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至圣道宫宫主是谁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81f3572390535bab5bab4e3b662f8c01/1633645525.html

    正文第十章

    我爱你。

    热汤咕噜咕噜在炉上冒泡。

    只要和她说这三个字就能搞定?

    这几天以来他始终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萝卜、排骨在汤里交互翻滚着。

    窗外花田里的花在阳光下迎风摇曳。

    江震拧着眉对屋外的春光视而不见只是拿着汤勺舀起锅里的萝卜、排骨眯眼瞧着。

    这到底是烂了没?

    他伸手抓起一块想塞进口中可才抓起来没两秒就烫得将萝卜甩了出去。

    「**!」

    他咒骂一声甩着手指看着硬邦邦的白萝卜滚出窗台投奔自由去了。

    他抓着汤勺正要转身去洗手冷却一下被烫着的手指挂在腰间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喂我是江震。」

    「阿震!」

    静芸惊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却又突兀的被中途截断。

    他全身紧绷跟着听见一个低沈的男声冷酷的说着。

    「江副队长限你二十分钟内自己到山上废弃的花房来不准带枪、不准报警、不准开车我要是看到有其他人你就等着替老婆、孩子收尸吧!」

    对方话一说完立刻收线。

    妈的!

    他认得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属于一个名叫黑虎的重大罪犯。那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第一次落网时就是被他逮着的。那次他废了黑虎一只眼睛那家伙一直记恨在心。

    两周之前黑虎跟着其他罪犯一同越狱逃走却在警方追击时中枪落海警方研判若不是伤重不治就该是活活淹死了。

    看来警方研判有误。黑虎还活着不但活着他还绑走了静芸!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听错静芸的声音他还是立刻打电话给向荣。

    「向荣静芸在吗?」电话一接通他劈头就问。平常这个时候静芸都会到向家的批处去帮忙顺便到花田散步运动。

    「她一个小时前就回去了你没看到她吗?」

    「没有。」他喉咙紧缩干。「她一个人吗?」

    「对。」向荣开始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需要我派人去找她吗?」

    「不用她可能是绕去买东西了。」江震冷静的回答。「我去接她就行了谢谢。」

    该死他太轻忽了!

    他以为在这个镇上她该是安全无虞的却没料到还是出事了。

    江震关掉瓦斯将手机挂回腰间。虽然身上已藏了一把随身匕他还是快步走回房里从行李中再抽了把匕藏在腿上。

    花房远在山腰上就算开车也要十几分钟。

    时间不够了他没空再多做查证也不敢冒险通知其他人。黑虎既然能绑走静芸就不能排除他可能也在向家的某个角落装了窃听器。

    江震只能尽快赶上山去。

    天空的太阳无情的散灼人热力。

    三公里。

    他已经跑了三公里还有一公里。

    黑虎不准他开车上山为的就是要消耗他的体力。因此虽然心急虽然早已汗流浃背江震还是维持着不疾不徐的步调在山路上跑着。

    他不敢多想静芸的处境只是竭力保持冷静在脑海里重新回忆黑虎的资料。

    黑虎姓王佣兵出身擅打游击战且枪法神准。

    那家伙身上一定有枪他得先解决那把枪才行。他现在只希望黑虎手上没有更强的武器也没钱找到更多杂碎来帮忙。

    山路的尽头出现一栋早已废弃的花房。

    江震放慢了度在花房前停了下来。

    等候多时的黑虎一瞧见他出现立刻抓着被塞住嘴巴的静芸慢慢走了出来。

    「副队长麻烦你先把身上的刀子慢慢丢到地上。」黑虎用枪口抵着静芸让她挡在身前。「你不要想搞鬼我这人胆子不大要是受到什么惊吓恐怕会失手在你老婆漂亮的小脑袋上开个洞。」

    静芸挣扎着极力想撇开头。但是那个坏蛋却用手勒着她的脖子紧得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看见她痛苦的表情江震双眼一眯抽出腰间的刀子乖乖丢到地上。

