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中叶无尘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4e2d53f665e05c18/1633615174.html

    正文第九章

    这个男人说到做到居然真的住下来了!

    静芸的临时住所是大姊安排的。

    大姊有个大学同学名叫欧阳欣欣嫁给了向家的长子就住在这个镇上大姊拖着她连夜南下上门拜托欣欣暂时收留静芸一阵子。

    欣欣跟丈夫向荣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热心的向家爸妈看静芸清纯得惹人怜又挺了个大肚子立刻揽着她进屋安排她住进女儿出嫁前住的那间房。

    这个小镇纯朴可爱人们知道她怀着身孕离家出走全都心疼极了抢着要照顾她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这段时间里她的心情好了些却仍愁眉不展。

    她料到江震总会找上门来。

    她料到他们之间会有一场争论。

    只是她没有料到江震居然一口气请完八年的年假准备陪她留在镇上。

    向家爸妈见到江震出现起先是错愕但跟他经过一番长谈后反倒改了主意决定劝合不劝离无条件的接纳他也让他住进来。

    静芸当晚就决定落跑。

    谁知道她才拖着粉红色行李箱慢吞吞的走出房门就陡然撞上一堵高墙。

    痛!

    她摀着鼻子踉跄退了几步疼得都快哭出来了。

    一双坚实的臂膀扶住她让她走回床边坐下。

    直到那阵疼痛过去静芸才仰起头来咬着粉嫩的唇瞪着眼前的男人。

    「你为什么站在我房门口?」

    「因为我刚好也要住这间。」他放下行李用最平常的口吻说道一面打开行李开始拿出日常用品。

    要不是肚子太重静芸绝对会当场跳起来。

    「什么?不行不行你不能住这间房间。」她双手乱摇卯起来拒绝。

    「为什么不能?」他问。

    「因为——因为——因为我住在这里——」

    「就因为你住在这里我才要跟着住进来。」他放好衣物后竟转过身去翻她的粉红色行李箱。「我们是夫妻理所当然要住在一起。」

    「我要跟你离婚了!」她捏紧拳头其实好想挥出粉拳打得他远远的再也不能碰她的行李。

    「我不答应。」他重复而后强调。「永远都不会答应。」

    江震径自翻找她粉红色的行李箱然后拿出那个新娘娃娃搁在书桌上。他看着它黑眸垂敛眉宇间有说不出的表情仿佛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紧张的心情终于在瞬间松懈。

    然后他从自己行李箱里再拿出那个新郎娃娃把他们摆在一块儿再度成双成对。

    瞧见江震特地把新郎娃娃带来静芸心中一紧胸口没来由的悸动着。只是看他这么随意地摆弄她做的娃娃她又觉得不悦。

    她赌气的冲上前抢下新娘娃娃把它挪到离新郎娃娃最远的地方搁到床头柜上。

    江震仍旧看着她半晌之后他拿起新郎娃娃一并放到床头柜上还故意让它们偎靠在一起一副难分难舍的样子。

    哼他就是要跟她作对吗?

