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最新章章节目录https://www.jupindai.com/f6728/53f64f0f5929670065b07ae07ae0828276ee5f55/1633615158.html

    正文第八章

    江震坐在餐桌上吃着美味的饭菜却有如嚼蜡。

    她一直没进来客厅里始终安静无声不安开始像毛毛虫般逐渐爬上他的背脊。

    应付不了她的泪他强迫自己吃完一碗饭忍着不出去看她以为等她哭完了自然就会乖乖进屋。但是直到他硬吞完一碗饭甚至又喝了一碗汤那娇小的身子却还是不见踪影。

    江震将碗放到水槽里莫名觉得恼怒。

    她要问就该晓得他绝不会昧着良心回答。那时他也不过见过她几次怎么可能就会想要把她娶回家?

    不然他该怎么回答?说谎吗?

    暗暗咒骂一声他转身走出去准备面对那爱哭、爱撒娇的小妻子。谁知道客厅里头却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他皱着眉头上楼进了主卧室察看现她也不在里头。

    而且她上次离家出走时用来装行李的粉红色行李箱也不见了。

    「**!」

    他咒骂出声脸色阴郁的拿起电话打给厉大功。

    「喂?」

    「我是江震静芸出去了我想她可能会再到你那里去。」

    「我知道她刚到。」

    「她还好吗?」江震僵硬的问。

    「还好凤婷正在念她。」厉大功有些无奈的回答。

    听到她没事他稍稍松了口气倚靠在桌边头痛的揉着眉心有些疲倦的说:「抱歉。」

    「没关系。」厉大功一扯嘴角。「只是你确定不来接她吗?」

    「不了我今天没办法陪她去做产检她现在看到我只会生气反正等她气消了就会自己回来了。」

    「也好。」

    「有事再连络我。」

    「ok。」

    确定静芸安然无恙后江震挂上了电话转身走进浴室快的洗了个澡早早上床躺平在黑暗中睁着双眸耐心的等着。

    但是这一次他一直等到天亮静芸还是没有回来。

    天亮时他满心不快的下了床穿了制服正准备要出门上班时却赫然现鞋柜上那对新郎新娘的布娃娃竟然少了一个。

    女娃娃不见了。

    那个穿着新娘装的女娃娃不见了只剩下那个穿着西装的新郎。

    他僵在原地瞪着新郎娃娃旁边的空位。

    它应该在的一直都在的自从静芸做好之后这对娃娃始终在一起从没落单过。无论她将它们摆在桌上、床头、电视柜上新娘与新郎始终成双成对不曾分开过。

    他瞪着形单影只的男娃娃。下一秒他走回客厅与卧室寻找那只女娃娃。他甚至连浴室和厨房餐厅都看过了还趴在地上看它是不是掉到桌底或床铺底下。

    没有那女娃娃不见了!

    静芸竟然拿走了它那只笑得好可爱、好可爱的女娃娃。

    她怎么可以拿走她?

    穿着新郎装的男娃娃孤单的坐在鞋柜上一脸悲伤的看着他。

    她怎么可以只留下他!

    江震抿紧薄唇瞪着那只孤伶伶的男娃娃只觉得一阵火大。他一伸手抓起那只男娃娃万分不爽的带着它出门一起上班去了。

    厉大功才刚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好屁股都还没坐热就看见好友一脸酷寒的走了进来。

    「她没回来。」

    「我知道。」厉大功苦笑。他早上出门时凤婷才又念了他一顿呢。

    江震瞪着他好半晌才丢下一句。

    「我今天和你一起回去。」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厉大功暗暗叹了口气。

    就算江震要和他一起回去接静芸回家那也得要凤婷肯放人才行啊!