    「踢远一点。」黑虎收紧手臂冷声斥喝。

    江震依言将脚边的刀子踢到草丛里。

    「很好、很好。」黑虎满意的笑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

    「想怎样?」黑虎将枪口一转对着江震咬牙切齿的说:「你毁了我一只眼睛就该拿命来赔——」

    眼见江震手无寸铁而坏蛋又即将开枪。静芸心里急坏了她想也不想的就用力往后撞去。

    黑虎万万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小女人竟敢反抗他。从绑架她到现在他对她始终太过轻忽这不要命的一撞还真把他撞得失去平衡。

    撞击的力道让两人同时跌在地上。

    砰!

    枪声在她耳边爆裂巨大的声量轰得她头昏眼花。她一时之间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觉得下腹一阵抽痛。

    静芸呻吟着双手捧着肚子跌跌撞撞的想跑开却无巧不巧的踢到落在地上的枪。那把枪被她一踢就飞了出去掉进一旁的山崖去了。

    「***!」

    那声愤怒的叫骂吓得她匆忙回身。只见黑虎原本握枪的手此刻却钉入了一把刀刀柄上还缀着一朵蕾丝小花。

    怒极痛极的黑虎吼叫着拔出刀子鲜血不断从掌心涌出。他神态凶狠、眼神疯狂一步步朝她逼近过来。

    前有恶人后有山崖她只能往废弃的花房里跑。

    黑虎正要追去却听身后传来江震冷酷的声音。

    「黑虎你只能对付女人吗?」

    那声音靠得太近近到只在他身后!

    黑虎寒毛直竖握紧手上的刀立刻转过身来面对江震狠狠的骂着:「妈的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一道银光朝着江震挥来。

    他矫健的一低身还捏紧拳头朝黑虎的腹部痛揍了一拳。

    黑虎痛叫一声不甘示弱的反手一刀就在江震的肩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红的血瞬间染红了江震的衣裳。

    花房外头不断传来打斗声加上腹部一阵阵的抽痛静芸不敢再跑只能停下脚步拉掉塞在嘴里的布条。

    她冒着冷汗忍着疼痛躲在废弃的花房里满脸担忧的往外瞧。

    阿震手无寸铁那男人手上却有阿震的刀几次交手下来虽然那坏蛋被揍得很惨但阿震身上也挂了彩多了好几道刀伤。

    他每次被划上一刀她的心就抽痛一下却不敢喊出声深怕她的声音会让他分神。

    从头到尾她就只能一手紧摀着嘴一手覆在肚子上含泪努力祈祷。

    拜托、拜托不要让阿震出事……

    拜托、拜托不要让宝宝出事……

    就在这个时候缠斗中的两人分开。两人喘息了几秒黑虎率先动攻势再度挥出一刀却被江震轻易闪过。

    接着江震踢出一脚正中黑虎的心口。

    空气中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黑虎往后摔跌出去却跌到一根弃置在路边的锈锄头上。废铁穿胸而过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当场断气了。

    江震走过去一脚踏住黑虎的右手。

    「这是我的东西。」他弯身将匕抽回插进刀鞘里这才回身走向花房。「静芸?你在哪里?」

    「在……在这里……」

    她伸出手费力的喊出声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江震心头一惊连忙奔进被烧毁的花房里瞧见她脸色惨白额冒冷汗的捧着肚子蹲缩在墙角。

    「怎么回事?」他蹲了下来大手有些微颤轻抚着她的脸拨开她脸上汗湿的。

    「我……我我……肚子……好痛……」她抬起头含泪看着他颤抖的喘着气。「好痛……刚刚……跌倒了……孩子……好痛……」肚子好疼她已经疼得语无伦次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他试图保持冷静语音却有些颤。他掏出腰间的手机却现经历那番打斗手机早已毁损得不能使用了。

    「阿震……」静芸痛得掉下泪来。

    「没事的别担心。」他扔掉手机将她拦腰抱起坚定的低语。「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抱着她往山下走。

    「不要……阿震……你受伤了。放……放我下来……」

    「只是皮肉伤没什么的乖你别说话别担心医院马上就到了。」

    「可是……啊!」另一阵疼痛传来静芸缩在他怀里抚着肚子忍耐着等着阵痛过去。

    该死太早了她会流产的!