    她拿起新娘娃娃又转而放到书柜上。

    江震依样照做拎着新郎娃娃也放到书柜上。

    一切在无声中进行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持续拿着娃娃在房内不断转移「阵地」。

    就这样不论她把新娘娃娃放到哪里他也会拎着新郎娃娃挪过来摆在一起。最后静芸终于气得把娃娃扔在床上愤怒的开口了。

    「我不要让它们摆在一起!」那对娃娃代表着他与她当她拿走新娘娃娃时就已经有了离开他的决心。

    江震拿起床上的新娘娃娃大手轻拍拍去娃娃上的灰尘调整好它头上的婚纱。

    「他们是在一起的。」他看着她把新娘与新郎放回书桌上。

    那对娃娃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那么幸福、那么快乐……

    静芸一咬牙狠下心转过头去不肯再看。「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

    「它们以前在一起现在在一起以后也会在一起。」

    「没有以后了!」她说得斩钉截铁。

    江震的回答虽然轻柔却也无比坚定。

    「会的。」他看着她坚定的重复。「会有的。」

    从此江震就像块甩不开的牛皮糖不论她走到哪里他都亦步亦趋的跟着。

    他的话依旧不多但是对待她的态度却比以往温柔许多。看见她提着东西他立刻接手;看见她热着冒汗他就翻出手帕先用冰凉的矿泉水浸湿才敷在她额上……

    这类的举止数都数不完他的态度就像是在守护着属于他的、最珍贵的宝物。

    某天下午向家的大门响起敲门声。

    「静芸静芸你开开门啊!我们帮你送东西来了。」

    坐在客厅的静芸诧异的起身一打开门就看见四、五个年轻男人肩上扛着婴儿床、婴儿椅、螃蟹车还有好几箱衣物健壮的身躯上满是汗水个个晒黑了脸却还咧着嘴冲着她直笑。

    「静芸妹妹这是你姊寄来的。她写错地址货运行把家具送到欣欣娘家就走了。」带头的那个男人笑容满面的说。「我们怕你急着要用就自告奋勇帮你搬过来了。」

    静芸一听连忙开门请他们进来。

    「真抱歉让你们在大太阳下走了这么久。」外头艳阳高照换做是她肯定走没一会儿就要中暑昏倒了。「你们先坐一下我去端点冷饮请你们喝。」说完她踩着拖鞋就往厨房走去。

    「唉啊才这么一点路不用客气啦!」另一个年轻人扬声说道希望在厨房里的静芸能听见他的声音。

    另一个人却说得更大声。

    「静芸妹妹你别听他吹牛刚刚在路上这家伙还直喊累呢!」

    「喂你拆我的台啊?」

    「谁要你想犯规先偷跑要一个人抢先得到静芸的好感!大伙儿老早说好要公平竞争的。」

    打从静芸住进小镇这票年轻男人们就被她清纯的模样、柔弱的风姿给迷住了。虽然她还挺着大肚子但镇上的未婚男人们听到她准备离婚的消息就个个蠢蠢欲动争着要照料她的下半生。

    男人们在客厅里互相争执着今天这趟苦力功劳该记在谁的头上。只是他们的争论气氛渐渐由热烈转为静默。最后每一个人都不敢再开口了。

    他们同时感觉到身后不远处有人正望着他们。只是被那人望着他们就觉得背部一阵凉像是有一把刀慢慢的、慢慢的划过脊椎。

    客厅里变得安静无声静芸却在这个时候端着消暑的爱玉冻巧笑倩兮的走出厨房。

    「谢谢你们的帮忙。」她递出一份份淋了蜂蜜的爱玉冻还附赠恬柔的微笑。「辛苦你们了请吃吃爱玉冻休息一下再走。我做了很多你们不要客气尽量吃喔!」

    男人们捧过冰凉的碗个个笑得合不拢嘴立刻凑到嘴边捧场的大口吃了起来还争相赞美着说她手艺真好。

    爱玉冻?

    站在墙角的江震却是眉角一抽。

    那是他偏爱的甜点她竟然做给别的男人吃?

    幽暗的黑眸里绽出怒意还有浓烈的嫉妒。他瞪着那些男人看着他们一碗接一碗吃着冰凉可口的爱玉冻他脸色铁青眉头拧得更紧了。

    明明是大热天吃着爱玉冻的男人们却感觉背后那股寒意愈来愈强烈了。

    「喂喂……」其中一个是标准的布袋戏迷凑到同伴耳边小声嘀咕着。「怎么回事?背后好像有股杀气耶!」

    另一个小心的回头匆匆看了一眼就火转头。「啊糟糕!」他啧啧有声头摇个不停。

    「怎么了?那个人是谁?」

    「静芸的丈夫。」

    「啊?她不是说要离婚了?」

    「是说了要离但是还没有离啊!」那人小心翼翼的说道声音压得低低的。

    众人吃着爱玉冻还不忘乘机偷瞄身后。一瞧见江震的脸色他们心中立刻有了底。

    看来静芸至今仍是名花有主。而那个「主」似乎也不愿意让出这朵「花」。事实上江震看着他们的眼神像是想剥了他们的皮!