    昨天夜里她们姊妹俩彻夜长谈聊到他都睡着了她们还在聊得没完没了。女人家的咕哝抱怨落落长得很他没仔细听但也晓得大多是在说江震。

    今天早上一起来他光是看凤婷的脸色跟言语间的意思就晓得这次事情没那么简单。

    厉大功暗自摇头猜想好兄弟这次肯定有苦头得吃。他又叹了一口气瞧着桌上响起的电话振作起精神接起电话开始工作。

    这一天时间过得特别快。

    江震整天都板着脸浑身散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队上的弟兄们全闪他闪得远远的。被他讯问的嫌犯更是在破纪录的时间内就痛哭流涕的把罪行全招供出来。

    五点半他们难得准时下班。

    两人各自开着自己的车一前一后的回到厉家。

    果然如厉大功所料他们才把车停好凤婷就已经等在门口了。

    「他来做什么?」她眯着眼质问老公。

    「我来接静芸。」江震冷着脸上前。

    「静芸不在。」她双手抱胸仰起鼻子睨了老公一眼看他敢不敢拆穿她。

    知道妻子的性子也晓得这次是江震有错在先厉大功只好牺牲兄弟乖乖闭上嘴退到一旁去。

    「她是我老婆。」江震按捺着脾气说出口的字句冷寒得像利刃。「她不能每次一不高兴就往别人家跑——」

    「我是她大姊不是别人!你凶什么凶?反正你就只是把她当成标准配备——」

    「就算是标准配备那也是我家的标准配备!」江震火冒三丈的打断她。

    「是呀是呀标准配备嘛掉了也不算什么是吧?那你就再去买一个啊或者你们是怎么说的噢对了对了再去申请一个就有了嘛是吧?哼!」

    「让开!」

    他火气上涌不想再和她瞎扯一步步朝前逼近想逼这泼妇让开直接进去找静芸。

    「哟哟现在是怎样?」凤婷见状却退也不退只是一挑眉牙尖嘴利的说着。「怎么难不成咱们堂堂飞鹰特勤小组的副队长现在是想违法硬闯民宅吗?」

    江震气得额上青筋直跳。

    他握紧了拳头低咆一声。

    「让开!」

    「我就不让!」凤婷硬勾住老公的手臂继续大声嚷嚷。「你有胆子就当着我老公、你队长的面把我推开啊!」

    明知江震不会打女人但是瞧见这火爆场面厉大功左右为难之下只能一边护着妻子一边开口劝自个儿兄弟。

    「江震我看今天就算了——」

    「什么今天就算了?」凤婷嚷得更大声了。「我告诉你我妹不想见你今天不想见、明天也不想见以后都不想见了!不要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几个月都过去了是你自己不懂得把握机会、不知道珍惜我辛辛苦苦养大这个妹妹可不是养来让人当标准配备的!」

    有生以来江震第一次气得想动手掐死一个女人。

    「妳——」

    「怎样?我有说错吗?」

    眼看好友脸色不对厉大功连忙把妻子拉到身后一边还伸手抵住好友的胸膛。

    「阿震你冷静点;凤婷你别再说了。」

    「我就是要说你少帮着他——」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两个男人挂在腰间的手机在同一秒钟响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们反射性的接起电话她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

