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放手,我要走了!”

    素姬急忙穿上皮衣,顺手拍掉了他的爪子,“小女王来了,你要好好安慰她,我练习矛技去了。”

    她脸颊绯红,拎起地上的两支铜矛就跑,最近她的身手越发敏捷了,体内太阴真元绵绵不绝,每次跟主人欢好一次,她就感到身体变得愈发敏捷,愈发有力,在主人的滋润下,她变得越来越有魅力,这些变化让姊妹花羡慕不已。

    “都老夫老妻了,还怕羞,真是……唉!”

    秦风月无奈叹息,“罪过呀,自从发明衣服后,她们都变得害羞了。”

    “师傅,你……”

    白雪眼圈发红,岩石上留有他跟素姬交合后留下的**,在这个时刻他和素姬偷偷跑出来交欢,确实不太好。

    白**王逝世了,随同逝世的还有素红等几位老猎手,她们被安葬在月牙山不远处,现在新任女王白雪心情很低落,浑然不知道下流的师傅正在以天眼打量她,不过这厮本领还没学到家,只看到一尊晃来晃去的骷髅,吓得他赶紧停止了。

    “罪过,罪过呀,以天眼偷窥,这不是太浪费功力了吗?”

    他用手指轻揉发胀的眉心,“雪儿,人总是会死的,你就不用伤心了,还有很多大事等着你呢。”

    “师傅,如果人能够不死,那该多好啊,我的心很乱。”

    白雪显得楚楚可怜。

    “傻丫头,就算太阳也会有死亡的一天,大地也会有沉落之时……”

    他突然停下了,望着天空的太阳说不出话来,此刻正是中午红红的太阳当空,可是光线很柔和,柔和得让人感到害怕。

    “这太阳……是否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下一刻是否马上就会爆发,吞没整个宝藏星,然后死亡……化为红矮星!”

    他为这个突然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

    “师傅,你怎么啦?你……还没有满足吗?雪儿心很乱,你就要了雪儿吧,好吗?”

    白雪颤抖地伸出小手探向他的裤裆,那玩意上还有素姬残留的**,他甚至都来不及擦干。

    秦风月也不阻止她,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你还小呢,雪儿,等你长大后再说吧,你是部落里最聪明的人,只有你能领悟我传授的知识,能看懂文字,年纪太小玩这种游戏对你的身体伤害很大。”

    “素灵姐姐不是也还没有成年吗?那你也和她做那种……游戏?”

    “那不一样呢,我并没有在她体内留下东西,她只是迷恋上这种游戏罢了,雪儿,沉迷于这种游戏可不好哦。”

    秦风月想要站起,但是白雪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头。

    “师傅,你是属于我的,我不管,我只要一次就行了,母亲走的时候告诉我,你身上的东西对我身体帮助很大。”

    白雪的眼神开始迷乱。

    “好的,仅此一次,雪儿,经常这样我心里会有罪孽感的。”

    他将白雪抱在怀中,重重地吻了下去,右手已经灵活地掀开了她身下的兽皮,少女精纯的纯阴真气勾动了他的欲火。

    跟已经生过孩子的白素不同,白雪的生命精华未泄,但面对这具艺术品一样圣洁的身体,他不敢肆意妄为,生怕败了她的血气,小心翼翼地进入她身体后,在接触到那层薄膜后立刻停止推进。

    天眼睁开,小心翼翼地观测着白雪的身体状况,同时龙根受到纯阴真气的吸引,生命精元喷薄而出,撞在薄薄的膜上,在他的玄功运转下,生命精元渗透过薄膜,进入雪儿体内最深处,在她体内炼化成精纯的本命真元,散向她的四肢百骸,实际上就相当于武林高手帮她打通筋脉,替她运功。

    白雪已经相当于半破身了,但是秦风月却没有丝毫快感,他小心翼翼,唯恐在她体内蕴结灵胎,少女血气未成,如果蕴结灵胎对身体伤害很大,因此他不得不全神贯注替她炼化生命精元。

    “师傅,以后雪儿就是你的女人了,我要当你的皇后。”

    白雪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理解师傅的人,因为只有她才能领悟师傅的话,知道师傅不是天神,只是来自另外一个跟宝藏星差不多的星球。

    自从接受了那些知识,听他说了很多关于地球的故事后,白雪心里就越发体会师傅的心情。

    他既想告诉众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是却害怕遭到众人的唾弃,于是在很多时候只好默许她们对他像神一样崇拜,但是他的心里很寂寞,有心事也不知道向谁诉说,素姬吗?她听了也不会明白的。

    想变成普通人,却又害怕失去一切,所以很多时候他左右为难,聪明的白雪很快便明白了他的心意,特别是当他独自一人发呆的时候。

    “好了,洗个鲜花澡吧,雪儿,我们很快就有事情做了。”

    他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看到她蹦蹦跳跳地离开后,这才一拍手掌:“素灵,素心,你们两个也听得久了,都出来吧!”

    姊妹花满脸不快地从岩石背转过来,“哥哥真是太偏心了,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难道因为她是女王,皮肤比我们好,长得比我们好看?”

    “雪儿的体质跟你们不同,她能够承受我的生命精华,如果换成了你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他伸手轻轻一拍,一块斗大的石块立刻碎裂,“你们的筋脉就会像这块石头一样碎裂,而我神功未成,不能护住你们,所以只有等你们长大成*人后才能承受。”

    “是不是非要等三年?”

    两人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

    “也不一定,时候到了,我的眼睛可以看得出来,好了,两位小妃子,我会待你们跟雪儿一样,现在可不能给我添乱子哦,雪儿还需要你们二人精心保护的,我不在的时候,唯有她的脑袋瓜子最机灵。”

    秦风月抽出一张宽大的兽皮,上面画有车轮,车轴,车体等全套马车的制作工艺流程,“我们要生产大量的木制马车,这些雪儿一看就懂了,她甚至比我还要聪明,你们如果看得懂,那我就答应和你们玩那种好玩的游戏哦!”

    姊妹花看得迷迷糊糊,无奈地摇头:“哼,我们去找素姬姐姐评理去!”

    秦风月无奈将两人一把抱住:“好了,两个小丫头,就知道折磨我,好吧,我强忍不射就是了,明日我要前往洛山参加百族联盟大会,你们可真会给我捣乱啊!”

    这一次素心主动破掉了身子,血流得满裤子都是,痛得她几天无法走路,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不过小丫头却满脸得意,仿佛做了一件重要的大事。

    “嗖嗖!”

    素姬舞动双矛,或架或挡,将围攻她的五位猎手逼退,然后双矛往地上一插,众猎手欢声如潮。

    判官说了我不是写色*情,这是剧情的需要,希望继续支持判官!判官在思考到底该怎么来写好这本书!好好构思!读者朋友!有什么建议请在书评区留言!和在判官书群里去留言!谢谢!

    [奉献]

章节目录

洪荒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神之判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之判官并收藏洪荒之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