    经过慎重考虑后年轻男人们下了决定认为小命最重要。

    「呃静芸我们还有事——」

    「是啊是啊静芸妹妹我们还有事。」那人压低声音问身旁的同伴。「还有什么事啊?」

    同伴踩了他一脚脸上保持微笑。「谢谢你的爱玉冻但是我们真的吃不下了。」

    静芸眨着眼儿轮流看着急于要离开的几个人。「那、那你们包回去吃好了。」

    「不用了、不用了!」年轻男人们双手乱挥不再妄想接近静芸也不敢再去「染指」那锅爱玉冻个个脚底抹油一溜烟的跑了。

    她蹙着弯细的眉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再低头看着还剩大半锅的爱玉冻。然后她转过头去看见始终站在墙角一言不的江震。

    瞬间她明白过来了!

    「你怎么可以吓走我的客人?!」她愤怒的质问着。

    他若无其事的耸肩。

    「是他们自己要走的。」还好那些家伙识相不然他倒是很乐意走上前去把他们一个一个扔到门外去。

    「要不是你吓着他们他们怎么会急着要走?」静芸跺脚气呼呼的瞪着他。「每次他们来都坐了很久呢!」

    每次?坐很久?!

    黑眸瞇起。

    看来他得再加强守备才行不能让那些小伙子再敢打静芸的主意。

    瞧他一副若有所思根本没打算道歉的样子。静芸心里有气拎起沙上的拼布背包转身就要往外走。

    只是走没两步江震立刻就跟了过来。

    「你要去哪里?」

    「出去散步。」她双颊微微鼓起不肯看他。

    「我陪妳去。」

    「不要!」

    江震耸肩。

    她穿上鞋子眼睛还盯着他。「不要跟来喔!千万不要跟来喔!」

    他置若罔闻跟着走向门口。

    「我不是要你别跟来吗?」她退到门外去。「别老是跟着我啦!」

    江震仍是亦步亦趋配合着她的度坚决表达出不肯让她独自出门的意思。

    「拜托你别跟着我了。」静芸呻吟着却现他伸出手扶着她的手肘用轻松的步伐陪着她往前走去。

    她叹了一口气终于放弃抗争。

    静芸认命了。

    日近黄昏夕阳在云朵的边缘镶上一道金边看来美不胜收。

    静芸在江震的陪同下走到小镇上最热闹的那条街故意转了个方向走进占地宽广的市里头。

    他从来没有陪她逛街购物过。

    听说有八成以上的男人对逛街购物都抱着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她故意走进市还慢条斯理的闲晃偶尔拿起甜椒看看或是拿着罐头研究上头的保存日期故意拖延时间以为一会儿之后江震就会觉得不耐烦自己打道回府了。

    她漫步走着来到开放式冰柜前拿起牛奶正准备看看制造日期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少女却张开嘴巴双眼直脑袋微微往后仰然后——

    哈啾!

    惊天动地的喷嚏声才刚响起静芸就觉得腰间多了一只手。江震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快的度稳稳的把她「架」开。

    「为什么推我?」她轻轻挣扎着。

    「她可能感冒了。」他垂下视线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直视着她的双眼。「我不希望妳感冒。」

    江震的话语与他脸上的表情让静芸心头一紧。

    她故意偏过头去离开他的怀抱还不断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他会关心她只是基于责任。而她想要的不仅仅是他的负责她真正想要的是他的……

    轻轻的叹息逸出红嫩的唇瓣。

    她走到零食区东挑挑西看看等到心情稍微平复后才敢回头察看江震的行踪。

    晶莹的眸子因为眼前的景况诧异的圆瞠。

    江震居然拿着菜篮在挑白萝卜!