    果然那通电话是飞鹰小组总部打来的。

    两个男人对看一眼江震一咬牙知道这趟任务拖不得只得瞪着凤婷咬牙撂下命令:「我一回来就要见到她的人!」

    说完他转头就走。

    厉大功摀住老婆的小嘴不让她再呛声回去安抚交代着。「好了别气了有批重要犯人越狱逃走了我们可能会忙上好几天有急事的话你知道怎么找我嗯?」

    她不满的皱起眉然后才又松开眉头点了点头。

    厉大功见状这才松了手。

    凤婷拉下他的脖子按照往例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柔声交代。「小心点别受伤了。」

    「嗯。」他应了一声再吻了她一下才转身上车。

    凤婷和老公挥挥手临别前又看见江震远去的车影。一想到他那句命令她就觉得一阵火大。

    「想见我妹?哼你休想!」

    她脚跟一旋回身进门上楼打开客房门果然看见小妹坐在窗前痴痴看着江震远去的车。

    「别看了早走远了。」她一把抓起粉红色行李箱把那些布娃娃和针线、衣服全塞回去。「快去把你浴室里的牙刷、毛巾拿来。」

    静芸乖乖去拿来牙刷、毛巾走回客房时赫然现大姊已经替她把行李准备好了。

    「大姊怎么了?出事了吗?我们要回家住吗?」

    「没有只是他们工作上的事我们也没有要回家住。」

    「那、那——那现在……」

    「你再住在这里等他一有空一定会来乱。什么叫『我一回来就要见到她的人』?这么简单就想见到你哼哼他想得美啊!」

    凤婷气势十足地骂着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妹妹往外走。

    静芸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强势的大姊拖着她出门。她心里惶惶不安走了好一段路后才敢开口小小声的问:「大、大姊妳!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两个礼拜之后江震手边的案子才暂时告一段落。

    她一直没有回来也一直没和他连络连通电话或简讯都没有完全的音讯全无。

    他曾试着去问过厉大功。

    「她在哪里?」

    「不知道。」厉大功面色不改的回答。

    「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他眯着眼忍气再问。

    厉大功停了三秒才苦笑开口:「不能说。」

    从此江震没再问过好友。

    可在忙了两个星期之后他只觉得既疲累又愤怒情绪早已累积到濒临爆的边缘。

    他无法留在家里无法在那间屋子里休息。屋内屋外的摆设处处都留着静芸的痕迹她做的沙套、抱枕套、蕾丝杯垫、无数的布娃娃唯独缺了穿着新娘礼服的小静芸电视柜上只剩下小江震孤孤单单的坐在那儿。

    就连餐桌花瓶里也还留着她插的花。

    如今花已经枯萎静芸也仍不见踪影。

    他不再去厉家知道凤婷根本不会漏半点口风而厉大功因为爱妻心切也会跟着保守秘密。

    别无选择下他动用特勤小组的情报网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了静芸的下落——

    她在凤婷的安排下两个礼拜前就离开台北暂时避居到中部一个以花闻名的小镇去了。

    江震再次竭力按捺住冲到厉家把凤婷活活掐死的冲动。反而动车子在第一时间趁夜驾车南下直接去找离家两周、至今未归的小妻子。

    到达中部小镇时天色已经大亮。

    这是寻常的小镇风光明媚以种植花卉、经营花卉批生意为主。镇外有着大片的菊花田彻夜灯光不灭人们忙着运送花卉货车与休旅车川流不息空气之中则飘散着淡淡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江震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他驾着车直接到了警局前头俐落的下车大步跨进警局。