    江震脸色白加快了脚步抱着她下山。他不敢用跑的怕会让情况更糟。

    静芸因为疼痛无法再抗议只能冒着冷汗、捧着肚子将小脸埋在他染血的肩头里。

    日正当中。

    蓝天白云下他能清楚看见山脚下平和的城镇但平常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在此刻看来像天涯海角般遥远。

    江震心急如焚紧抱着怀里的静芸。他的手在抽筋、脚在抽痛浑身上下都是汗和血。

    她其实不重就算怀了孕也不过五十几公斤。他曾负着这样的重量走上几公里但那是背在背上而不是捧在怀里。

    现在的他刚跑完一段山路、历经一场生死之斗加上又受了伤**的疲累与痛苦同时折磨着他。但是他不敢冒险留下她独自去求援更不敢在这时候放下她。

    温热的液体透过她的衣裙沾湿了他的手臂。

    她开始流血了!

    静芸颤抖着抬起头来脸白如纸、泪如泉涌虚弱的开口。「阿震你别再走了……放我下来……别走了……」

    他抿唇不语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开始加快度在山路上奔跑。

    「阿震……」她啜泣着揪着他上衣。他的血染红了她的手、她的衣服刀伤不断、不断的渗出血来。她看着那张苍白的俊脸知道他的双手一定好痛好痛。

    「不要再跑了……阿震……别跑了……你会死掉的……阿震!」她哭着求他。

    腿间的温热渐次漫开她的血染湿了裙子混合着他的血沿着他的手臂滴下。他不理会她只是加快脚步一路往山下的医院冲。

    就算保不住孩子他也要保住她他不要失去她、他不能失去她……

    长久以来他一直是一个人但她意外的闯进他严密防守的心墙在那黑白冷酷的地方用她的笑容和甜美丰富了他荒芜的人生。

    他不愿意再面对那空寂的屋子就算他的双手会就此残废他也不愿意放开她!

    毒辣辣的烈焰当空将柏油路晒得烫、热气蒸腾。

    他汗如雨下只觉得阵阵头晕全凭意志力支撑着才能继续跑下去。

    静芸哭得满脸都是泪深怕阿震会因为失血过多昏死在山路上。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消防车出现了没等两人拦车驾驶就紧急把车子停下来。

    「江震怎么回事?」成大业从车上跳了下来。「向荣说静芸没回到家你也跟着不见了镇上的人现在全都在找你们。」

    「她肚子在痛。」江震喘息着抱着静芸上车。「载我们去医院快!」

    见静芸哭成了泪人儿江震又满身是血成大业二话不说立刻打开消防车上的消防灯用最快的度在山路上回转然后踩下油门直冲下山。

    一路上江震的手阵阵抽痛却不肯放下怀里的妻子。

    「放心没事的医院马上就到了你别怕乖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还要陪我很久很久的你绝对不会有事的。」他不顾自己身上和手臂的疼痛一次次温声低语重复着同样的话。

    成大业在旁听得心惊胆跳真不知道江震这些话是在说给静芸听还是说给江震自己听的。

    这个干练的学长在警校里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他从未见过江震如此失控看来静芸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江震肯定也会崩溃。

    成大业一边开车一边用无线电通知医院。一等到离开山路他立刻将油门踩到底消防车呼啸飞驰过镇上所有人车皆自动让行。

    几分钟之后消防车已经到达医院。

    急诊室里的医生和护士老早准备好等在门外。一见消防车到了他们立刻推着病床迅上前。

    江震却不让任何人帮忙自己抱着静芸下车将她放到病床上。他的脸色远比妻子更苍白全身的衣服老早被鲜血染遍了。

    「你们还楞着干么快看看她啊!」他暴喝着眼里透着焦急。

    几位护士和医生连忙推着病床往急诊室里走。江震一路陪在旁边还弯腰抹去她脸上的泪。

    「嘘不要哭我会陪着你的别怕。」

    「不要你别陪我快让医生看你的伤……」她哭着直说肚子在痛心也在痛。

    「我没事的。」他紧握着她的手坚持不走。

    急诊室里护士们打点滴的打点滴、擦血的擦血、消毒的消毒混乱之中医生试图要人带开江震去止血他却坚持不离开非要等在一旁守护着她。

    好不容易直到医生跟他保证孩子有保住她的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江震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