    只见他表情严肃慢吞吞的拿起每根萝卜仔细的察看检视萝卜是否新鲜。花了好长的时间他才千挑万选出两根又白又胖的萝卜搁进菜篮里头。

    接着他又走到冷藏柜前用同样严肃的表情、严苛的标准审查眼前满满一柜刚从渔港封装送达的海鲜。

    他挑了一尾野生鲈鱼先拿去秤重然后交给市的员工处理跟着又挑了一斤标示着无毒农产的排骨。

    如果她有戴眼镜此刻眼镜肯定都要摔碎了。

    「你买这个做什么?」她好奇的问。

    「煮给你吃。」

    她眼睛瞪得更大。

    「你会煮?」

    「我有买食谱。」他从容回答。

    静芸心口一缩。

    像他这么冷傲的男人竟愿意为她下厨……

    一个画面闪过脑海。她突然想起第一次去他家时他冰箱里头那两颗「长眠」已久的鸡蛋。

    她没有尝过他的手艺但是有鉴于那两颗鸡蛋带来的惊吓让她至今余悸犹存她开始烦恼等到他真的把菜煮好端到她面前时她敢不敢把那些菜吃进肚子里。

    啊真糟糕她实在不想拿自个儿的命当赌注啊!

    正在烦恼的时候江震已经取回处理干净的鱼提着菜篮走了过来。那高大的身躯在市间走动手上还挂着菜篮看起来不协调到极点。

    「你还要买什么吗?」他问。

    静芸摇摇头已经觉得腿儿酸痛想回家休息了。

    市里刚好没什么客人两人走到结帐台前帮忙结帐的人正巧就是市的老板。

    「静芸这就是你丈夫喔?」老板笑咪咪的问很高兴能看到镇上最新八卦的男女主角。

    她僵硬的点点头。

    老板笑容不减还热心的掏出烟来递给江震。「来来来别客气抽根烟吧!」

    江震却不去接。

    「谢谢。」他淡淡的说。「我戒烟了。」

    简单一句话却像是一记闷雷轰得她脑袋一阵昏。

    他戒烟了?!江震戒烟了?!

    结婚之前她对他的印象是烟不离手一根接着一根、一包接着一包的抽着。就连那次逮着她现她怀孕送她去诊所产检的路上他也是抽着烟。然后——然后——

    然后她再也没见过他抽烟了。

    初诊时医生告诉他二手烟对胎儿跟孕妇都有不良影响要求他戒烟。而他一句话也没说就戒了多年的烟瘾从此不再抽烟。

    静芸咬着唇瓣心里五味杂陈双手也拧扭着背包心绪紊乱得难以整理。

    到底江震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责任还是、还是——还是为了其他?

    她不敢怀抱希望就怕会失望得更深。只是不知怎么的泪水又涌出眼眶才刚踏出市她就哭得像个泪人儿。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泪眼汪汪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又不爱她何必对她这么好?不但追到中部来还如影随形的跟着她霸道的掌握她的行踪却也时时确保她的安全不让她摔着或是伤着。

    只是他对她愈好她就愈担心他对她的好全都只为了责任。

    江震微楞低头看着她摸不清她怎么突然说哭就哭。

    「别哭了对孩子不好。」他试着安抚她。

    她却生气了!

    「孩子孩子!你心里就只有孩子!」逮着他的话她挣脱混乱的心绪转而愤怒起来了。

    路边的行人们立刻注意起两人。

    有个福态的胖太太瞧见她哭得这么伤心马上凑过来双手一圈就把她抱在怀里。

    「静芸怎么了?乖喔不哭不哭告诉沈妈妈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说完她还狠狠的瞪了江震一眼那凶恶的表情像是把他当成女性的公敌。

    「没有。」她哭哭啼啼先是摇头但是一会儿之后却又开始点头。「有!」

    更多的欧巴桑凑过来了。

    「静芸你说别怕告诉我们他是怎么欺负你的!」王太太大声说道跳出来要为这柔弱的小女人撑腰。

    静芸抽噎着开口。

    「他戒烟了!」

    欧巴桑们面面相觑一阵沈默。

    「呃这不是很好吗?」

    「对啊我家那个死鬼我逼他戒烟逼了三十几年了他到现在一天还是要抽掉两包白长寿!」

    静芸跺着脚眼泪落得更急。

    「我不要他戒烟嘛!」她不要感觉到他的温柔、不要感觉到他的在乎否则那只会让她更无法下定决心。「还有他不肯跟我离婚!」

    欧阳太太刚好在街上也凑过来开口劝道:「唉我说静芸啊夫妻嘛吵吵闹闹难免的你也别冲动先冷静想想也别急着就要离婚啊!」

    「但是我问过他如果我没有怀孕他会不会跟我结婚。」静芸哭得好伤心。「他说不会!」

    欧巴桑间响起一阵嘘声每个人都表情凝重有的瞪着江震有的则是猛摇头。

    「真看不出来耶!」

    「是啊娶静芸居然只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众人左一句、右一句轮番数落起江震的不是。静芸擦擦眼泪继续哭诉。

