。

    那么她想——她——她——还是回去好了……

    打定主意后静芸吸了吸鼻子抹干了眼泪。见姊姊火气正旺、骂得正凶她虽然心里对姊夫有深深的愧疚却还是没胆子上前。

    所以她只是偷偷的伸手跟姊夫比了个要出门的手势。

    厉大功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背着老婆大人和静芸挥挥手要她安心的离开。

    静芸急忙拖了行李箱偷偷摸摸的溜出门。走到门边时她还不忘回头满怀歉意的对姊夫鞠躬道歉。

    厉大功再度摆了摆手示意她快走。她这才走出门又叫了辆计程车把行李箱拖上车再告诉司机地址。

    月亮高高挂在天上一路跟着她回到了她亲手布置的家。

    家门前的门廊上亮着一盏小小昏黄的灯她掏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一片暗沈。

    她将行李箱拖进客厅然后轻手轻脚的回到卧房。卧房里也是漆黑一片江震似乎已经睡了高大的身子平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他居然睡着了!

    静芸嘟起嘴儿有些不悦却又莫名的觉得安心。经历了出门前的争吵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跟他说话。

    她心肠软、面子薄就算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他的晚归跟恶劣的态度才逼得她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但是一等情绪冷静下来瞧着心爱男人的身影她心里的委屈就一点点的淡去了。

    幽幽地她叹了口气认命的进浴室沐浴又换上睡衣这才回到卧房里背对着他躺上床。

    可才一躺平身后的男人就突然伸手将她抓进怀里。

    原来江震还没睡。

    他热烫的胸膛熨贴着她冰冷的背温暖的手脚将她牢牢锁在怀中。她的眼角渗出一滴滴的泪水小手覆在他大手上让他的体温慢慢的、慢慢的温暖她冰冷的身体。

    身子逐渐变暖她靠在他怀中安心的喟叹了口气轻轻闭上双眼。入睡之前她眼角瞄见床头闹钟显示的时间。

    她这趟离家出走只花了两个小时又二十五分钟。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江震和她之间的关系。仍维持着以往的相处模式。只是不安就像是一颗种籽已经在她心里芽她脸上的笑容也愈来愈少。

    那次她离家出走又乖乖自动回来。第二天江震提都没提只是将他的手机号码给了她之后就当作没事般不再提及昨晚的事。

    静芸拿着针线叹了一口气。

    姊夫说江震需要时间适应。所以她更加努力等待也想帮助他适应两人的婚姻生活。她是那么努力想当他的好妻子、好老婆可是不论她怎么做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难道她做得还不够吗?

    电话铃声响起静芸猛然回神放下布娃娃伸手接起电话。

    「喂?」

    「我是江震。」

    「时间到了吗?我收一下东西马上好。」她连忙抬头看时钟确认时间。今天她和医生约好了要再去做产检江震答应会请假回来接她一起去。

    在她慌忙收东收西的时候电话那头的江震却又开口了。

    「队上有状况我走不开你自己叫车过去。」

    收拾东西的小手蓦地僵停。

    自己去?他要她一个人自己去做产检?

    「可是」她不安的嗫嚅着。「医生说有事要和你说……」

    「叫他打我手机。」

    「可是——」她还想要再说江震却已经挂断电话话筒里不再传来他低沈的声音只剩下单调的嘟嘟声。

    静芸看着手里的电话楞了好一会儿只觉得想哭。

    一点半了。

    她和医生约好两点要去看诊的。

    泪汪汪的眼看着墙上的时钟。她咬着唇临时也找不到别人可以陪她去产检。她茫然又沮丧枯坐在沙上过了好几分钟才起身抓起背包叫了计程车前往诊所。

    进了妇产科诊所坐在椅子上静芸伸出手轻轻抚着凸起的小腹只觉得好孤单。

    诊所里头坐着好几位孕妇等着要看诊。每个孕妇身旁都有丈夫陪伴不断嘘寒问暖只有她是孤伶伶的一个人。

    她愈看愈羡慕、愈看愈伤心寂寞涌上心头逼出眼里的泪。

    怕被人现她赶紧低头用手帕擦掉眼角的泪滴。

    心上的疼却是怎么也擦不去的……

    他明明答应了会陪她一起来产检的。

    静芸咬着唇强压住心中悲伤。等了好一会儿护士终于叫到她的名字她独自走进诊疗室。

    诊疗期间她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就怕医生会用同情的眼光看她。现在的她情绪太过脆弱要是接触到那样的眼光肯定会当场痛哭失声。