    小镇上的警局规模不大门口的值班警员一见到他亮出警徽知晓来人位阶极高立刻站起来做了个标准的举手礼。

    「你们局长在哪里?」

    「楼上。」警员乖乖回答目送江震往二楼走去。

    砖造的二楼建筑在太阳曝晒下室内温度逐渐攀升。只是室温虽高室内的气氛却很轻松两个大男人就坐在桧木桌椅边一边喝着老人茶一边嗑着瓜子闲聊天。

    「谁是分局长?」江震疾声问道。

    一个满腮粗短黑胡的男人慢吞吞的举手却没有回头嘴里还在嗑着瓜子。

    「我要找人。」江震冷着声开口寒眼冷瞪着对方。

    那男人慢条斯理的转身在看见他时黝黑的脸上慢慢堆起了诡谲的笑。「啊是江震呀欢迎欢迎啊!」他嘴角勾着笑。「你还记得我吧?我是陈志明在警校时跟你同届。」

    另一个男人穿着橘红色的消防制服喝光手里那杯老人茶后才跟着转身俊脸上的笑有些不怀好意像是早就料到江震会找上门来。

    「呦这不是鼎鼎有名的飞鹰特勤小组的江副队长吗?」成大业背靠木椅嗑着瓜子往嘴里抛坏坏的笑道。「请问江副队长大驾光临到我们这个小镇来是要找什么人哪?」

    认出眼前这两个「老朋友」江震的脸色一沈表情更铁青了。

    这两个男人的确都是他在警校时的校友。同届的陈志明跟他算是点头之交肯定愿意帮他找人。

    但是小他几届的成大业跟他之间却有过节。在警校时彼此都血气方刚现在他老早忘了当时是为了什么事才会跟这学弟动手只记得两人之间曾经冲突过好几次。

    为了静芸江震难得压抑火气沈声开口。

    「林静芸。」

    「林静芸?谁啊?是你的什么人吗?」

    「我老婆。」他脸色难看的回答。

    陈志明点了点头聪明的没再追问。倒是一旁的成大业立刻把握机会故意装出诧异的表情。

    「你是说你不知道你老婆在哪吗?」他提高声量确定他所说的话能够传遍这栋屋子。「意思就是你老婆跑啦?」他说完立刻哈哈大笑。

    江震冷瞪着他要不是急于找静芸他肯定会先解决这个王八羔子。他转过头看着陈志明。

    「陈志明你知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他百分之百确定静芸就住在这个小镇里。

    陈志明正要开口成大业却靠过来手臂一横把陈志明推到后头去坚持抢下言权。

    「等等、等等我等今天已经很久了。」他一脸**样挑眉笑道。「江学长、江副队长来啊你开口求我啊!我是这里的消防小队长这里也算是我的地盘只要你肯求我我就告诉你你老婆人在哪里。」

    江震捏紧拳头冷冷的瞪着成大业看出这家伙压根儿就只想捣乱阻止他去找人。

    要他求人?!

    休想!

    下一瞬间他掉头就走独自走出警局决定一间一间的去问迟早也能问出静芸的下落。

    这纯朴小镇上到处有她留下的「痕迹」!

    几个小学生戴着橘色小帽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去上学。每个书包上都系着手工精致的布偶娃娃每个娃娃的神韵都跟主人有八分神似。

    杂货店的桌子上铺着棉质印花布边缘还缀着蕾丝。

    大榕树下老人们聚众闲聊人手一杯老人茶每个人的面前都搁着蓝染布缝成的杯垫。

    一个年轻的少*妇推着婴儿车经过。粉嫩的婴儿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熊布偶。

    江震就循着这些「线索」一路找去。正当他准备向一个在机车上悬着小绵羊吊饰的年轻女孩开口询问老婆的下落时身后蓦地传来扩音喇叭的声音。

    一辆鲜红色的消防车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背后。透过车窗玻璃可以看见成大业的唇上仍旧勾着坏坏的笑。

    「小婉这男人是来找静芸的喔!」声音从扩音喇叭中传出又响又刺耳整条街的人们全都回过头来竖起耳朵听着。

    听见江震要找的是静芸那女孩突然脸色大变火跳上机车用最快的度逃走仿佛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什么可怕的传染病。

    不只是那年轻女孩的态度有异整条街上的人有的严肃、有的兴味盎然都开始交头接尾小声的议论纷纷。

    江震咬紧牙关把拳头捏得死紧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消防车却用最慢的度紧跟在他后面成大业的声音持续从扩音喇叭里传出来。

    「警告逃妻、警告逃妻。林静芸你老公来找你啦!警告逃妻、警告逃妻。你要是想跟他回去就快点出来;你要是不想跟他回去也要快点去躲起来啊!」成大业懒懒地坐在车上拿着麦克风大声疾呼。

    江震暗暗咒骂了几句。

    该死这家伙根本不是要帮他而是在阻挠他!静芸要是愿意见他老早就自动回台北了。她会在这儿住了两周代表她根本不愿意回去要是她听到扩音喇叭的内容听到他来了她肯定会逃得远远的。

    成大业恶搞得欲罢不能改用「柔情攻势」口气一变转成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文艺腔深情款款的说着。