    「他还说我只是他家里的标准配备。」

    一直保持沈默的江震终于忍无可忍的咆哮出声。

    「我没有!」他捏紧拳头想要接近静芸却又被一票娘子军挡着。「那是你姊先说的我只是气过头才顺着她的话讲的。」

    「如果你不是这样想怎么会顺着她的话说?」被人墙围住的静芸边哭边喊。「你就是这样想才会这样讲!」

    「你——」江震气得额冒青筋却又拿她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她对着一票欧巴桑又哭又说的抱怨着。

    「还有还有我看电视时看到女主角死掉啦觉得很难过嘛就哭了嘛!」她啜泣着。「你们知道他说什么吗?」

    婆婆妈妈一同靠过来表情严肃的听着。

    「他说那是假的!那是假——的!」

    婆婆妈妈们出惊呼仿佛江震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厚怎么可以这样?」

    「真可怕啊你这男人没有血、没有泪的吗?」

    「是啊太可怕了!」

    「快把静芸带开别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是啊是啊!」欧阳妈妈猛点头带着静芸往反方向走。「乖静芸你别哭先去我家吃个饭然后大伙儿再一起看连续剧放心我们家没有人敢说那是假的。」

    十几个女人就这样前前后后簇拥着娇小的静芸丢下脸色铁青的江震径自走远了。

    「咱门镇上的欧巴桑集团很可怕吧!」慵懒的声音蓦地响起。「千万别得罪她们否则有你好受的。」

    江震回头怒火燎燃的黑眸扫向一旁的成大业。

    「如果你是来讨打的我很乐意帮忙。」他冷冷的说道捏紧拳头一腔怒气正无处泄。

    「喂别迁怒到我身上来我只是刚好路过又刚好站在一旁然后又刚好看完也听完一出好戏。」成大业慵懒的一笑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江震扭身就要往向家走回去身后的成大业却又开口了。

    「江学长、江副队长你还装什么酷啊?对那些女人来说装酷是没有用的。」他谆谆教诲着忍不住好奇又多问了一句。「对了你刚刚干么不说那句话?」

    「什么话?」他粗鲁的问。

    「免死金牌啊!」

    「什么?」

    「『我爱你』啊!」

    高大的身躯陡然僵住江震提着刚买来的食物站在夕阳中双眼直像是被雷劈着似的震惊得一动也不能动。

    成大业见他不动特地又绕过来。

    瞧见江震的表情他眯起眼睛端详了一会儿接着突然狂笑出声。

    「不会吧?你开玩笑的吧?你没跟她说过这句话啊?哈哈哈哈哈难怪她嚷着说要跟你离婚!」他捧着肚子笑得东倒西歪。

    他爱她?

    他爱她?

    他爱她?

    这三个字不断在江震脑中回荡他脸色白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不知所措。

    成大业看着他笑声稍歇。「喂江震!」

    他转过头来眉宇间寒意不再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慌乱。

    「不会吧!」成大业大叫出声。「难不成你一直没有现这件事?」他满脸不可置信随即又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为她戒了烟还大老远的从台北追老婆追到这里来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爱她?」

    砰!

    回过神来的江震狠狠揍了成大业一拳。

    那一拳重得很打得成大业跌在地上却还打不掉他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太精彩够我跟校友们说个二十年了。」他勉强起身笑得抖个不停甚至还主动凑上前去。「为了感谢你提供这个笑话我愿意再让你打一拳。来啊来啊打我啊!」

    江震冷着脸毫不迟疑的动手了。

    这一拳打得成大业横飞出几公尺重重撞在墙上才慢慢滑下来。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记妖精的定义

凡人修仙传全本精校版txt下载

凡人修仙传毒蛟内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mp3有声全集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