    好不容易她做完产检走出诊所天际竟落起大雨。她试着招计程车却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空车每一辆计程车上老早都有了乘客。

    雨愈下愈大她只得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伞打算坐公车回去。

    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似的她才刚撑开伞就开始刮起风了。

    公车站牌远在好几百公尺外她紧紧抓着伞把却还是挡不住寒风冷雨。一段路走下来她不只脚湿了、裙子湿了就连包包都湿了一双腿更是又疼又酸难受极了。

    忽地一辆汽车飞快驶过溅起一地泥水她闪避不及被泼洒了整身。她吓得踉跄倒退手儿一松背包掉了那把伞就被风吹跑了。

    静芸拨开额前湿透的惊魂未定的喘了口气。

    雨还在下她茫茫然的转回身脸上头上满是泥水半边的身子也全被溅湿湿垂落在脸旁。

    雨伞老早不知被吹到哪里去了她低下头寻找背包却看见背包掉进泥水坑里上头那个她亲手做的小静芸吊饰孤孤单单的躺在泥水里看来好狼狈、好悲惨、好可怜……

    跟她一样。

    静芸蹲下身捡起背包跟娃娃蓄积了好几个小时的情绪终于就此崩溃。她将又湿又脏的吊饰紧紧压在心口上不禁痛哭失声。

    一个好心的女孩看得不忍心主动把伞借给她还替她招到计程车她却为此更加难过。

    一位陌生人都可以对她这么好而江震呢?

    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连不认识的司机先生都担心她会因为淋雨而受寒一再慎重交代她回家之后要记得先洗个热水澡。

    江震呢?他又在哪里?

    姊夫说过江震需要时间适应那她呢?她也不好受啊!

    她努力试着做个好妻子但无论她多努力却总是得不到江震的回应。对他来说她似乎就只是一个摆着好看偶尔能替他暖床、做饭的家具。

    她哭了好久好久也想了好久好久。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只要她爱他就够了。直到现在她才猛然惊觉单方面的爱情实在不足以支撑一个婚姻。

    当初嫁给江震时她真的是很高兴、很开心。直到如今她却觉得江震只把她当成一个必须背负的包袱、一个必须负担的责任。

    对他来说她的存在意义仅止于如此吧?

    哭到眼睛酸疼后她反而平静下来先收好了行李再替他做好晚餐然后静静坐在沙上等着江震回来。

    天黑了她打开灯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和他相处的日子也一一浮现眼前泪水又再度上涌她再次抹干。

    七点十二分门口有了动静车子引擎在门前熄火。

    她起身去开门替他拿外套再递上拖鞋。

    看着那双哭红的眼儿江震心口一抽有些愧疚却也有些恼火。他知道这个小女人肯定是因为他的失约而难过。

    他也不愿意失信但是身为飞鹰特勤小组的副队长只要一有状况他就得即刻去处理实在不可能每次都陪她一起去做产检。

    「你——」

    「妳——」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打住。

    看着脸色苍白、双眼红肿的小妻子江震开口道:「你先说吧!」

    静芸深吸了口气抬起脸儿看着眼前这个她自己爱上、自己愿意嫁他的男人鼓起勇气哑声轻问:「阿震如果当初我没有怀孕你会娶我吗?」

    他黑瞳一黯闪过一丝恼怒。

    「你现在是想吵架吗?」

    「不是。」她瑟缩了一下却仍坚定的看着他。「我是认真的。」

    他抿唇不答。

    静芸喉头一梗坚持要得到答案勉强再问了一次。「如果当初我没有怀孕你会娶我吗?」

    「不会。」

    他的声音十分冷硬说完便头也不回、面无表情地往厨房走去。

    静芸看着那逐渐远去的冷漠背影脸色苍白的站在玄关身子不禁微微晃了一晃。

    他回答得如此简单明了她听得再清楚不过了。

    最后一丝希望也灭了。

    她紧紧抓着他的外套抵在疼痛的胸口好半天无法动弹只能站在原地等着那揪心的疼痛逐渐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能动了。

    静芸颤抖着手将他的外套挂到衣帽架上再把鞋柜上的静芸新娘布娃娃收进背包袋子里跟着才拖着整理好的行李箱转身走了出去。

    「我走了。」

    江震不会在乎的她想。

    但是她还是站在门外轻轻说出这句话当作是道别。

    然后她逼着自己离开门前阶走出小院子绕过他的车。泪水却从踏出家门的第一步就开始不断、不断的从眼角滑落像下不停的雨一样一直落……一直落……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的境界说明

凡人修仙传二百零八章

凡人修仙传灵界遇到银月

凡人修仙传各女结局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