    「静芸你快出来啊你丈夫很想你呀想得不能吃、不能睡刚刚还在警局里哭了呢!」他愈说愈乐掰得格外流畅。「你知道吗?他哭得像个婴儿嘴里还不断喊着你的名字说不能失去你、不能没有你呀!」

    路人们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视线直盯着这脸色严酷的大男人难以想象他会因为想老婆想到痛哭流涕。

    扩音喇叭里再度传来成大业亲切的询问。

    「江学长你还需不需要面纸?快把你眼角的泪擦一擦吧!」

    江震心里的怒火蒸腾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他捏紧拳头忍耐着成大业的调侃一步步的往前走执意要找到静芸心里暗暗咒骂要是此刻手上有枪他绝对会转过身一枪轰掉那家伙的脑袋!

    扩音喇叭里接着又传出难听到极点的歌声。

    「台湾宝岛、文物丰隆、复兴基地、主义恢弘……」成大业开始唱起警校的校歌准备用最难听的嗓音多唱几歌让学长好好欣赏。

    可怕的歌声终于让江震的愤怒爆了!

    他在原地站定转过身来对着消防车咆哮出声。

    「***你这个拿女人手帕的娘娘腔!」

    此话一出成大业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三秒。然后仗着厚如铜墙铁壁的脸皮他深吸一口气将头探出车窗用最大的声量抓着麦克风大吼。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爱我老婆啊!」

    围在街道两旁观看这场好戏的街坊邻居们听见成大业的大胆告白有的大笑、有的猛吹口哨还有人用力鼓掌。

    「好啊说得好啊!」

    「不愧是我们镇上的消防分局小队长。」

    「向柔没嫁错人啊!」

    看到大家如此捧场成大业更是乐得朝众人挥手再接再厉的喊道:「小柔我爱你!我绝对不会让你怀着身孕离家出走的!」

    众人闻言全都笑了出来唯独站在消防车前的江震脸色始终铁青难看。

    他捏着拳头正考虑先把消防车的车门给拆了再把该死的成大业拖出来痛揍一顿时前方不远处那一栋占地面积不小的楼房门口边缘正冒出一颗小脑袋眨着乌黑大眼小心翼翼的往外探看碰巧跟他对上眼。

    是静芸!