    下一秒他眼前忽地一黑高大的身躯颓然倒下。

    幸好站在旁边的医生及时抓住了他才没让他摔到地上。

    「阿震?阿震!」静芸急得哭了出来猛叫他的名字。

    「我没事……」他睁开眼摇了摇头因为大量失血而全身无力。

    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他想抬起手抹去那些泪但是过度疲累的两手已经无力抬起。

    他只能开口用最虚弱的声音说道。

    「我爱你。」

    「我也……我也爱你……」她哭着说。

    等了又等、盼了又盼她终于从他口中听到她梦寐以求的话却万万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听见他亲口说出爱她。

    「别跟我离婚……」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挤出这一句。

    「好!我不跟你离婚了……阿震……阿震!」

    他昏过去了。

    「他失血过多推他进手术室输血快!」

    医生一边下命令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手从她手上扳开让他躺到另一张病床上。

    没过多久昏迷不醒的江震就被推进了手术室。而静芸则是被转进病房里。

    她担忧得无法呼吸躺在床上等了好久好久不断祈求上苍保佑江震也能平安无事。

    她不再有怀疑、不再有迷惑。当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即使满身是血也要抱着她下山时她已经明确的感觉到他真正的心意。

    江震爱她。

    就算他在昏迷前没有说出这句话她也能明白他的情意。

    向家的人6续赶到连成大业与陈志明也进病房来问了她一些事情经过。她把知道的全说了然后继续祈祷、继续等待。

    两个小时后医生才又过来告知她江震的状况。

    「江先生腰侧有道撕裂伤身上也有多处刀伤造成失血过多。不过手术状况很好你可以放心。」医生说得很仔细。「还有他的两只手因为长时间抬举重物所以肌肉痉孪拉伤我已经给了他肌肉松弛剂跟止痛药。」

    悬宕在心口的大石这时才落了地。静芸松了口气却忍不住又问:「我可以去看他吗?」

    「别担心。大业怕他醒来看不到你会大闹医院所以建议我们把你们安排在同一间病房。护士等会儿就会推他进来了。」

    「喔谢谢。」静芸小脸微微红了一红羞怯的开口道谢。

    「不客气。」医生笑了笑。「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再吩咐护士就行了。」

    「嗯。」她点点头。

    医生走了出去没过多久护士就推着江震进病房。

    他躺在病床上仍旧昏迷不醒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她不能坐起身却又好想摸摸他确认他安然无恙、确认他没有抛下她……

    「护士小姐。」她鼓起勇气小声开口。「可不可以麻烦你把我的床挪过去些。」

    「当然可以。」

    瞧见急诊室里头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所有人都知道这对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重。

    护士特别通融不但将她的病床挪近甚至还将两人的病床并在一起。

    「谢谢你。」她羞红了脸连连道谢。

    「不客气你们好好休息吧!」护士笑着说道一会儿便走了出去。

    病房里安静下来夕阳的金光透过玻璃洒进病房。她靠在他身边屏气凝神才听见他徐缓的呼吸。

    泪水再度涌上眼眶她吸吸鼻子伸出小手紧握着他的大手然后靠在他耳边轻声低语着。

    「阿震你快醒来。」她用最轻的声音说道。「等你醒来我们就一起回家。」 <a href="" target="_blank"></a>

章节目录

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典心并收藏我的娇妻最新章节

伏天氏有声小说百度云

凡人修仙传各大势力

凡人修仙传动漫韩立的脸

凡人修仙传哪里可以看动漫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