    瞬间成大业就被江震抛到脑后。

    他拔足狂奔用最快的度冲向那栋楼房。

    静芸瞧见江震吓得缩回屋子里。她左顾右盼因为紧张过度一时找不到可以躲藏的地方。更何况他最擅长的就是搜寻要是留在屋子里他不用费多少功夫肯定就能把她揪出来。

    情急之下她只好穿越屋子直接从后门落跑。

    楼房后方是绵延直到天边的花田静芸沿着乡间小路拚命的往前跑。她不敢回头只能用尽力气没命的往前跑活像是身后有鬼在追。

    轰隆的脚步声愈靠愈近。

    江震要追上来了!他要追到她了!他他他他他他……

    她愈想愈害怕吓得脚步一颠差点就要摔下花田。

    后方传来怒吼。

    「你挺着大肚子还跑什么跑?!」江震白着脸大吼看见她差点摔进花田时他的心跳差点停了。「不准跑!给我站住!」他大声下令。

    静芸迟疑了三秒顾忌着肚子里小生命的安全却又不想待在原地乖乖束手就擒让江震逮回去——

    她开始快步走。

    只是江震的体能本来就好得惊人就算她竭力奔跑都跑不赢他。这会儿她只能快步前行当然没一会儿就被他轻易追上。

    强健的臂膀无声无息的探来将她从身后圈抱起来。熟悉的男性气息、暖烫的呼吸将她笼罩在他的怀中。

    江震低下头来靠在她耳边用轻柔而危险的语调开口说道:「你再敢挺着大肚子跑就给我试试看。」

    罔顾她的挣扎与抗议江震抱起妻子转身走回那间楼房。打开后门他抱着她进屋穿越过厨房走进偌大的客厅。

    屋内的摆设以原木为主简朴中也不失气派。倒是几样家具上包覆缀着蕾丝的拼花棉布而电视柜的最上一层则是摆着数个精致手工布偶俨然是全家福的景象。

    他的猜测没错这段时间静芸应该就是住在这间屋子里。

    一直走到原木大桌旁江震才放下她让她坐在桌面上。只是她粉臀才刚落桌娇小的身子就猛地往外跑妄想逃出他的掌握。

    宽厚的大手轻而易举的把她拉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静芸挣扎喊叫着像只被激怒的小猫粉拳乱挥乱打拚命揍他。

    「休想!」他冷冷的回答。

    任凭粉拳胡乱落在肩上、胸上江震却不为所动俯下健硕的身躯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有效的控制她的行动让她只能被笼罩在他的视线之下。

    幽暗的目光逼得静芸无法迎视。她转开视线故意不看他。

    「为什么不回家?」江震问道一手捏着她小巧的下巴硬是将她的小脸转过来。

    她别无选择只能抬头。

    虽然她老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知道江震一定会找上门来。但是真正见着他出现时她还是吓得慌了手脚直觉的就想逃走。

    可惜她跑得不够快三两下就被他逮了回来——

    红嫩的唇瓣飘出一声叹息。

    唉算了被逮回来也好。迟早她都是要面对他把话说明白为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彻底做个了断。

    「我不想回去。」她轻声开口静静的看着他。

    他见过这个表情。

    那天他失信没陪她去产检回到家中后她固执的逼着他回答问题。得到答案之后那张小脸上就出现了这样的表情。

    一种万念俱灰的表情。

    江震的胸口突然莫名的揪紧。他直觉的知道自己即将失去某种很重要的东西……

    顽强的自制压抑着心中的慌乱。他神色不变开口又问。

    「为什么?」

    静芸回答得很简单。「我不想再见到你。」她笔直的看进他的眼里一字一句的说:「我要离婚。」

    自制力崩溃了江震深吸一口气怒声大吼:「离婚?!就因为我没陪你去产检你就要跟我离婚?」

    「不只是因为产检。」

    「那又是为了什么?」

    她垂下小脑袋双手抚着孕妇装上的花样。「这不是我要的婚姻。」她轻声说道。「我愿意结婚是因为我爱上你。可是你愿意结婚却只是为了孩子、为了责任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像是可有可无。这样的婚姻我不要。」

    他低咒一声单手扒过黑愤怒的眯起眼睛。

    「是谁说的鬼话?」

    「你。」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对我是可有可无的!」

    「但你会娶我的确是因为我怀孕了不是吗?」

    他无法反驳。

    静芸垂下眼帘克制着不让泪珠滚落这两个礼拜以来她已经为了他哭泣过无数次了。

    屋子里一阵静然沉重的氛围笼罩着两人教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终于她深吸一口气轻声打破沈默。

    「我要离婚。」

    「我不答应。」

    黝黑的面容上满是凝重的表情浓眉始终拧紧着。

    看着他的表情两人相处过的点滴又涌上心头。她心头一紧几乎想伸手抚去他眉间的结……

    白嫩的小手才刚有动作就被她自个儿压下。

    不行不行她不能心软!这桩婚姻得快快结束要是再继续拖延下去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会是一场折磨。

    她这么爱他他却不能回应她的爱。要不是因为她意外怀孕根本就不会有这段婚姻。他并没有像她一样深深被那夜的点滴所撼动。

    各种思绪在她心中翻滚。肚子里的宝宝突然翻了个身她双手抚着肚子感受那神奇的震动。

    蓦地江震突然开口了。

    「好我留下来。」

    她困惑的眨了眨眼一时之间还意会不过来。

    「什么?」

    他注视着她黑眸炯亮轻声说道:「我也要住下来。」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剧情概括

凡人修仙等级划分排名

凡人修仙传杨若行是什么

凡人修仙传动画40集第二季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